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七十四章 开始卖书了

第两百七十四章 开始卖书了

        朱允熥拉着李节兴冲冲的出来家门,然后两人乘着马车来到承恩寺,这里是京城最为繁华的区域之一,之前上元节时,李节就带着朱玉宁来这里游玩过。

        上元节虽然过去了,但这里却依然繁华如故,特别是在寺门前的大街上,更是茶馆、酒楼林立,另外这里还有一个有名的去处,那就是戏台,戏台可不是一座台子,而是一处专门演出各种杂剧戏曲的综合场所,类似于后世的戏院,它的前身则是宋元时期的瓦舍。

        戏台这个说法据说起源于南方的浙江一带,本来在元朝的时候,流行的戏曲大都起源于北方,所以又被称为北戏,不过到了大明时期,老朱从南打到北,又定都于南京,于是南方戏曲崛起,也就是所谓的南戏,戏台本是南方的叫法,现在也成为戏院的统称。

        朱允熥与李节两人在戏台前下了马车,然后进去径直来到一处名叫“讲古轩”的地方,虽然这个地方的名字起的很雅致,其实就是个茶楼,只不过这处茶楼却有些不一样,比如大堂中建了一座高台,上面摆放着桌椅,背后则是一面屏风。

        而在大堂的高台上,一般都会坐着一位说书的先生,每天早、中、晚不间断的说评书,几个说书先生轮流着来,而且这几个说书先生的水平很高,每个人都是博古通今,哪怕是一般的评书从他们嘴里说出来,也会透着一股别样的韵味。

        李节和朱允熥来的时候,台上刚巧换了一位说书先生,这位先生姓吴,是讲古轩中人气最高的说书先生,但凡他一上台,下面肯定会坐无虚席。

        只见这位吴先生四十岁左右,身穿一袭青布长衫,身材中等貌不惊人,但当他走上台时,下面却立刻鸦雀无声,随即只见对方在桌子后面坐下,然后拿起惊堂木重重一拍:“啪!承蒙各位捧场,今天咱们新开一部新评书,名叫《三国志通俗演义》!”

        没想到吴先生话一出口,下面却立刻有人市场抱怨道:“怎么又讲三国,年前不是才讲过吗?”

        “哈哈!这位看官不要生气,今日所讲的三国却是与往日不同,说起来这本《三国志通俗演义》是一位大才子呕心沥血,花费了半生心血所作,我也是偶然得之,一观之下惊为天人,所以这才急着与各位分享此奇书……”

        这个吴先生果然不愧是说书的老手,当即就把三国志通俗演义一通大吹,当然也勾起了不少人的胃口。

        台下的李节和朱允熥要了壶茶和几样点心,边品茶边听台上的吴先生胡吹,所谓三国志通俗演义,其实就是罗贯中所写的三国演义,上次样书印刷出来后,得到老朱和朱标的赞同,于是立刻开始大规模印刷,马上就要上市售卖了。

        不过在售卖之前,李节却想提前把三国的名气大打出去,于是他就和朱允熥商量了一下,由朱允熥出面召集了京城中的说书人,然后提前把三国演义的书给了他们,让他们务必在这几天开始讲解书上的内容,眼前的这个吴先生只是其中之一。

        等到大部分人被吴先生成功的勾起胃口后,只见他这才猛然一拍惊堂木,当即吟诵道: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一首临江仙,立刻将人带入到滚滚的历史长河之中,随即只见吴先生终于进入正题道:“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三国宏大的开篇也很快将下面的听书人带入到那个纷乱的年代,再加上吴先生声音清脆,吐字清晰,更容易让人沉浸到故事中无法自拔。

        说书可不是照着书本去读,虽然三国演义本来就是说书人的话本,但其实说书人在说书时,还有许多自己可以发挥的余地,比如有些细节书上没有描述,说书人就要以自己的说书功底补上,有时甚至还要延伸出一些额外的情节等等,所以就算是同一部故事,每个说书人说出来却都有些不一样,而吴先生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李节已经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三国了,但这时也感觉吴先生讲的三国引人入胜,最后也不禁听的入迷,旁边的朱允熥更是听的眉飞色舞,如果不是平时实在太忙,他都恨不得日后每天都来这里听一段评书。

        本来吴先生一段评书只讲半个时辰,毕竟他们这种说书太费嗓子,如果一天讲的太多,恐怕第二天嗓子就哑了,所以讲古轩里才有几个说书先生轮流上台。

        不过今天的这部三国却太过精彩,讲完桃园三结义后,接下来就是刘关张要去打黄巾军了,现在却要在这个地方断掉,台下的听众当然不愿意,于是一群人起哄,而且还有人不断的向台上打赏银钱,要求吴先生继续说下去。

        吴先生也知道台下的这些人都是自己的衣食父母,当然也不敢太过得罪,另外这本三国受欢迎的程度也出乎他的意料,看这样子,今天不卖力是不行了。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吴先生又多讲了半个时辰,最后讲完台下的听众还想继续听,可是吴先生的嗓子却受不了,必须休息一下才行,否则明天就讲不了。

        在这种情况下,台下的听众这才满是遗憾的放过吴先生,不过他们已经打定主意,明天无论如何都要来讲古轩继续把接下来的故事听完。

        李节和朱允熥这时却悄悄的退了出去,台下听众的反应让他们很满意,今天三国才刚讲了开头,就已经引起不错的反响,随着时间的推移,估计名气会越来越大,也许用不了几天,三国演义就会成为街头巷尾的谈资,到时三国演义这本书也到了上市售卖的时候了。

        事实上李节的猜测还是太保守了,仅仅一天时间,这股由说书人中传出来的三国风就席卷整个京城,刚开始还只是在那些评书爱好者中传播,但很快就有人高价从说书人手中买到一本三国演义,当书上的内容在一个小圈子传开后,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人,甚至许多人都在重金求购这本书。

        短短几天之后,三国演义就被不少人评为一部“奇书”,许多人都想求购却不可得,毕竟之前朱允熥也只送了几个说书人,而且在三国的名气传开后,这些说书人都把三国演义当成吃饭的家伙,无论别人出多少钱他们都不肯卖。

        物以稀为贵,人们越是买不到三国演义,就越是勾起无数人的好奇心,有些传抄出来的内容也开始在读书人中流传,可惜这些内容都是断断续续的,还不如去听说书人的评书。

        借着这股热潮,李节也立刻找到罗贯中,不过罗贯中对城中的这股三国热还一无所知,因为李节和朱允熥搞的小动作根本没通知他,当然李节和朱允熥也没想到三国这把火会烧的这么急、这么旺。

        不过这也是好事,当李节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后,罗贯中也兴奋的老脸发红,当即就决定提前售卖书籍,其实自从样书确定后,三国演义已经印刷出来不少了,本来罗贯中想着第一次印刷五千部就足够了,但李节却坚持要求最少印刷一万部,否则根本供应不上。

        现在虽然没有印刷完一万部,但七八千部还是有的,完全可以边印边卖,于是罗贯中当即做出决定,即日起开始售卖自己的书籍,而当各个书商得知三国演义有货源时,立刻像是闻到血的鲨鱼一般主动找了过来,七八千部的三国演义在眨眼间被抢购一空,第二天就出现在各个书肆的案头。

        本来求购无门的人得知三国演义竟然上市售卖,也让他们兴奋的跑上街头抢购,不过因为货源有限,每家书肆分到了三国演义都很有限,只要去晚一点,可能就被人抢空了,于是就出现不少人挨家挨户的去询问,有些人甚至在一天之内跑遍了整个京城的书肆。

        罗贯中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书竟然引起这么大的轰动,特别是当他和李节一起走上街头,看着无数人追捧着自己所写的三国时,也激动的热泪盈眶,似乎当年的落魄也都是值得的。

        李节也十分理解这些求购三国的人,因为他自己就收藏了三部三国,其中一部是最开始的样书,另外一部则是正式印刷出来的第一批三国。

        不过这两部都不算什么,最后一部才叫珍贵,因为罗贯中为了感谢他,竟然把他的手稿送给了李节,虽然李节再三推辞,但却架不住罗贯中的坚持,因为对他来说,三国已经印刷成书,他再留着这些书稿也没用了,于是李节最后只得收下。

        然而就在整个京城因一部三国而疯狂时,却发生了一件十分不和谐的事,也许在别人看来根本不算什么,但李节却觉得十分可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