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狗与骑士在线阅读 - 第038章 会议(二)

第038章 会议(二)

        茶叶协会做出的行业调查数据详尽,复杂,缺乏实用性。

        刘玲自己做出的评估数据,简单粗暴。

        东部大陆,有饮茶习惯的人约2亿,她将这些人按照年收入进行了分层。

        年收入10万至20万,约4000万人

        年收入20至50万,超过1500万人

        年收入50万以上,约500万人。

        茶文化在东大陆根深蒂固。

        高收入人群,尤其是年龄超过35岁以上人群,基本都有饮茶的习惯。其中约40%注重茶艺讲究,在意茶叶价格和品质,且愿意花钱置办高档茶具。

        千万富豪超100万人,他们必定会在自己家里或者办公室置办全套茶具,就算自己不喜欢喝茶,招待宾客时候也需要用到。

        刘玲有重点关注网上的茶叶销售,她还自己统计了天狗超市做得最成功的30家店铺近三年每月的销售情况,注明茶叶品类、规格、单价、销量等数据。

        刘玲一直在讲,分析“茶”这个行业的现状,以及一些骡市茶行朋友不会告知的隐情。

        比如说,某一种宗师茶常用的名贵发酵茶,同样的茶叶,不同的包装,价格可以差出一千两千。宗师茶做的是高档“奢侈品”,刘东林一直是从骡市茶商朋友那里挑最贵的拿,也就是一直在被坑。

        当然,这些不是今天会议的重点,刘东林、刘西水、朱姐、马大师太外行,刘玲顺带科普讲解一下而已。

        刘玲讲来讲去,阐明三个观点:

        第一个:茶叶销售市场正在跟随消费主流,从线下向线上转移。

        第二个:宗师茶的潜在客户可达到2000万人次。

        第三个,所有饮茶器皿中,茶叶罐最容易被忽略,一直被忽视,在茶文化中,茶叶罐没有太高的讲究。茶具也被炒作过,幸运的是还没人炒茶叶罐。

        潜在客户并非客户。

        如何开发客户?

        茶学讲究文化传承,文化传承中就没茶叶罐什么事,想要宣传都找不出正当口号。

        所以,开发潜在客户的难度极高极高。

        所以,刘玲一直不看好宗师茶的发展潜力。

        所谓“一树一茶一罐”,这还是刘西水先前筹划“品牌升级”想出来的点子,就是打算搞一次店铺周年庆活动。

        设计一款自然系风格,以“生命”为主题的茶叶罐,限量发行100套。

        刘西水把诗提前赋好:

        【我们都是自然的后裔

        我们被遗弃

        我们穷尽一生,只为

        回归生命源初的宁静】

        每一套或者几套茶叶罐,对应一棵百年古茶树。

        宗师茶去把茶树买断。

        茶叶罐编号,茶树编号。

        买了茶叶罐,往后每年,对应古茶树产出的新茶,请制茶师傅纯手工制作,制好,挑出品质最佳的300克,第一时间,邮寄给客户,持续十年。

        刘东林、刘玲、马大师、朱姐,他们一致的看好这种销售手段。

        这是针对资产千万以上富豪的特色服务。

        卖的不止是产品,更重要的是服务。抓住了富豪内心的一种隐而不发的渴求:特权!

        占有一棵古茶树,就是一种特权。

        刘西水原本就是打算花一些钱找刘玲之类的茶道方面的自媒体,在茶道这个圈子内宣传。

        刘玲加入,她可以直接联络同行帮忙。

        此类限量发行的活动每年可以固定举办两次,时间分别定在春末春神祭和初秋店铺周年庆,并且进行一定范围的宣传。

        茶文化中没有重视茶叶罐。

        那就自己来培养发展,从富豪阶层开始,自己来宣传一个“好茶配好罐”的理念。

        刘西水提出的这套方案,全员赞同通过。

        还有6天就到春神祭节日。

        眼下正是春茶上市,茶叶热销的旺季。

        明天就着手准备!

        刘东林找茶树。古茶树产的茶叶不一定品质就好,还跟海拔、气候、茶树状态有关。刘玲会请两位同样茶学专业的同学帮忙甄别。

        朱姐设计茶罐,刘西水和马大师给意见。

        刘玲找茶叶圈内有影响力的自媒体作者,谈合作,刘西水写一个宣传大纲。谈好合作,大纲交给自媒体作者,让他们按照大纲的主题思想去写宣传文。

        关键点在于,文章的末尾附一条宗师茶店铺链接。说白了就是请自媒体发软文广告。

        ……

        一件大事议定。

        第二件事情就是产品设计风格转变的问题。

        还是刘玲来讲,围绕“茶文化”讲了一大堆理论。

        刘西水半懂不懂。

        不知道朱姐和马大师听懂没有。

        朱姐拿着一个纸质笔记本做笔记,至少表明,她愿意在设计风格上做出改变。毕竟,公司快到做不下去的境地,再不改变,大家就要散伙了。

        第三个议题:产品定位和产品包装变更

        宗师茶以前的包装是设计成礼品盒风格,产品定位是节日礼品。

        现在,设计成普通包装。

        依旧提供豪华礼品包装,客户若有需求,可以加钱单买。

        不大的变动,算是产品服务的优化补充。

        ……

        第四件事,最大的变更:降低产品成本及售价

        这一方案引起了争执。

        马大师自诩匠人,不懂营销策划,他中立。

        刘东林和朱姐坚决反对降价,宗师茶的产品售价不能低于一万,低价不一定能提升销量,但肯定会拉低店铺档次。

        他们的想法跟先前刘西水一样,那就是要把宗师茶做成高档次的“奢侈品牌”,目标客户就是有钱人,特别有钱的那一类。

        真金白银的做产品,成本实在太高了。只有价格高了,才有盈利空间。价格越高,盈利空间就越大。

        刘西水现在反水,提出设计一款低价产品,价格压到5千以下。

        刘玲支持,5千以下价格,可以争取年收入20万以上的2500万潜在客户目标。

        争执的本质就是选择从一个人身上赚6万块,还是选中从一万个人身上赚6块。

        刘西水是空讲道理。

        刘玲是拿各种数据说话,主要是她在说,各种专业的分析,很快就令本就不懂“茶叶”这个行当的刘东林和朱姐无从反驳。

        商量了一阵,决定还是按照刘西水的办法来,先做一款小号简约版的“骑士荣耀”试水,凭营收业绩说话。

        ……

        刘西水又提出三个疑问。

        第一个疑问,茶叶市场为何没有诞生龙头企业?

        这一问题,刘玲能给出解释,但很复杂,从茶文化、茶叶品质分级、茶叶种类及产地等等方面分析,又是一套长篇大论。

        第二个疑问,为何奢侈品牌在网上销量不尽人意?

        这一问题,朱姐是专业的,她能给出一套解释。

        第三个疑问,刘西水问道:“刘玲,你应该注意了,今年四月份,宗师茶的销量非常差。你认为,是否是受大师茶大幅减少广告投入影响?影响有多大?”

        “肯定有影响。”刘玲道:“大师茶数亿计的广告费可不是白费,就线上店铺而论,它的访问量远超所有同行,这两年你们宗师茶一直在从中分流获利。这是宗师茶此前能赚钱的根本原因。”

        “我这里有一份数据。”刘玲说着,打开一份文档,接着道:“这是我前年和上前年单独统计的大师茶网店销量。去年就停了,没有太大参考价值。”

        刘东林发问:“以你的专业眼光来看,大师茶都存在哪些问题?”

        刘玲不客气点评道:“大师茶的失败早已注定,前段时间的舆论风波加速了这一过程而已。”

        “第一,‘礼品装’概念掣肘了消费者范围及销量,这一套把戏拿到茶业行不好使;第二,价格,由于产品定位是‘礼品’,价格定的过高;第三,产品设计风格,半东半西,不东不西,不伦不类;第四,强行引入科技元素,太违和了。”

        “科技?”朱姐疑问。

        刘玲道:“很生硬的加入科技元素。大致就是茶叶用机器智能挑选和封装之类的吧。还进行了大肆宣扬。”

        刘玲说着直摇头。

        刘东林问道:“茶水是要往肚子里去的,机器选茶,机器封装,不是更干净卫生吗?这有什么问题?”

        刘玲笑道:“茶道是传统文化,茶叶制作更注重传统工艺,手工的才值钱。科技机械一类的东西,撇清关系都来不及,谁还宣传自己用了机器。选茶和封装也不行,违和。”

        大家正说得起劲。

        “咕噜咕噜”的不和谐声音响起,无精打采趴在桌上的刘北王挺直腰杆,尴尬道:“大哥,没事,我膘厚,一时半会儿饿不死,你们继续……”

        刘西水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已是晚上九点了。

        “饿了吗?”刘西水向身侧捂着鼻子,吸了一晚上二手烟的周婧询问。

        周婧摇头。

        “今天事多……”刘西水解释了半句,问道:“还逛街吗?”

        周婧还是摇头。

        刘东林站起身,道:“那今天就到这里。咱们先下楼吃饭。”

        “几件大事商量好了,其它的细碎小事,平时在公司不忙,坐在一起喝茶闲聊就解决了。”

        呼~

        周婧和刘北王两个酱油长舒一口气。

        终于熬出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