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七章 上元夜(上)

第两百六十七章 上元夜(上)

        “学院有什么好玩的?”李节与朱允熥几乎异口同声反问道,他们也没想到朱玉宁竟然提出,第一个就要去求真书院,平时倒也罢了,有时上课还挺热闹的,可现在是上元节,书院那边恐怕也没什么人了。

        “对你们来说,书院当然没什么好玩的,可书院却是允熥最常去的地方,你们也经常提起书院那边的情况,可是我却从来没有机会去过书院,所以当然想去见识一番!”朱玉宁说到最后竟然露出委屈的神色。

        李节听到这里也立刻理解了朱玉宁的心情,虽然平时朱玉宁表现的极为成熟稳重,甚至让人忘记她其实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但对外界的向往却一直埋藏在她的心里,特别是她经常听朱允熥和自己讲到外界的事,现在有机会出来,当然要从她最熟悉的地方开始。

        “好,我们现在就去书院!”李节当即做出决定道,朱允熥这时也反应过来,于是也点头赞同。

        马车立刻转向去书院,路上他们也尽量避开繁华的街道,因为现在人已经渐渐的多了起来,许多街道上都堵满了人,马车根本过不去。

        最后马车也终于来到求真书院,这里果然已经空无一人,因为现在书院要大规模招生,这个书院的面积太小,所以只能舍弃了,过年前大部分人就已经搬到城外的那个新书院,这个老书院几乎都已经空了。

        “玉宁,这个老书院马上就要废弃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带你去新书院看看!”李节这时再次提议道。

        “不用,带我去你们以前上课的地方看看!”朱玉宁却对这空无一人的书院十分感兴趣,进来后也一直四处打量,以前她只能通过朱允熥的描述来想像这座书院的布局,现在总算亲眼见到了。

        李节只得带着朱玉宁来到平时上课的大教室,这里的桌椅与黑板都还在,只是穿荡荡的没有任何人气,朱允熥让人把灯点上,这才让这些变得明亮起来。

        朱玉宁随意找了个位子坐下,随后向李节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道:“李先生,能不能给我讲一堂课?”

        “你想听什么?”李节这时也明白了朱玉宁的心思,于是微微一笑问道。

        “你之前不是讲到极西之地的事吗,那就讲一讲那边的情况吧。”朱玉宁随口说道。

        “好,那我就来讲一讲极西之地的历史,所谓的极西之地,那里其实叫做罗马,后汉书中称他们为大秦,只不过当年的大秦早已经分裂,现在只剩下罗马的一部分,而在罗马之前,这片地方还存在一个更古老的国家名叫希腊……”

        李节从古希腊开始讲起,将地中海沿岸的历史大概的讲了一遍,其中也着重挑了几个有名的故事,台下的朱玉宁与朱允熥都是听的津津有味。

        “李先生,那个斯巴达人真的那么勇猛,竟然用三百人就挡住了波斯人三十万大军?”就在李节刚讲完斯巴达三百能干的故事,朱玉宁却立刻提出了疑问,因为从常理上推论,这根本就是个不可能的事。

        “当然不可能,事实上除了三百斯巴达人,另外还有五千多雅典人,以及五千多奴隶士卒,所以加在一起有一万多人的军队,至于对面的波斯人,虽然号称三十万,但他们劳师远征,后勤的兵力肯定也不在少数,所以真正能参加战斗的也是未知之数。”李节笑着解释道,吹牛不分中外,只是有些地区的人格外能吹罢了。

        “原来如此,不过就算是一万人,他们兵力的差距也太过悬殊,估计那个温泉关也是个险要之地,一万人据险以守,对抗三十万大军也并非不可能。”朱玉宁这时也笑着分析道。

        “玉宁你果然聪慧,那个温泉关是希腊南下的交通要道,而且极为险要,据说只能通行一辆战车,可以称得上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称,再加上指挥得当,这才挡住了波斯人的大军,可惜最后还是失败了,但也让波斯人付出了伤亡两万人的巨大代价,算是一次相当出色的战役。”李节再次一笑道。

        李节讲了将近半个时辰,让朱玉宁过足了上课的瘾,随后又亲自带她到书院的后面参观了一下,给她讲解各个科目的区别与研究的方向,这些朱玉宁以前只能通过朱允熥了解一些,远不像李节讲的这么详细和透彻。

        等到把书院转了一圈后,朱玉宁又不出意料的提出要去武学,今天一切都以她为主,所以李节和朱允熥也都毫不犹豫的答应。

        不过出了书院时,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街道上到处都是张灯结彩,各色花灯让人眼花缭乱,朱玉宁也打开车窗欣喜着打量着外面的一切,这些外界的东西对于她来说,都带着无比的新鲜。

        李节则是充当了导游,每到一处就给朱玉宁讲解一番,甚至还亲自下车给她买了许多她没见过的零食,有些好吃有些不好吃,但并不影响朱玉宁的热情。

        不过马车还没到武学就走不动了,因为前面的人实在太多了,已经把道路给堵住了,哪怕绕道也不行,所以李节他们干脆弃车步行,幸好这里离武学也并不远,所以走了小半个时辰也就到了。

        相比求真书院,武学这边更没什么好看的,因为武学也放假了,平时还能看一下武学学员的操练,现在却空荡荡连个鬼影都没有。

        为了不让朱玉宁扫兴,李节则给她讲解了一下武学中各个区域的划分与用处,另外还给她讲解了一下武学的前景,没想到朱玉宁竟然对武学很感兴趣,还主动问了不少的问题。

        特别是李节描述的,关于日后军中将官全都出自武学这件事,朱玉宁也十分敏锐的提出,武学的管理一定要抓紧,学员的毕业也要极为严格,否则日后这里只会变成勋贵子弟用来镀金混资历的地方,李节也对此深表赞同。

        从武学出来后,朱玉宁才让李节给自己安排游玩的节目,于是李节就带她去了承恩寺那边,这里本来就是京城最繁华的区域之一,上元节时这里更是搭好了戏台,台上各色杂戏也早就开场,另外还有猜灯谜、放花灯等各种节目。

        随着时间的推移,街道上行人也渐渐的组织起来,开始有人踩着鼓点开始踏歌,朱玉宁刚开始还不好意思参与其中,但最后却被李节强拉着加入踏歌的队伍中,慢慢的她也放开了,与李节一起玩的不亦乐乎,最后差点把朱允熥给搞丢了。

        随着踏歌的队伍,李节三人最后竟然来到了城门处,只见不少女子成群结队的来到城门下,伸长手臂摸城门上的铜钉,这让朱玉宁也颇为好奇的问道:“她们在做什么?”

        “这是一种求子的仪式,据说谁能摸到高处的铜钉,今年就能生下一个大胖儿子。”李节笑着解释道,说完还再次低声向她道,“玉宁你要不要去摸一下试试?”

        “去死!”朱玉宁闻言也是又羞又急,伸手就是一拳,只不过打在李节的胸口却是软绵绵没什么力道。

        旁边的朱允熥看着李节和姐姐打情骂俏的模样却不禁撇了撇嘴,他就知道今天陪他们出来是个错误,说起来他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只是不知道皇爷爷会给自己安排什么样的婚事?

        “快看,有几个女子注意到我们了!”就在这时,李节忽然兴奋的一指旁边道。

        只见在旁边不远处,几个明显还未出阁的少女也正对他们三个指指点点,要知道朱玉宁也做男装打扮,再加上李节和朱允熥,三人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个俊俏少年的组合,一路上也吸引了不少女子的目光,只不过看旁边那几个少女极为大胆,哪怕被李节他们发现,这时也毫不避讳的打量着他们。

        “你才发现?她们都跟了我们好长时间了!”朱玉宁这时却一脸得意的道,说着又小声叮嘱道,“你们两个别老是盯着她们,不要把她们吓跑了!”

        “姐,人家看的是我们,你这么高兴干嘛?”朱允熥闻言却有些无语的道,不过说话时他也偷偷的打量了一下那几个偷看这边的少女,发现对方竟然都颇为漂亮,而且衣饰也不普通,身边也有下人跟着,显然不是平民出身。

        “来了来了!她们有人来了!”这时朱玉宁再次兴奋的道,李节这时也才发现,那几个少女中竟然有一个胆大的少女走了出来,而且手中拿着一张手帕,按照习俗,如果少女在上元节时遇到心宜的男子,会把手帕丢给对方。

        “还真的来了,我们怎么办?”朱允熥这时也有些惊慌的道,他长这么大,还第一次遇到这种事。

        “怕什么,不如我们打个赌,看她会把手帕给谁?”朱玉宁这时却站直身子,做出一副玉树临风的模样笑道,如果只论俊美,她比李节还要强上一筹,所以她现在也是自信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