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后封神时代在线阅读 - 第三章不可儿戏

第三章不可儿戏

        要春耕了,得准备食物,在吃之前还要祭祀,等到农人来了,得把采邑的野人都聚集起来,大家拜一拜,杀两只鸡意思意思。

        如果是大户人家,肯定会杀羊或者牛马,甚至再占卜一卦,看看耕种先后顺序,各种讲究。但芸姚并不需要这些,也没钱搞这些,所以杀两只鸡意思一下就可以了。

        叔宰先回采邑安排,芸姚依旧留在岸边做自己的工作,虽然有五块公田的年收入,但其实也并不多,毕竟作为男爵还要负责采邑的运行,购买祭品,准备祭器,一样也不能少,这些都需要花钱的。

        这年头钱有两种,一种是小米,一种是布币,也就是布。吃穿资源就是货币,国都市场上交易也是用这两种一般等价物交换的。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穿越十二年,芸姚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周朝人了,知道除了祭祀和打仗之外,还有其他的事情,丧事、田猎、巡狩都是大事,都需要花费。比如两年前芸姚父亲的丧事就掏空了家底,好在芸姚父亲生前也有些积蓄,所以丧事才不至于太过寒酸,陪葬品里也有了一匹马以及两件青铜器。

        然后就是宾客支出,来了参加葬礼总得有小米粥吃,又是一笔支出。到最后算下来,差点就要去借款。国公有泉府,有个业务就是借钱给国人应急,最短十天内还清,最长三个月还清。

        芸姚没有借款,但父亲去世之后一年里确实辛苦,等到新一年的收成之后才好一些,现在两年过去才恢复正规。

        准备好了渡河的筏子就可以干点私活了,采邑里有几颗芭蕉树,芸姚正好用芭蕉树皮做点蓑衣去卖。

        这年头出远门前都需要算卦看看天气如何,可惜天气可不给卦象面子,所以出远门的人还是免不了会淋雨。现在也没普及蓑衣,所以芸姚制造一些蓑衣推销给渡河的旅客,父亲刚刚去世的半年里,芸姚就是依靠推销蓑衣和手工业制品度过难关的,现在已经成为习惯了。

        蓑衣的销量还挺不错的,不过这年头也没有专利,所以芸姚知道肯定会有人山寨她的作品,却没办法追究。

        其实芸姚想过在采邑里大量生产,然后自己就转成商人好了,毕竟现在还没有市农工商的概念,商人在西周肯定不会吃亏。但她出于对西周的恐惧,加上现在小日子也过得去,所以没敢大刀阔斧地改变。

        所以到现在也就芸姚自己一个人做点手工业,赚点零花钱,闲暇的时候再钓钓鱼,就算是过日子了。

        “喂……”河对岸有声音。

        耳聪目明的芸姚立刻知道是对面需要渡船,抬头一看河对岸稀稀落落站着几号人,还有一辆两匹马力的马车,看来是个有身份的贵人。

        “贵人是要渡河么?”芸姚张口问道,清脆洪亮,她说的是雅言,也就是周朝通用语言。周朝各地都有方言,为了交流贵族都要学习雅言。

        “正是,行舟过来。”

        芸姚一听有工作,立刻把独木舟拖出来,送下水,然后又把皮筏系在舟后,把葫芦放在筏子上,划船过去。

        芸姚划船技巧精湛,业务能力一流,独木舟牵着皮筏斜着水流而上。一些不熟悉水流的人经常会犯下错误,觉得瞄准对岸划就行了,却忽视了水流的流速也会影响船的轨道,如果真的笔直向前,船会被冲到斜下游。

        靠近河中心,对面的人也开始准备起来,下车的下车,搬东西的搬东西。马车肯定是过不去了,但没关系,过了河可以找其他的马车继续赶路。

        “贵人请上舟。”芸姚将独木船靠岸:“货物放在皮筏上,其余人可用葫芦过河。”

        “怎会只有如此少的筏子?”显然有人不乐意游泳,所以抱怨了一句。

        “这只是小渡口,若是想要找大渡口,可以向西五十里进薛国国都,贵人马力足够,天黑之前可以到达,明日渡河也是可以的。”芸姚见惯了这些喜欢摆谱的人了,嫌这嫌那,可最后还不是要游过。

        那有身份的贵人看着芸姚,问道:“过河之后,可有车人?”

        “有的,我的采邑里就住有一位车人。”这是国公当初配给芸姚他爹的公车,不过这年头没多少人会闲着出门,所以这个车人就相当于是渡口配套的公交车,有需要的旅客可以去请。

        “那就这里过去吧。”

        芸姚说道:“各位可以把外衣脱下,把葫芦绑在腋下,然后扒在舟舷或者筏子上,这样无须用力就可过河了。”

        但依旧有人不怎么乐意。

        “这样吧,我算一卦,如果是吉卦,我们就过去,若是凶卦,我们就向西去薛城国都。”这位中年贵人也知道不能强迫随从克服恐惧,所以还是听天由命吧,算一卦,看卦象怎么说。

        芸姚没笑,因为这不是第一次见了,这年头的人都很胆小,再说这年头会游泳也是稀有技能,所以遇到水不敢下,是普遍现象。虽然看着确实好笑,但芸姚是专业的穿越者,一般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不过对方的占卜方式就有些挑战芸姚的笑点了,竟然准备现烧火,用龟壳占卜,这也太正式了,也太浪费时间了。

        “贵人,你还是用筹算吧,用龟壳得花多少时间啊,这都二月了,春耕在即,大家都这么忙。”芸姚表示意思意思就算了,有必要这么隆重么?

        “占卜之事岂可儿戏?”显然对方并不听话,从布袋中取出一个手掌大小的龟壳,布袋里咔嚓咔嚓响,估计全是乌龟壳,真是一个非常有远见的人,出门带这么多乌龟壳,肯定是遇事不决就烧一个,讲究人。

        “好吧,不过让我在这里等,可是要加小米的,就算不过河也得付。”芸姚说道。

        “若是卦象不许,我一样付你半釜小米。”釜就是锅,半锅一个人能吃三天了。

        既然付钱,那就等着吧,芸姚看他们收集柴火,然后围成一圈,似模似样地跳起大神,而那位贵人跪在火堆前念念有词,芸姚有理由怀疑他们可能是宋国人。

        宋国人是殷商的遗民,殷商人极度崇拜鬼神,极度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