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星武耀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敌我瞬息转变(牛年大吉!)

第五十七章、敌我瞬息转变(牛年大吉!)

        第57章、敌我瞬息转变

        林东云举了下佩刀:“诸君好。”神情风轻云淡,但内心却激烈涌动不已。

        之前这些塘桥军官有些疯狂狂抽麾下兵丁让他们放下武器的行为,他可是看得真真。

        看到那些兵丁原本还有一丝怨恨,可在看清自己后,居然对殴打他的长官露出一丝感激,并且迅速躲在角落立正低头。

        对这样的行为,林东云真的不知道说啥好。

        自己可是敌人首脑啊!你们不是要来攻占嶂下镇守区的吗?怎么看到自己这个嶂下守,居然如此恭敬卑微模样?

        这还打他喵的什么狗屁仗啊!

        不过林东云也明了,这是因为是内战,还是镇守区与镇守区之间的内战。

        已经让小黑收刮一些历代镇守区内战视频的林东云,早就清楚镇守区的内战,其实就是一场游戏,不会伤害到镇守使丝毫的游戏,甚至都不会伤害到镇守区军官们丝毫的游戏。

        反倒是下面的兵丁,为这个游戏会付出鲜血会付出性命,换来的?只是镇守区的主人换一个而已,失败者啥补偿都得不到,胜利者也就得到一点汤汤水水的残渣而已。

        这场游戏对兵丁是不公平的,但无奈何,镇守区与镇守区之间的内战,就是这样的规矩,谁都无法反抗。

        就是林东云也不能对这规矩做出反抗,就是现在林东云打到塘桥镇守区去了,他都不能把塘桥守逮住,不能迫害他,更加不能杀害他,反倒得以礼相待。

        要是违背了这些规矩会如何?林东云不想去尝试,反正结果一定极为不好,不然就不会数百年都维持着这个规矩。

        “这位上尉,现在这情况,你们是否愿意投降?”林东云懒得废话,直接出声询问道。

        凌峰纠结啊,目光朝其他军官看去,众军官一个个低头,不敢对视,这让凌峰暗自叫骂,这是让自己来背投降的黑锅吗?

        现在的情况,确实只有一个投降的路子可走,毕竟人家嶂下守都亲身登船在这里,除了投降这个选择就只有死亡一个选择,相信没谁愿意选这条路的。

        只是,凌峰他纠结啊,自己投入那么多,可就会随着自己一句投降而全部消失的!说不得塘桥镇守使的人还会借这个理由来打压自己!

        可以说,要是有可能的话,凌峰是不愿意开口说这个投降的。

        就在已经有军官朝他使眼色,逼得凌峰想要开口投降的时候,林东云突然问道:“不知道你们塘桥镇守区占据嶂下镇守区后会得到什么利益?”

        “啊?”包括凌峰在内的军官们全都愕然的抬头看着林东云,想要看看这位嶂下守是不是准备调戏自己这些人,但看他满脸好奇神色,显然只是好奇而已。

        定下心来,凌峰就要说话时,突然还是那个中尉抢先说道:“嶂下守大人,我们占据嶂下村后,我们会大举把各行各业给搬迁到嶂下村来,因为这样无论出货或者进货的时间都会比现在削减了三倍!而且没了嶂下村的拦路收费行为,我们出货和进货的成本会削减一半以上!”

        “只有这点利益?”林东云有些愕然,还以为嶂下村有啥好东西勾引得塘桥村齐心协力的发动战争呢。

        又有一个中尉跳出来满是心酸的感慨道:“这点就够了!大人你是不知道啊,我们塘桥村隔着出海口实在是太远了,如果没有嶂下村拦路,那昂贵的运费我们也就认了,可有了嶂下村拦路,那真的没多少利润可赚的。”

        “其实我们也不是想占了嶂下村的,只要嶂下村愿意不在拦截我们塘桥村的商船,这场战争就打不起来。可惜,嶂下村的那些权贵太过分了,真是雁过拔毛,还是拔光毛的那种!”又一个中尉心酸得泪水都流出来了。

        一时间,这些军官们七嘴八舌的说着自家的难做,说着塘桥村的痛苦,控诉着嶂下的卑劣和贪婪。

        林东云眨巴下眼睛,敢情塘桥村要打起来是因为嶂下村收过路费收贵了?就因为这就爆发内战?

        林东云不知道嶂下村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他根本就没了解嶂下村的情况。可他对这种因为利益而发动战争的行为,很是不满的。

        毕竟在林东云想来,这事只需要商讨洽谈一下,总能谈出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条件来的,哪儿需要直接动刀动枪的。

        不过现在自己是胜利者,倒也不需要在意这点,他眼珠子一转,真要说啥时,一个少尉像是看到长官们争先恐后的巴结嶂下守,而自己却一点表现都没,有些急切了。

        于是直接爆出自己只是隐约听到的传闻:“嶂下守大人,嶂下村还有个西沧矿场,据说里面产的矿与众不同,在列强那边可以卖个好价格,下官听闻塘桥守准备占据嶂下村后,就把那西沧矿场卖给列强的商人!”

        “啊?西沧矿场?”林东云一愣,因为自己在嶂下镇守区的主机内溜达了这么长时间,就根本没听过西沧矿场的消息,都不知道这西沧矿场的存在,更不要说知道这西沧矿场在什么地方了。

        “对对对!大人,塘桥守确实隐约这么提过,他还私下给命令下官,让下官占据嶂下村后,要立刻派兵把西沧矿场给占据住!”凌峰自然也连忙表示确实有这么回事。

        林东云不会蠢到询问西沧矿场在何处,反正知道嶂下村有这个地方,自己回去就能找到的。

        所以他干咳一声,继续问道:“要是嶂下村和塘桥村合并了,你们的利益会受到损失吗?”

        众军官脸色一变,甚至有的都下意识想撇嘴,因为这话问得白痴,嶂下村合并塘桥村,自己这些人的利益当然会受到损失啊!嶂下村的那些势力还不蜂拥而来的抢夺塘桥村的利益啊!自己这些失败者都不敢反抗!

        只是有不少脑子灵活的,却瞬间想到,嶂下守不是这么蠢的人,不会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

        然后再想到之前凌峰和嶂下村大佬打的那一通通讯,立刻惊醒过来!

        妈蛋!嶂下守现在可是只代表他一个人,了不得代表几个跟着他的手下而已,可不代表整个嶂下村,嶂下镇守区的那些大佬全都给嶂下守禁闭起来了!

        嶂下村的那些大佬啥德行,想想自己就清楚,这是想逼嶂下守没逼成功,反倒让嶂下守把权力给全部侵占了!

        就是说,那帮嶂下村的大佬们,对嶂下守来说,和自己这些人一样都是敌人!并且嶂下守恨嶂下村的那帮人,比恨自己这些入侵者还重!因为他们是叛逆!

        那么嶂下守这话就问得有意思了!

        这是暗示,只要自己这些人投奔他,自家的利益就不会受损?而且在塘桥村被嶂下村吞并后,自己这些人的利益还会得到扩大!

        妈蛋!这不等于是按照之前计划那样执行,一样吞并嶂下村吗?只是最后的两村镇守使,从塘桥守换成嶂下守罢了!

        至于嶂下村怎么吞并塘桥村?拜托,三万塘桥兵反戈一击,塘桥村还有其他下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