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七十五章 知识产权

第两百七十五章 知识产权

        李节与朱允熥相对而坐,旁边的罗贯中也在,三人面前摆放着一套书,封面上写着《三国志通俗演义》七个大字。

        表面上看,这本书与印书局发行的书并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当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封面的用纸比较低劣,字也有些模糊,而当打开书时,一股劣制墨水的味道就扑面而来,隐隐间带着股臭味,里面的插画人物也都像是鬼一样。

        “没想到这么快就出现盗版了!”李节气的一巴掌拍在面前的这套三国上怒道,三国演义才上市不到十天,盗版就已经出现了,虽然印刷的很低劣,但价格却只是正版的一半,再加上现在需求火爆,所以盗版根本不愁卖。

        “这很正常,毕竟一本书卖的好,肯定会引来一些书商盗印,这种事朝廷也管不了。”相比李节的愤怒,朱允熥反而十分平静,甚至觉得这本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其实朱允熥也代表了这个时代的普遍想法,毕竟古代可没有什么版权意识,哪怕旁边的罗贯中,估计也没想过别人盗版自己的书籍会给自己带来经济上的损失,事实上相比钱财,罗贯中更看重自己这本书的传播程度。

        也正是在这种想法下,所以罗贯中这时也笑着劝解道:“李伴读你不必生气,别人想要盗印咱们也管不了,不过他们的印刷如此低劣,对咱们正版的书籍也造成不了太大的影响。”

        “不行,这本书是您半生的心血,这些人用盗版来赚钱,简直就是在吸您的血,无论如何我也要帮您讨个说法!”李节却十分固执的道。

        看到李节也是一片好意,罗贯中也不好再说什么,这时对面的朱允熥却好奇的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帮罗老先生讨公道,总不能直接派人把盗印三国的书商全都抓起来吧?”

        朱允熥的话也问到了关键上,因为大明的律法中并没有关于盗版书籍的罪名,甚至连类似的专利权也都没有规定,正所谓法无禁止即可行,所以李节想抓那些书商都找不到合适的罪名。

        “现在没有,但并不意味着永远没有,我这就去进宫见陛下!”李节却猛然起身道。

        “李伴读万万不可,区区一件盗印书籍的小事,怎可惊动陛下?”罗贯中听到李节的话也吓的站起来阻拦道,虽然李节是一片好意,但他还是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了。

        “罗老先生不必担心,我进宫可不仅仅是为了盗印三国的事,事实上我有一件事早就想向陛下建议了,刚好这件事可以做为引子!”李节却是耐心的解释道。

        听到李节这么说,罗贯中也不好再阻拦,朱允熥也露出感兴趣的表情,于是就吵着和李节一起进宫见老朱,李节也没拒绝,两人带着那部盗印的三国就坐上马车直奔皇宫而去。

        暖阁之中,老朱也正在处理着与迁都有关的事情,刚才他才召集了几个大臣商议完一些迁都方面的事务,有许多的事情都需要老朱亲自处理,当然这也怪老朱,他把相权收回到手中后,大臣们就没有了自主之权,无论事务大小都要征得老朱的同意。

        当然老朱也是乐在其中,对于他来说,这种大权在握的感觉才让他感觉到安全,再加上他的精力过人,无论大小事务都能处理的井井有条,在他的带动下,整个大明就像是一具效率极高的机器,不但修复了元末战乱造成的影响,而且还在飞速的向前发展。

        李节和朱允熥进到暖阁后,老朱这才放下手中的毛笔抬头道:“你们两个怎么来了,是不是水泥的事上有什么问题?”

        “皇爷爷放心,水泥的事十分顺利,我们与工部已经在京城这边试建了一座水泥作坊,现在已经可以出产一些水泥,另外工部的官员也学的差不多了,即日就可以启程去北平!”朱允熥立刻上前禀报道。

        “这么快就能启程去北平了?”老朱听后也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又夸奖了李节两人几句,无论是水泥的发明还是对工部官员的培训,他们都做的相当不错。

        这时朱允熥看了看李节,只见李节双手拿着那部盗版的三国再次上前道:“启禀陛下,臣今日求见是有另外一件事想要禀报!”

        “你手里拿的什么书?”老朱这时也发现了李节手中的书籍,当即也露出感兴趣的表情问道,他以为李节又有什么新的书籍送给自己,上次的三国和水浒可是给了他很大的惊喜,到现在他都偶尔会去翻上几页。

        “请陛下御览!”李节当即将手中的三国呈上道,随即有内侍接过书籍放到老朱的桌子上。

        “这不就是三国吗,你让朕看什么?”老朱看清书上的名字也立刻皱起眉头问道。

        “陛下请仔细看!”李节并没有回答,而是再次说道。

        老朱闻言也耐着性子打开书,结果很快就发现了这本三国不一样的地方,随即他也就反应过来笑道:“原来如此,没想到这才短短几天时间,民间就已经开始有人盗印三国了。”

        看老朱脸上微笑的表情就可以知道,老朱也没太在意这种小事,毕竟这种事实在太常见了,再加上人家也没有违反什么法律,所以朝廷也管不了。

        “陛下,此书是罗老先生花费了半生心血所著,蒙陛下恩典,准许印书局为他出书,而且印书局所印的书籍,卖出后所得的收益会分出一半做为罗老先生的润笔之资,可是现在这些盗印书籍一出,无论他们卖出去多少,罗老先生都一文钱也得不到,这岂不是太不公平了吗?”李节却是十分严肃的禀报道。

        “这个……”老朱闻言也是一愣,他还真没考虑过这点,虽然李节说的有道理,但读书人的事,一向重名不重利,所以罗贯中应该不会太在意钱财的收入。

        “陛下,若是罗老先生没有得到陛下的恩准,也没能在印书局印书,反而所有三国都是由那些不法的书商盗印而成,那岂不是意味着老先生花费了半生的心血,却得不到半文钱的报酬,虽然读书人重名不重利,但只要是人,他们总归是要吃饭的,若是没有任何收益,那还有什么人会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李节这时再次反问道。

        “不对,读书人著书立说,更多的是换取名望,孔老夫子的论语印了那么多,不也没有人给孔家后人半文钱吗?”老朱却觉得李节的话中有漏洞,当即指出来道。

        “陛下说的有道理,但您要知道,并非人人都能成为圣人,绝大部分人劳碌一生,其实不过是为求‘衣、食’二字,另外不仅仅是写书,另外还有一些新发明,比如我之前发明出来的玻璃镜子,现在同样也有人开始偷取了制作之法开始仿制,这些人根本就是在不劳而获,若是陛下无法保证发明者的利益,那日后谁还会费心费力的去发明新东西?”

        “我明白了,原来你是为自己的利益受损而感到生气!”老朱闻言再次大笑道,似乎是明白了李节来找自己的原因。

        “陛下,区区一个镜子作坊,我并不放在眼里,只不过是在为别人不劳而获感到不平,别的不说,这段时间海贸发展迅速,对海船的需求很大,据说有一家造船作坊花费了大量的物力财力,才搞出一种新式海船,不但速度快,而且抵抗风浪的能力也大大加强,可他们才刚生产了没几艘,这种新船就被其它造船作坊仿造,导致他们连之前投入的成本都收不回来,如此下去的话,还有谁愿意去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

        李节这时也终于把话题引到自己的目的上来,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是古代律法的空白区域,更没有后世的专利法,而自己的发明得不到保护,也就意味着发明者不能从中得到收益,如此一来,自然也就无法鼓励发明创造,更无法推动生产力的发展。

        老朱也是个聪明绝顶的人,听到这里也终于明白了李节的意思,当然李节的说话于情于理也都站得住脚,就像他打仗一样,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连军中的一群莽汉都懂得这个道理,更别说那些有能力发明新事物的聪明人了。

        “那你对此有什么想法?”老朱沉思良久终于再次向李节问道。

        “臣建议颁布一部专利法与著作法,用来保护那些像罗老先生以及造船工匠等人的利益!”李节当即开口道。

        其实李节是想搞一部知识产权法,只不过老朱这些古人可能并不能理解知识产权这四个字的含义,李节想要解释也比较费劲,所以就分开为专利法和著作法,另外还有一部商标法,合在一起才能称为知识产权法,不过商标法并不太迫切,所以暂时没有提出来,日后可以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