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七十章 亲王打架

第两百七十章 亲王打架

        高丽开城,高丽王宫已经被改成了燕王府,本来朱棣打下高丽后,是想请老朱将自己封为高丽王的,不过老朱却拒绝了他的提议,依然保留他燕王的封号,只不过封地却变成了高丽全境。

        “老四,你不要欺人太甚!”王府大殿之中,一个怒火冲天的声音怒吼道。

        “呸!别往自己脸上贴金,我哪有什么功夫欺负你?不过我告诉你,在这里就要守我这里的规矩,别把你在西安的臭毛病带到我这里!”对面的朱棣却是不屑的冷哼一声道,整个高丽敢和他这么说话的,当然也只有刚来到这里的朱樉。

        朱樉出海之后,刚开始也经历了与朱标同样的经历,在海上吐了个晕天暗地,差点死在海上,后来好不容易来到高丽,按照老朱的安排,他要在高丽这里与朱棣商量一下去倭国的事情,不过朱棣与他一向不怎么对付,两人刚见面就发生了冲突。

        “什么破规矩,不就是在你这里征召了几个女子吗,凭什么要抓我的人?”朱樉再次恼火的道,他这次出门只带了些护卫,身边没有侍女可用,于是来到高丽后,他就让人挑了几个相貌不错的女子带回去,却没想到竟然被朱棣把自己派出去的人全都扣了下来。

        “凭什么?就凭这里是我的封地,老子在这里才是老大,你竟然还有脸问我凭什么?”朱棣这时气的鼻子都歪了,他和朱樉也好多年没见了,以前他只觉得自己这个二哥是个混蛋,却没想到他混蛋到这种程度,明明是他有错在先,竟然还厚着脸皮跑来找自己要人,简直岂有此理?

        面对朱棣的质问,朱樉似乎也感觉有些理亏,不过他还是十分强硬的再次问道:“我现在就问你一句,你放不放人?”

        “不放!敢在老子地盘上抓人,我没把你抓起来已经是看在兄弟的情面上了!”朱棣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脾气,更何况这件事他本来就占着理。

        “朱棣,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朱樉终于再次爆发,当即指着朱棣再次怒吼道,在他看来,自己好歹也是朱棣的二哥,可为了这点小事,他竟然丝毫不给自己面子,简直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我就吃罚酒了怎么样?朱樉我还告诉你,老子就是抓了你的人不放,看你能把我怎么着?”朱棣也上前一步大吼一声,气势上反而把对方压了下去。

        “好好好!你这个目尊长的东西,今天我就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朱樉气疯了,当即挽起袖子就要打人。

        “想动手?”朱棣却是冷笑一声,“来来来,老子让你一条胳膊,免得让别人说我这个做弟弟的欺负你年老!”

        “老子和你拼了!”朱樉本就是个暴躁的性子,现在听到朱棣嘲讽的话当即大吼一声扑了过来,结果却被朱棣一脚踹倒,但他当年习武的底子还在,竟然忍痛抱住朱棣的腿将对方也一并拽倒,兄弟二人就在这大殿之上扭打起来!

        “大师,殿下他们打成这样,咱们要不要去劝劝?”这时站在殿外的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面带忧色的向旁边的姚广孝低声问道,这个老者名叫刘翰,是朱樉府中的长史,整个王府中除了朱樉,就数他的职责最大。

        “刘长史,殿下他们兄弟较技,咱们这些外人就不要去凑热闹了!”姚广孝一双三角眼撇了一眼殿中的情况,看到朱棣一只手依然能压着朱樉打,于是更加淡定的道。

        “可是……”刘翰却是一脸的担心,朱棣占据上风当然没问题,可万一把自家王爷打坏了怎么办?

        说起来刘翰也够倒霉的,别看他现在头发花白像个老头一样,但他其实还不到五十岁,当年他年纪轻轻就中了进士,在朝中仕途极顺,却没想到后来被老朱指派给朱樉做了长史,本来这也是个不错的职位,他以为自己可以一展胸中的抱负,却没想到朱樉不成器,在西安是胡作非为,他怎么劝都没用,这次也一并被老朱贬到了倭国。

        “刘长史你不必太担心,我家王爷下手还是知道轻重的,等到他们打累了自然就会停下来!”姚广孝这时再次笑道。

        刘翰闻言却是一脸无语,现在是朱棣压着朱樉打,姚广孝当然不着急,要是朱樉压着朱棣打,看他还能笑得出来?

        姚广孝当然知道刘翰心中在想什么,不过他却是淡然一笑毫不在意,对于朱樉的到来,他也十分不喜,因为他们好不容易才平定了高丽,结果朱樉一来就开始胡作非为,连带着朱棣的名声都被他败坏了,现在让朱棣教训一下朱樉也能让他收敛一些。

        殿中的朱棣与朱樉打成一团,朱樉虽然被酒色掏空了身体,但当年的底子带在,朱棣虽然勇猛,可他真的让了一条胳膊,现在也只能压着朱樉打,可想要将他制服也不容易,最后打了半天,朱棣也有些不耐烦了,于是一脚踹在朱樉身上,当即让两人分了开来。

        朱樉这时也没有力气再打了,而且朱棣砂锅大的拳头打在身上,也让他感到疼痛难忍,这还是朱棣让了他一只手,如果真把对方惹急了,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所以朱樉也很明智的选择了住手。

        “好……好小子!今天你敢打我,明天你就敢打大哥,你别得意,我已经向大哥告了你一状,到时让大哥来教训你!”朱樉虽然不敢动手,但嘴巴却一点也不肯吃亏,这时依然十分嘴硬的叫嚣道,而且还把朱标搬了出来。

        “嘿嘿,别拿大哥吓我,你有种就向父皇告状去!”朱棣闻言却是再次冷笑道。

        朱樉当然不敢向老朱告状,毕竟他这次本就是被贬到海外,而且老朱说过要他和朱棣商量去倭国的事,其实主要就是让朱棣对他多加照顾,却没想到他刚来就和朱棣起了冲突,这要是让老朱知道,肯定会派人把他再次臭骂一顿。

        “好啊,你小子翅膀硬了,竟然连大哥都不放在眼里了!”朱樉再次给朱棣扣了一顶帽子道。

        “哼,别说这些没用的,我和大哥的关系不是你能挑拨的,你不是想要人吗,我可以把你的人放了,不过你必须在三天之内滚出高丽!”朱棣看着朱樉的脸都生气,于是干脆放话道,朱樉现在就是个臭狗屎,他也不想再和对方搅和在一起。

        “想让我走?可以,不过你得给我准备好各种物资,这是我出海前父皇就答应我的,否则我就赖在你这里不走了!”朱樉最后也耍起无赖道。

        朱樉要去倭国,的确需要一批物资,毕竟他想要在倭国站稳脚根,光凭他手中那点人还不行,必须还要有物资的支持,只不过物资需要从大明国内往这边调集,现在暂时还没到,他现在就向朱棣要,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不过朱棣也实在不想再让朱樉呆在自己的地盘上了,于是当即点头道:“好,你要的物资我先帮你填上,三日内就会送到你手上,到时别再来烦我!”

        “一言为定!”朱樉当即也欣喜的道,说完转身就走,他也不喜欢呆在朱棣这里,毕竟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特别是朱棣还对他管的很严,做什么都不方便,还不如拿了物资去倭国逍遥快活。

        看着朱樉离去的背影,朱棣也不由得冷哼一声,总算是送走了这个瘟神,他知道父亲把朱樉送到倭国,其实是想让自己帮朱樉一把,不过朱棣却实在对朱樉喜欢不起来,现在肯公事公办,不给朱樉拖后腿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与此同时,李节拿着朱标递过来的书信看了一遍,结果也十分无语,因为这封信竟然是朱樉告朱棣的状,而且朱樉在信上把自己说的极为可怜,甚至还说朱棣虐待他,连衣食都要克扣,按他信中的描述,似乎马上就要活不下去了。

        “殿下,这种事不是该让陛下来裁决吗?”李节合上书信终于向朱标道,两个亲王闹矛盾,这根本不是一般人能管的。

        “不行,二弟才刚被贬,父皇的气还没有消,若是知道他和四弟闹了矛盾,肯定会不分青红皂白将他臭骂一顿!”朱标立刻摇头道,他也是今天才刚接以书信,又不敢让老朱知道,所以才找李节私下里商量。

        “殿下,四叔的脾气虽然暴躁了点,但也并不是不讲理的人,反倒是扶桑王他……”李节说到这里也忽然一顿没有说下去,因为朱标肯定懂自己的意思。

        只见朱标闻言也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二弟在信中肯定有所夸大,不过他和四弟的关系一向不太好,之前我还特意给四弟写信,叮嘱他多照顾一下二弟,可是现在看来也没能缓解两人的矛盾,现在二弟要去倭国,只有四弟最方便帮他,我真怕二弟在倭国遇到什么危险,到时四弟会坐视不理啊!”

        不理才好,最好让朱樉那个混蛋死在倭国好了,免得他再祸害别人!李节心中暗想,当然想归想,却不能说出来,毕竟还要顾忌一下朱标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