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七十一章 招生问题

第两百七十一章 招生问题

        朱标因为朱棣与朱樉的不和而苦恼,对此李节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劝他给朱棣两人写封信劝和一下,不过光靠书信的话,恐怕不会有什么效果。

        朱标也知道除非自己亲自去,否则别想让朱棣与朱樉和好,但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所以最后也只能分别给朱棣和朱樉写了信,劝他们要多顾念一下兄弟之情,不要发生太大的争执之类的,至于有没有效果那只有天知道了,反正李节对此不抱太大的希望。

        上元佳刚过去没几天,早已经准备多时的求真书院也终于开始正式招生,李节的两个堂弟也从江浦来到京城,临安公主送他们来京城后马上就回去了,因为最近李祺的身体又有些不舒服,需要她亲自照顾。

        对于自己那位五叔的身体情况,李节也十分担心,可又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是希望日后李芳他们兄弟二人争点气,在书院学出个样子来,这样也能缓解一下李祺心中的郁结。

        书院开始招生,暂时还没有开学,李节也趁着这个时间带着两个堂弟来堂堂参观一下,主要是让他们熟悉一下学院的环境,便于更快的融入到学院。

        新的学院并不在京城,毕竟京城的地价实在太贵了,哪怕是租也需要一大笔支出,虽然李节承担了学院的大部分费用,但郭监正和解缙他们还是不愿意大手大脚,毕竟学院花钱的地方太多了,有些不必要的花费也是能省就省。

        新学院在外郭城的江东门旁边,也就是莫愁湖的西侧,这里虽然偏远了一些,但地价比较便宜,刚巧这里本来有一座富商的别院要出售,于是李节就做主买了下来,然后修缮了一下后做为书院之用。

        李节带着李芳和李茂兄弟来到这座新书院,只见书院的大门上已经挂上“求真书院”的匾额,门前也有几个老师摆开桌子,有想要求学的人报名就需要在他们这里登记。

        李节和门口的几人打了个招呼,然后又把李芳和李茂的名字登记了一下,这才带着他们进到书院。

        相比原来那座老书院,新书院的面积扩大了近十倍,毕竟这座别院的规模相当不小,特别是原来前院的位置,更是修建了花园、流水、假山,这些景观也没有被拆除,显得书院也更加别致。

        李节带着李芳与李茂先来到教室转了转,新的教室比前更加宽敞,黑板也已经挂了上去,说起来黑板与粉笔虽然不起眼,但绝对是教育史上的一大进步,因为有了这两样东西,老师就可以更加直白的将所教的内容讲解出来,而不是像大部分私塾那样,老师念一句学生念一句,顶多就是再解释一下句中的意思,能否听懂学会全看学生的记忆力。

        除了教室外,还有食堂、寝室和学生活动的操场,一切都是按照后世的学校来规划了,这也是李节之前独力出资的原因,因为他平时不参与书院的管理,但又以想让新学院按照自己所想的来规划,所以就只能出钱了。

        李节最后带着李芳和李茂来到老师们的办公区,以前书院的老师大都是兼职的,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都是官员,他们只是在有空的时候才会来书院讲上几节课,不过现在书院正式招生后,老师的情况也发生了一些改变。

        首先是有人开始把老师当做自己的正职,甚至解缙还带头辞了官,当然主要也是因为解缙在官场上得罪了太多的人,早在去年他就被人逼的想要辞官,后来还是李节护着他,才让他暂时安稳下来,不过他在官场上也难有什么太大的作为,索性今年就辞官来学院教书。

        老朱虽然感觉有些可惜,但也看出解缙身上的缺点太明显,再留他在官场上也没什么用,反而可能会害了解缙,所以也没有挽留。

        除了解缙外,书院也大力招收了一些非官员出身的老师,这些人以前大都是科举不顺,因兴趣来到求真书院后,感觉像是打开了一道新的窗口,在各自的学业上也表现十分出色,通过书院的考核后,他们也正式成为书院的老师。

        当然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并不愿意辞去官职,但也不想放弃书院,于是书院就将他们聘为特约讲师,他们只会在有时间时才会来书院上几节课,李节其实就属于这一类。

        现在解缙成为了书院的副院长,袁监正虽然是院长,但他也有官职在身,所以平时书院的管理大都交由解缙来负责。

        李节刚来到办公区,解缙就立刻找上了他,只见他一脸焦急的将李节拉到一旁低声道:“李兄,招生出了点问题!”

        “什么问题?”李节闻言也惊讶的问道。

        “本来我们计划的很好,今年招生一百二十人,分为四个班级,可是从开始报名到现在,却只有六十多人报名,勉强只招了一半,而且大部分都是书院以前的学员,以及老师的子侄之类的,照这么下去的话,恐怕咱们根本招不满名额啊!”解缙说到最后也露出沮丧的神色。

        求真书院本来只是一个闲散的学术交流组织,后来因为名声渐起,所以才决定正式招收学生,本来在解缙他们看来,招收一百二十人应该并不难,却没想到报名的人竟然这么少,甚至许多以前听课的人也并没有报名,这让解缙也大受打击,甚至怀疑书院是否还能开下去?

        李节闻言却是毫不意外,只见他淡定的一笑道:“这很正常,毕竟咱们书院教的并不是科举之道,就算吸引了一些感兴趣的读书人,但他们的重心依然在科举上,如果真进了书院,恐怕他们就无法将全部精力放在科举上,这肯定会影响到他们的前途。”

        “这倒也是!”解缙闻言愣了一下却又赞同的点了点头,做为一个科举出身的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些读书人的想法,如果换做是自己还没有中进士时,恐怕也不愿意把精力分到其它事情上。

        “如果真是这样,那岂不是意味着我们真的招不满学生了吗?”解缙这时忽然反应过来,当即再次沮丧的开口道。

        “未必,其实我倒是有解决的办法!”李节再次一笑道,当初解缙他们商量招生的事情时,他就考虑到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只不过当时他不想打击解缙等人的热情,所以也没有多说,只是提前想好了应对的办法。

        “李兄你快说,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招生的问题?”解缙闻言也大喜过望的道,他对李节的能力可是心服口服,只要李节说有办法,他的心也一下子放了下来。

        “确切的说是有两个办法,其一是扩大招生的范围!”李节再次一笑道。

        “扩大招生范围?”解缙闻言再次一愣,但随即他就苦笑一声道,“可是我们之前就已经把招生的消息散布了出去,整个京城中的读书人几乎无人不知,这还怎么扩大,总不能派人到其它城市招生吧?先不说其它,光是时间上也来不及啊。”

        “不用去其它城市,光是京城一地就行了,我说的扩大招生范围,其实主要就是一条,那就是减免学生的束脩费用,让那些愿意前来读书,却又家境贫寒的学生也能有机会来书院。”李节再次笑道。

        书院的招生也不是白收学生,而是需要收取一定的费用,而且这个费用还不低,至少也要家境中上的人家才拿得出来,这也将许多穷苦的学生排除在外。

        要知道当初在老求真书院时,前去听课的学生可是络绎不绝,其中有不少人都是家境贫寒的学生,他们对知识更加渴望,平时却连买书的钱都没有,只能厚着脸皮找别人借书抄写,更没有老师可以指点他们,一切只能靠自己,现在有免费的课听,虽然课的内容与科举无关,但也能增长他们的眼界,所以当时去听课的学生中,有大半都是家境贫困。

        “减免费用?不行,这绝对不行!”解缙闻言却立刻摇头拒绝,随即他又有些无奈的解释,“我知道李兄你是一片好意,以前我也不把钱财这些阿堵物放在眼里,可当我真的掌管书院才发现,钱财真的是不可缺少的东西,要不是李兄你慷慨解囊,恐怕我们现在都办不了这座新书院。”

        解缙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又道:“但书院不能总是靠着李兄你的资助,想要让书院正常的运转下去,就必须有收入,而这个收入也只有学生交的费用,如果免去了学生的费用,那日后学院吃什么、喝什么,甚至可能撑不了多久,书院就要关门了。”

        看到解缙的反应如此强烈,李节也暗自一笑,因为解缙能想到这些,已经比当初强多了,不过解缙说的也有道理,如果光靠减免学生的费用的确不是长久之计,而且学院减免了贫困学生的费用,那家境富裕的学生是不是也要跟着一起减免?如果不减的话,会造成学生心理的不平衡,恐怕日后还会酝酿出新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