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网游小说 - 开局一艘宇宙战舰在线阅读 - 第148章 玩呢

第148章 玩呢

        狸猫口吐人言,雪舞满脸惊讶:“它是?”

        李小年介绍道:“它是远古狸猫,代号影王,可以无限隐身,是我的得力部下之一。”顿了一下,李小年继续道:“我还有另一个部下,也是远古物种,名字叫乌王。它鲨鱼与乌贼的结合体,如今在浅海附近自由活动。”

        这段时间,他并没有把狸猫和乌王带在身边。没必要,如今的实力,如果碰到打不过的敌人,即便狸猫和乌王在身边,也改变不了结果。

        还不如让它们自由成长。

        雪舞独自待在雷霆岛,有些不放心,这才把狸猫弄过来。

        狸猫舔了舔嘴唇,补充道:“乌王其实就是一个蠢货。”

        雪舞感觉很新奇,想要抚摸狸猫,结果,狸猫身影一飘,避开雪舞魔抓。

        警惕的瞪着雪舞:“别以为你是六月的配偶就可以乱摸本王。”

        话刚落音,忽然,狸猫身体不受控制的向雪舞走去,雪舞一把抓住狸猫,兴奋道:“我抓住你了。”

        狸猫瞬间惊醒,身体一蹦,挣开雪舞魔抓,全身毛发竖起,惊恐道:“你对本喵做了什么?”

        雪舞心血来潮,笑道:“跳个舞。”

        狸猫身体一僵,扭着猫步,一恰恰,二恰恰的跳动,还时不时的扭了扭屁股。

        狸猫满脸羞耻,又惊又怒:“放开本喵。”

        李小年同样目光瞪大。

        不用猜,必然是雪舞对狸猫释放心灵控制,把狸猫给控制了。

        要知道,狸猫的精神力强悍无比?    而且还是远古物种?    竟然被雪舞给控制了。

        “宝宝,你的能力真的好恐怖。”

        雪舞欣喜的点头:“我无法控制你丝毫?    但却可以控制狸猫?    太神奇了。”

        看着满脸羞耻的狸猫,李小年于心不忍?    讪讪道:“玩得差不多就行了。”

        雪舞娇笑:“影王精神力很强大,偷袭之下?    只能控制它几秒?    现在可不是我控制它哦,而是它给自己强加心理暗示,自己跳的。”

        听到这句话,狸猫一蹦而起?    ‘唰’的一下?    脸色红得冒烟,与此同时,身影进入隐形状态。

        愤愤道:“这仇,本喵记下了。”

        李小年恍然:“即便如此,你的心灵控制也真的很恐怖。”话语一转:“我准备要出发?    去你那边了。你在这里好好淬炼体质,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    可以立即打电话给我。”

        “恩。”雪舞点头。

        李小年退出星风,而他的游戏身体?    则停留在雪舞身边,任由闪电击打?    相当于挂机状态。

        有没有淬体效果?    他不清楚?    反正又死不了。

        ……

        此时,上午8:20。

        李筱月已经出门,而他的父母则悠闲的吃着早餐。

        “儿子,饿了吧,吃点早餐,妈今天做了你最爱吃的饺子。”莫兰湖对李小年招手。

        昨晚想让儿子去相亲,结果,儿子叛逆,饭都没吃饱,就跑了。

        “恩。”李小年点头。

        ……

        莫兰湖与李忠,看着狼吞虎咽的儿子,一副欲言又止。

        同样的,李小年也不知如何开口,把与雪舞要结婚的事情说出。

        最终,还是李忠开口:“儿子,相亲的事情,你不想去就算了,等下爸去女方家里上门赔礼道歉。”

        “哦。”

        李小年顿了一下,硬着头皮道,一口气说道:“爸、妈,我打算要结婚了,与雪舞结婚,等下我就去她家,先和她父母通通气,回头正式提亲,还得你们帮忙准备彩礼,然后找个长辈,和我一起上门。”

        结婚可是一件神圣的事情,自己上门提亲,那不叫提亲,只能说是通通气。

        真正提亲,必须由长辈出面。

        “……”

        莫兰湖呆滞,人傻了。

        李忠则‘噗嗤’一声,喷了。

        关于儿子终身大事问题,莫兰湖最先反应过来,急忙道:“儿子,结婚的事情不能急,你不能因为老妈让你去相亲,你就跳脚。”

        李忠点头,肯定道:“放心,我们已经知道你的想法,以后不再有相亲的事情,一切顺其自然,结婚可的人生头等大事,不能意气用事。”

        李小年脸色一黑,解释道:“爸、妈,我和雪舞结婚,与让我去相亲,完全无关。我们是水到渠成。”

        无关?

        莫兰湖一百个不信。

        为了说服母亲,李小年继续道:“雪舞真名叫龙叶舞,今年23岁,三个博士学位,她母亲是公务员,父亲是科学家,爷爷是退休干部,家住京城。”

        “……”

        “……”

        莫兰湖与李忠惊愕。

        俩人都是傻子,23岁就获得三个博士学位,这已经不是天才可以形容了,而是天才中的天才。

        李忠挠挠头,讪讪道:“儿子,人家闺女这么聪明,而且还是书香门第,你确定他们家会同意这门亲事?”

        越是大家族,越讲究门当户对,一个暴发户家庭与书香门第对比,李忠心里顿时没了底气。

        李小年有些心虚,硬着头皮撒谎道:“她已经和家里通气了,家里人并没有反对,应该是想先见一见我吧。如果我今天不去她家,反而是对她家长辈的不尊重。”

        莫兰湖满脸纠结。

        一边是希望城的女博士,一边是京城里的大家闺秀。

        选谁,这是一个难题。

        真让她选,当然是选择希望城里的女博士,而不是大家闺秀,毕竟,双方家庭处于同等地位,日子过得才开心、舒坦。

        思考良久,莫兰湖大手一挥:“行吧,你想去就去吧,你自己的婚姻,你自己做主。”

        李小年大喜:“谢谢妈,谢谢爸。”

        ……

        李小年有一等军功傍身,想要离开希望城,手续很方便,登记后,立即有直升飞机送往距离最近的城市车站。

        三元高铁站里。

        李小年出示车票,成功登上高铁。

        找到自己位置,B16号,人刚坐下,身边立即有一个戴着眼镜的女生停在旁边。

        “小哥哥,能帮我把行李放货架上吗?“

        李小年看了一眼不大不小的行李箱,点点头,单手一拎,把行李放入货架上。

        女生两眼发光:“小哥哥,你的力气好大。”

        “还好吧。”说着,李小年胡扯道:“工地干活多了,力气大了。”

        女生满脸不信,嗤笑一声:“你真幽默。”

        李小年耸耸肩,一副爱信不信。

        女生坐在李小年旁边位置,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我叫易正芸,财经学院的大二学生,你肯定也是学生,说吧,你是哪个学校的。”

        李小年摇头:“我不是学生。”

        发现身边都是一群青年男女,李小年好奇道:“这趟列车,都是学生?”

        易正芸疑惑:“你真不是学生?”

        “不是。”

        易正芸态度一下子冷了很多,但还是解释道:“今天是周末,前往京城的乘客大多是大学生,毕竟,高铁速度很快,票价也便宜,两下子就可以抵达京城,周末回家,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列车即将启动。

        一名男子坐在李小年对面的椅子上,松了一口气:“呼……差点错过列车。”

        男子刚喘了一口气,看到对面的人是李小年,满脸惊讶:“李学霸?”

        “你是?”李小年疑惑。

        “咱们是校友,我叫罗豪。”

        “你好。”

        李小年笑着打了一声招呼。

        高中时期,他的成绩长期霸榜,想不出名都难,认识他的人很多,但他认识并记住的人很少。

        听到两人对话,易正芸态度一下子又变得热情,对李小年碎碎念叨:“还说你不是学生。”

        罗豪看到李小年身边的美女,两眼一亮,抢着回答道:“美女,他还真不是学生。说起来,李学霸也挺可怜,明明成绩很好,可高考却落榜了。”

        “……”

        李小年无语,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可怜了?

        两人热情聊了起来,罗豪话里话外,都是满满的成就感。

        “美女,我是军事学院大一新生,罗豪,你呢?”

        “财经学院大二学生。”

        “财经学院好啊,我记得,财经学院好像很难考进去吧。”

        “还好了,比两座顶级学府少一些分数。”

        聊着,聊着,两人似乎没多少话题继续聊天,罗豪把目光落在李小年身上。

        “李学霸,这次去京城,打算找工作?”

        李小年正闭目养神,听到罗豪询问,模棱两可道:“算是吧。”

        “就你的学习能力,找个屁工作啊,还不如复读一年,只要复读,今年的高考状元绝对是你。”

        “没时间,也不想继续读了。”李小年如实回答。

        得到这个答案,罗豪露出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表情,道:“不是我打击你,而是没学历真不行。你看看,现在工厂里的流水线工人,大多都是本科学生。你没有学历,高待遇工厂都进不去,只能找一些脏活累活的工作。”

        ……

        “听哥一句劝,回去复读吧。”

        罗豪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堆,又是举例子,又是摆事实。

        李小年无语。

        难道告诉对方,哥现在是亿万富翁?还即将迎娶白富美,已经走上人生巅峰了?

        真这样说,未免太炫耀。

        无奈,对于罗豪的好意,李小年只能讪讪道:“我现在挺好,不比大学生差。”

        罗豪一脸不信:“学校与社会完全不一样,你或许只看到一些落魄的学生,才会让你有这种感觉。”

        正当罗豪想要继续劝说。

        两名高铁民警出现,拿着喇叭喊道:“例行检查,请大家把身份证拿出来,配合我们检查,还有,如果发现异常之处,请及时告知我们。”

        众人把身份证取出。

        经过民警这么一打断,李小年松了一口气。

        易正芸讪讪道:“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高铁严查好多,每一趟列车,都要查好几回。”

        罗豪点点头:“深有同感。”

        说着,罗豪看向李小年:“你在外面工作,警察查得严不严?”

        “不太清楚。”

        李小年模棱两可回答。

        很快,民警来到李小年这边查询身份证。

        滴~~

        仪器挨个扫描。

        轮到李小年,中年民警看了一眼李小年,对比一下身份证后,这才扫描。

        滴~

        这一扫描,出问题了。

        李小年身份信息是一连串问号,没有显示任何个人信息。

        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身份证是假的。

        忽然,中年民警仿佛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警惕的打量李小年,与此同时,不着痕迹的按下紧急呼叫按钮。

        中年民警额头上冷汗淋漓,但为了拖延时间,依然冷静的对李小年问道:“名字?”

        李小年疑惑,但还是回答:“李小年。”

        “年龄?”

        “……”

        “身份证号码。”

        “……”

        李小年一一回答。

        “有问题吗?”李小年忍不住问道。

        就在这时……

        其他民警已经抵达,中年民警不再演戏,动作迅捷的掏出手枪,指着李小年脑袋:“不许动,慢慢站起来,双手抱头。”

        李小年脸色一黑:“长官……”

        中年民警对着天花板开了一枪,打断并严肃道:“现在,立刻,双手抱头,否则,立即击毙。”

        “……”

        李小年有种吐血的冲动,只能老老实实的照办。

        哗啦~

        几名民警立即扑了上来,取出手铐,把李小年双手靠得死死。

        忽如其来的意外,导致整个车厢一片胡乱。

        女性民警立即安抚:“大家冷静,匪徒已经被我们抓捕,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请大家在原座位做好。”

        坐在旁边的罗豪与易正芸,满脸惊恐。

        “他是匪徒?”易正芸忍不住问道。

        罗豪不明所以,弱弱道:“不可能吧。”

        ……

        李小年被暴力扣押,依然平静道:“长官,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只是普通百姓,可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且,我身边有一个校友,他可以证明我的身份。”

        肯定是哪里出现大问题了,要不然,民警不可能如此大动干戈。

        “谁,谁是你校友?”

        “他。”

        李小年指向罗豪。

        中年男子手臂一挥:“这几个人,一并带走。”

        罗豪脸色一白,整个人忍不住哆嗦:“长官,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和他是校友,但却不是同伙。”

        “……”李小年无语。

        片刻后。

        李小年与罗豪、易正芸三人被带到独立的车厢。

        审问前。

        为首警官,使用身份证扫描仪,重新扫了一下李小年身份证。

        滴……

        这一次,信息出来了。

        与别人不同的是,此时信息里,李小年个人信息后面多了一个备注:一等军功。

        看到这四个字。

        胡岩身体一僵,额头冷汗淋漓,确定没看错,很快反应过来,急忙大喊:“错了,错了,立即解开手铐。”

        喊话得同时,胡岩来到李小年面前,敬礼:“首长,万分抱歉,由于我们工作失误,给您带来一大堆麻烦,我愿意接受任何处分。”

        “……”

        “……”

        “……”

        李小年嘴角直抽,叹道:“先不说这些,到底发生什么事,让你们如此大动干戈。”

        另一边,罗豪也懵了。

        李小年先是被当罪犯,接着,又变成首长?玩呢。

        易正芸更是震惊。

        李小年是首长?

        虽然首长只是对高一级官员的称呼,但眼前这警察,一看官级就不低,面对李小年,还得如此恭恭敬敬,李小年如此年轻,就有这么大的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