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七十二章 三国成书

第两百七十二章 三国成书

        “如果不能减免的话,那就给学生们放贷!”李节想了想再次回答道。

        “放贷?这绝对不行,咱们堂堂书院,怎么和那些无良的僧人做一样的事?”解缙听到“放贷”这两个字时,立刻更加激烈的反对道,似乎放贷比之前的减免更加难以接受。

        其实解缙的这种反应也正常,因为在这个时代,放贷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高利贷,所谓的“九出十三归”绝不是一句虚言,而是真实存在的情况。

        最初放贷主要是一些寺院的僧人在做,而且利息极高,甚至放出去几天就要翻倍,后来钱庄出现后,也同样开始放贷,不过无论谁放贷,利息都高到离谱,所以解缙听到李节要给学生放贷时,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解兄误会了,我可不是那帮吃人不吐骨头的僧人和钱庄,咱们给学生放贷可以不要利息,在他们上学期间,也不会要他们还钱,只要等到他们毕业后有了收入,然后在一定期限内把借的钱还上就行了,毕竟他们能从学院毕业,哪怕再没出息,做个帐房先生每月的薪俸也足以把钱还上了。”李节急忙笑着解释道。

        这个时代的识字率极其低下,虽然李节平时接触的人大都识字,但在中下层的百姓中,却绝大部分都不识字,所以一个人只要会读会写,那就代表着超越常人的能力,日后也更容易得到出人头地的机会。

        “不要利息的放贷?”解缙闻言也露出惊讶的神色,这点他还真没想到。

        “可这样真的能行吗?”随即解缙却还是有些担忧的道,毕竟这种事没有前例,而且书院借给学生钱,总让他感觉有些怪怪的。

        “解兄,求真书院设立的目标是为了求取世间的真理,想要实现这一目标,就必须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毕竟光靠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只有越多的人参与进来,借助大众的智慧,才能寻找到世间更多的答案,而那些穷苦人家出身的学生同样也有一颗求知的心,我们不能因为区区钱财就将他们挡在真理的大门之外!”李节这时表情严肃的再次道。

        解缙也终于被打动,当即点头道:“好吧,就按李兄你说的办,不过刚才你不是说有两个办法吗,第二个是什么?”

        “第二个就更简单了!”李节再次微微的一笑道,“解兄你可是解元出身,对科举文章想必也十分精通,另外书院中的一些官员也都是进士出身,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专门开一个新科目,专门教授学生一些应对科举的技巧!”

        “应对科举?那这……这岂不是和那些普通书院没什么区别了?”解缙闻言也再次不解的问道。

        大明可不止他们一个书院,事实上除了公立的国子监外,还有许多或大或小的私人书院,里面主要就是学习儒家经典,为将来的科举,而且人家更专业,求真书院本就不是为科举准备的书院,就算是教授科举之道,恐怕也抢不过别人。

        “不一样,我们不教授四书五经等儒家经典,而是只教授一些在科举时的技巧,比如文章的转折承接,用典与遣字造句的技巧等等,这些东西解兄你应该比我懂得更多!”李节再次解释道。

        老朱在洪武三年时诏定科举法,规定应试文仿宋“经义”,其实已经形成了最初的八股规格,句子的长短、字的繁简、声调高低等也都要相对成文,字数也有限制,极大的限制了考生的自由发挥,使得他们只能在规定的范围内发挥自己的才华。

        当然老朱这时的科举还不能叫八股文,真正的八股文要到成化年间才会彻底的定型,那时的八股文才叫恐怖。

        但无论是不是叫八股,明朝科举的文章更加严格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在严格的规定下,也就使得考试衍生出更多的技巧,只要懂得这些技巧,虽然不能说绝对能考上,却也能在考试中占很大的便宜。

        解缙本就是进士出身,而且还高中过解元,自然也立刻明白了李节的意思,这让他也不禁眼睛一亮道:“这个办法的确不错,考生们就算是别的书院毕业,但也很难请到一位进士帮他们讲解科举时的技巧,若我们开讲科举之道,肯定能吸引不少的考生前来求学。”

        “解兄,这个办法虽然能吸引学生,但也有一个缺点!”李节忽然再次开口道,他之前把这个办法放在第二,就是把它做为一个备用的方案。

        “什么缺点?”解缙惊讶问道,他虽然聪明,但主要是在做学问方面,有些事情上反而十分迟钝,比如他在人际关系方面。

        “解兄您想啊,这个方法只能吸引那些为了科举而来的人,与咱们书院的目标并不一致,所以就算来再多的学生,对书院的发展也并没有太大的用处。”李节十分耐心的解释道。

        “对啊!我怎么忘了这一点!”解缙闻言也一拍脑门道,如果只是为了教授科举之道,那他们干脆办一所普通的书院算了,这与他们办求真书院的实心完全是相背的。

        “所以这个办法只能做为备用,如果第一个办法依然无法招收到足够的学生,到时再用第二个办法吸引一些学生过来,至少先把书院的架子撑起来,日后等到书院的口碑确立起来后,也就不用担心招生的问题了。”李节说到最后也拍了拍解缙的肩膀。

        如果有可能的话,李节其实很想亲自主持书院的事务,毕竟教育可是百年大计,甚至毫不夸张的话,他之前做的那些事,加在一起都不及求真书院日后的影响力大。

        但李节实在脱不开身,根本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所以只能把书院交给袁监正和解缙,自己顶多在一旁出出主意,虽然解缙身上有一些缺点,但他也在成长之中,希望日后他能撑起整个书院的运转。

        “我明白了,多谢李兄指点!”解缙也感觉肩头的责任重大,于是再次向李节道谢。

        聊完了正事,李节也把李芳和李茂兄弟二人叫来,然后给解缙介绍了一下,得知这两人竟然也和李节一样,都是李善长的孙子,解缙也露出惊讶的神色,随后也十分热情的欢迎他们入学。

        值得一提的是,解缙对李善长竟然十分尊敬,去年王国用上书替李善长喊冤,那份奏本就是出自解缙之手,当时如果老朱怪罪下来,估计解缙也要受牵连,但他依然亲自执笔,为的就是替李善长鸣不平,却没想到老朱竟然没有怪罪。

        解缙现在事务繁多,特别刚才李节提的建议,他也必须要尽快吩咐下去,所以解缙也很快告辞离开,李节则带着李芳兄弟二人又熟悉了一下书院,最后这才带他们回到家中,这段时间他们兄弟当然也要住在李节这里。

        不过就在李节他们三兄弟刚进大门,就见一人兴冲冲的从客厅中冲出来,兴奋的向李节大声道:“李伴读,大好事,我的三国终于印刷出来了!”

        “真的!有没有样书?”李节闻言也大喜过望,冲出来的人正是罗贯中,自从他得到老朱的任命后,就去印书局赴任,每天都是早出晚归,连李节都很难见到他。

        “有,李伴读你快来看!”只见罗贯中激动的胡子都抖起来了,说话时也从怀中取出几本样书递给李节。

        李节也立刻接过来,发现一共六本书,因为三国的字数比较多,印刷成一本太厚不好装订,所以才分成六册,书页上也散发着墨水特有的气味。

        当下李节带着激动心情把第一册书打开,开篇就是三国几个主要人物的画像,这还是李节建议的,当然他也是从后世学的,这样有个好处,那就是直接将人物的形象通过画像的形象传递到读者脑海中,从而让人物更加丰满形象。

        在这些画像中,刘关张当然是必不可少的,另外还有曹操、孙权等人的画像,不过当看到诸葛亮时,李节却愣了一下,随后又抬头看了一眼罗贯中,结果罗贯中竟然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诸葛亮的相貌其实是他让画师照着他的样子画的。

        李节对此也是心中暗笑,不过并没有太在意,毕竟人家罗贯中是作者,这点小心思也根本不算什么。

        而在翻过画像后,三国的开篇也发生了一些改变,因为李节把杨慎的那首《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也提前写了出来,因为这首诗实在太贴合三国的故事,少了这首词,总让人感觉三国少了点韵味。

        接下来李节又大概翻看了一下四册样本,发现除了开头的人物插画外,一些比较经典的情节也被画了出来,比如三英战吕布、火烧赤壁之类的,这让李节也感觉十分亲切。

        同时李节也想到,如果样书没有问题的话,就可以立刻大规模印刷,到时就能直接上市售卖了,不知道到时会引起多大的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