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星武耀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镇守使的实力

第六十章、镇守使的实力

        第60章、镇守使的实力

        要是之前,林东云不是直接抽刀劈开这翻滚而来的桌子,就是直接躲闪到一边去。

        但在经过基础身法修炼的他,轻松就看出这气势蓬勃翻滚而来的桌子,会擦过自己头顶的砸在身后,整个过程不会伤自己丝毫,所以自然很淡然的按着刀柄微笑站立不动。

        所以在众人的惊恐目光和声音中,气势汹汹翻滚砸过来的桌子,连林东云的军帽都没掀开,就这么擦着帽檐而过的砸在林东云身后。

        噼里啪啦的一阵乱响,豪华办公桌在地面翻滚了几下,直接撞到那落地大窗户才停歇下来。

        嗯,办公桌整体无碍,从这就知道它的牢固。

        “这小子是胆气十足呢?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欧阳军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林东云,不过他也不在意,之前只是威吓而已,就算林东云没有躲避,他也会一刀削掉桌子保证林东云的安全。

        他起身缓缓的抽出佩刀,然后一个身体前躬,身形一闪,刀锋飞速的朝林东云脖子劈来。

        一见欧阳军的出刀,就知道这是久经考验的刀手,林东云瞬间感觉自己胸膛充满了战意,飞速的抽刀,噹的一声,两把武士刀就在林东云脖子不远的地方交叉在一起。

        林东云身形微微晃动一下,咧嘴笑道:“好有力气!”

        再然后两位镇守使身边刀光闪烁,他们身形飞速的闪动,连串不停歇的金属碰撞声,如同急速敲钟一样的噹噹噹作响起来。

        就几秒功夫,两位镇守使都不知道对战了多少刀,硕大的办公室卷起一股劲风,逼得房间内的军官们,各个脸色大变的,不受控制的躲在房间角落,一个个脸色惶恐的看着那差点看不到身影的两位大佬。

        咯吱一声闷响,两个身影停下,林东云和欧阳军,就这么握刀交叉抵挡在一起的对峙着。

        只是大家以为会又有迅猛攻击的时候,欧阳军这时却后退一步垂下佩刀,目光却看向四周面露惶恐之色的军官们。

        冷笑着说道:“现在你们明白吗?我们之所以为镇守使,是因为我们是超凡!”

        然后下巴向林东云那边一台:“就是这位你们以为是凭借背景坐上镇守使位置的少年,也是超凡!”

        “不成超凡不得为镇守使!所以你们这些凡俗之徒,根本就没有窥视镇守使职位的资格!”欧阳军傲然说道。

        林东云眨巴下眼睛,心头有些恍然了,因为自己登记入伍时晋升为超凡,所以分配连队时会被直接任命为镇守使。

        难怪刘俊然少校,又是少校,又是参加过阻挡异空间怪物的老兵,并且还是嶂下村的地头蛇,为何不被任命为嶂下守。

        以前还以为上头顾虑这地头蛇成为嶂下守,会把嶂下镇守区弄成真正的割据之地,但查找资料后,却又发现上头根本不在意镇守区的变化。

        之前一直没理解,现在给欧阳军如此傲然的说,才醒悟过来,刘俊然之所以什么条件都适合,却不是镇守使,就是因为他不是超凡!

        军官们则各个保持着惶恐的面容呆滞了,他们知道镇守使是上头直接任命的,自己这些镇守区的军官,做得再多再好都没法得到镇守使职位。

        这点有无数先例的,嶂下村的那个刘俊然少校,只是最近的一个例子而已。

        看着那些前辈功劳沉重,丰功厚厚,为人处世让众人敬佩,可就是这样,感觉一辈子都追不上,能让自己心悦诚服的前辈,只要不离开镇守区,那就真的一辈子只能当镇守区的副手,最牛的一个也不过是以中校军衔退役而已,从来就没有任何一个大牛成为一名镇守使!

        敢情一切的缘故,天花板的存在,就是超凡!不是超凡不用想窥视镇守使职位!

        军官们都是老兵油子了,就算没有见过超凡,那也是知道超凡存在的。

        想想历任塘桥守,好像,确实都是超凡啊!塘桥镇守区军官们,不知道怎么的,一下子心气都低落了下来。

        如果以前他们还会有奢想成为镇守使的梦想,现在梦真的醒了,那就不是自己这样的凡人能够窥视的职位。

        林东云忍不住想要挠后脑勺,因为他有些狐疑,如果所有镇守使都是超凡的话,那前任嶂下守干嘛要和嶂下村同流合污呢?

        听嶂下村那些军官的吹嘘,好像前任嶂下守是给下马威了一阵,然后才乖乖和嶂下村合伙的。

        一个超凡的前任嶂下守会如此没志气?

        正思考着,欧阳军已经甩个刀花,摆出一个准备攻击的姿态,语气却依旧是对军官们说的:“所以,无论镇守区和镇守区之间如何内战,只要镇守使鼓着劲不认输,都有翻盘的可能!就如我现在一样!只需要我把嶂下守击败,之前失去的,就一下子拿回来了!”

        懒得去看那些全都勃然色变的军官们,林东云撇撇嘴,心头嘀嘟:“说得这么好,干嘛不一开始就亲身来找我对战?这样谁输了就失去一切,不是省了之前那样动用大军的事宜?”

        欧阳军或许是注意到林东云的神色,眼神移过来的展颜一笑:“嶂下守,当官要有当官的样子,不能什么事都亲身下场去办的,要是一开始就你我二人决斗来决定两个镇守区的归属,那还要他们这些下属干嘛?”

        “让手下动起来,让他们做事,其实也是让他们潜移默化习惯我们权威的一种,这不论你未来是否还能当镇守使,都需要记住的上位者手段。”欧阳军一副说教模样的说。

        林东云倒是没有鄙夷,反而认可的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想要继续聆听的味道,不怪他如此,他对官场的了解真的很贫乏,都是从影视剧和小说中学到的,现实中有谁指点他啊!

        这眼神,倒是让欧阳军一愣,但他只是一笑,轻吐一句:“让你们知道,镇守使是如何力挽狂涛的,再绝境之地把事情翻转的吧!”

        然后身形一闪,猛地朝林东云冲击过来。

        林东云立刻格挡,但强大的冲击力还是让他整个人猛地往后退,当然,退的时候不忘挥刀反击。

        噹噹噹,武士刀飞速碰撞的声音再次响起,而且这次,两人像是放开了许多,开始在这硕大的办公室里到处腾挪,互相躲避、追杀。

        刀锋时不时劈中其他物体,一开始军官们还躲在角落看热闹,结果马上发现不行了!

        因为整个房间的地面地毯,墙壁书架,各种摆设,时不时就会被或竖着或横着或斜着的切成两半,昂贵的地毯早就被切得一块块,华丽的吊灯早就被劈成无数快,变成废物的吊灯水晶被弹射得到处都是。

        聪明点的立刻连滚带爬的跑出房间,蠢蛋一点,或者有野心想要窥视镇守使战力的家伙,再被无所顾虑的刀刃划开身体,鲜血直流后,也惨叫着滚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