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网游小说 - 开局一艘宇宙战舰在线阅读 - 第145章 又一尊圣者

第145章 又一尊圣者

        动用撼天拳。

        李小年身体虽然没有崩裂,进入重伤,但也因此陷入虚弱。

        萨克族,听从首领命令,一个个张开獠牙,扑向李小年与雪舞。

        “该死的异人,竟然敢插手我们星风居民战争,他死定了。”

        “等下我要吞了他们的灵魂,让他们品尝灵魂损耗的折磨。”

        ……

        李小年咬咬牙,抱着雪舞腾空飞起,然而,这才飞到半空,身体不受控制坠落。

        好在两人并没有飞高,可以平稳落地。

        “怎么了?”雪舞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紧张的看向李小年。

        李小年苦笑:“用力太猛,身体没半点力气。”

        说话间,萨克族成员已经扑了上来。

        “千雷!”

        雪舞取出银色魔法杖,把李小年护在身后,精神迸发,长发飘散竖立,魔法杖往前一挥。

        兹~~

        魔法杖凝聚一团拳头大小的光球,光球接连不断射出闪电。

        巴兹~轰!

        巴兹~轰!

        ……

        一道道闪电在夜空里闪烁,把整个天空照亮。

        冲锋而来的萨克族,遭受闪电击打,如同卡罗牌连锁效应,一个个倒地抽搐。

        可惜的是,闪电威力有限,秒杀同等级玩家肯定没问题,想要秒杀萨克族成员,有点困难。

        萨克族首领冷笑:“不过如此,萨罗罗,速战速决,干掉他们。”

        萨罗罗身影一飘,诡异的进入踏入虚空,手持一根奇异尖刺,由上而下,对着李小年与雪舞刺出。

        “梦幻之眸。”

        嗡~

        尖刺迸发出一团诡异的绿光,有点像万花筒,又有点像一双深邃的眼眸。

        绿光出现,李小年精神恍惚,而雪舞更是直接呆滞。

        眼看尖刺就要刺中头颅,李小年一咬舌尖?    清醒的瞬间?    抱着雪舞向后瞬移。

        蓬~

        地面被刺出一道深坑,地面的碎石?    化成一团粉末。

        李小年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差一点?    差一点就死了!

        休息片刻,李小年已经恢复了一丝丝力量?    煽动翅膀,飞入高空。

        有些恼怒的看向长耳族城墙?    作战这么久?    即便自己只是一个好心路人,按理说,长耳族应该伸出援手才对。

        可现在,这么长时间过去?    长耳族竟然没反应。

        此时?    雪舞已经从迷幻中清醒,看向下方密密麻麻的萨克族群,咬咬牙,坚定道:“你先走,我留下拦截追击者?    我死了没事,无非降低2点生命值?    但你不能死。”

        雪舞当然知道死亡会损耗潜力,但她的潜力与李小年潜力相比?    不值得一提。

        她可以死一次,但李小年不能。

        李小年心中一暖:“放心吧?    我们死不了。”

        当即?    李小年左手搂着雪舞?    不让她从高空掉落,随后右手高高举起,伸出大拇指,露出灰色的紫薇星戒。

        紫薇星戒在夜空中,散发微弱的点点星光。

        “我,异人六月,落摩寺王子代理人,命令所有长耳一族,即刻起,立刻,马上,发起反击!”

        李小年愤怒的声音震响整个天空。

        紫薇星戒现身。

        城墙上的长耳一族,一个个变得激动。

        “是紫薇星戒,我们有救了。”

        “呼……只要王子回来,我们长耳一族依然可以屹立不倒。”

        “太好了。”

        ……

        众人目光齐刷刷望向落达将军。

        如今的长耳族。

        长耳王寿命将近,身体虚弱不堪,无法管理王朝事情,而王子落摩寺失踪,至此,整个长耳族由落达将军代为管理。

        没有落达将军命令,即便紫薇星戒出现,他们不敢轻易出动。

        此时。

        落达目光炽热的盯着紫薇星戒,接着,眉头一皱:“落摩寺没死?”

        银长老看到落达贪婪的目光,心中一沉,但还是提醒道:“落达将军,紫薇星戒代表王令,再不出兵,您将背上叛徒罪名。”

        落达瞬间清醒。

        哼,不管落摩寺有没有死,把紫薇星戒抢回来再说。

        当即,落达挥舞权杖,高吼:“所有战士听令,反攻,干掉萨克族。”

        “杀杀杀!”

        “杀杀杀!”

        所有士兵欢呼。

        哗啦~~

        城门大开,早已准备就绪的士兵蜂拥而出,城墙上,骑士部队,骑着双翅蜥蜴,从天空发起进攻。

        ……

        长耳族出兵了。

        李小年却高兴不起来,反而是郁闷。

        从出兵的速度来看,长耳族内部肯定出了问题,紫薇星戒即便代表王权,没有足够实力,效果大打折扣。

        “落摩寺真会给我出难题。”

        李小年苦笑,抱着雪舞飞入长耳族地。

        两大族**战,双方都不敢保留实力,所有强者尽出。

        李小年和雪舞没人接待,只能站在城墙上观望。

        长耳城门位于峡谷中间,两边是陡峭的炫耀,想要击败长耳族,必须攻破城墙。

        所以,双方战斗,全都聚集在峡谷里。

        两大种族短兵交接,片刻间,立即有大批人员死亡,高手对战高手,士兵对战士兵。

        看着一个个士兵死亡,雪舞有些于心不忍,转头看向李小年:“要不……我下去协助长耳族?”

        李小年摇头:“这场战争是本土强者之间的战争,你我插手,影响不大。此外,面对真正的本土强者,我们没有反抗余地,出去只会送死。”

        “恩。”

        雪舞嘴上赞同,但还是忍不住给受伤的长耳族士兵释放治疗术。

        李小年微微一愣。

        傻站着,不参与战斗,实在说不过去。

        当即,他有样学样,凝聚【群体治疗术】,为长耳族士兵治疗。

        战争越来越惨烈。

        黑夜中,只听到远处传来打斗声,却看不到人影。

        雪舞忍不住问道:“科技如此发达,他们为何使用冷兵器,而不是热武器?”

        “枪械威力有限,对皮糙肉厚的本土居民来说,不痛不痒。至于导弹……”李小年顿了一下,继续道:“本土居民不少人拥有诡异手段,可以引爆炸药和能源。换句话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导弹只会伤到自己,而不是敌人。”

        雪舞目光瞪大:“这么说,枪械和导弹仅对我们异人有效?”

        李小年摇头:“也不尽然,拥有特殊涂层的导弹,可以隔绝外力作用,对本土居民同样有效,只不过,涂层材料很贵,用来涂抹导弹外壳,如同暴殄天物。”

        ……

        战争持续时间并不长,大约只有半小时。

        萨克族低估了长耳族实力,准备不充分,只能退却。

        兵败如山,萨克族这一退,留下一地尸体。

        “万胜!”

        “万胜!”

        长耳族士兵欢呼,对于地上的同伴尸体,仿佛视而不见。

        李小年看出雪舞疑惑,解释道:“战死的士兵,会有人收拢,焚烧,避免瘟疫。对于长耳族而言,死在战场是一件光荣的事情,而不是悲伤。”

        “恩。”

        雪舞有些难受的抱住李小年臂弯。

        李小年轻轻抱住雪舞,叹道:“希望我们地球人类也能尽快变强吧,否则,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感受生命的脆弱,李小年也想尽快结婚,早一点享受二人世界,当即,在雪舞耳边道:“待我们忙完长耳族的事情,我就去你家提亲。伯父伯母喜欢什么?”

        雪舞欣喜:“只要你带着一颗真心即可,至于什么礼物,不重要。”顿了一下,雪舞补充道:“我妈也是心理学博士,你可得小心点,千万不要在我妈面前撒谎。”

        李小年心中一颤。

        我的乖乖。

        媳妇是心理学博士也就算了,丈母娘也是心理学博士。

        雪舞感受李小年紧张,嗤笑一声:“放心,我妈很通情达理,没你想象的那么恐怖,对她来说,只要是我看上的人,她绝对举手赞成。”

        就在这时……

        一名皮肤干瘪的老者出现。

        老者向李小年行礼:“尊敬的异人,将军有请二位。”

        李小年点头:“怎么称呼?”

        “您叫我银长老即可。”

        “恩。”

        李小年点头,带着雪舞默默跟随银长老。

        带身边没有士兵,银长老忽然开口道:“小心落达将军,他有夺取王权的贪欲。”

        说完,银长老继续大步往前,仿佛从来没开口说话。

        “……”

        李小年心中叹息。

        果然,事情没想象的那么简单,也不知道,此次还有没有机会,获得长耳族宝物,增强实力。

        落摩寺说,长耳族有他需要的东西,价值肯定不低。

        他现在最担心的是,手里的紫薇星戒都保不住,有可能就此落入别人手里。

        面对长耳族群,别说是他,即便整个血魔城所有玩家出动,同样奈何不了长耳族。

        几分钟后。

        李小年与雪舞来到一座独立的宫殿。

        说是宫殿,其实是一座将军府。

        将军府看似简陋,只有一张雕文座椅,还有几根龙柱,外加一张会议桌,但李小年非常清楚,这种规格装扮,已经不是将军府,而是皇宫了。

        椅子上,坐着一个身材魁梧,皮肤呈现褐色,身高至少超过两米五的男子。

        “六月,这是我们长耳族落达将军。”银长老微微鞠躬,简单介绍。

        李小年平静道:“见过落达将军。”

        李小年没有鞠躬行礼,落达双眼一眯,身上的气势迸发:“你们异人都这么没有礼貌?见到我们这些长辈,不鞠躬行礼?如果本将军没记错,你们异人的礼节与我们相差不大。”

        “难道不应该是你向我行礼吗?落达将军。”

        说着,李小年亮出紫薇星戒:“落摩寺阁下可是亲口告诉我,见到这枚戒子,如同见他本人。”

        对方想要抢夺紫薇星戒,迟早撕破脸,没必要浪费时间虚与委蛇。

        落达脸色一滞,接着,双眼冒出怒火。

        李小年无视落达的愤怒,笑道:“落达将军想要叛变?”

        落达摸不清落摩寺的情况,纠结良久,从椅子上站起,双手交叉在前,微微鞠躬:“见过六月使者。”

        呼……

        李小年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

        事情没想象的那么糟糕。

        落达行礼过后,眯着眼道:“既然六月使者带着紫薇星戒出现,相比知道我们王子的下落,还请如实告诉我们,落摩寺王子现在在何处,他现在怎样了。”

        “落摩寺阁下,现在好着呢,他目前在柳圣麾下,成为柳圣臂膀。”顿了一下,李小年继续道:“落摩寺阁下让我来此地,获取可以增强本人实力的宝物。”

        柳圣?

        落达脸色微变。

        柳圣可是长耳族曾经供养的圣者,结果,因为落摩寺的原因,圣者暴怒,导致长耳一族失去庇护。

        没想到,落摩寺已经获得柳圣原谅,并且成为座下臂膀。

        这怎么可能!

        与落达不同,银长老听到李小年这么一说,激动道:“六月使者,您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

        李小年十分肯定的回答:“圣者不可辱,我胆子再大,也不敢拿柳者的开玩笑。”

        “好好好,太好了,我们长耳一族,终于有希望了。”银长老激动得泪流满面。

        落达露出僵硬笑容:“殿下没事就好。”

        忽然,落达仿佛想到了什么,问道:“这么说来,殿下不再返回族地?”

        李小年似笑非笑,反问:“你觉得呢?”

        “罢了,罢了,圣者大人的事情我不该问,既然您需要提升实力的宝物,我这边去帮您取来。”

        落达沉着脸,匆忙离开。

        几乎瞬间,一群武装到牙齿的士兵把将军府围拢。

        银长老脸色微变,尝试走出门口,但却被士兵亮出武器拦截。

        银长老脸色大怒:“干什么,我可是长老。”

        士兵面无表情的回应:“将军有令,萨克族还未真正退去,为了您与两位客人安全,暂时不能离开将军府。”

        “落达疯了,你们也跟着疯了不成?”

        士兵无动于衷。

        为此,银长老忍不住咆哮:“王子殿下已经得到柳圣谅解,成为柳圣的使者,你们敢跟着落达造反,这是找死。趁事情还没达到不可挽回地步,从现在开始,听从我的命令。”

        士兵脸色有些动容,但武器却没有收回,咬咬牙道:“银长老,请别让我们为难。”

        “该死。”

        银长老抓狂。

        李小年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要知道,自己说的话可没有半点水分,明知道落摩寺没死,还成了圣人的使者,落达竟然还敢造反。

        咻~

        李小年抱着雪舞,一个瞬移,想要脱离软禁。

        然而,他刚瞬移出门口,一道强大的威压笼罩在身,身体不受控制的反弹。

        两人狼狈的落回将军府。

        与此同时,一道虚无的女子声音响起:“老实待着,再敢逃,死!”

        李小年脸色微变。

        银长老对着天空喊道:“夫人,您就这样任由将军自寻死路吗?”

        “敢诅咒我夫君,你这是找死!”

        ‘砰’的一声,银长老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击打,身体抛飞,撞在墙壁后,整个人奄奄一息。

        银长老目光死死的盯着天空,艰难吐道:“您……您晋升圣者了?”

        “……”

        李小年脸色一黑。

        圣者?

        落达的妻子是圣者?这都是什么玩意啊,星风里虚无踪影的圣者,还让他碰见两个。

        雪舞眉头一皱,紧张的抓住李小年手腕。

        既然长耳族有圣者坐镇,还眼睁睁的看着两大种族相互厮杀,如此无情得圣者,心中难免有厌恶。

        为了避免被圣者发现自己的厌恶,索性闭眼静坐。

        李小年感受雪舞的紧张,轻抚道:“没事,我们是异人,死不了。”

        这句话看似对着雪舞说,其实就是说给隐藏着的圣者听。不就是圣者吗,谁怕谁。

        惹急了老子,大不了消耗暗物质能源,聚能炮一轰而下,同归于尽。

        随即,李小年看向天空,平静道:“前辈,我们只是异人,说起来还长耳族的半个盟友,不知前辈软禁我们,有何指教?”

        虚空中,女子不耐烦的声音再次响起:“闭嘴,如何处理你们,我夫君说了算。”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半小时后。

        落达再次出现,与离开之前不同,此时的他,笑容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