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星武耀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战技要求

第六十五章、战技要求

        第65章、战技要求

        “恭喜主人!贺喜主人!”小黑瞪大眼睛的说道。

        “嗯,谢谢,那三条框出来的线是什么意思?”林东云很好奇的问道。

        “主人,这才是小黑恭喜您的地方,主脑这是把连接塘桥村和嶂下村的水陆空三线都给划入了镇守区范围。”

        “呃?这里面有啥区别?”林东云还是有些迷惑。

        “主人,以前有限制,镇守区的重型武器不得离开镇守区地界,镇守区的武装不得对向镇守区之外的地域调动。”

        “这就是塘桥村明明要一举攻占嶂下村,却只能让商船装满大兵,沿着那条河道前行的缘故,塘桥兵是不可以踏入镇守区之外地界的,他们的进攻路线只有那条水道!”

        “而这也是您之前指挥的悬浮武装只能在嶂下村地界拦住船队,却无法跟着船队抵达塘桥村的缘故。”

        “而现在水陆空三路通道被主脑划入镇守区,现在您就可以把嶂下村包括悬浮武装的所有武装,顺着这三条通道,直接抵达塘桥村这边,反过来也是如此!”

        “就是说,有了这三条归属于镇守区的水陆空通道,塘桥村和嶂下村才真正形成一个完整的镇守区!”小黑详细的解说。

        林东云这下恍然了,有了这三条划入镇守区的水陆空通道,自己可以直接让嶂下村的悬浮武器抵达塘桥村,还可以集结两个镇守区的所有兵力集中在一个村子里!

        这可就让自己对两个镇守区的掌控力度,直接攀升了无数倍啊!

        不说别的,单单两个镇守区的悬浮武器,加起来就有100辆班级悬浮飞车、20辆连级悬浮战车,6辆营级悬浮坦克!

        这股彻底掌控在自己手中的力量,完全可以轻松压服两地加起来快十万人的官兵!

        而林东云也从军官们的欢呼声和兴奋难耐的议论声中知道,两个不相邻的镇守区要合并,其实是非常困难的,单单一个物资人员调拨不方便就是个大麻烦。

        虽然数百年的镇守区内战历史中,不缺乏这种获得水陆空三通道并入镇守区的事,但都是非常困难,超级难得到申请通过的。

        哪儿像现在,才刚申报占领夺位成功,总督就认可兼任,然后还同时确定了连接两地的水陆空三通道并入镇守区的事。

        这么多好处一下子丢过来,对此,林东云只能用自己是被翠蓝星眷顾来解释了。

        一时间,众人嘴里不说,但心底都忍不住感慨:“权贵二代就是权贵二代,别人到处送礼到处求人,耗费好些时间和代价才能获得的待遇,人家只是一个申请,就全套待遇的送过来!没得比啊!”

        对于自家顶头上司是个权贵二代的事,他们不但没有抗拒,反而依为靠山。

        其实不说其他的,只需要水陆空通道并入镇守区,单单凭借这点,就能凭空生出无数利益出来。

        虽然大头肯定是镇守使大人的,但自己这些人吃点残渣剩汤却也是非常美妙的,毕竟以前没得这些多出来的利益啊!等于平白捞了好多好处!

        一时间,大家对林东云这个少年镇守使,更是恭敬,还是发自内心的那种恭敬。

        谁都会发自内心的恭敬自己的财神爷。

        所以林东云向整个塘桥镇守区,以及嶂下镇守区同时发布的登位宣言,就被这些殷勤的军官们弄得极为妥当。

        不说塘桥村军民的复杂心情,不说塘桥村军官们的兴奋难耐,也不说嶂下村军民的目瞪口呆,不说嶂下村军官们的懊悔无语。

        林东云甩掉即将到来的无数杂事,自顾自的来到塘桥医院中看望欧阳军这位前任塘桥守。

        医生已经禀报,欧阳军身体已经无碍,其实之前就没什么大碍,只是寿命减少了20年罢了,毕竟这寿命莫名消失,对当前的身体状况是不会有什么妨碍的。

        可当林东云见到那位坐在病床上,侧头看着窗外的欧阳军时,还是不由得呆滞了一下。

        因为之前和他战斗时的那个欧阳军,是个意气风发的青年,而现在这个欧阳军则是个颓废落寞的青年,甚至身上那股低沉的气息,说他是中年都没问题了。

        听到声响,欧阳军扭过头来,看到神采飞扬的林东云,笑了笑,很轻松的掀开被单,麻利下床。

        活动一下身躯的去衣柜拿出衣服,一边直接脱衣更换,一边说道:“是来催我离境的吧?放心,我也想早日回到原单位工作呢。”

        林东云连忙摇手:“不是,您可别误会,我可没有催你离开的意思!您想在这儿待多久就……呃”说到这,林东云才想起这是医院,这话不对劲,赶紧继续摇手解释:“不是,是您想在塘桥村待多久就多久!”

        “哈哈,我才懒得在这镇守区待着呢,丢脸的可是我,才不愿意在这一直丢脸呢。”欧阳军看到林东云急切模样的笑道。

        “呃,那个,那个……”林东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焦急得抓耳挠腮。

        看到林东雨这不好意又想说什么的样子,欧阳军误会了:“你这是想求教战技的事?”

        林东云一愣,但还没说话,欧阳军就一边扣军扣,一边说道:“这个我可不能教你,一个是这战技是我师门传授的,我不可能传给门外之人。第二个就是你年岁还太幼,身子骨还没长实,还不到学习战技的时候。奇怪,你家长辈没教你注意这些吗?”

        林东云眼睛瞪得大大的,没想到这就知道了两个秘密,一个是可以教授战技的师门存在,二个是自己这年岁居然还没长实?不能学习战技?这战技的学习有年岁要求的?

        欧阳军瞟了林东云一眼,有些恍然的叹口气:“看你就知道你是不信,别不信,这是无数先辈试验出来的,身子不长实,修炼战技的后遗症非常巨大,我这次是越阶施展就有这么大后遗症,别说你这还没成年的小家伙了。”

        林东云当然知道欧阳军误会了,但也不解释,只是一副被揭穿的不好意思模样的挠挠后脑勺。

        看到欧阳军已经穿戴好军装,并且配上了红柄刀一副准备立刻离开的模样,林东云不由得干咳一声:“欧阳少校,那个,我还有事,听闻您有列强商人的门路?”

        正要离开这个伤心地的欧阳军愣了一下,然后眼睛一亮:“你是说西沧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