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网游小说 - 开局一艘宇宙战舰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最强外卖员

第九十一章 最强外卖员

        李小年惊愕的看向身边小车,开车的不是别人,而是凌白飞表姐罗雯。

        罗雯招手:“别楞了,队长还等着你呢。”

        李小年坐上副驾驶,好奇的问道:“表姐,您这是升职了,还是降职了?怎么沦落到当起司机。”

        罗雯一边开车,一边上下打量李小年:“啧啧,李小年,可以啊,一段时间没见,你都变成军方特供大佬了。拖你的福,我现在是你的专职联络员。”

        事实上,罗雯得知被安排成李小年专属联络员,她第一念头是荒唐,待童万年把李小年的一切信息告诉她后,她顿时懵了。她怎么也没想到,一个看似普通的青年,竟然有如此本事。

        “你话里的意思是,你升职咯?恭喜,恭喜。”李小年话语一转,好奇的问道:“对了,上次给你介绍对象的事,那家伙联系你了没有?”

        当初离开天火基地,他可是把表姐的电话号码发给霄狼,并威胁霄狼和表姐相亲。

        罗雯听到李小年询问,脸色微微一红,如实道:“我和他,现在只是网络聊天,感觉挺好。”

        李小年两眼一亮,化身情感大师:“表姐,这不行啊,现在的年轻人,整天沉迷星风,哪有时间谈恋爱,既然看对眼,就要快刀斩乱麻。我回头帮你催催他,让他上门提亲。”

        霄狼的军事素养李小年可是深有体会,如果俩人结婚,到时候不用自己开口拉拢,只要表姐枕边风一吹,霄狼还不得乖乖为自己打工报恩。

        他没想到自己临时性冒充红娘,竟然搞成了。

        “这……这个会不会太快了。”罗雯有些扭捏的反问。

        “不快,不快,大家都知根知底,只要看对眼,有什么快不快的,旧社会里,结婚后才知道对方是谁,长什么样,那些人不也白头偕老了。”

        “好……好吧。”罗雯点头。

        李小年心中一喜,问道:“霄狼现在是在卫峰城,对吧?”

        狼行总部在卫峰城,不出意外,狼霄离开天火基地,肯定前往卫峰城。

        “恩。”

        “行,下次我去卫峰城,我就联系他,跟他聊聊天。”

        暗影号兵工厂生产的大规模装备,既然要销售,当然首选敌对势力,装备廉价销售,带给当地势力的压力肯定不小。

        除此之外,弱小势力获得高级装备,相当于变相削弱狼行实力。

        再者,梦小梦和绿萝也在那边,他可以趁机把机械纳米虫交给对方,让小雅一个劲的忽悠。

        一箭三雕,完美。

        广南市。

        飘零县,芦花村。

        这里虽然是村落,但经过多年发展,生活设施和城市差不多,只不过人口稀少,楼房偏矮罢了。

        罗雯驾驶私家车一路高速前行。

        最终,李小年在一个小平房里见到了满脸疲惫的童万康。

        童万康看到李小年,激动的握手:“李小年同志,万分感谢您的支援。”

        “感谢就算了,我怎么说也是广南市一份子。”话语一转,李小年好奇问道:“既然这里有疑似地狱使者的人类出现,上面就没安排高手过来?”

        童万康叹息一声,有些尴尬,又有些悲愤,如实说道:“本来是已经安排了的,但那人看到咱们广南市档案,知道你的存在,说先让你处理,实在不行,他再出面,说什么最近有很多事情要忙。”

        说完,童万康恼怒道:“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上面竟然如此对待,真是让人恼火。”

        “……”

        得到这样答案,李小年心里也不爽,如果他只有【爆能手枪】,面对地狱使者,肯定九死一生。

        他之所以答应出面协助,当然是因为【霸体】技能,有了【霸体】,加上他的格斗术和枪法,实力至少提升数十倍。

        童万康看到李小年沉默,说道:“我知道这件事对你很危险,等下我会安排狙击手协助你,如果你现在后悔,我也不会说什么。”

        李小年点点头,不悦道:“来都来了,这时候退出,你这是打我的脸吗。”

        当即,李小年穿戴防弹衣,防弹裤。

        一切准备就绪,李小年这才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详细说说。”

        童万康把资料递给李小年,介绍道:“他叫阿维德,从米国流窜到我们华夏的逃犯,他是米国的特级通缉犯,一年时间,他在米国杀害的无辜百姓高达100人。进入我们华夏后,他一直沉寂,直到上一次工地发生坠楼事件,我们从监控里看到他的影像,我们怀疑坠楼并不是意外,而是谋杀,一直追踪到这里。虽然没法确定他是不是地狱使者,但手段绝对不简单,要不然米国军队早就成功抓捕。”

        李小年点点头:“除了他,还有同伙吗?”

        “目前看来是没有,但不排除有外应。”

        “行,那我直接行动?”

        只是一个小老鼠,早点完工,早点回家,卫星一号已经发射,他还想看成果呢。

        “可以,小心点。”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李小年让特警弄来一套外卖服装,背着快递箱,大摇大摆的往前方房子走去。

        来到门牌号为256号的小平房,平方外还有一个小院子,院子外还有一道铁门。

        李小年脾气有些暴躁的敲铁门,高声大喊:“有人吗?”

        里面一片寂静,李小年继续暴力敲门:“到底有没有人在,没人在我可报警了。”

        远处警方临时据点里,童万康听到李小年说‘报警’两字,整个人差点没晕倒。

        让他惊讶的是,房子里面竟然有人回应了。

        “你是谁,敲我房门干嘛。”

        一股土里土气的外国腔。

        李小年不悦的吐槽:“当然是你点的外卖到了,麻烦接收一下。我们外卖员就不是人啊,辛辛苦苦给你们送餐,还拖三拉四的。”

        里面继续传来声音:“我没点外卖,你送错地方了。”

        李小年惊叫:“不可能,地址上写得明明白白,256号门牌号。”

        “我真没点外卖。”

        “不是你点,那就是你朋友帮你点的,赶紧出来签单,我还等着送下一份外卖呢,还有,记得给好评,如果不给好评,我半夜砸你房门,有你哭的。”

        李小年一连骚操作,让童万康和部下看得目瞪口呆。

        童万康忍不住问道:“现在的外卖员这么厉害?”

        罗雯摇摇头:“不清楚,我很少点外卖。”

        一名士兵讪讪道:“上次我点外卖,确实遭受威胁了,说不给好评砸门,态度恶劣得不行,为了避免没必要的麻烦,我也只能给好评了。”

        在众人惊愕中,房间里的阿维德终于走出来。金黄的长发,瘦弱的身材,但步伐却坚定有力。

        李小年看到阿维德,露出惊讶神色,假装用土鳖的英语道:“hello,没想到是外国友人啊,我对外国友人一向都十分友好,刚才只是误会,误会,nice    too    meet    you。记得给好评哦。”

        阿维德看了一眼李小年,眉头一皱,但走出院子,把铁门打开,用土里土气的中国话道:“我虽然是外国人,但我有华夏身份证,算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近距离接触,李小年感受到阿维德身体里不正常邪恶力量,而阿维德似乎也发现了异常。

        为了避免暴露【霸体】存在,李小年立即具现【爆能手枪】,锁定阿维德,想要速战速决。

        “爆能。”

        砰~

        一颗子弹急速旋转,如同咆哮的巨龙,直射阿维德头颅。

        阿维德身体诡异的角度扭曲,避开附加技能的子弹袭击,脸色阴沉道:“我在华夏没有杀戮,你们为何惹上我,既然惹上我,你们都得死!”

        一击失效,童万康嗓门眼都提了上来,大喊:“撤离,安全第一。”

        嗤嗤嗤~~

        四周伏击的狙击手,从四面八方射出子弹。

        阿维德身影一飘,避开狙击子弹,瞬间出现在李小年面前,指尖长出锋利的黑色尖爪,刺向李小年心窝。

        李小年反应迅捷,握住阿维德手臂。

        阿维德感受到李小年手掌惊人的力量,惊得头皮发麻。

        可惜,李小年根本不给他机会,身体向后微微跃起,爆能手枪再次瞄准对方头颅。

        爆能!

        砰!

        子弹再次喷射。

        处于震惊中的阿维德,身体本能的向后避开,然而,手掌被李小年恐怖力量握死,反应过来,想要侧面躲避,已经来不及。

        噗嗤~

        阿维德脑袋炸裂。

        李小年两眼闪动,悄悄把阿维德的尖爪往自己胸口微微一拉,尖爪刺破防弹衣,仅差一丝丝就要刺破心脏。

        “哎哟……”

        李小年向后倒飞,狼狈的在地上翻滚,随后趴在地上不动了。

        “李小年。”

        童万年急忙从房子里跑出,查探李小年伤势。

        李小年悠悠睁开双眼,艰难的坐起,低头看向胸口被尖爪刺穿的防弹衣,一副心有余悸的悠悠道:“童队长,太危险了,我差一点点就死了,不行,下次再这种事情,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再找我。”

        他一个非正式工,都被抓来做苦力,而正式工却在家里偷懒,他当然一百个不乐意。

        再者,他也说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找他。

        “你没事吧。”

        李小年虽然醒了,但看向破损的防弹衣,依然满脸担忧。

        李小年掀开防弹衣,露出白花花的胸膛,有气无力道:“还好,没伤到皮肤,真伤到了说不定就被感染,到时候估计也是死路一条。”

        呼……

        童万康松了一口气:“没伤到就好,让医生检查一下。”

        “没事,没事,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李小年摆手拒绝,“我缓一下就好。童队长,下次可不能再找我了,太危险了,万一我真有三长两短,我爸妈岂不是备受打击。”

        “行。”

        童万康点头。

        对于李小年的抗拒行为,他可以理解,毕竟,差一点点就死了,换成是谁,心理都会有阴影。

        片刻后,在李小年的要求下,罗雯开车送李小年离开,返回梦幻城别墅区。

        童万康收拾现场。

        很快一名士兵对童万康招手:“队长,有情况,您过来看一下。”

        童万康在士兵的示意下,目光看向阿维德的手腕。

        此时,阿维德的手腕几乎被李小年捏碎,如此恐怖力量,阿维德想要伤到李小年,绝不可能。

        看到这里,童万康一口老血闷在胸口。

        他不是傻子,哪不清楚缘由,咬牙切齿:“狡猾的小混蛋,为了躲避苦力,假装弄了一身伤。这也就算了,还把老子耍得团团转,让老子因为愧疚而无地自容。”

        士兵看着一副咬牙切齿的队长,小心翼翼问道:“队长,怎么处理?”

        童万康想了想:“这件事隐瞒,按照李小年的描述上报,九死一生。”

        “这……我们需要全方位拍照上报,不好隐瞒啊。”

        童万康仿佛找到了发泄火气的地方,口水大喷:“笨蛋,PS修图会不会?别整天只知道用美颜工具,即便不会修图,不知道使用医学手段把手臂恢复原状吗?你的法医证不会是买来的吧。”

        之所以隐瞒,一是为了保护李小年,一是因为制度问题,总让李小年这么一个小年轻处理危险事情,有些不人道。

        刚好,他也可以用李小年差点死亡事件做文章,狠狠对耸领导,让领导给一个交代。

        回程的路上。

        罗雯担忧的问道:“你真没事?”

        李小年摇头:“没事,好得很。”

        这时候他才想起,自己似乎有点用力过度,阿维德手腕上的痕迹肯定无法消除。

        整个事情真相肯定无法瞒得过童万康,就是不知道他是如何应对。

        刚想到这里,童万康的电话打了进来。

        “小子,你很好。”

        童万康火气难消,依然处于憋屈状态中。

        李小年憨厚的笑笑:“哎呀,是童队长啊,事情忙完了?”

        电话那头,沉默良久,叹道:“记住今天的事情,以后有人问起,你就如实回答,说九死一生。”

        李小年两眼一亮:“哎呀,谢谢童队长,您真是大人有大量。”

        “混蛋。”

        童万康暴怒:“下次不能对我开这种玩笑,如果你想看我吓尿裤子的场面,我可以私下表演给你一人看。”

        “咳咳。”

        李小年被老流氓的话给吓着了,讪讪道:“童队长,我没有您这种癖好,别吓我。”

        “……”

        童万康脸色一僵,愤愤的掐断电话。继续和李小年聊下去,他觉得自己会折寿。

        ……

        回到家。

        李小年刚踏入院子,立即被妹妹悄悄拉到旁边。

        李筱月一副严肃的说道:“李小年,我发现一件怪事。”

        李小年惊愕:“什么事?”

        李筱月左右看了一眼,认真道:“李小年,我发现咱妈好像是被人假冒了。”

        “为什么?”李小年好奇。

        李筱月小心翼翼,认真道:“你看啊,一夜之间,老妈忽然站立行走,我问她,她说她也不知道,自然而然就好了。不光腿好了,她的皮肤还变白了。一夜之间有如此变化,太诡异了。我的猜测的答案是,咱们真正老妈被人绑架了,现在的这个妈是假的。”

        李小年脸色一黑,敲了一下妹妹脑袋:“既然你说是假的,你就不害怕?”

        “哼,我又不是傻子,如果她真要害我们,有必要冒充咱妈吗?我估计她只是想体验一下普通家庭生活。”

        李小年被这脑回路超强的妹妹整得无语了,想了想,用善意谎言道:“妈之所以恢复双腿,皮肤也变白,当然是哥哥这段时间,在饭菜里偷偷加了特效药,特效药积累一段时间才会一夜之间有效果。”

        “真的?”

        李筱月悄悄松了一口气,反问:“妈的饭菜我也吃啊,为什么我的皮肤没有变白?”

        “行了,别神秘兮兮的,你年龄还小,等你长大些,皮肤自然会变白,哥的特效药只对大人起到作用。”

        妹妹处于爱幻想年龄,显然被母亲的变化吓到了。

        为了安抚妹妹,李小年特地花了一上午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