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星武耀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突发事件

第十八章、突发事件

        第18章、突发事件

        广武总督区华林省省会-华林市,省级巡防营部。

        一名英俊的广武军少校,腰肢笔挺,一手按着红柄佩刀,快步在走廊中行走着。

        来到一处房门前,一名广武军的尉官,双手接过他解下来的佩刀,才让开房门让他进入。

        进入后,见到一名挂着广武军少将军衔的中年人正在办公桌前忙碌着,赶紧上前两步,一个并腿,啪的敬礼:“少校欧阳军,见过将军阁下!”

        “哦,来了,稍息。”中年将军,抬头摆摆手,摘下脸上带着的特殊眼镜。

        欧阳军双手背在腰后,双腿八字站好,抬头挺胸,静等后续。

        少将捏捏眉心,有些疲倦的说道:“阿军,你期待的嶂下守职位被人占了。”

        欧阳军神色一震,但没有吭声,依旧保持稍息姿势。

        少将瞟了一眼,点点头说道:“别怪世叔没帮你争,因为争不来,直接就是总部那边任命的。”

        欧阳军也忍不住露出一丝惊讶:“总部任命?总部的大佬怎么会看中村级的镇守使职位?”

        “谁知道呢,或许是什么人走门路到总部,又或者是衙内级别的人下来镀金,你知道那些衙内大部分想法都与众不同的。”少将解释道。

        欧阳军无语了,虽然他自己有些门路,也打点妥当,但这窥视已久谋划已久的职位就这么被人抢了,真是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不过没关系,你功绩怎么都达到要求,还走了这么多门路,嶂下守被占了是突发事件,镇守使的位置还是有的,不如任职塘桥守如何?这是和嶂下守最近的镇守使职位了。”少将一副询问模样的说。

        欧阳军立刻一个立正敬礼,脸上露出欢喜神态:“感谢将军阁下栽培,属下领命!”

        “嗯,那好,任命等下就会下达,你做好履职准备吧。”少将笑着点点头。

        “属下告退!”欧阳军在一个敬礼,转身离开房间。

        含笑和送上佩刀的守门尉官哈拉几句,一副强行压抑住欢喜模样的转身离去。

        直到离开这栋办公楼,他的脸色才猛地阴沉下来。

        忍不住咬牙低语咒骂:“妈的,普通镇守使能值这么多钱吗?要知道我可是出了双倍价钱谋求嶂下守的啊!真是喂狗了!”

        欧阳军苦恼的摘下军帽给自己扇着风,焦虑的打量着四周,嘴里嘀嘟道:“这下麻烦了,家族肯给那么多支持,为的就是让我任职嶂下守,结果现在来了个边上的塘桥守!怎么跟家族汇报啊!”

        “也不知道家族为何盯着嶂下守这个职位,难道那地方有什么好东西?如果这样的话,只能通过战争来抢占嶂下守职位了。希望这地方的价值能够比得上后续扫尾需要付出的价值,不然真是得不偿失。”

        欧阳军无奈的摇摇头,戴好军帽,伸出手腕,让腕表拨出一道通讯,这事怎么进行下去,必须和家族商讨一番。

        =========

        林东云穿着军服,拿着特意用手巾遮挡住刀柄颜色的佩刀,哼着歌的来到河滨市巡防营营部。

        前几天他去见了自己老师和校长,一开始和面对姐姐时一样,全都恨铁不成钢的抓住自己一阵责骂,校长更是表示他要找人走门路把林东云的军籍给销掉,好让他去读高中。

        林东云也一样是让小黑把自己的身份给展露出来,镇住了目瞪口呆的老师和校长。

        再然后,就是林东云拦住兴奋难耐,准备去校门口挂横幅,准备召记者来采访的老师和校长,一番好说歹说后,终于让老师和校长同意等林东云进入军队后,才挂横幅才找记者才向学生家长们,宣布自家学校出了个如此牛逼的学生。

        然后呢,回到屋村的林东云就直接被人围拢住了。

        没法,屋村的人一下子知道林东云成了红柄刀持有者,大部分人畏惧躲闪,但也有不少人涌上来巴结抱大腿求帮忙。

        如果是能帮的事情,面对这些十数年的邻居朋友,林东云肯定是能帮就帮的。但这些涌上来的家伙求的是什么啊,比如借钱,一大笔的钱,比如要当官,比如要升职,比如要调动,比如要占据某个地盘等等这些事情。

        真真开玩笑,这些忙是自己能帮的吗?自己还一个新丁啊!而且还是巡防营的少校而已,又不是地方政府的大佬!

        发现这些胆敢涌上来抱大腿的家伙,各个都贪念十足,所以挣扎着离开人群后,姐弟两就赶忙逃离屋村,偷偷搬到沈飞偷偷租到的房子里暂住。

        因为被外人骚扰,耳朵被姐姐揪了好几次的林东云,满是后悔,自己要是不暴露身份该多好啊,哪儿会遇到这样的麻烦。

        搞得现在姐姐没法去打工,自己也没法跟着沈飞他们到处游玩,把自己七天假期的计划全毁了。

        林烟云没法上班无所谓,她直接辞职,开始复习公务员考试的知识,显然她已经准备去考公务员了。

        而林东云则无奈的待在家里发霉,还时不时被学习不顺畅的姐姐虐一番。只能眼巴巴的等着七天假期过去,自己好去嶂下村营地报到。

        不过就在以为自己就得把七天假期都这么宅在家里的他,突然接到小黑的提醒,巡防营让他立刻赶往河滨市巡防营部参与新任镇守使的学习班进行专业学习。

        所以才有今天林东云来到这河滨市巡防营部的情况。

        看着眼前这非常有岁月味道,和周边繁华景象截然不同的巡防营营部,林东云咂咂嘴,这营部在这地方已经竖立数百年,不论城市如何变迁,这地方都没迁移过。

        据闻曾有某任市长大佬准备把这占地甚广的巡防营部迁移到城外去,把这条繁华的街道彻底统一起来。

        但结果这议案刚提出,这任市长就直接被革职了。

        从这就可以看出巡防营在各地的根基有多么深广。

        不过也正常,巡防营是广武总督手中的利刃,利刃的主人不在意,可以任由利刃生锈,但谁敢打这把利刃的主意,主人肯定会把这人狠狠教训一顿的。

        林东云正要向哨兵表明自己身份的时候,天空中突然传来警笛的声响。

        抬头望去,五辆闪着红蓝警灯的悬浮飞车,在头顶呼啸而过的冲向远方。

        这五辆飞车才刚消失,其他方向又有五辆闪着红蓝警灯的飞车飞速的朝着之前飞车离去的方向飞驰而去。

        就这样,一连三四趟警察飞车从四面八方呼啸而过,目的地都是一个方向。

        看看悬浮飞车离去的方向,赫然是河滨市的中心城区。

        “这是中心城区出事了?什么事如此厉害?居然出动如此多的悬浮警车?这是各个区警局的杀手锏吧?居然全都派出来了!”林东云咂舌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