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狗与骑士在线阅读 - 第016章 不堪的过往

第016章 不堪的过往

        刘西水的祖爷爷有三个儿子,也就是爷爷那一辈。

        那一辈,又各有一个儿子,也就是刘西水父亲他们那一辈,叔父辈。

        三兄弟同住一个院。

        老大是刘西水的父亲,名叫“刘一元”,只有刘西水一个独子。

        老二名叫“刘二乾”,刘西水的二叔,有两个儿子,刘东林和刘北王。

        老三名叫“刘三顺”,也就是现在站在刘西水面前的三叔,他有一个儿子,刘南闯。

        血缘关系,同居一个院子,关系很亲近的三家。

        按照年龄大小,四兄弟分别以东、南、西、北为名。

        大哥刘东林,比刘西水年长三岁。

        二哥刘南闯,比刘西水年长两岁。

        刘西水排行老三,比刘北王年长一岁。

        小时候,有刘东林和刘南闯两个“大哥”罩着,刘西水有些顽劣,经常跟同学起冲突,惹是生非。

        那时候,一百多户的大村庄,四兄弟在村子里头确实喜欢欺负其他小朋友。

        但那都是小时候的事。

        长大一些,懂事了,刘西水和刘北王就没再干过,都是“品学兼优”的乖孩子。

        但是,刘东林和刘南闯就不一样,他们两个上了中学,还不懂事,喜欢混。最后,因为抢学校其他学生的钱,人家不给就把人打伤,事情闹大,刘南闯被送进了少管所。

        刘东林逃过一劫,但由于成绩太差,中学毕业便辍学,恰值刘南闯从少管所出来,两人就一起成了“社会闲散人员”。

        当时,刘西水的父亲在“八八重工”上班,还是个“小领导”,费了些劲,走关系将两人弄进了工厂。

        结果,没干多久,刘东林和刘南闯闲活太累,工资太低,起了歪心思,偷厂里的铜件拿进城里卖。

        又没多久,事情败露,两人被人抓了个正着。

        刘西水的父亲花了一笔钱才将事情摆平,刘东林和刘南闯只是被赶出工厂,没有坐牢。但名声坏透了,在这刘家村乃至天星镇是混不下去了。

        刘东林往东,去了G市谋生。

        刘南闯南下,去了南方H市闯荡。

        刘西水和刘北王则中规中矩,一路顺利升学。

        真正的大变故则是始于刘西水高中毕业进入大学那年,八年前,也就是刘家村拆迁期间。

        刘东林在G市赚到了大钱,衣锦还乡,在新建的小区投资买了许多商铺。回来后,还在C市开了公司,从此在C市发展,钱是越赚越多。

        刘南闯在H市打工多年,不仅没赚到钱,还染上了赌博的恶习。他把拆迁的补偿款输得一干二净,一不留神,又倒欠了一大笔高利贷。

        那时候,正在大学读书的刘西水被喊了回来,一大家子满城找人,把刘南闯押了回来,打了一顿,讲了一堆道理,关了半月。

        二叔卖了家里安置房,给刘南闯把赌债还上,刘东林牵头各家再凑一笔钱,在夜市那边租了个铺子,让刘南闯学了手烤肉手艺,经营一家烤肉铺。

        刘西水为此耽误了一个多月才返校,本以为刘南闯会收心,事情就此了结,然而,回去后,没多久便接到消息,刘南闯又跑去赌钱,这次,三叔涨了心眼偷偷跟了过去,报了警,还把记者招了过来,地下赌场被一网打尽,事情上了新闻。

        然后,没过多久,噩耗传来,家里没了地,没了房,没了存款,靠打扫街道挣点钱的三婶,大清早天还没亮的时候,在街上被人捅死……

        不用想,一定是赌场的人的报复。

        刘南闯从看守所出来后,提着刀,在市内转悠了半个月,又被抓了进去,之后,便杳无音讯。

        三叔一家被害得家破人亡。

        从那以后,三叔的精神就变得有些不正常。他憎恨每一个人,所有人,包括他自己,他终年穿着一身脏兮兮的环卫工衣服,提着扫帚,腰间还别着一把磨尖了的火钳。他说:我记得那些人的样子,总有一天会被我撞上,我会捅死他们。

        刘西水大学毕业回到刘家村。

        几次在街上碰见三叔,跟他打招呼,他都只是“嗯”的一声回应,沉着一张脸,仿若陌路人。

        几次之后,刘西水走路都得躲着他了,不敢跟他罩面了。

        ……

        刘南闯那混蛋竟然没死。

        他有什么脸活着?

        他有什么脸面回来?

        刘西水心头难受。

        为三叔的境遇难受,也为三婶的不幸丧命而伤痛。

        小时候,每天放学,刘南闯、刘西水、刘北王三人都不写作业,坐在三叔家看电视。三婶不仅会拿吃的招待刘西水和刘北王,还会守在门口,看着三人。

        当刘西水和刘北王的老妈过来喊人的时候,三婶就会帮忙拦下:孩子读了一天书,读累了,让他们休息一会儿吧。

        有时候,刘西水也想过,是不是因为三婶对孩子的过分溺爱,才导致了后来的悲剧。

        可是,这世上溺爱孩子的家长多的去了,像刘南闯这样的死不悔改的混蛋一共才有几个?

        “二哥儿子都有了?”刘西水揉了揉眼睛,整理心情。

        “大胖小子,满周岁了。”三叔再次强调,从裤兜里摸出满是斑驳划痕的老旧手机,手指有些颤抖的滑动,然后递到刘西水面前,道:

        “小西。你看吧。这是他传回来的照片。”

        刘西水接过端详。

        是个大胖小子,躺在一张床上,像是在笑。

        不过,从照片还可以看出,刘南闯的境况一点都不好。

        孩子躺在粉红色绒毯上,砖石搭砌木板拼凑的一张床,照片中还拍到了一点床后墙壁,是没有粉刷的砖房。

        可见,刘南闯现在住的是一间非常简陋的廉租屋。

        “小西,你现在也当叔叔咯。算起来,你也是三叔。”

        三叔说着,开心的笑了起来。

        消失多年的儿子还活着,还多了个孙子。

        或许,那个被毁的家庭可以重新组起来了。

        “哈哈。三叔……是的……”

        刘西水干笑两声。掏出手机,将照片传进自己的手机内,顺手加了三叔的企鹅号,转了5千块钱过去。

        “三叔,侄儿满月,我转5千块钱,你帮忙转给二哥。”

        “小西,你,这么,5千……”三叔语无伦次。

        刘西水将手机递还给三叔,道:“三叔,小钱。等二哥回来,他结婚了,我再包个十斤重的大红包。这么大的事,老四还不知道吧?我去告诉他。”

        “好,好,好吧。没有什么比你们四兄弟都好好的更好的了……”三叔说着,眼睛突然也红了,抹了抹眼角,道:

        “小西,你记得告诉你爸一声。我知道他会生气……唉,事情都过去了,我都想开了……你去吧。我就不去你家里了。”

        “孩子的名字还没起。按照咱们刘家的规矩,请老大来起名。小西,你回去跟你爸说一声,让他给起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