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星武耀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堵住船队(除夕夜快乐!)

第五十五章、堵住船队(除夕夜快乐!)

        第55章、堵住船队

        等了一会儿,就听到前锋快艇禀报已准备妥当,船队可通行,后方也传来已经拦住尾随船只的消息。

        凌峰满意的点点头,把手一挥,他所在的船只,第一个驶向一箭峡。

        不一会儿,船队就来到一箭峡,快艇已经护在前后小范围的前后游荡着。

        一箭峡的长度也就四五百米的样子,要是没有其他船只,只有一艘的话,就算是商船也能呼啸着穿梭而过。

        但可惜,看看对面被快艇拦住的数十艘商船,显然是不用想这点。

        一过一箭峡,两个小时的全速航行就能冲到嶂下村,所以都临近射门,就要进球了,自然不会在这关头疏忽大意。

        见到自己这艘船只以很慢的速度,伴着顺流的朝一箭峡驶去,凌峰满意的点点头,不做指示。

        商船排着队,间隔十数米的样子,一艘艘的缓缓进入一箭峡,当当头那艘商船即将要通过一箭峡的时候,快艇上的人突然凄厉的吼叫起来:“警报!警报!注意天空!”

        快艇可都是军队的快艇,装备的设施可比这些从商人手中借来的商船高档许多,所以先与商船发现什么东西是很正常的。

        凌峰第一时间扑到窗沿,抬头朝远处天空看去,已经大亮的天空中,清晰的看到有着一票黑影迅速朝这边飞来。

        商船别的功能没有,但把远处景色拉近投影到窗户上的功能却是具备的。

        当投影呈现,所有人都惊恐哗然,凌峰更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嘴里怒吼着:“这不对!这不可能!怎么可以出动悬浮武器!不都约好不做反抗的吗?!”

        而当那票黑影来到肉眼可以清晰分辨的距离,50辆班级悬浮飞车,10辆连级悬浮战车,3辆营级悬浮坦克,就这么大咧咧的呈现在众人眼前。

        首先慌乱的是那票逆流而上的商船,他们慌忙朝河道两侧驶去,熄火下船锚,然后才一脸惊奇的瞄瞄这些悬浮武器,又瞄瞄那被堵在一箭峡的船队,滴滴嘟嘟的议论着。

        普通商船只是慌乱的话,凌峰这队船队却是惶恐了!他们都知道自己是要干什么的,也知道那个方向飞来的悬浮武器是谁的!

        一开始还有大票的人不以为意,还都安慰那些脸色苍白的同僚:“哈哈,看你吓得成什么样了?担心什么?我们都是广武军的一员,那些悬浮武器都有敌我识别系统,不会攻击我们的。”

        脸色苍白的家伙无语的翻个白眼:“我是担心悬浮武器攻击我们个人吗?我是担心悬浮武器攻击我们乘坐的商船啊!商船可不在敌我识别系统内啊!”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脸色一变,确实,悬浮武器不会轰炸自己这些同是广武军的军人,但商船可不在不能攻击范围。

        都不需要打爆,打个漏洞就行,船只要么乖乖靠边搁浅,要么直接沉船,自己这些兵丁要不在岸边挤着等待外边军政部门前来收容,要不就顺流游到嶂下镇守区上岸。

        妈蛋,不论哪一个结果,这次远征算是完蛋了!别说占领嶂下镇守区,自己这些人不被当俘虏都是天保佑了!

        一时间大家都沮丧起来,感觉有气无力的样子。

        而这时不知道哪个报丧鸟突然嘀嘟一句:“好像我们是镇守区自行征募的兵丁吧?都没被广武军登记在案,记得能够直接从帝国银行领取军饷的,整个塘桥镇守区才五六百人吧?”

        这话一出,这些兵丁,仔细想想,好像,确实,自己是从镇守区的财会处拿军饷的!又好像,能够从帝国银行拿军饷的人,全都是镇守区的那些大佬啊!

        就是说,自己其实不是在编的军人?

        就是说,自己可以被自家的武器攻击到?

        一想到这,脸色刷的一下子白了,思绪也忍不住慌乱起来。

        要说之前了不得就泡水等收容或者投降,现在就会有被直接干掉的危险了!这让人如何能够淡定起来啊!

        船舱内士兵们的心态变化,军官们不清楚,因为他们得到消息后,全都跑到甲板上,神色狰狞的指着天空的悬浮武器破口叫骂着。

        没法,只有这样才能发泄他们的愤怒,当然最多的就是叫骂“不合规矩”“不讲武德”“背信弃义”等等这些话语。

        之所以如此愤怒,那是因为眼看着一件建功立业的大功劳要到手,眼看着丰厚的利润就要收入囊中,可他喵的,要被侵占的目标,居然直接把大杀器给摆出来了。

        明眼人都知道这仗没法打了,自己升官发财的希望破灭了,不破口大骂还能如何?

        凌峰也来到甲板,他没有叫骂,只是脸色呆滞的看着天空。

        听到手下气愤的怒吼,凌峰摆摆手,叹道:“没谁规定不准使用悬浮武器的,人家也没违背重武器不得离开辖区的禁令,这里已经是嶂下镇守区的地界范围了。”

        “长官,嶂下村的那些家伙太过分了!不是明明说好啥都不做束手待擒的吗?怎么突然反悔来这么一招啊!这让我们情何以堪啊!”一个中尉悲愤的吼叫道。

        凌峰知道这个中尉,也是有人在嶂下村做生意的世袭兵丁家族出来的,为这次行动也和自家凌家一样付出了许多许多。

        明了对方的身份和付出,自然清楚为何会如此悲愤。凌峰不愧是先锋官,摆摆手,让众人安静下来,举起手臂,对着腕表拨通了通讯。其他人不知道他打给谁,全都眼巴巴的看着。

        通讯很快接通,凌峰抢先怒吼道:“你们是怎么搞的?要违背约定吗?为什么把悬浮武器都给派出来了?!”

        “凌上尉,抱歉了,我们是身不由己,现在我们嶂下镇守区的所有主要军官,都被困在营部指挥中心无法出去,所有权限都被暂时屏蔽,现在就算是想要调一个步兵班都没有权限了。”腕表那头传来一个沮丧的声音。

        原本还愤怒着的众人,齐齐愕然,凌峰更是急切的问:“这是怎么回事?”

        “还能如何呢,嶂下守突然接受了嶂下镇守区的所有权限,现在带着悬浮武器去堵你们的,就是我们嶂下守。”通讯那头传来这个话语,但不知道为何,隐约蕴含着一丝幸灾乐祸的味道。

        “不是吧?这事不是该瞒着嶂下守的吗?而且你们没有使用最终手段的吗?就是那个所有上尉集结起来可以把镇守使权限给暂时冻结的这个终极手段啊!”凌峰极为不满的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