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狗与骑士在线阅读 - 第042章 你疯啦

第042章 你疯啦

        八八重工员工社区是十多年前建成,那时候刘西水刚读高中。

        八十多平米的一套房,专为三口之家设计,一个主卧是父母居住,一个侧卧是孩子居住。

        老房子拆迁,搬家,几代人收集的书全搬了过来,房屋拥挤放不下,一些不常用又舍不得扔掉的书就用木箱封装,塞进了床底。

        老妈没事就喜欢打扫卫生,刘西水高中时候层居住过的卧室,闲置多年依旧一尘不染。床底下也经常收拾,书箱都有擦拭。

        一共四大箱,刘西水一个个拖出来翻看,记得没错,专门有一箱是装着小学课本。

        小学六年12本品德课本全套都在。

        还是崭新的,几乎没翻过。

        “小白!”

        “呜~”

        “从明天开始,每天下午你要花两个小时来看这些书,明白吗?”

        “嗷~”

        小白回应。心不甘,情不愿。

        “好好学,我要考。”

        “呜~呜~”小白抬抓,指了指箱子里的语文和数学课本,叼了一本出来,摆在刘西水脚边:我学这个

        又把品德课本叼回箱子,用狗爪按着:不学这个

        “嘿!吃东西你挑食就算了。学知识你还挑。”

        刘西水心头一动。

        学习机上面的东西本来就杂,小白还整天乱点,点到什么学什么。杂乱无序的学习,效率肯定不行。

        刘西水将课本一股脑的收进箱子,道:

        “那行,既然你这么热爱学习,那咱们就好好规划规划。从今以后,周一至周五,每天下午三堂课,一堂数学,一堂语文,一堂思想品德。晚上时候你去隔壁白阿姨家上晚自习,周末去他们家补课。”

        “好好学,回头我要考。半月一小考,一月一大考,为期5个月一期,有期末考试,有寒暑假。要求不高,考试成绩九十分以下,每多扣一分,我就用勺子敲一下狗头,你敢跟我考试不及格,哼哼,打爆狗头!”

        刘西水狠狠威胁,哐当一声合上木箱。

        费劲的抱起箱子,走到客厅,目光又落向了客厅书柜。

        跟老爸分家,祖上传下来的书籍父子俩各分一半。

        珍贵的都被老爸抢去了。

        许多与威士顿帝国相关的史料都塑封珍藏在这个书柜里面。

        “好久没翻过,有些东西都快忘了。”

        “弄几本回去,没事翻一翻。”

        想到,立马动手翻找起来。

        正忙着,房门响起锁芯扭动的“咔咔”声。

        房门拉开,老爸站在门口,看见刘西水,看见摆在书箱的书。

        “你刚打电话问我在不在家?”

        “额……”

        “嘿!原来是跑我家做贼来了!”

        老爸说话也没个正经。

        做贼?有点像是。

        被抓了个现行的刘西水很快镇定下来,若无其事继续在书柜翻找。

        “我还稀罕你这点东西?我顺路拿几本回去翻翻,回头就还给你。”

        “顺路?那你跑回来做什么?这是你床下装书的箱子。”

        老爸的目光落向蹲在一旁愁眉苦脸的小白,立即拍手招呼喊道:“乖孙子,来爷爷这边。”

        “汪~呜~”小白无精打采的回应一声。

        “小白怎么了?生病了?还是不高兴了?”老爸询问。

        “它装的,别理它。”刘西水道:“我回来拿小学时候的品德课本。这狗子思想觉悟不行,急需补课。”

        “呵呵。有其父必有其子,这不正常吗?”老爸干笑两声,讥讽两句,蹲下身翻了翻摆在箱子上的一摞书,打开箱子查看,里面装的都是小学课本,品德课本赫然摆在最上层,顿时担忧起来,问道:

        “儿子呀,你没事吧?受什么刺激了?这是在闹什么?”

        “我没事。”刘西水简单解释道:“小白昨天在小区玩,见别的狗子玩皮球,它想要,冲上去就给人家抢了,抢完就跑……也不知道它从哪儿学来的。”

        “抢东西可不是好事。,”刘西水担忧道:“人抢东西,顶多被抓去坐牢,狗抢东西,闹不好就被人打死了。小白有狼族血统,野性未泯,必须好好教育,严加管教。”

        “嚯!”老爸闻言不仅不忧,反而笑出声来,反问道:“这不就跟你学的吗?你们四个王八蛋小时候不就喜欢抢人家东西?”

        再争论下去又要吵架。

        刘西水不搭话。

        老爸伸手摸了摸小白狗头。

        小白低垂着狗头,无精打采,无动于衷。

        老爸又翻起刘西水从书柜上挑出来的书,一本一本看过目录,道:“都是威士顿帝国时期的史书,你找这些做什么?”

        刘西水道:“最近写一本相关背景题材的历史小说嘛。这次再写不好,我就不写了,专心做生意赚钱去了。”

        “不想写了?!”老爸微微皱眉,问道:“书名?我帮你过过眼。”

        “《帝国之矛》,落点文学网。”刘西水回答。

        老爸拿起手机搜索,看了一阵,摸出一根烟默默点上,深吸一口,抬头望着书柜,缓缓吐出,问道:

        “这本书又没人看?”

        “刚开始写,谁知道呢。”

        “看数据,又要扑街啊。小西,在我看来,你写的东西不错啊,怎么就没人看?”

        “原因多了。”

        “你知道原因?”

        刘西水停下动作,双膝一盘,坐在地上,也摸出一根烟点上。

        父子俩仰头,目光忧郁望着书柜,陷入沉思。

        良久,老爸收回目光,看向装着课本的木箱,面露忧色,问道:“儿子,我认真问你,你拿小学课本做什么?”

        刘西水道:“教小白呀。现在小白学得太杂乱了,不好。跟着课本走,系统化学习。”

        “……”老爸面色凝重了,道:“你先回去吧。明早过来一趟,早点过来,我一早带你去医院挂号。”

        “啊?”刘西水紧张起来,问道:“怎么了?你还是老妈……病了?”

        “不是我们。”老爸深吸一口烟又缓缓吐出,道:“看你这症状,病的不轻,但还不到神志模糊的地步,明天去医院精神科咨询一下……”

        “什么呀!”刘西水听明白怎么回事了,赶紧解释道:“老爸,我跟你讲,小白它认字。不光认字,连加减法都学会了,都开始背乘法口诀了。”

        胡言乱语了,病情比看起来的严重。老爸脸上的担忧变成了悲恸。

        “不信?小白,过来!”

        刘西水翻开箱子,抽出一本书,问道:“哪个是‘思想品德’的‘德’字?”

        小白不情愿的抬抓,按在‘思’字上。

        刘西水脸一沉,重音强调道:“‘德’字。”

        小白挪了挪狗爪,按在‘想’字上。

        死狗!故意的!

        刘西水起身走进厨房,很快又拿着勺子走了出来,重新在木箱前蹲下。

        “汪!嗷~嗷~嗷~”小白使劲往老爸身后缩,双爪搭在老爸后背上,惊恐惨叫。

        “小西!你做什么!你冷静!”

        “小西!你别激动!咱不去医院,我先在网上咨询一下!”

        老爸看见勺子,也一脸惊恐。

        死狗!绝对故意的!

        “老爸,你让开!我今天非得敲死它!”刘西水大怒,伸手向老爸背后抓去。

        “汪!汪!嗷呜~汪~呜~”小白龇牙咧嘴,一边凶相毕露,一边惨呼连连。

        “喂!喂!小西!小西你冷静!”

        这是发疯了?老爸慌了,又是惊恐又是焦急,慌乱伸手抓住刘西水举着勺子手臂,将“攻击武器”夺下来。

        “老爸!你让开!”刘西水大喊。

        “小西,你冷静点……”老爸试图劝说。

        “汪~嗷~呜~”小白双爪捧着狗头,满地打滚,惨烈哀嚎,撒泼耍混。

        “你看这贱狗,我还没打它呢。它装的!”刘西水气急。

        “你平时没少打小白吧?看把它吓得唉!”老爸更急,一勺子敲在刘西水头上,喝道:“别闹了!冷静!”

        “我尼玛……”

        刘西水捂着头,怒火攻心,鼓着双眼,瞪着仰躺地上嚎叫耍赖的小白,又气又急。

        如此拙劣的演技也能骗到人?

        今天不会被一条小奶狗给坑了吧?这要传出去,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

        “刘一元!你别闹!勺子给我!”

        “嘿!小子!跟随说话呢?你发狂啦?”

        老爸大惊,毫不犹豫,哐哐又是两勺子敲在刘西水头上。

        “狂犬病?被狗咬过?”

        “我尼玛……”刘西水捂着头,再看躺在地上闹得欢声的小白,真被气得发狂。

        “小西呀。你冷静一下,小说没人看就算了呗。何必拿一条无辜的小狗出气?你这样做……你……丧心病狂了呀你……”

        老爸悲从心起,举起勺子瞄准刘西水脑袋又要敲。

        咔咔两声,房门打开。

        “哎哟。我就在楼下买个菜,你们俩怎么又吵起来了?”老妈拎着菜进门,一看,架势不对,惊呼大喊:

        “刘一元!你在闹哪样?怎么还打起来了?”

        老妈丢下菜,冲上前,夺下勺子,对着老爸肩膀就是两勺,质问问道:“怎么回事?”

        刘西水坐在地上,抹着眼角,道:“我就是回来拿点书,平时有空翻翻。他非不让我拿,说这是分家分给他的,还动打我,老妈,你来评评理……”

        “你……你放屁!”老爸一下子急了,还有些怕,急忙解释道:“周桂英,你听我说,不是书的问题,是狗……”

        “哦!又在争这些烂书!”老妈听得来气,哐哐两勺敲在老爸头上,怒道:

        “你都半只脚踏进棺材板的人了,你还跟小西争。争着做什么?火化点着用?怕火小了你那贱骨头烧不透?”

        “周桂英!我……你别听他个小混蛋瞎说……”老爸突然也变成了有口莫辩的那一个,捂着脑袋解释:

        “我跟小西闹着玩呢,他跟你似的,动不动就拿个勺子欺负小白……”

        刚刚他果然是故意的!

        “这破书我不要了,你拿着烧骨灰去吧。”刘西水心头大怒,把放在书箱上的书一股脑的抛地上,站起身,喊道:“小白,咱们走,这个家以后就不回来了。”

        “你听听!你听听!小西每次回家你都闹,闹!闹!闹!”老妈挥着勺子怼着老爸一顿猛敲。

        此时,小白已经被吓傻了,缩在墙角瑟瑟发抖,闻言,嗖的一声冲出房门,跑到电梯前,蹦蹦跳跳的想用狗爪子按电梯按钮。

        刘西水捧着箱子,站在门口,看得津津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