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狗与骑士在线阅读 - 第027章 骑士荣耀

第027章 骑士荣耀

        鑫瑞饭店二层包间,刘东林提前到。

        刘东林十多岁就出门打拼。

        二十二岁自己当老板。

        顶着各种压力,风雨飘摇一路走到今天,年仅三十二岁,前额秃了一大片,正往头顶蔓延。

        他自己的话:因为不够聪明,想问题太费劲,所以年纪轻轻就秃了。

        “老哥。”

        刘北王捧着手机进门,招呼一声,埋头看手机。

        “东哥。”

        刘西水招呼。

        刘西水对刘东林倒没什么成见。刘东林在社会上混了十多年,性格早已磨砺浑圆,对刘西水和刘北王都不错。

        刘西水虽然没占到‘宗师茶’的股份,但每年分红都有对应10%股份的钱打进账户。

        刘北王同样不占股,但也有10%的干股分红,不过钱都被刘东林卡着,每次两三万的给,花完才给。一次给,怕他脑门发热,看上哪个女主播,一下子就给挥霍干净了。

        “老三,吃什么自己点。”

        刘东林跟刘西水招呼,语调高抬,怒斥喊道:“老四!别光顾着玩手机,吃什么,自己点。”

        刘西水和刘北王随意点了些吃的。

        刘北王收起手机,双手托着脑袋,瞪着眼珠子发呆。

        刘西水起身将门包间房门反锁,问道:“东哥,什么事?”

        刘东林问道:“你们平时看新闻吧?”

        刘西水道:“偶尔看看。”

        刘东林道:“四个月前,年初时候,网上出现了很多关于‘大师茶’的不利言论。‘大师茶’创始人以前的一些商业履历也被翻了出来……造成了很不利的影响。”

        “智商税嘛。割一茬就得换一个姿态。”刘北王突兀开口,问道:“你们还想一直割下去?”

        “你闭嘴。”刘东林呵斥一声,向刘西水问道:“老三,你有关注?”

        “那段时间关注过相关新闻,热度挺高,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事后大师茶没有危机公关?没有雇水军洗白?”刘西水说着,话锋一转,道:

        “老四说的不错,大师茶的广告急剧减少,这是戏剧接近尾声了。”

        刘东林道:“我这次去n市,听当地一位跟‘大师茶’有合作的茶商说,今年的采购量大幅下降……”

        “应该的。”

        “今天20号?”

        刘西水拿起手机,点开天狗app,翻看‘大师茶旗舰店’,翻看销量。

        不知何时,‘大师茶’的销量已然跌倒了不忍直视的低谷,粗略合算,本月销售额连30万都未达到。

        大师茶主要是做线下,窥一斑而知全豹,线下实体店的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

        刘西水再点开“宗师茶旗舰店”。

        店内产品款式共计二十六个,产品设计分为宫廷、复古、自然三个风格体系。

        第一款是店铺最经典的爆款。

        复古风格,名为“骑士荣耀”。

        茶罐器型是挑选天狗超市销量最好的一种借鉴而来,内胆为纯银,有一位骑马的骑士右手高举骑士枪的浮雕,外面套一层镂空的青铜外皮。

        一套两罐,一罐装80克茶叶,茶叶不值几个钱,主要成本是白银,两个罐子用了近千克白银。

        第二大成本是黄金。罐身图案,天上的太阳、骑士长枪的枪头,以及“宗师茶”商标和一段短“金句”,这些都用上了黄金,量少,但黄金单价高。

        两个茶罐,算上茶叶,成本一万出头,店铺售价12999,毛利2千多。

        这个月是四月,是春茶上新,茶叶销售的旺季。

        今天是20号,目前销量647套。这个月的销量恐怕仅有一千来套了。

        显而易见,“大师茶”口碑的下滑,严重影响到了“宗师茶”的生意。

        这款“骑士荣耀”是宗师茶成立之初刘西水主张设计的第一款产品,茶罐上的抢金诗句是刘西水原创,当时公司正处于筹备阶段,还没因为股份的事情闹崩,刘西水意气风发,即兴而作:

        【热血守护脚下土地,寸土不让

        和平即为吾之荣耀】

        这款复古样式的产品,从上架开始,莫名其妙的就爆火,最神奇的是,它竟然一火就是两年。

        最火爆时候,也就是去年四、五月份春茶上新的那两月,四月份,单月卖出三千多套,五月份卖出两千多套。

        今年四月这销售量相较去年,缩水太多。

        再看店铺内其它产品,销量差得更远。

        其它产品价格,从一万多,两万多,数万,到十多万,数十万不等,销量均在十几套、几套,甚至大部分是0销量。

        宗师茶不做线下销售,仅有一家实体店,在城北骡市街,几乎没有生意,主要功能是给网店发货。

        产品主要是在线上销售,‘天狗超市’又是最重要的渠道。

        赚不赚钱,赚多少钱,翻一翻天狗aap的宗师茶旗舰店,一目了然。

        四月份没赚到钱,今年一年的利润恐怕就要跳水式下滑。

        跟‘大师茶’口碑崩盘牵累‘宗师茶’有关,也有‘大师茶’广告投入骤减的原因。

        刘西水设计的宗师茶,鸡贼的地方在于利用了搜索引擎的产品关联功能。

        例如,在天狗超市有买茶意向的顾客,搜索“大师茶”,大师茶的下边,出现的肯定是“宗师茶”,因为两者名字相仿!

        某些不差钱的顾客,打开“大师茶”翻看,发现东西价格才几百几千,可能反而觉得太便宜,不满意。

        “宗师茶”的名字听着就比“大师茶”高一个层次,再看店内产品,最便宜也不低于一万,贵的可以高达几十万。

        普通人看着离谱的价格反而能够满足某些特别有钱的人的特别的需求。

        “大师茶”疯狂的砸钱打广告,其中一部分就砸到了“宗师茶”的头上。

        ……

        刘东林问道:“老三,你怎么看?大师茶凉了,咱们宗师茶也不做了?”

        “那看你吧。愿意做下去,肯定有办法,我先看看。不过,往后的日子肯定不如前两年那么舒坦了。”

        刘西水琢磨着,点开手机浏览器,查找关于‘大师茶’的不利新闻,翻出来细看,同时道:

        “老四,你把门开了。先吃东西。吃饱了慢慢商量。”

        刘北王又拿起了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咧着嘴在那傻笑,没听见刘东林的话。

        刘东林气恼,起身开门,同时点了根烟,又走到刘西水身后,给刘西水点了一根,看了几眼刘西水的手机内容,叹息道:

        “老三,你没事多关注一下公司的事。在社会上闯荡这么多年,到现在,我信得过的,就你们两兄弟,能靠得住的,就你一个了。”

        “嗯。”

        刘西水应了一声。

        小说扑街扑得死去活来,人都快精神错乱了,哪有心情管这些。

        “东哥你别急,我看看局势再说。”

        “不急。”刘东林坐会自己位置,等了一会儿,服务员开始上菜。

        “先吃东西。老四,你把手机放下!”刘东林发话,敲了敲桌子,道:“饭桌上,不谈生意,谈家事。”

        “老三,我听说,你找个了女朋友?商铺租户的女儿,还是个学生?”

        刘西水蓦的抬起头。

        “狗!”刘北王放下手机,鼓圆了眼睛,瞪着刘西水。

        “哪有……刚认识不久……还没追呢……”刘西水牙疼。

        “狗这么好用?”刘北王难以置信,道:“西哥!你跟我说过,买狗是为了把妹,这才多久?这就成了?门口超市?周涛?周涛奇丑,他父母生也不太行。他们女儿能不丑吗?”

        “死猪!闭嘴!我是那种注重外表的低俗的人吗?”刘西水恼怒。

        “嘿!周涛还有个妹妹!这家伙藏的好深!”刘北王冷笑,道:

        “回去我就找周涛要个照片看看。如果长得不行,西哥,我做主帮你把这门婚事退了。如果长得可以,嘿嘿,那你就多一个情敌唉。”

        “老四你闭嘴!”刘东林拍着桌子真发火了。

        “大哥,玩笑……”刘北王悻悻然闭嘴。

        刘东林眉头皱成一团,叹道:“老三,你哪来的胆子在天星镇找女朋友?你知道现在人家背后都怎么说你吗?”

        刘西水漠然问道:“怎么说?”

        刘东林道:“说超市利润薄,本来就做不下去。你用商铺涨租要挟,强行把人家女儿给睡了。还是个学生,都没成年。”

        不用打听就知道,一定是刘家村的那些可爱的乡亲父老在造谣。

        刘西水嘿嘿笑道“嘴巴有点毒。”

        “看来不完全是谣言,你真找了个女朋友。”吴东林摸着光秃秃的头顶,显得有些暴躁,说道:

        “注意点。回避着点。别那么招摇。或者说,你就不该在天星镇找女朋友,迟早被流言蜚语淹死。”

        “我知道。我注意。”刘西水连忙道:“众口铄金,我懂。”

        “懂就好。懂就注意点。”刘东林摸了摸光秃秃的头顶,道:

        “我的青春已经毁了。我现在谁都不敢信,尤其是女人。有女人主动跟我热情,我第一反应就是拉客。排除第一种可能,第二反应就是冲着我的钱来的。”

        “我这辈子可能不会结婚了。你们两兄弟加油。”

        “对了,还有老二,刘南闯,他连儿子都有了,年末回来。你们说说,怎么处理合适?”

        “西哥,刘南闯的儿子叫什么名字来着?”刘北王发问。

        “名字……挺复杂的……”刘西水也忘了这茬,拿起手机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