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六章 携手共游

第两百六十六章 携手共游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朱玉宁依然沉浸在能够出宫的喜悦之中,所以听到李节有事要自己帮忙也毫不在意的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你出宫那天,能不能把吴盈玉也带上?”李节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把自己的请求讲了出来。

        听到李节要自己出宫时带上胡盈玉,朱玉宁也立刻脸色一变道:“原来你费尽心机的求皇爷爷答应让我出宫,只是为了见一见那位胡小姐!”

        “玉宁你可别误会,不是我要见她,而是她父母要回乡养老,所以才想在临走之前见她一面,而且这也是顺带的事,毕竟我也很想陪你过一次上元佳节,为咱们婚前留下更多美好的回忆!”李节也急忙解释道,他怕的就是朱玉宁会这样想。

        没想到李节的话音刚落,就见朱玉宁忽然捂嘴笑出声来,片刻之后这才开口道:“看把你吓的,我和你开玩笑呢,盈玉是我贴身的侍女,当然会带在身边,到时让她陪着她父母就是了!”

        “呃?多谢!”李节也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不过他实在不敢肯定朱玉宁刚才到底是真生气还是在演戏?

        “对了,允熥说你们献上了水泥才让皇爷爷同意,到底什么是水泥?”朱玉宁这时再次好奇的问道,她虽然长年住在深宫之中,但对外界的许多事物都报有很大的好奇心。

        李节当下就把水泥详细的讲解了一下,朱玉宁听后也是惊叹连连,一种能够随意做成任何形状,并且凝固后与石头一样坚硬的建筑材料,它的用途可就太广泛了,再加上她也知道迁都的事,自然也能想像到水泥能发挥的作用。

        “之前的镜子,后来有热气球,现在又有水泥,这些东西你都是怎么想出来的?”朱玉宁这时忽然妙目流转盯着李节的眼睛问道。

        这个问题估计很多人都想问李节,但李节一般都是打个哈哈含糊过去,老朱和朱标虽然好奇,但他们只要结果,只要这东西有用,对于这东西的来历也并不怎么看重,所以只要李节不说,他们也懒的追问。

        至于朱允熥,他的年纪太小,许多事情都可以从头学起,李节也愿意教他,所以他从来没问过李节这样的问题,因为他知道自己日后肯定会知道其中的原理。

        反倒是朱玉宁,对李节却越来越好奇,这主要是李节是要与她共度一生的男人,所以她也不希望李节身上有什么她看不懂的谜团存在,今天她也终于有机会向李节问出心中早就已经存在的问题。

        “这个……一两句话也解释不清,不过这个水泥并不算是我的发明,事实上它和玻璃一样,都是极西之地的产物,那边的人早在千年前就懂得烧制这些东西。”李节当然没办法解释之前的发明,水泥的确是古罗马人发现火山灰与石灰混合而成,算是一种天然的矿物,像李节这种烧制的水泥,则是在十八世纪末才出现。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极西之地的事?”朱玉宁却是刨根问底的再次道。

        “我不光知道极西之地的事,这世界上大部分地方的历史、地理,甚至是风土人情我都有所涉猎,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咱们婚后我可以慢慢的讲给你听!”李节不想解释,于是干脆笑嘻嘻的凑近朱玉宁道,声音中也带着几分暧昧。

        “登徒子,又用这种办法转移话题!”朱玉宁被李节的贸然靠近吓的后退一步,随即又脸色微红的气道。

        “这怎么叫转移话题呢,我这是在为咱们未来培养感情啊!”李节却得寸进尺的再次上前一步,几乎与朱玉宁脸贴着脸。

        这下朱玉宁吓的也是尖叫一声,再也不敢在这里停留,当即转身就走,李节则是哈哈一笑没有追赶,经过这次之后,看她还敢不敢对自己刨根问底?

        正月十五,也就是上元佳节的正日子,说起来上元节本来是中原的传统节日,不过蒙元入主中原后,却废除了许多的节日,上元节也不例外,直到老朱打跑了蒙元,这才将上元等节日恢复过来。

        本来上元节只有十五、十六两天,不过因为之前蒙元压制的太狠,所以老朱恢复了上元节后,民间也自发的将上元节延长了许多,甚至从初八开始,直到十七才结束,整整要庆祝十天。

        当然了,虽然上元节延长了,但正日子还是十五和十六这两天,初八开始也只是为上元节预热,到了十五整个节日的气氛才达到顶峰,随后十六持续一天,十七就只能算是收尾了。

        十五这天下午,李节就和胡氏夫妇早早的出门,而且他还特意为两人准备了一辆单独的马车,这时大街上已经是满是庆祝的人群,大街小巷也挂着不少的灯笼,有些大户人家门前,还请高手匠人扎了特制的大灯,哪怕还没有点亮,就已经十分壮观了。

        李节他们的马车来到皇城的东南角位置,等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就见从皇城中出来一辆马车,李节一眼就认出是朱允熥的马车,于是也立刻下车等候。

        果然,对方的马车在李节面前停下,随后只见车窗打开,朱允熥从里面探出头笑道:“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早?”

        “没经验了不是,今天要是不早点出门,恐怕就要堵在路上了!”李节笑着回答道,现在大街上的人虽然多,但还没到顶峰,如果到黄昏时再出门,大街上肯定是人山人海,别说马车了,连人想挤过去都不容易。

        “李兄对京城如此了解,今晚就请你多多照顾了!”正在这时,忽然只见朱允熥背后一个俊美无比的“男子”探出头来向李节拱手道,脸上的笑容也带着几分得意。

        “你……你怎么换上男装了?”李节看着这个“男子”也一脸震惊的道,因为对方正是换上男装的朱玉宁,还真别说,她换上男装后,更显得她英气勃发,简直要把李节给比下去了。

        “今天人这么多,穿着女装不方便,而且你看我这身打扮怎么样,说不定还能吸引几个女子给我丢手帕呢?”朱玉宁看着李节震惊的表情再次得意的道,似乎她对自己的男装十分喜欢。

        李节闻言也有些无语,他本来是想和朱玉宁把手共游,到时花前月下、男才女貌,简直是天作之合,结果对方竟然换上男装,这要是两人手牵着手出游,说不定会被人当做是断袖之癖。

        “世兄!”正在这时,胡盈玉也从车中探出头向李节行礼,更让李节无语的是,她竟然也换上了男装,只是她身材娇小、长相甜美,换上男装后跟在朱玉宁身边更像是一个长相俊秀的小书童。

        “胡伯父他们就在车上,盈玉你快去吧!”李节看到胡盈玉也立刻一指身后的马车道。

        胡盈玉闻言也露出激动的神色,但她还是看向旁边的朱玉宁,只见朱玉宁也微微点头道:“去吧,和你父母好好的聚一聚,,如果你们累了就去李节家中休息,等天亮时我再去接你!”

        “谢殿下!”胡盈玉闻言也向朱玉宁感激的行礼,随即下了马车飞奔向父母那里,胡江夫妇也早就看到了女儿,这时也下了马车,随即一家三口也是抱头痛哭。

        李节上前劝说了一下胡江他们,随后三人再次向李节道谢,然后这才上了马车,这应该是他们一家三口最后一个团聚的日子,至于他们今晚会如何度过,李节也并没有去问,毕竟胡江夫妇肯定早就有所打算。

        当下李节转身上了朱允熥的马车,朱玉宁似乎对自己的男装打扮十分满意,这时只见她“啪”的一声打开一把折扇,然后冲着李节一扬头道:“怎么样,我像不像个进京赶考的举子?”

        “不像!”李节立刻摇头道。

        “哪里不像?”朱玉宁闻言愕然,随即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衣着,但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套衣服还是她特意让人量身订做的。

        “进京赶考的读书人大都年纪不小,有些甚至连头发都白了,哪怕少数几个年轻的,也绝不会像玉宁你如此俊美!”李节拐弯抹角的夸奖道。

        “油嘴滑舌!”朱玉宁闻言也脸色微红,刚开始她对李节的油嘴滑舌还有些不适应,甚至感觉李节有点轻浮,但时间久了,却发现李节也只是嘴上说说,对自己其实是十分尊重的,而且有些话听起来的确让她感觉心中甜滋滋的。

        “喂!你们两个注意点影响好不好,皇爷爷可是让我跟着你们寸步不离,所以今天你们可别想做什么出格的事!”朱允熥这时发出单身狗的咆哮,他忽然发现自己之前帮李节好像是个错误,因为这一整晚他都要看着两人秀恩爱。

        不过对于朱允熥的话,李节却当做耳旁风,这时只见他直接坐到朱玉宁身边亲密的道:“玉宁,你难得出一次宫,接下来第一站你想去哪玩?”

        其实李节给朱玉宁准备了不少好玩的节目,因为他知道朱玉宁对宫外不熟悉,所以只要她说让自己安排,李节立刻就会带她去城中最热闹的承恩寺,那里百货杂陈,且有游艺杂耍,每年上元节时,那里都会有大型的戏曲演出,是上元节必去的景点之一。

        然而出乎李节意料的是,只见朱玉宁却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我要去求真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