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狗与骑士在线阅读 - 第018章 白剑兰

第018章 白剑兰

        老爸出门,刘西水的午饭就有了,但是,吃的一点都不香,饭桌上,老妈絮絮叨叨的纠结着一个话题:刘南闯那样的混账都找到老婆了,连孩子都有了,你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女朋友?

        围绕这一话题,从各种角度对刘西水进行批判教育。

        烦不胜烦。

        每次回家最怕的就这个。

        草草吃过,刘西水拉着躲在桌子下瑟瑟发抖的小白匆忙逃离。

        老妈对亲儿子还算好的,对狗子就没那么客气了,午饭没它的份,所以就没得吃。

        刘西水到家,简单将周婧送来的炖菜热了一下,重新倒进钢盆,摆在厨房门口。

        “嗷呜~”饿了一中午的小白欢呼上前。

        挑来挑去,尽挑肉吃,切块炖在一起的胡萝卜和土豆丁点不沾。

        刘西水站在门口,冷眼旁观,出言提醒。

        “狗子!”

        “不许挑食,吃干净。”

        小白挪了挪位置,尾巴对着刘西水,使劲摇晃示好。

        小白聪明,就像一个聪明小孩子,现在正是学习模仿和习惯养成阶段。

        刘西水觉得,自己应该耐心的,认真的,多教一教,蹲下身,蹲在狗盆旁,伸手摸了摸小白脑袋,讲解道:

        “狗子呀。不能光吃肉,均衡营养,否则容易生病,懂吗?”

        “维持机体正常生存和生长,除了必须的蛋白质和糖分之外,还需要摄入何种微量元素以及必要的营养素。”

        “小白,你看,这是土豆,它可以为你补充锌、铁等微亮元素。这是胡萝卜,可以为你补充胡萝卜素,胡萝卜素可以转为维生素……”

        “汪~呜~”小白不耐烦的甩了甩狗头,舌头在盆内卷来卷去,依旧只挑牛肉和猪皮吃,根本不沾土豆和胡萝卜。

        道理讲不通,那就讲感情。

        “这些菜是周婧姐姐特地为你准备的,人家大清早就辛辛苦苦跑去菜市场买菜,你还挑三拣四,狗子,你对得起周静姐姐吗?你良心不痛吗?”

        狗是出了名的‘狼心狗肺’,一点不痛,小白埋头只顾吃,对刘西水感人肺腑的话语置若罔闻。

        “好吧。我知道你能听懂我的话,但你不听我的话。”

        “不能惯着。”

        “小时候若什么都惯着你,长大就变成刘南闯那样的狗了。”

        刘西水嘀咕着,起身,从厨房取出餐刀和餐叉,重新在狗盆旁蹲下。

        用餐叉从盆里叉起一块土豆,送到小白嘴边,呵斥道:“小白,吃!”

        小白扭头,斜眼瞪着刘西水。

        “张嘴!吃!”

        刘西水发出最后通牒。

        小白狗眼斜视刘西水,小心翼翼抬抓,企图推开抵在嘴巴上的土豆。

        刘西水将餐刀抵到狗脖子上,威胁道:“今天,要不就你把盆里的菜全吃了,要不就是混着狗肉炖了晚上我来吃,你选!”

        小白瞪着眼,跟刘西水对视起来。

        刘西水龇牙咧嘴,凶相毕露,抵在狗脖子上的餐刀加了把劲儿。

        小白张嘴。

        刘西水把土豆塞进狗嘴。

        小白砸吧两下嘴,伸长脖子,艰难下咽。

        “吃块土豆能要了你的狗命不成?”

        刘西水呵斥着,从盆里叉起一块胡萝卜,递到狗嘴前,冷声道:“吃!”

        “嗷~嗷~嗷~”小白不停地往后缩,大声哀嚎。

        “闭嘴!”刘西水发怒。

        “嗷~嗷~嗷~”小白的叫声更加凄惨,餐刀抵在脖子上也不管用。

        肯定不能当真一刀取了它的狗命吧。

        刘西水眼珠一转,起身返回厨房,取出钢勺,比划挥舞了两下,挺顺手,弯腰就是一勺子敲在狗头上,冷声道:“再不闭嘴,打爆你的狗头!”

        “嗷~呜~”看到勺子,小白顿时就怂了,紧闭狗嘴,缩在入户门口的墙角,缩成一团,眼中含着泪花,可怜兮兮的望着刘西水。

        “跟我卖萌装可怜?老子可是刘家村出了名的心狠手辣。”

        刘西水将盛着食物的钢盆端到小白面前,一手拿勺,一手拿叉,重新叉起一块胡萝卜,递到小白嘴边,呵斥道:

        “吃!”

        “呜~”小白喉头呜咽,嘴巴只张开一道缝隙。

        “张嘴!”

        刘西水又一勺子敲在狗头上。

        “嗷~嗷~”小白惨叫。

        叮铃铃铃……

        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谁?”刘西水没好气的大喊,顺手开门。

        站在门口的是两个女人。

        年长的刘西水认识,隔壁“白阿姨”。

        认识但不熟。他们一家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她好像是设计航空发动机的设计师,他丈夫姓‘翟’,是材料领域的科研人员。

        另一个女人看着很年轻,穿一身米白色吊带短裙,双腿修长,身材高挑,长相普通,谈不上漂亮也不丑,眉宇间有几分英气,看面相气质就知道她那种有自己思想主见且很阳光自信的女孩。

        “白阿姨!”刘西水招呼,心头犯嘀咕。

        新修的重工业园区,引进的全是高端科技产业。白阿姨和他丈夫本是Y市人,退休后被‘航发集团’高薪聘请过来做高管。

        相邻而居四年之久,刘西水与他们交集不多,就是偶尔出门碰上,互相招呼一声,乘电梯时候,在电梯内闲聊两句。

        他们夫妇这年纪,大概有子女,但肯定也老大不小,应该是在Y市扎根。

        难道是白阿姨的女儿来C市看望她了?

        刘西水小心开口,问道:“白阿姨,这位妹妹是……”

        房门刚打开,小白就冲了出去,躲到了长腿女孩身后,死命抱着人家小腿,喉头“嗷呜”惨叫,像是在求救。

        站在门口的白阿姨和长腿女孩都是一脸惊诧错愕表情。

        白阿姨有些难为情的,断断续续开口,问道:“小西,这是,你养的狗?你在……你在打它……”

        “没有!”刘西水明白,她们二人大概是误认为自己在‘虐狗’,她们好像有点被吓到了。

        刘西水赶忙指着门口钢盆,解释道:

        “小狗挑食,光吃肉,不吃蔬菜,我担心它营养失衡,生病什么的,正教育它呢。”

        “汪!汪!汪!”小白躲在美女身后,狂吠反驳。

        白阿姨和长腿女孩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向钢盆。

        “让它吃块胡萝卜,它就拼命叫唤,死活不肯吃。”刘西水晃了晃叉着胡萝卜的餐叉,以证清白。

        “哦!”白阿姨信了,道:“我们刚在门口,听见你的话了。小狗嘛,跟小孩子一样,你可以教育它。但你不能打它嘛,打坏了怎么办?你还要掏医药费是不是?”

        “是,是的,但是……”刘西水解释道:“这小狗聪明得很,狡猾,顽皮,口头教育不大管用。”

        白阿姨道:“狗听不懂人话,你跟狗讲那么多话,当然不管用。你应该用巧妙的方式去引导它。”

        “而且,你说的那一套是错的,吃素均衡营养适用于人,但不适用于狗。”

        全听见了?开始的话也听见了?

        “……”刘西水汗颜,硬着头皮答应道:“多谢白阿姨,受教了。我这就引导它。”

        白阿姨道:“小西你别急,我跟你讲,狗跟人不一样,狗本就是肉食动物,不吃蔬菜才正常,有许多人类经常食用的蔬菜和水果对狗狗不仅没用,反而可能导致食物中毒。

        平日里,各种肉食混着喂,若是担心缺乏维生素,可以适量喂它些鸡蛋,鸡肝、鸭肝抑或在它食物里面加点鱼肝油。这是边牧?稍微注意就是,边牧尽量不要喂鲜牛奶,鸡蛋要煮熟,酸奶可以喂。”

        “这样?还有这些讲究……”刘西水尴尬,诚心道:“多谢白阿姨,受教了!”

        白阿姨微笑点头,这才拉了拉身侧的长腿女孩,介绍道:

        “小西,这是我侄女,白剑兰。她在C市读书,今年大四,来我这里实习。”

        “你好!我叫刘西水。初次见面,让你看笑话了。”刘西水自我介绍。

        “你好……咱们以后就是邻居了,请多关照……”白剑兰开口,小心翼翼的指了指抱着她小腿不松爪的小白,有点害怕一动不敢动的样子,问道:“它想咬我吗?”

        “小白!”刘西水挥了挥勺子,冷声道:“放开小姐姐,到我这来。”

        “小西,你别用武器威胁它!”白阿姨抬手制止刘西水的动作,又低声道:“剑兰,你别怕,小狗亲你,它很喜欢你呢,不是想咬你。”

        白阿姨对养狗挺有经验的,俯身抱起小白,翻过来按在地上捏着狗腿看来看去,又拨开肚皮绒毛检查,掰着狗嘴捏了捏,接着又翻过身,挨着挨着仔细翻看它身上的狗毛,尤其是脖子上的银白鬃毛,反复看了许久,然后才问道:

        “它叫小白?”

        刘西水道:“是的。”

        “英俊帅气的小伙子!”白阿姨点评道:

        “边牧是长毛狗,毛发细长茂密且柔软,容易脱毛。小白大不相同,它的毛发略短,粗实,硬朗,密度中等,不是纯血的边牧。综合分析判断,应该是有‘狼’的血统。还不是普通血统,我不是生物学专业,不是很懂,无法判断出出具体是哪一种,只能大致判断是北方冰原狼。”

        “皮脂厚实,怕热不怕冷,马上就是夏季了,小西你少带它出门,如果一定要出门散步,时间选在清早和夜晚。白天在家,空调开着,室内温度维持在26度以下。”

        这还不专业?好专业!刘西水问道:“白阿姨,您还研究狗?”

        “不是。”白阿姨解释道:“退休后,我参加过一个救助流浪狗的志愿者组织,翻看过一些相关书籍,懂得一点。”

        “哦。”刘西水明白了。

        白阿姨问道:“小西,你这小狗多少钱买的?”

        刘西水支支吾吾答道:“一万多……两万?”

        “一两万?眼光不错!小白值这个价。”白阿姨点评一句,好像能看透刘西水的心思,若有所指的说道:

        “所谓的‘纯种’和‘品相’主要是商家在炒作,其次就是一些喜欢炫耀的饲主虚荣心作祟。正常的人,真正有爱心的人,喜欢小动物的人,才不会在意这些。生命之美就在于基因交换诞生更优异后代。小白是我见过的最美杰作,你看它脖子上这一圈银白鬃毛,真是帅气,若在狼群,它一定是狼王。”

        “呵。是呀……”刘西水少有的被别人的长篇大论说得一愣一愣,不知该如何接话。

        白阿姨叹息一声,感慨道:“据我实践统计,那些被抛弃的流浪狗,绝大部分或是品种不高贵,或是因为混种不值钱。因为被人类炒作者定义为不高贵,不值钱,所以就被抛弃……”

        刘西水这才恍然,明白了对方要向自己表达什么。白阿姨担心刘西水因为小白是混种,就嫌弃它,甚至抛弃它。

        “白阿姨您放心,我把小白当儿子宠着呢。”刘西水摸着良心打包票。

        白阿姨微笑点头,继续道:“儿女都不在身边,我和老头子最近正商量着收养一条小狗,或者买一条也行。我们想要一条聪明活泼的小狗,平日里陪我们老两口散散步,解解闷。”

        这老太太很厉害!她看出了小白的不凡!

        “白阿姨,你想买狗?”刘西水警惕,赶紧揪着小白脖子将它拎回来,道:“我有狗舍老板的企鹅号,我可以帮忙问问。”

        “小白这样的挺不错。”白阿姨笑道:“小西,那你帮我联系一下问问。”

        “白阿姨,剑兰美女,你们进屋坐。不用换鞋,屋里本来就脏,直接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