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星武耀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塘桥的敌意(为盟主“浩浩的潇525”加更)

第四十九章、塘桥的敌意(为盟主“浩浩的潇525”加更)

        第49章、塘桥的敌意(为盟主“浩浩的潇525”加更)

        镇守区与镇守区之间并不相邻。

        两个最近的镇守区,甚至都可能隔着数千公里的距离,中间全是密布的村子和乡镇,甚至城市,完全把双方远远的隔离开来。

        所以镇守区与镇守区之间并没有什么来往,一个是大家隔得这么远,二个是大家都直属总督,各自之间没啥上下级关系,也没有什么利益冲突。

        所以大家各自在家称王称霸就行,没谁会搭理其他镇守区的。

        但塘桥镇守区和嶂下镇守区,却是很奇特的,是镇守区之间互相有往来的例外之一。

        两者之间不但有来往,而且关系还不错,利益更是层层叠叠的。

        为什么会这样?

        首先,塘桥镇守区地界属于梅兰市,梅兰市是河滨市地界上端的一个市。这个市被周边的市团团包裹着,对外通道除了陆地外,也就数条水路和空中通道。

        但陆路层层关节麻烦得很,空中虽然方便,却也不是便宜通道。

        所以一般来说,梅兰市便宜方便的对外通道,就是那数条可以一直延伸到出海口的水路。

        塘桥镇守使和嶂下镇守使一样,都有一条大河穿村而过,村子都是依靠这条大河来建设的。

        便捷便宜的交通,完全是靠着这条可以通向省城港口的出海水道。

        没错,这条河,就是那条同时穿透两个镇守区的河!

        这就明白为何两个镇守区,既不在同一个市里,又隔着那么遥远,居然会有交往和利益勾搭的缘故。

        塘桥镇守区在上游,顺流而下就能轻松抵达嶂下镇守区,在嶂下镇守区停歇一下,再顺流而下,就能抵达省城的港口码头。

        这一条便捷便宜的交通水路运输,可是不知道持续了多少年了。

        各色的走私物品都是通过这条沟通出海口的水道,逆流而上的。

        也就能明了,为何嶂下村区区一个村级单位,居然有着左右对称的六个码头。

        如果嶂下村不是被划分为镇守区,限制了人口的进出,单单靠着这条水道,就能发展壮大为镇级城市。

        塘桥村那边应该也是这个道理,所以别看镇守使可以在村里耀武扬威的,其实他们真的是不得民心的。

        不过今天与众不同,平时冷眼相看的塘桥村土著们,此刻满脸激动,气氛热闹的围拢在大河两岸,锣鼓喧闹旗帜飞舞的在欢庆着。

        一名名全副武装的兵丁,排着队络绎不绝的涌入大河两侧停泊着的货船上。

        所有的兵丁一个个抬头挺胸意气风发,像是即将参与一场正义而胜利的战争一样。

        被一票军官和一票商贾围拢拥簇着的塘桥守-欧阳军,含笑看着眼前这一幕。

        他对家族的情报真是服气到顶了。

        本来自己这个新丁,还担忧自己不知道需要花费多少时间才能把塘桥镇守区彻底掌控,然后发动内战的占据嶂下镇守区,为家族卖掉那个西沧矿场而做出贡献。

        结果在履任前,被家族叫回去。

        任职河滨市长的叔叔,还有族里那些老人,以及卖身族里的那些能人,拿出一大叠密密麻麻的资料,一边让自己牢记,一边给自己出谋策划,反反复复的让自己记牢履任后该如何行动。

        看了资料,再听了家族能人解释后,欧阳军明了。

        要收服塘桥镇守区的军民之心,其实很简单。

        打下嶂下镇守区,把那么长的一条河道利益共享给塘桥镇守区的军民就可以了!

        家族那能人甚至一脸高傲的说:“只需要把这事提出来,由你背着发起内战的罪名,到时就算是你不愿意打,塘桥镇守区的军民都会逼着你去打!他们已经饥渴太久了!”

        对此,欧阳军是猛点着头。

        他都没想到,一个被困住,除了一条水道,啥对外通道都没有的塘桥镇守区,会是如此深沉的羡慕妒忌恨着下游的嶂下镇守区。

        就因为嶂下镇守区可以畅通无阻的通过水路直达省城港口?

        如果是以前,欧阳军肯定认为这事商讨一下就行,嶂下村肯定给这个面子的。

        但看了资料后才知道,这里面的利益,实在是层层叠叠,纠缠得很。

        而且这利益,对于自家的市级家族来说不算什么。

        但对于镇级村级的那些势力来说,甚至对于那些经济不好的县级势力来说,这一条可以直通出海口,可以连接省城港口的水道,却是一条泛着金色的黄金水道。

        都不说当地特产运输出去贩卖的利益了,单单海外逆流而上运输过来的走私物品,那利益就足以让一个县级家族吃得满肚肥油。

        情况维持几年,都能具备冲击市级家族的底蕴。

        更重要的是,挂着镇守使旗帜的走私船,是有不受各地军政检查权利的!想运违禁品,竖起镇守使旗帜就可畅通行驶。

        唯一麻烦的是,走私到塘桥镇守区的走私物,会被嶂下镇守区拦截,人家一个不爽,可以拦截检查的!

        镇守使的免检权,面对同样的镇守使是没用的!

        所以,身处上游的塘桥镇守区,早就看嶂下镇守区百般不顺眼。

        但又无可奈何,只好装出和对方关系非常好的样子,借着这样的面子来赚钱了。

        谁不想站着把钱赚了呢?而且站着,这钱还能赚得更多!

        明白这点,欧阳军就明了家族为何从水道下手了。

        来到塘桥镇守区上任,欧阳军一把这话题说出来,可以看到在场的军政商这些人物,全都双眼散发出红光。

        在欧阳军拍胸口表态挑起内战的罪名他担了之后,与会人员全都表示会对塘桥守唯命是从!

        没当镇守使之前,欧阳军还怕家族就是拿自己当枪使,用完就丢。

        当了镇守使后,可以接触外人无法接触的情报,让他明白,挑起内战的罪名也就是吓唬人的。

        只要自己不蠢得把嶂下守给干掉,只要自己不蠢得跑去占其他村子,蠢得跑去杀害公民。

        自己就是把嶂下镇守区打个稀巴烂,把嶂下镇守区的民众都给祸害了,那也屁事没有!

        说不得还会因为自己攻占嶂下镇守区,因为融合两个镇守区的功劳而被提拔为中校呢!

        看着热闹的场景,欧阳军有些不满足的咂咂嘴:“可惜不能调派坦克和战车,只能携带普通步兵武器,不然绝对是一波搞定嶂下镇守区。”

        边上的军政商人,咧嘴笑了笑。

        自己家镇守使太过想当然了,人手操控的武器没有什么限制,但那些拥有自动功能的武器,却都是有敌我识别系统的。

        先不说这些武器到时面对同样是自己人的嶂下兵能不能开火,单单一个会被对方用权限入侵夺走,掉转头来攻击,那就是个麻烦事。

        而且那些武器的威力很大,像坦克,一炮下去,足球场这么大的窟窿!

        毁掉嶂下村都不需要几炮的,到时还得重建,这不是浪费时间拖延赚钱速度嘛!

        大家只是内部的利益冲突而已,杀人不是必要的,何必搞得血淋淋的呢?真要大肆杀戮,名声也不好啊不是?

        当得到手下禀报,一切准备妥当,意气风发的欧阳军把手一挥,一声喝令。

        无数借用的商船,载着三万全副武装的塘桥兵,立刻起航,顺流而下的朝着嶂下镇守区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