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狗与骑士在线阅读 - 第017章 兄弟

第017章 兄弟

        刘西水牵着小白来到刘北王家,按了一会儿门铃,没反应。

        打电话。

        “西哥,有事?”

        迷迷糊糊的话音,还在睡。

        “起来。开门。我在门口。”

        “噢!”

        电话被挂掉。

        过了几秒。

        沉闷的奔跑脚步声音,楼层颤抖。

        屋门打开。

        “汪!”小白叫了一声,抢着钻进房门,拼了命的拽。

        刘西水松开牵引绳。

        小白直奔客厅,翻找起来。

        “狗儿子也来啦……”刘北王玩笑的话说了一半,发现刘西水眉头紧锁,问道:“西哥,你没事吧?”

        “有事……”刘西水进屋,酝酿了几秒,平静道:“刘南闯有消息了。”

        “二哥?”刘北王愣住,原地愣了两秒,接连发问:“消息?什么消息?凶手抓到了?”

        “当然不是。”刘西水道:“刘南闯还活着,一直在H市打工。”

        “活着?!”

        “活着。”

        “没死?”

        “不仅没死,还生了个儿子。恭喜,你当叔叔了,你是四叔。我是三叔。”

        刘西水脸上没有喜色。

        刘北王同样半点都高兴不起来。

        大家都以为刘南闯死了。

        大家都觉得他该死,恨不得他死,所以,在他消失之后,都认为他被赌场的人杀了,且都认可了他的死亡。

        然而,该死的人竟然没死……

        “唉……”无语了良久,刘北王一声长叹,道:“西哥,你说,这是什么世道?刘南闯这种混账都能找到老婆唉……”

        刘西水道:“没结婚,打算年底回来结婚。”

        刘北王问道:“还赌吗?”

        刘西水摇头,道:“不知。”

        “但愿改了,就怕他死性不改……”刘北王断断续续道:“万一,你说……真的是,女人怎么办?孩子怎么办?”

        刘西水沉默。

        两人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都不说话,盯着小白看。

        小白将客厅的抽屉翻了个遍,终于将电视遥控器翻了出来,不灵活的狗爪子费劲的将电视打开,按来按去,艰难的切换着频道。

        “西哥,你这狗儿子看动画片?它这一手开电视和换频道的手艺,你教它的?”

        “自学成才。魔兽血脉嘛,智商不输人类,多正常的事。”

        “哦。”刘北王问道:“西哥,你想不想发财?你给小白拍短视屏,发网上,肯定能火,按流量算钱……”

        “卖钱?”刘西水心情本就不好,一听这话更不爽,问道:“你要我当狗贩子?”

        “不是。不是。”刘北王赔笑解释道:“西哥,养狗费钱,拍视频放网上,回点血。”

        刘西水反问道:“那我岂不是比那些拍小孩子视频,拿自己儿女赚钱的人渣更没人性?”

        “额……西哥……”此话乍一听饱含深意,太深奥,刘北王思考了好一会儿,仍旧无法理解话中玄妙,问道:

        “西哥,拍视频赚钱怎么了?为何说拿狗拍视频赚钱,比拿自己儿女拍视屏赚钱更没人性?你没说反?”

        “你这脑子唉。”刘西水摇头叹息,没好气的反问道:“以盈利为目的而去养宠物的人,那能是真心喜欢宠物?如果能够产生利益,当然是好好养着。如果不能产生利益,可能,反手就丢掉了,街上流浪狗怎么来的?还有,残忍的可能宰掉吃了。”

        “人就不一样,小孩子就不一样,有基本的人权,受法律保护。你要有了儿子,你那拿他拍视屏赚不到钱,你敢扔了吗?敢宰了吃吗?再不济,还是得管吃管住,养大成人,是吧?”

        “那是……西哥逻辑清奇,见解独到。”刘北王咧着嘴巴,一个劲儿的吸气。一身肥肉不停地颤,这是他在开动脑子思考问题。

        不赞同刘西水说法,可一时间又想不出好的反驳的话语。

        刘西水见他不服,继续道:

        “我现在很喜欢小白,所以打算把它当家人好好养着。若是拿它拍视频,拍了又赚不到钱,我可能就不喜欢它,甚至讨厌它了。”

        “人类感情,任何感情,一旦掺杂利益,必然变质。”

        “行了,胖子,你别费心思了,硬讲道理,我没输过。”刘西水不想在这种问题上纠结,沉着脸,陷入沉思。

        “我就是见小白聪明,提一个小小的建议,拍个视频而已……”刘北王思考一圈,完全找不到可用以反驳刘西水观念的话语,一脸苦闷,嘟嘟囔囔闭嘴。

        沉默了一会儿,刘西水道:

        “我刚刚碰到三叔了,刘南闯的消息是他告诉的。三叔很高兴,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主动跟我打招呼,还跟我递了一根烟。”

        “是吗?三叔正常了?那可太好了!挺好的。好啊。”刘北王口上说着,脑袋却一个劲儿的摇晃,话锋一转,道:

        “有些人,天生就坏,本性就坏,基因层面的坏,改不了的。就像你养的这条狗,狗改不了……西哥!你看!前几天的教训还不够,它又想咬我!”

        “西哥,你想想小时候。我哥和刘南闯,他们两个是不是从小就坏?你我差点被他们带坏。但是!你和我,咱兄弟俩天性就不坏,所以,长大懂事一些就不跟他们学,不跟他们混了,是不是?”

        “东哥?东哥还好吧……”刘西水嘟囔说着,突然说不下去,翻开手机,翻出孩子的照片,递给刘北王,道:

        “今天孩子满月,名字还没起,待会儿我去问问我老爸。最近肉价涨得飞起,我给三叔转了5千。”

        “好吧。电影台词,孩子是无辜的。三叔的企鹅号在用?那我也给他转点钱过去……”

        刘北王拿着自己的手机埋头操作,说着,突然有些哽咽,道:

        “我听人说,三叔经常在市场捡人家卖不掉的剩菜烂菜回去吃……如果刘南闯带着老婆和孩子回来,三叔能变得正常一些,并不算是坏事。”

        “西哥,你记得吧?小时候,三叔可是咱们刘家村干活最有力气且最勤快的男人。谁家有重活,都请他帮忙。”

        “我当然记得。”刘西水偏头看了眼,刘北王的眼圈泛红,眼眶湿润。

        三婶被害死,刘南闯失踪,三叔精神崩溃,从此变得不大正常,但不能算是疯了。他封闭了自己的内心世界,不愿意与任何人交流,脾气古怪暴戾到了一种不可理喻的程度。

        平日里干活还是正常,他是小区外行街的清洁工,每天早上五点就得起床,天亮前必须得把街道清扫干净。

        这么多年,工作从来没出过任何问题。

        如果刘南闯带着老婆孩子回来,重组家庭,三叔能放下过往悲痛,正常生活,那自然最好。

        怕的就是刘南闯死性不改,再在刘家村闹出一场类似当年的惨剧。

        那后果,不敢想。

        两人都不说话,又盯着电视看了一阵,刘北王拿起手机,贴在耳畔。

        “哥……”

        “说!”

        刘东林的态度极差。刘北王主动给他打电话,基本都是没钱了,找他要钱,两天前才刚给过一次,今天又来了。碰上这种弟弟,任谁也没好脾气。

        “哥……”刘北王犹犹豫豫道:“刘南闯还活着。”

        过了几秒,电话那头传来刘东林冷漠话音:

        “没死?”

        “这几年他一直在外打工。有了家室,最近还生了个儿子,今天满月。他打电话给三叔了,说是准备年底回来结婚……”

        又过了几秒,刘东林道:

        “三叔家的事少管。”

        “好吧……我和西哥也这么认为……”刘北王讷讷答应,接着道:

        “三叔跟西哥说话了,消息是三叔亲口告诉西哥。三叔还给西哥散了根烟。”

        “三叔肯跟咱们说话了?”刘东林一惊,语气稍缓,道:“事情过去几年了?七年?八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了吧。刘南闯没死,不是什么坏事,你和老三千万不要在三叔面前嘴贱说什么难听的话刺激他,聪明点,挑好听的话说。”

        “刘南闯要回来,那就回来再看。看完再说。”

        ……

        刘东林说的没看错,少管闲事,更不要说闲话。

        不过,毕竟沾着一点血缘关系的三叔家的事,不管不问又于心不忍。

        刘西水从刘北王家走出来,直奔八八重工老社区。

        老妈正在张罗午饭。

        老爸开的门。

        老爸今天的心情显得特别好,大喊道:

        “哟!稀客!周桂英,你快出来看,这是谁来了。”

        “汪汪。”小白似乎忘了上次挨的打,高兴的蹦跳着招呼,埋着头,亲昵的蹭了蹭老爸的小腿。

        “谁呀?”厨房,老妈询问。

        “哎哟,乖孙子。”老爸高兴得不行,弯腰抱起小白,答道:

        “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的傻儿子舍得移步,带着你的狗孙子来看你了。”

        “小西呀。你怎么突然跑我们这里来了?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午饭没你的份!”

        亲儿子呀!回家连口吃的都没有吗?

        “……”刘西水进门,语速飞快,直接陈述起来:“我在小区遛狗,碰到三叔了。三叔换了身干净衣服,还跟我散了根烟,跟我说了好多话。他跟我说,刘南闯还活着。”

        “刘南闯一直在H市打工,刚有了个儿子,今天满月。”

        “恭喜,老妈,老爸,你们升级了。现在你们也是爷爷奶奶辈了。老爸,帮忙起个名字。”

        “刘南闯?”厨房,老妈先喊了出来。

        “那混账没死?”老爸勃然大怒,脸色瞬间涨红。

        刘西水赶紧强调道:“三叔今天精神抖擞,神采奕奕,他主动跟我打招呼,叫我‘小西’。三叔他突然正常了。刘南闯再烂,好歹找到女人了,生了个儿子,找你帮忙起名呢。”

        “你三叔人正常了?”老爸沉默了一阵,快步出门,道:“我去老三那里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