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星武耀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被手下抛弃的镇守使

第五十一章、被手下抛弃的镇守使

        第51章、被手下抛弃的镇守使

        这一看内容,小黑立刻吓了一跳,滋溜的跑回腕表,把挑选到非常有代表性的视频、贴子给投射出来。

        看完这些视频、贴子,林东云目瞪口呆:“不是吧?塘桥镇守区居然对嶂下镇守区开战了?这是打内战吧?这种事可以乱来的吗?塘桥镇守区的人不怕被处罚?”

        “主人,镇守区与镇守区之间的战争,上头是不搭理的。这是有例子的,虽然不多。但自镇守区出现后,数百年来,镇守区与镇守区发生的内战,也起码有上百例了,平均隔个几年就会爆发一例。”

        小黑一边说,一边把以往镇守区之间爆发战事的新闻投射出来。

        “为什么没有处罚?这是内战啊!镇守区是为了镇守那些异空间发作器而设置的!是抵御列强入侵的第一线!这样的存在不应该是纪律严明的吗?又不是军阀,怎么可以真的当军阀来看待?!”林东云极为恼怒。

        要知道一开始他是万分厌恶自己,去当镇守使这个大家心目中的军阀的。

        只是学习班过后,才明白镇守使其实就是抵御外国入侵的第一线指挥官,那时林东云就有一种荣誉感和使命感。

        特别是眷顾系统也颁发了毁掉异空间发作器的任务后,更加是如此。

        可现在好了,塘桥镇守区莫名其妙的要来攻打嶂下镇守区,上头居然不会对这样的行为进行处罚?这可是破坏抵御外国入侵的大业啊!

        “主人,您这几个月都忙着在新兵营训练,没深入了解镇守区,镇守区除了一开始建立时,上头进行了投资外,其他时候,镇守区都是自行筹集经费,自行组建部队,自行运作的!”

        “可以说,除了镇守使是上头任免,以及有功军官可以调离外任之外,上头是根本不插手镇守区任何事务的!”小黑说道。

        “呃,包括这种打内战的事?”林东云有些尴尬的问道。

        自己确实沉迷于拉拢新兵营那五百兵丁上面,而没有仔细了解镇守区的情况,虽然有众多理由,但自己不靠谱不称职却是真的。

        “包括打内战,只要镇守区的部队不对镇守区之外的地方使用,上头一概不理。”小黑点头说。

        “可是这会消耗防御力量啊!到时我嶂下村被打崩了,防御不住外敌入侵怎么办?虽然那异空间十数年没有发作,说不定就这段时间发作呢?那时怎么办?!”林东云万分不解。

        小黑解释道:“很正常啊,谁占了镇守区,谁负责抵御外敌啊!要是做不到,那就会被处罚!比如现在是塘桥兵入侵,嶂下村守不住被占住了,那么嶂下村的异空间出问题,责任就是塘桥守的。”

        林东云无语了:“果然是军阀待遇。谁占的地盘谁处理,不出事就好,出事就找占了地盘的人。”

        林东云突然想起什么,激动的说:“不对!既然嶂下镇守区的那些官兵都知道我的位置会被夺走,都知道塘桥镇守区入侵了,怎么他们是这个反应?全都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没看到有战备状况啊!”

        “很简单啊,主人您这个嶂下守,被您的手下抛弃了,大家都等着塘桥守兼任嶂下守呢。”小黑不以为然的说:“历史上这种事情屡见不鲜,不少镇守使悲愤的一个人去面对敌军呢。”

        林东云脸色白了青了来回转,虽然有这种预感,可现在给小黑直白说出来,还是觉得难以接受。

        敌人入侵,自己的手下居然不反抗,直接把自己这个顶头上司卖了,这搞什么啊!

        “那些独自一人面对大军的镇守使,还真有勇气,我可没这勇气,算了,等着被人抓捕吧。”林东云有气无力的瘫在沙发上喃喃道。

        真没法,整个军队都准备不抵抗了,早早就藏着敌人入侵的消息,准备把自己这个上司卖掉。

        这样情况下,自己有啥办法,只能乖乖束手待擒,毕竟一个人怎么去抵抗三万大军啊!

        小黑带回来的视频和评论贴子,可是清晰的表面了塘桥镇守区那边出动多少兵力呢。

        小黑说道:“主人,这不是勇气啦。镇守区和镇守区之间的战斗,是绝对不可以伤害到镇守使的!谁敢拿枪对着镇守使,那可是必须上军事法庭的!毕竟不论怎么说,都是一支军队里的,兵丁敢威胁军官安危,那可是特大罪行!”

        “小黑我找到一份镇守使一人面对大军的视频给主人看看,您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说着,一份视频自动投射播放。

        视频中,一名高举红色佩刀的军官,义无反顾的冲向了密密麻麻看不清多少人的军队。

        林东云眼角抖动一下:“居然是镇守使的背影镜头?这是那位悲催镇守使的手下拍摄的视频?”

        “不知道哦,一百多年前的影像。”小黑随口应道。

        看镜头贴得很近,也很稳,林东云无语,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态,拿摄像机的人可以如此淡定的看着自家镇守使去送死。

        只是接下来的影像让林东云目瞪口呆,那票密密麻麻的敌军,居然像是潮水遇到岩石一样,哗啦啦的避开那名只露背影的镇守使。

        这位镇守使就跟避水珠一样,跑到哪儿,哪儿的兵丁就呼啦啦的散开。

        “不是吧?那些兵丁就算不能开枪,直接扑过去把那镇守使压制住也轻而易举吧?干嘛全都像是畏惧什么的拼命躲闪?”

        “正常啦主人,那些兵丁敢碰一下那位镇守使,信不信士兵的顶头上司会立刻掏枪,枪毙那名士兵来给那位镇守使面子?”小黑撇嘴说。

        无语的林东云继续观看,看到那一直做无用功的镇守使,终于砍中一名倒霉蛋,不由得兴奋的嚷道:“啊呀,终于有人被那镇守使的刀砍中了!……我靠!那受伤的士兵真的不敢反抗?直接抱着伤口连滚带爬的跑了?!”

        林东云就这么样,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位镇守使一个人在大军群中舞着佩刀,大军呼啦啦的躲避着他的快速前进。

        镇守使根本就没有杀到几个敌人,只是偶尔有几个不小心踏入攻击范围的士兵被砍伤。这些被砍伤的士兵,却连停下的动作都没,直接加快速度狂奔逃离。

        一直到镇守使沮丧的插刀入地的跪在地上,这么多大兵就他喵的隔着远远绕路走,就没有一个人胆敢靠近三米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