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狗与骑士在线阅读 - 第029章 解围

第029章 解围

        刘西水和刘北王乘出租车返回刘家村。

        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

        刘北王狗皮膏药一样粘着刘西水,非要跟着一起,要看看周涛的妹妹到底长什么样。

        刘西水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将他打发走。

        拨通周婧手机。

        “西哥,我在超市……”

        周婧的腔调,像是在哭。

        “小婧,怎么了?”

        刘西水询问。

        对方直接挂了电话。

        刘西水收起手机,快跑穿过街道,向对面超市赶去。

        超市内,一如往常。

        周涛坐在收银台后面埋头看手机。

        老周在收拾饮用水水桶,往车上搬,忙着给小区内送水。

        周婧老妈,陈阿姨正整理货物,给货柜补货。

        周婧坐在超市角落,储藏室门口,脑袋埋进膝盖里。小白蹲在周婧脚边,无辜的双眼来回张望,看见刘西水,赶紧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上前。

        “这是怎么了?”

        刘西水小声向柜台后的周涛询问。

        “没事。”

        周涛抬头看了眼,回答,然后又埋头看手机。

        往日对刘西水颇为热情的陈阿姨,今天也变了脾气,专心整理货物,仿佛没注意到刘西水的到来。

        小白惹事咬人了?不像。

        问题出在自己身上!

        刘西水心思急转,立马猜到了怎么回事。

        自己和周婧在街上逛来逛去,小区内原刘家村的人看见了,周婧家里人肯定也知道了。

        刘家村的人的各种不堪入耳的恶言恶语传到了周婧父母耳中。

        他老两口的心理承压能力不太行。

        单单是“刘西水用商铺涨租要挟,强行把人家女儿给睡了”这一条谣言就足以令他们崩溃。

        周涛和周婧父母不敢向刘西水发火。商铺是刘西水的,超市是他们家的唯一收入来源。

        本来,按照市场行情,160多平米且位置绝佳的铺面,月租至少得2万。刘西水闲总是换租客麻烦,背着其它靠租金过活的同行,私下将租金降到了1.5万。

        周涛是今年刚贷款在‘梨水’小区买房,每月还要还房贷,负担挺重。经营小超市,利润本来就不高,这5千块钱差价对他们一家而言,是决定生活质量的关键。

        他们对刘西水是敢怒不敢言。

        然后,周婧就被全家人批斗了。

        批斗的核心内容轻可猜到:不许跟刘西水来往!

        刘西水牵着小白,站在收银台前,本能的想要解释清楚,却找不到开口的话头,一时间,有些尴尬。

        轰,轰,轰,的沉重急促脚步声由远而近,大地震颤。

        刘北王风风火火的冲到了超市门口,又一步跳进超市。

        “哈哈!我又回来啦!”

        “西哥,惊喜不惊……喜……”

        刘北王的恶搞台词还没喊完,发觉刘西水的脸色不对,环顾一圈,发现店内气氛不对。

        刘北王脸上笑容僵住,后半句话生硬咽回肚子里,嘴巴一点一点合上。

        刘西水微恼,问道:“我让你回去。你跑来做什么?”

        “哦……我……刚刚没吃饱……”刘北王思维急转,猜到点原因,加快语速,道:“我来买两桶泡面。”

        “嗨!那破饭店的东西是真心难吃,还不如泡面给劲。西哥,我看你也没怎么吃,来一桶?”

        “汪!呜~嗷~”憋屈了一晚上的小白听见吃的,抢着发声。

        “小白还没吃吧?”刘西水道:“我拿了肉,回去给它煮去。”

        “狗儿子还没吃晚饭!这可怎么行!”王胖子喊道:“西哥,那就不吃泡面了,咱们去夜市吃夜宵。周涛,一起?”

        “小白吃过了。”周涛解释一句,象征性的问道:“你们两个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

        “吃过了吗?”刘北王摆手,道:“嗨!别提了。去市里办点事,烦着呢。”

        周涛的性格,什么事都喜欢刨根问题,跟着就问道:“什么事?”

        刘北王道:“公司的事呗。”

        “公司?”周涛目光在刘北王和刘西水身上来回一圈,道:“游戏主播,网络写手,你们是什么公司?”

        “什么呀。”刘北王道:“家里公司。”

        “家里?哦!你哥的公司。听说你哥是做大生意的。骡市那边做茶叶生意?”

        很多时候,刘北王的思维转得比刘西水和刘东林都要快。

        这就聊开了。

        刘西水去冰柜拿肉。

        刘北王继续跟周涛闲聊。

        “公司是我哥经管,我和西哥都有份,有什么重要事情,我们也得帮忙。”

        “哦……我听说过……听说……你们两家,因为开公司分股份的事都打起来了,还差点闹出人命?我就很奇怪,我看你们哥俩关系不是挺好嘛?”

        “人命?屁话!你是从刘家村的人那里听来的吧?嘿,那帮人,真的就是一帮贱民!下贱!到处说我们兄弟坏话,下三滥!”

        有故事?!

        周涛听得来了兴趣,压低声音问道:“王胖,怎么,你们兄弟跟刘家村的人有什么矛盾?”

        “这说起来话可就长了……”刘北王简短道:“当时开公司,我们兄弟钱不够,原本是找刘家村的同乡们合伙一起干。拆迁,家家户户多多少少都有存款,你懂吧?”

        “当然!”周涛使劲点头,追问道:“然后呢?”

        刘北王道:“他们太没眼光了。公司是西哥发起,各种经营管理方案都是西哥制定,当时大家凑齐了3千万,决定由西哥来管理公司,西哥管理入股,占10%的股份,这不算过分吧?”

        周涛默算,嘴角直抽抽,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刘北王道:“刘家村那些人觉得我们兄弟三个心太黑,又都不干了,各种闹事,闹得不欢而散。最后,我哥把原来的公司卖了,又用地产抵押贷款,凑了一笔钱,我们兄弟自己干。”

        “亏了还好,赚了钱,你说那些人心里头能畅快吗?嫉妒的要命,很死我们兄弟三个了,是吧?”

        “是……难怪……”

        周涛明白了。

        难怪这刘家村到处都是三兄弟的坏话,原来是这么来的。

        周涛又问道:“听说是做茶叶生意?很赚钱吗?”

        “品牌!”刘北王纠正,道:“我们做的是品牌!”

        “哦……厉害呀。”周涛笑问道:“什么品牌?拿一些过来,摆我店里,我帮你卖呗。小区里面喝茶的人挺多,茶叶卖的挺不错。”

        “呵呵。”刘北王嗤之以鼻,道:“我们只做线上,不做线下……不是不做,是一般的小店根本做不了。”

        “网上卖?那也不错。线下怎么做不了?”周涛听得迷惑,好奇心更重了,问道:

        “胖哥,什么品牌?我看看。如果可以,我进点货,放超市卖。大家关系这么熟,有优惠,对吧?”

        刘北王不想多做解释,道:“宗师茶,天狗aap有旗舰店,你自己搜吧。”

        刘西水拿着一包碎牛肉走了回来,丢在柜台前。

        “大师茶?宗师茶?噢!”周涛猛地抬头,看向刘西水,惊叹道:

        “我信了。这公司名字听着知道是你刘老板的手笔!一毛一样的手法!跟风借鉴!”

        周涛笑了起来。

        所以,很多时候,刘西水觉得周涛这家伙比刘北王更招人厌。

        “少废话,结账。”刘西水敲了敲柜台。

        刘北王听着话语不对味,板着脸问道:“周涛,你在说什么?你是不是在嘲讽我三哥?信不信我打你?”

        “没有。没有。《重生变成猫》和《重生变成狗》嘛。借鉴不是抄!我懂!”

        周涛说着,埋头看手机,先把‘大师茶’店铺点开看了看,惊叹道:“一盒茶,半斤装,卖1999,一斤茶卖四千?”

        “那是大师茶,卖茶的。”刘北王追问道:“什么猫啊狗的?周涛你把话说清楚。”

        “你不知道?你西哥新写了本书,书名叫《重生变成狗》,借鉴的是落点文学网颇有名气的一本书,人家书名叫《重生变成猫》。名字也是仅一字之差,懂了吧?”

        “额……哪个网站?”刘北王小心翼翼瞟了眼刘西水,默默掏出手机翻找。

        “飞驴文学网,自己看吧。热度很高,根据我多年看书的经验,按照当前趋势下去,这本书肯定能赚到钱。”

        周涛一边说着,一边翻手机,打开‘宗师茶’店铺,扫视一眼,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全店铺的商品,就没一件价格是低于1万的。

        仔细看,又释然,销量很差,大部分都只卖出几件,还有好多一件都没卖出去。

        再仔细看,周涛声音尖锐,道:

        “你们这是在卖茶?这分明是在卖珠宝!有人卖?”

        “嚯!还真有人买!这个款式这个月卖了快一千罐!”

        “东西这么贵,利润挺高吧?”

        周涛脸色变了几番,鼓着眼睛默算,脸上笑意逐渐僵硬,琢磨了一阵,向刘西水竖起了大拇指。

        “刘老板!高!高手的高!”

        “嘿!西哥牛批!”刘北王嘿嘿发笑,向周涛道:

        “我们兄弟做的生意不大,但也不小,一年营业额几个亿还是有的。利润有多少?你想想看。

        本来是大家一起发财的,结果呢?屁大点事就闹。闹到最后呢?我们三兄弟只能含泪的,自己把这些钱给赚了。刘家村的那些人有多恨?你想想。”

        “几个亿……”周涛干笑着,跟着问道:“利润有多少?肯定不低,是吧?”

        “结账!”刘西水使劲敲了敲柜台,不耐烦喊道。

        “商业机密,你少打听。”刘北王陡然变了脸色,沉着脸,霸气喊道:“给我拿两桶泡面,一桶酸菜,一桶藤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