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星武耀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降临船队(新春快乐!)

第五十六章、降临船队(新春快乐!)

        第56章、降临船队

        没错,别看镇守使跟军阀一样,可以恣意妄为,但却一定会有能限制他的终极手段。

        这手段就是,当所有比镇守使低一级军衔的军官,同时进行授权,那么就可以让镇守区主机暂时冻结镇守使的权限,让镇守使暂时成为谁都命令不了的孤家寡人。

        这种限制手段是必备的,不然真的让疯掉的镇守使恣意妄为把全镇守区的人都杀光啊!之前那些说镇守使可以跟皇帝一样想杀谁就杀谁,只是夸大的形容而已。

        “哎,我们这是在行驶终极手段后才发现,我们嶂下守的权限远远高出少校这一等级,我们刘少校带头加上我们这么多上尉,施展的最终手段,都没有得到镇守区主机的认可,反倒是认为我们以下犯上,直接把我们的权限给屏蔽了。”通讯那头传来无奈的声音。

        听到这话的塘桥军官们全都愕然了,凌峰更是打了个寒颤,妈蛋,嶂下守的权限远高于少校?这是怎么回事啊?

        要知道就是自家塘桥守,自己这些上尉联合起来施展最终手段,也是能把塘桥守的权限给临时屏蔽掉的!

        更不要说嶂下村那边还有个刘少校的存在!按理嶂下村那边的联合权限更高才对!可结果居然是刘少校带着一票上尉都没法屏蔽嶂下守的权限?这太不可思议了!

        “那我们的约定怎么办?!”那位中尉忍不住插话吼道。

        “呃,那个抱歉了,我们现在都自身难保,约定没法履行了。希望我们嶂下守不会对你们狂轰滥炸吧,他是权贵二代出身,做事真的可以称为恣意妄为,小心小心。”说着通讯那头挂掉了通讯。

        听到这话,众人忍不住抬头看看天空的悬浮武装,全都下意识的喉咙抖动一下。

        此刻这支悬浮武装已经分散开来,一辆坦克带着两辆战车的堵在最前头,炮口狰狞的瞄着船队第一艘商船。

        另外两辆坦克,带着8辆战车,直接从船队头顶压得很低,差不多碰触到船只顶端旗帜的呼啸而过。

        来到船队后方,直接掉头,一字摆开,炮口对着船队尾部的那些船只。

        至于那50辆班级悬浮飞车,则跟快艇那样,遍布整个船队上空的来回巡视。

        可以说,就这么一瞬间,整支船队,三万塘桥兵,就给堵住了。一下子就处于随时会落水,随时会被杀死的危险状态下。

        凌峰迟疑着,就这时,一连串的通讯声响起,在场军官的腕表都显示有通讯进来。

        众人疑惑了一下,但也一一接通,然后全都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挂掉通讯,众人聚集,这个看看,那个看看,最后还是那个中尉先出声:“长官,是船队商船的船主打来的,打给我的这个有十艘船在船队中,他询问您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个危机,要是没办法的话……”

        “呃,我这边也是……”

        “我也是商船船主打来的,说务必保存好商船。”

        “我这边没这么客气,直接说他为我们奉献了多少税收,我们有义务保护他们的商船不受损失。”

        凌峰无奈的叹了一息,他接的通讯也是商船船主打来的,不过没说得那么直白,但意思也一样。

        能够解决当前危机,继续占领嶂下村的话,商船有了损失也就认了。

        但要是没办法解决危机,还不能占领嶂下村的话,那就不要挣扎,保护商船的安危为重。

        其实说来说去就一个意思,事不可为之时,首要保证商船完好,在这个目的下,投降也就那么回事。

        凌峰很是苦涩,塘桥守给他下命令,要是不合意,他都敢驳回去。

        可这么多商船船主给他提要求,他真的仔细考虑一下才敢做决定。

        很简单,之前说过塘桥镇守区,绝大部分的经济收入就是靠着这条大河航运的!不然塘桥镇守区的上下人等,就不会对下游的嶂下镇守区羡慕妒忌恨。

        也因为这个缘故,攻占嶂下镇守区的决议一出来,才能轻松借到这么多商船,那些船主和塘桥镇守区的军政商民一个样,都恨不得把这条大河据为己有。

        可以说,之所以能够发动远征,就靠着这些船主借出的商船了!没有这些商船,三万大兵怎么去嶂下村?游过去?

        同时,凌峰也明白,这些船主和这些商船,可是塘桥镇守区的血液供给管道,要是没了这些商船,塘桥镇守区的经济绝对会直接崩溃掉的!不带丝毫含糊的!

        要照顾船主的利益,保护这些商船的完好而直接投降吗?

        可自己的野望,自己家族的野望,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就这么没了?!

        凌峰纠结啊,在场的军官也纠结,他们可是全都下了筹码的,现在认输,这些筹码就全都没了!不敢说直接破产,但一落千丈是肯定的!

        正迟疑时,突然大票的兵丁冲上甲板,手中的武器齐刷刷的瞄准天空,几个士官更是带着人,一副要护着这些军官躲回船舱的样子。

        众人抬眼一看,那辆虎视眈眈的坦克,正在朝着这艘商船的甲板降落下来,难怪这些忠诚的兵丁会不顾一切的跑出来呢。

        凌峰一挥手:“不要慌乱!等待命令!”

        “是!”士兵们立刻应命,但依旧一个个用枪瞄准着降落下来的坦克,虽然他们手中的武器对坦克来说挠痒痒一样,可这正显示出这些兵丁的勇烈和刚毅。

        对自己手下兵丁的气势,在场军官还是满自得的,大家都默默等待这坦克里的人想要干什么。

        坦克后舱弹开,一个拎着佩刀的身影大咧咧的走了出来。

        塘桥镇守区的士兵们,手中武器下意识的直接瞄准这个身影。

        凌峰还没看清来人模样,目光就被那显眼的红色刀柄刺痛,让凌峰立刻惊恐的大吼:“放下武器!放下武器!”

        塘桥兵下意识的以为是命令那坦克出来的身影,也跟着怒吼:“放下武器!”端着的武器更是瞄准得紧,一副不听令直接开枪的样子。

        凌峰已经青筋直冒的蹦跳起来,指着自家士兵怒吼:“混蛋!我是让你们放下武器!”说着已经手忙脚乱去摸腰间配枪,一副想要击毙自己手下的样子。

        士兵们被吓一跳,一时懵逼的反应不过来。

        而已经反应过来的那些军官,和凌峰一样,惊恐怒吼:“快放下武器!”并且还直接冲过来的对着自家兵丁拳打脚踢。

        兵丁们慌忙把武器丢下,这个时候他们才有时间看清那从坦克下来的敌人是谁。

        是个非常年轻,或者应该称为年少的少校,手中握着一把红柄刀!

        红柄刀?少校?嶂下守!

        脑子里瞬间出现这个答案,士兵们倒吸口凉气,原本对长官不分青红皂白狠抽自己的怨恨,直接消散,换上了浓浓的感激之情。

        不过这时不是表态时刻,全都如同鹌鹑一样的缩在角落,齐刷刷的立正低头,不敢动弹。

        凌峰已经带着众军官列队,啪的一个并腿立正敬礼:“见过嶂下守大人!长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