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狗与骑士在线阅读 - 第004章 偶遇

第004章 偶遇

        刘西水本已不相信爱情的,直到……

        小超市的小老板周涛有个小妹妹,名叫‘周婧’,在C市科技大学就读。

        最近,刘西水去超市采购,看见了周婧,恍然醒悟:世上有爱情,自己一直没遇到。

        现在,遇到了。

        周涛也看网络小说,知道刘西水在写,懂行,知道刘西水是个老扑街。

        发现刘西水对自己的妹妹有意思,防贼防着。刘西水用店‘铺涨租’威胁都不好使。

        所以,刘西水必须跳过周涛这一环。

        花了些时间蹲守观察,摸到了一些规律。

        大学周末双休,周婧每周五就从学校回来。

        每次回家是从学校乘公交,在超市对面的公交站下车,时间在6点至7点之间。

        今天又是周五,刘西水忙着筹划新书的事,差点把人生大事给忘了,飞奔下楼,一口气跑到公交站。

        赶了巧。

        一辆522路公交进站。

        周婧走下车。

        “小靖……”刘西水一手叉腰,一手扶着站牌,上气不接下气,招呼道:“真巧啊!又在这碰到了你……”

        “哦……西哥……”周婧捂嘴,笑问:“巧?你又路过?”

        “刚好路过……”刘西水缓过一点劲儿来,道:“我跑步锻炼呢,路过,刚好就见你下车……”

        太假,刘西水编不下去,岔开话题,问道:“中午的日食看过没?”

        “日食?”周婧顿了顿,道:“看了。”

        刘西水拥有作家的敏锐观察力,立即有了判断:敷衍的回答,应该没看。而且,她对‘日食’这个话题没兴趣。

        挺好。刘西水对日食也没什么兴趣,再度转移话题,道:“说起‘日食’,我肚子就饿了,小婧你也没吃饭吧?要不一起?”

        “你还没吃饭?”周婧惊讶,道:“我在学校吃过了呀。”

        “哦,我也吃过了。所以出门跑步,帮助消化。”刘西水改口道:“那要不,咱们去那边夜市转转?晚上很热闹的。”

        “额……那……好吧。”周婧勉为其难的回答,望向马路对面,道:“我回去,跟老爸打个招呼,省得他们担心。”

        “别!不用了。”刘西水急忙制止,又镇定下来,大大咧咧道:“逛个街,几分钟的事,没必要啦。”

        “哦,好吧。”周婧突然捂嘴发笑,问道:“你真在跑步?”

        “你看我这一身汗……”刘西水终于完全缓过劲,不再大喘气,挺直胸膛,道:“我可是阳光青年,平时很注重身体锻炼的。”

        “嘻嘻。”周婧笑了两声,招手道:“走吧。”

        ……

        刘家村所属的天星镇原本就有一个“八八重工”,生产农用机械的老牌工厂。

        刘家村拆迁,规划兴建“重工业园区”,增加了好几家重工企业,据说还有研发机构,来了很多科技领域的人才。

        如今时代,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附近新建了几个居民小区,进而又吸引了许多人在此买房定居,原本不冷不热的边缘城区日益繁华。

        夜市尤为热闹。

        有固定的摊位,有各色小吃,有卖水果,也有卖一些简单的日用品。主要是买吃的,小吃街。

        一些小巷小道还有非固定摊位,主要是附近乡村的村民,灵活就业,拿着自家地里的产物来这里出售。

        “你买什么?”走近夜市,周婧询问。

        “……”刘西水道:“那边的烤鱿鱼好吃,我请客。”

        “不吃。”周婧一口回绝,道:“我吃过晚饭啦,再吃就要长胖了。咱们去那边,我买点菜带回去。”

        周婧领着刘西水往原乡镇老屋的小巷钻。

        买完菜,她肯定又要找借口回家了。小姑凉滑溜得很,上周就是这样被她溜掉的。

        “陈阿姨会买菜吧?你回家还愁没菜吃?”

        “市场的菜都是大棚种的,哪有夜市卖的自家种的好。我买点自己喜欢吃的。”

        “……”刘西水无奈跟上。

        上次约她失败。

        这次绝对不能再失败了。

        总不能下个周五再跑去车站堵她,再说是赶巧偶遇吧?

        决定成败的关键时刻。

        刘西水思维飞速运转起来。

        ……

        刘西水看过一本《恋爱手册》,专门解决恋爱过程中的各种疑难杂症,都是前辈的成功经验总结。

        恋爱手册第一条:帅

        刘西水对自己的长相百分自信。

        恋爱手册第二条:有钱

        刘西水有的是钱。

        “最重要的两条都满足了,可是,周婧对自己明显没有什么热情,为何?”

        “不用问,绝对是周涛那家伙在背后说足了坏话。”

        “还有原刘家村的那些村民,背后肯定没少说自己的坏话。”

        “该用什么办法来改变自己在她心中的形象呢?”

        刘西水思索。

        这个问题想过很多次,审视自身,感觉有些无计可施。

        没办法。

        身上可诟病的地方实在太多。

        大学毕业四年,干过不少事,一直在失败,至今一事无成,名声败得一塌糊涂。

        刘西水还是有自知之明,很多时候,冷静下来反省自身,难以避免的沮丧颓废。

        “给她看看我的银行卡余额?”

        刘西水瞟了眼周婧。

        洁白无暇的面颊。

        健康,清纯,干净。

        肉眼可见,她不是那种会被钱财打动的女孩。

        “呀!小狗……”

        刘西水正闷头苦思,身侧突然传来周婧惊喜低呼:“好可爱呀!”

        说完,撇下刘西水,快步走进小巷。

        狗?!

        她喜欢小动物?有爱心的女孩子。

        刘西水脑海灵光一闪,来了精神,赶忙跟上。

        一个中年农妇,怀里抱着一条黑白相间的小土狗。

        身前还有一个竹篾编成的背篓,里面还窝着两只。

        周婧走上前,弯腰,瞪圆了眼睛,瞪着背篓里的小狗,有点想动手摸,又犹豫不决。

        “小菇凉……帅哥。这是自己家母狗下的崽子,你看你女朋友多喜欢啊,给他买一只吧。”

        “好!买一只。”

        这话说的真漂亮!刘西水价钱都不问,爽快答应,又向周婧道:“小婧,你喜欢?挑一只吧。”

        周婧噘嘴,摇头,道:“我就是看看。”

        刘西水指着背篓道:“这只小黑狗挺可爱。”

        “算了,走吧。”周婧还是摇头,使劲拽着刘西水离开,走出几步才低声说道:“我爸肯定不让养。”

        “为什么?”刘西水询问。

        “他不喜欢。”周婧伤心,心有余悸,道:“小时候我哥从外婆家抱回来一只小狗,才养了几天,被我爸打死……吃了。”

        “吃了?卧槽!冷血!”刘西水咋舌,脱口而出,接着就后悔了。

        “那时候我们家很穷。”周婧不高兴了,菜也不买了,甩下刘西水往小巷外走去。

        刘西水跟上,摸出手机,快速翻动,递到周婧面前,道:“小婧,你看,这是我近几天新写的书。正巧了,写的就是狗。”

        “狗?”周婧停下脚步,狐疑,问道:“我哥说,你写的不是那种……就是那种……成年人看的书吗?”

        “成年人看的书?小黄文?”

        “胡说八道!”

        “王八蛋!”

        “敢这样诽谤我!活腻了是吧?”

        刘西水气得连爆粗口。

        周涛那家伙不仅在他妹妹面前说自己的坏话,还涉嫌恶意侮辱诽谤!

        “小婧呀……”刘西水灵机一动,挤出个笑容,道:“你哥是喜欢看那种调调的书,所以他就觉得我写的也是那种书。”

        “其实不然。我可是出生书香门第,祖上都是文人。我从小便在爷爷的教导下,通读大陆史,我自己也喜欢历史,我主要是写历史文。”

        “唉,现在时代变了,物欲横流,人心浮躁,没人过问历史,没人爱看历史文了,所以,我写的小说,确实没人看,这是事实,我不否认。”

        “穷则思变,所以,我最近决定转型,写一本温馨搞笑类型的萌宠文试试。”

        “这本《重生变成狗》就是我的转型之作,小婧,你帮忙看看?给点意见。”

        “历史文?历史已经注定,你怎么写呀?喔……我哥他……看那种书?也不算是我哥说的,是小区里面,原来刘家村的叔叔阿姨都在说……”周婧脸颊飘红,吞吞吐吐说着,接过手机,看了两眼,疑问道:

        “变成狗?你写你自己变成小狗了?”

        “这又怎么写?写的什么呀?”

        “……”

        她对网文一窍不通啊!刘西水耐心解释道:“是故事的主角重生变成了小狗,不是我变成了小狗。我是作者。”

        “哦!”周婧杠精潜质十足,问道:“你没当过小狗,你怎么知道变成狗是什么样子?”

        “……”刘西水被问得哑口无言。

        周婧见刘西水吃瘪表情,嘻嘻发笑,继续追问:“你养过小狗吗?”

        “养过……”刘西水有些伤感道:“小时候家里养过一条大狼狗,名叫‘黑子’。我爸对黑子宠爱得很,每天早上都会早起煮两颗鸡蛋,一颗给我,一颗给黑子。”

        “黑子聪明的很,每天到了下班的点,它就跑去工厂门口等我爸,然后陪我爸一起回家。后来,黑子不小心吃了被下药毒死的耗子,死了。我们一家人都伤心好长时间,家里也再没养过狗。”

        “哦。对不起,不该问这个……西哥,你的书,我有空会看。”周婧将手机还给刘西水,道:“你肚子饿得腰杆都挺不直了,自己快去吃饭吧。我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