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星武耀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面见塘桥守(年初二了啦啦啦!(O ^ ~ ^ O))

第五十九章、面见塘桥守(年初二了啦啦啦!(O ^ ~ ^ O))

        第59章、面见塘桥守

        塘桥镇守区,镇守使大楼。

        欧阳军正闭着眼聆听着音乐,端着酒杯在那边哼着曲调的品味着。

        欧阳军自远征军出发后都如此惬意,因为家族的任务完成在即,而自己也将成为两个镇守区的镇守使,不高兴才是怪事呢。

        现在自己就惬意的享受着音乐享受着美酒,然后等着手下禀报胜利的消息,到时自己再装样的亲切招待一下嶂下守,最后礼送出境就是了。

        嗯,到时嶂下守到来,自己要砸多少钱才会让他展颜欢笑,乖乖的拿钱走人呢?

        虽然不给钱也无所谓,但给钱却算是照顾到面子,大家不会彻底撕破脸皮。

        五千万?少了点,一亿吧,一亿就很不错了。

        嗯,这笔钱还不需要自己出,只需要暗示一下,那些商人会把这笔钱孝敬出来的,说不得还会孝敬多一点,那自己也多一笔零花呢。

        睁眼看了下时间,笑了笑,想来部队已经登陆嶂下村了,用不了就会有消息传来了,欧阳军闭上眼继续聆听音乐,继续品尝美酒。

        在心情正放松到极点的时候,突然房门被打开,这让敏感的他立刻睁眼。

        还没来得及奇怪自己的房门怎么会被人打开,却因为看到来人而让思绪都愣住了。

        因为那票被派遣出去领军攻打嶂下村的军官们,居然一个个涌了进来。

        这战争打完了?这么快?你们这帮家伙也太过争功了吧?居然丢下部队全都跑到自己面前邀功?

        欧阳军神色闪过一丝不爽,不过不会因为这事呵斥这些手下的,毕竟自己是新任塘桥守,毕竟他们打了胜仗。

        就在他放下酒杯,切掉音乐,面露矜持神色,等待这已经列队整齐的军官们向自己禀报胜利消息的时候。

        这些军官齐刷刷的裂开一条通道,然后大门那边迈步走进一名年轻到极点的少校,拎着红刀柄的少校。

        而当这个年轻少校出现后,在场的军官居然齐刷刷的立正低头表示恭敬。

        欧阳军先是疑惑了一下,等看到那个少年少校腰间一侧系着一个锦囊时,下意识的看看自己腰间那系着的同样类型的锦囊。

        猛地抬头看向那个少年少校,吃惊的站起来问道:“你,嶂下守?你为何会在这里?”

        林东云笑着举着刀柄在额头位置比了一下:“塘桥守,荣幸。我是嶂下守——林东云。”

        欧阳军恢复淡然神色的随意回了个军礼:“确实荣幸,我是塘桥守——欧阳军。”

        在场军官全都腰杆笔挺,低头看着自己脚尖,没人动弹,但都竖起耳朵聆听着两个镇守区镇守使的对话。

        “你居然在这个时候来到我面前,不会是我塘桥军进展超级顺利,如此轻易的就把你请过来了吧?”欧阳军虽然知道不大可能,但还是忍不住想着要是万一呢?这帮混蛋属下要给自己一个惊喜呢?

        林东云笑了笑,没吭声,那个凌峰上尉有些迫不及待的一个挺身立正敬礼:“塘桥守大人,塘桥镇守区远征军,三千余名军官携带三万三千余士兵,已经向嶂下守宣誓效忠!”

        “什么?!”虽然知道会有这个可能,但真的听到这位远征军指挥官如此说出来,欧阳军也还是被震撼得身子晃动一下。

        不过欧阳军不愧是在军中从新兵爬到少校的老油条,瞬间就做出推测,指着林东云说道:“嶂下守你一定是动用了悬浮武装逼降他们的!”

        说到这,见到林东云愕然一下,军官们全都赫然低头,欧阳军一笑,大势在我的模样说道:“嶂下守,你如此大胆的来到我面前,是不是以为有了这些军官和三万兵丁的支持,就能占据塘桥村?”

        “别忘了,这是我的地盘,我一样可以动用悬浮武器重新逼降他们!”欧阳军说着就举起腕表说道:“立刻命令所有悬浮武器包围镇守使府!命令所有还听从我这镇守使命令的官兵们立刻全副武装前来镇守使府!”

        说完欧阳军还挑了挑眉毛,挑衅的看着林东云,却见到林东云依旧满脸笑容,反倒是军官们身子晃动了一下。

        然后这时腕表传出电子声:【主人,塘桥镇守区动用特别权限,即全体上尉联合向镇守区主机申请暂停您的镇守使权限。您的命令已经无法传达给塘桥镇守区的任何部门和任何官兵。】

        欧阳军目瞪口呆,满脸震惊的,用颤抖的手指着那些头低不语的军官们。

        欧阳军的心态炸裂了,这种专门用来限制镇守使的特殊权限,他很清楚是怎么回事。

        那必须是镇守区的所有比镇守使低一级军衔的所有在编军官,同时授权发起申请,才会得到镇守区主机审核通过的!缺一个人都不行!

        既然缺一个都不行,那么很显然,远征军的军官们在向嶂下守臣服后,立刻就和留守塘桥村的军官勾连,甚至可能在大军回调的时候,他们这帮混蛋就已经把特殊权限给用了!

        “你们!你们就等着坐冷板凳一辈子或者直接退役吧!”欧阳军恼怒的吼出一句。

        林东云知道这话的意思,就是但凡动用了限制镇守使特别权限的军官,下场都不怎么好。

        不管那被限制的镇守使如何的天怨人怒,继任镇守使也绝对不会再使用之前那批军官,绝对会把他们丢一边无视掉,或者逼着他们退役的。

        所以林东云笑道:“塘桥守放心,我会重用他们的,毕竟他们比嶂下镇守区的军官还要早效忠于我。”

        原本有些惶恐的军官们,闻言立刻心中一喜,全都抬头挺胸,摆出一副标准军人姿态模样的站立着。

        欧阳军眼角抖了起来,妈蛋,这嶂下守还是军官吗?!这种潜规则居然无视?!

        只是看他那稚嫩的面容,也有些恍然,这是个少年,难怪不会在意潜规则。

        欧阳军无力坐下的摇摇头叹口气,见到这幕,众人眉目喜色呈现,以为这位塘桥守认命了。

        只是欧阳军神色恢复淡然,很是清风云淡的扫视着众人的说道:“诸位,我想,你们显然是不知道镇守使为何可以拥有如此肆无忌惮的权力,而上峰又为何对镇守使的恣意妄为视而不见。”

        包括林东云在内的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镇守使的权限不就是上峰给予的吗?上峰之所以会给予这样的权力,不就是为了可以更方便的清剿那些异空间怪物吗?

        怎么听这意思,好像有其他意思的样子?

        众人正思索时,坐着的欧阳军,抬脚一掀,那张厚重而华丽的硕大办公桌,就这么腾空而起,翻滚着的砸向众人。

        众军官条件反射的不迭躲闪,可他们也发现林东云居然站着不动,忍不住凄惨的发出各种无意义的喊叫。

        脑子里都冒出一个念头:“塘桥守怎么这么大胆?被这种桌子砸中,嶂下守不死也半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