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七十三章 少一横

第两百七十三章 少一横

        气温开始转暖,道路两侧的树木上也开始恢复了几分绿意,李节与刘英、刘义父子人站在水西门外的码头边,一边闲聊一边等候着李节父母的到来,昨天他们接到消息,今天李祝夫妇等人就会来到京城。

        “舅舅,听说武学那边准备把学员拉到北边去?”李节笑着向刘英问道,他虽然担任着武学的少学,但自从回来后就很少去武学,更没接管任何实际的事务,因为当初李节陪朱标出巡时就想清楚了,他和刘英不能都留在武学,否则日后肯定会引人猜疑。

        “不错,冯老将军认为学员的操练已经到了一定程度,再这么操练下去也没什么太大的用处,所以是时候让他们真正的接触一下军队中的事务了。”刘英点了点头道,武学中的学员日后都是要进入军中为官的,因此提前接触一下军队也很有必要。

        “那地方选好了吗?”李节再次问道。

        “选好了,就在居庸关,陛下不是要准备迁都吗,武学肯定也要搬过去,所以这次我打算随学员一起去,到北平实地看一看,找个地方把武学建起来。”刘英再次回答道,要迁都了,各个衙门也都在做准备,毕竟这不是一句话的事,所以两年的准备期也十分仓促。

        “那表哥你呢?”李节听到这里也看向旁边的刘义。

        “我当然也得去,不过你放心,肯定要等到你大婚后,我们才会动身,毕竟你的婚礼我可不想错过!”刘义这时也笑着回答道,李节与朱玉宁即将完婚的事也已经传了出去,毕竟皇家嫁女可不是小事,钦天监、礼部等都需要配合。

        “别光说我啊,表哥你今年也要完婚了吧?”李节闻言也笑着反问道,刘英早就订婚了,只是因为女方要为母亲守孝三年,所以才耽误下来。

        “是啊,不过义儿这边要等到今年冬天了,到时我们应该也会回来了。”刘英这时也叹了口气道,当初他早早的给刘英订婚,为的就是早点抱上孙子,结果却没想到女方家中出事,又让他多等了三年时间。

        就在刘英的话音刚落,只见又有几条船靠岸,李节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船头上的父母,这让他也立刻兴奋的挥手叫道:“爹!娘!我们在这里!”

        船头的李祝和李夫人这时也看到了李节和刘英父子,当即也兴奋的朝他们挥手,等到船刚停稳,夫妻二人就一起走下船,这时赵姨娘与笛儿也从船舱里走了出来,其中笛儿见到李节更是尖叫一声,随即冲下船一头扎进李节的怀里。

        李节也抱着笛儿兴奋的转了几圈,随后发现一年不见,笛儿竟然长高了大半头,现在看起来已经有点像是大姑娘了。

        李祝夫妇这时也走下船,先是和刘英聊了几句,随即让人抱过一个肉嘟嘟的孩子,李节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弟弟,这让他孔脸色一垮。

        “节儿快过来看你弟弟!”李夫人这时也高兴的向李节招呼道,以前李夫人老是自责,因为她只生了李节这么一个儿子,不但对不起李祝,更觉得李节也有些孤单,连个帮衬的兄弟都没有,现在好了,总算是让李节有个弟弟了。

        “噢~”李节有气无力的答应一声,然后走上前看了看自己的小弟弟,只见小家伙白白嫩嫩的,一双乌黑的大眼睛也好奇的打量着四周,虽然还不会说话,但新环境却让他兴奋的挥舞着小手,旁边的刘英都忍不住接过来抱在怀里。

        “娘,小弟取名字了没有,如果没有的话,不如就叫李菊吧!”李节这时忽然笑嘻嘻的建议道,自从得知有了弟弟后,他就一直想着给自己的弟弟取个寓意深长的名字。

        “李菊不好听,像个女孩子,而且我和你爹都商量好了,你弟弟的名字叫李荀!”李夫人听到李节取的鬼名字却是白了他一眼道。

        “李荀?为啥不少一横叫李苟?”李节嘟囔了一句道,荀不但是个姓氏,而且还是一种香草的名字,据说服用后会让人变美。

        “你说什么?”李夫人耳朵很尖,当即眉毛立起质问。

        “没什么,我说爹娘你们起的名字真好听,果然比我要强!”李节急忙陪笑道。

        “算你聪明,以后再敢胡说,看我怎么收拾你!”李夫人当即教训李节道,这让李节也再次哀叹一声,看来女人果然是善变的动物,有了小儿子就不要大儿子了!

        马车早就准备好了,李节他们一家上了马车,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回到家中,路上李祝夫妇也问起李节的婚事,他们就是因为接到李节的书信,所以才急匆匆赶来京城,毕竟再有一个多月李节就要完婚了,身为公婆的他们也必须操持起来。

        李节趁机问了一下父母他们在老家那边的情况,不过李祝夫妇说来说去都会扯到小儿子李荀身上,毕竟他们老来得子,这一年多时间都是围着这个儿子在转。

        李节听的无聊,但又不敢表现出来,只得努力做出一副感兴趣的模样,好不容易回到家中,家里也早就让人准备了丰盛的接风宴,刘英与刘义也不是外人,于是就和李节他们一家坐在一起边吃边聊,最后还是聊到李节的婚事上。

        娶公主可不是一件小事,女方那边有礼部主持,男方家里也要做好准备,李夫人身为家里的女主人,许多事情都需要她来操心,但她毕竟没经验,担心自己哪里会有什么疏漏,身边也只有一个赵姨娘,但两人都没什么经验。

        “娘,要不这样吧,您要是一个人操持不过来,不如就把五婶请过来,她也是公主,肯定有经验!”李节这时忽然提议道,临安公主有出嫁的经验,请她来帮忙肯定没错。

        “这个办法好,刚好我也要和你爹去江浦一趟,到时请公主过来一起帮着主持婚礼!”李夫人闻言也是一拍巴掌兴奋的道。

        “如果公主要来,能不能把五弟也请过来住几天?”李祝这时有些急切的提议道,他在回来的路上就知道李祺又生病了,这让他也十分担心,如果只把临安公主请来,那李祺就没人照顾了,所以还是把他一起请来更好,只是这件事却需要宫里点头。

        “应该可以,这几天我进宫向陛下求个情,毕竟这种大喜事,五叔又是家里的至亲,怎么说都应该到场!”李节沉思了片刻也立刻点头道,自己要成婚了,无论是于情还是于理,李祺都应该到场,所以他也有把握说动老朱同意。

        “那太好了,到时让五弟多住两天,我也能多陪陪他!”李祝闻言也兴奋开口道,他在京城最放心不下的并不是李节,因为他知道李节做事有分寸,一般不会出什么事,反倒是李祺被贬江浦后,却一直心情郁结,身体也越来越差,实在让人担心。

        酒宴过后,刘英父子告辞离开,李节安排父母休息,这时才刚到下午,结果朱允熥竟然跑来找他,刚一见面就立刻兴奋的道:“快走快走,好戏要开场了!”

        “什么好戏?”李节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最近他和朱允熥倒是经常见面,主要就是在忙着水泥的事,工部派了不少官员向他们学习水泥的烧制,其实这东西烧制起来很简单,关键是想要大规模生产,就必须尽量的节约成本,这几天李节他们和工部的官员也一直在商量着这件事。

        “你怎么忘了,当然是三国的事了!”朱允熥一脸无语回答道,这件事还是李节叮嘱他去做的,结果他倒好,转眼间就把事情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