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星武耀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分出胜负

第六十二章、分出胜负

        第62章、分出胜负

        面对这迅猛扑过来的龙卷风,林东云都来不及躲闪,而且也没法躲闪,这是满屏攻击啊!

        只能按照自己下意识的感觉,猛地朝着龙卷风中间位置,狠狠的握刀刺了过去。

        刀刃碰触到龙卷风边缘,可以感觉到刀身被强劲的力气牵引得朝其他地方扑去。

        林东云咬着牙控制住刀柄,保持自己的直觉,依旧照着中央位置刺去。

        龙卷风瞬间就席卷到林东云的身子,衣袖像是放入绞肉机里一样,直接被撕裂成一条条的布条,而且裸露的手臂上,也开始出现一条条切割的裂痕,血液才渗透出来就被吹袭而走。

        忍着疼痛,稳住已经开始晃动的身形,感觉刀锋前段的引力已经消失,想都不想,直接把刀往上举的同时,还让刀身震动起来。

        狂暴的龙卷风像是被触碰到什么开关一样,轰的炸裂开来,四散无序的强劲狂风直接四射开来。

        首先倒霉的是那一扇占了整面墙的巨大落地玻璃窗户。

        这等于密集空间中,火药爆发一样,其他地方都是牢固的墙壁,只有那扇落地窗那边最脆弱了。

        轰的一下,巨大的玻璃直接炸裂的朝外喷射,把屋里那些已经被砍碎的各色杂物都随着一同喷射出去。

        林东云身体不受控制的猛地往后弹开,马步扎稳,身子前躬,却阻挡不得,如同在冰面上站着不动被人推动一样,刷刷的直往后退。

        当脚跟碰到一个物体时,连忙猛地后抬腿一踹,轰的一声巨响,那张巨大的桌子自然被直接踹出窗外,而林东云也借此直接趴在地上,躲避那狂劲的暴风。

        这狂风来的快也消失得快,当林东云察觉平静了,爬起来张望,不由得咂咂嘴,因为整个房间,很诡异的变得很空荡荡,之前因为打斗而被劈碎的各色物品,全都消失干净。

        整个房间也就剩下一些边边角角还有残物存留,之前华丽的地毯早就消失得一干二净,不过留下的地面却也密布着一道道横七竖八的划痕。

        而这房间内唯二还能算大的物体,一个就是才爬起来的林东云,身上衣物破烂不堪,两个手臂更是血肉模糊。

        另一个就是依旧保持劈刀姿势的欧阳军,全身上下只有之前战斗时的痕迹,两人模样对比的话,谁胜谁负可谓是一目了然。

        林东云有些苦涩,刚要开口认输,那个保持姿势的欧阳军却无奈的苦笑一下:“果然不行,我输了。”

        林东云疑惑的刚要询问,欧阳军直接脸色一白又一红,猛地喷口鲜血,然后整个人就这么摊到在地。

        林东云可吓了一跳,忙喊着:“塘桥守,你这是怎么了?”的跑前去查看。

        塘桥军官们,他们虽然离开了房间,也躲得远远的,但全都竖起耳朵聆听着,因为那里面的战斗可是关乎他们这次孤注一投的结果如何。

        等听到那巨大的爆炸声时,众人面面相窥,然后不约而同的用怂恿的目光盯着凌峰上尉。

        凌峰上尉迟疑着,可外面站在他们这边,围住了镇守府的兵丁们,却已经急切的拨打通讯过来。

        “啥?镇守使办公室跟大爆炸一样?整个玻璃窗户都炸裂,喷射数十米远?好多手下受伤了?还愣着干嘛?赶紧救护!”凌峰等军官一听外面手下的禀报,惊愕之余也忙做处理。

        结束后,面面相窥,有人迟疑的说:“镇守使办公室的玻璃是c级防护玻璃吧?直接拿手雷炸都炸不坏的,两位镇守使的打斗就让它破裂了?超凡真的如此厉害?”

        听到这话,众人一时啥都不想说,竖起耳朵聆听一下,办公室没在传出什么声音了,不由得又集体用怂恿的目光看着凌峰。

        凌峰咬了下牙,自己这个远征军指挥官算是第一个投降嶂下守的军官,再加上自己远征军指挥官身份,更是等于带领全军投降嶂下守。

        这事后,嶂下守获胜,自己自然得到最亲近的信任,要是嶂下守败了,自己也肯定是第一个被清洗的!

        所以没得说,凌峰决心一下,直接上前去打开办公室的房门。

        结果一开,发现被卡死了,整个门都变形了,这下可不敢迟疑,马上呼叫人马领着工具上来切开,同时也呼叫了医护人员赶来。

        不管谁胜谁败,医护人员是肯定有用的。

        房门被切开,众人涌了进去,一看全都齐刷刷吸口气,因为之前华丽得很的办公室,直接变成毛坯房了!

        凌峰更在意两位镇守使谁胜谁负,定睛一看,嶂下守虽然全身衣服破烂不堪,双臂更是血肉模糊,但他站着,还一脸急切的呼喊着躺在地上不动的塘桥守!

        塘桥守躺着!嶂下守站着!

        哈哈!赢了!押注押赢了!

        凌峰一捏拳头,心头涌起一股强烈的喜意,然后老大头马一样的冲着已经被隔离在人群外的医护人员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进来给镇守使大人检查身体!”

        围堵的军官们全都是有眼的,虽然嶂下守看起来好凄惨,塘桥守又好像没怎么受伤,但一个站着,一个躺着,胜负一目了然!

        自然乖巧的赶紧让开通道,让携带着各类轻便医疗设施的医护人员涌进去。

        这些都是塘桥镇守区的医护人员,一进来,虽然震惊这场景的诡异,也震惊自家镇守使怎么躺在地上,却也二话不说直接扑前去启动各种便携医疗仪器检查了起来。

        站在边上的林东云自然被医护人员给推到一边,看起来伤势更重的他直接被这些医护人员无视了。

        凌峰眼角一抖,就要冲着那些医务人员喝骂,但眉眼通透的他,自然也看出嶂下守对自己伤势的不在意,和对塘桥守的关注。

        脑子一转就明白,嶂下守可是胜利者,当然得表现出胜利者的心胸宽怀。

        再说了,塘桥守躺着不动,嶂下守虽然看起来凄惨,却活蹦乱跳的,想来应该都只是皮外伤,这个时候不趁机表现一下对塘桥守的关怀,又得何时?

        嗯,还是不要打扰,让嶂下守好好表现吧。

        如此想着的凌峰还制止了其他想要呵斥医护人员的军官,大家都是人精,就这么看着医护人员忙碌检查塘桥守的身体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