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四章 “石头”中的铁牌

第两百六十四章 “石头”中的铁牌

        这个年李节也过的十分忙碌,年前胡江一家的事就不说了,过年时他还抽空去了江浦一趟,给五叔李祺拜了年,顺带送了不少的年货。

        前段时间临安公主带着李节的两个堂弟回了一趟京城,一来她去探望了一下老朱,二来也是带两个孩子去看了一下求真书院。

        之前李节就和他们说好了,要让李茂和李芳两个孩子去求真书院上学,不过因为求真书院要大规模招生,于是李节就建议让两个表弟年后再来上学,到时与其它招收的学生一起,毕竟他们年纪小,跟着同龄人也更容易融入。

        另外在过年之前,老朱还把迁都北平的事公布出来,虽然李节不用参与到具体的事务中去,但有些事情老朱还会把他和朱标叫去询问一下他们的意见,毕竟他们是实地考察过北平的人。

        也就在过年的时候,老朱把迁都的计划也定了下来,按照他的计划,需要经过两年的准备,也就是说,正式迁都要等到两年之后,而在这两年里,北平府那边会经过一系列的改建,比如皇城就需要重新修建起来。

        本来北平曾经是元朝的大都,城中也有蒙元的皇城,但已经被废弃了,更何况老朱也不愿意住蒙元的皇城,所以老朱下令以金陵的紫禁城为蓝本,重新在北平建造一座紫禁城。

        当然了,两年的时间根本不足以建造成一座紫禁城,历史上的朱棣从准备到正式迁都,足足用了十年时间,紫禁城的建造则是花费了十四年的时间,也就是说,朱棣迁都的时候,紫禁城还没有建好。

        不过老朱却等不了十年,他的年纪大了,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这点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迁都的准备时间太长,万一没等迁都他就死了,到时朱标再想迁都就要面临极大的阻力,所以老朱才把时间定的这么紧。

        至于皇城的修建,两年内肯定完不成,但也没有关系,只需要将核心的建筑完工就行了,剩下的可以慢慢修建,老朱对这一点并不怎么在乎,毕竟当初他打下金陵城时,城中的情况比现在的北平差多了,不也一点点走到现在吗?

        李节也只是在除夕那天休息了一下,陪着暂住在家中的胡江夫妇过了个年,然后第二天就又跑没影了,这段时间他在忙着一件事情,所以整天不着家,甚至连宫里都很少去了。

        朱允熥倒是知道李节在忙些什么,因为两人经常往玻璃作坊那边跑,玻璃作坊和望远镜作坊都是当初他们两人建造起来的,现在朱允熥还兼管着两座作坊的管理,当然他平时比较忙,一般都是由下面的官员打理。

        李节和朱允熥每天往作坊里跑,等到天快黑了才出来,而且每次回家都是灰头土脸的,但两人却似乎是乐此不疲。

        终于在快要到上元节时,李节和朱允熥也终于一脸兴奋的从作坊里冲了出来,然后马不停蹄的来到皇宫求见老朱。

        老朱与朱标刚巧正在商量着迁都的事,听到李节和朱允熥求见,老朱也立刻让他们进来,结果只见李节和朱允熥都是一脸的灰,但脸上却带着灿烂的笑容,似乎是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你们两个在搞什么,怎么连脸都不洗就来了?”朱标见到李节与朱允熥也忍不住训斥道,皇帝身边可是有专管大臣仪容的官员,有些大臣因为仪容不整还会被廷杖,所以官员的仪容也不是一件小事。

        “父亲,我们是来给皇爷爷报喜的,哪有时间洗脸?”朱允熥一脸笑嘻嘻的道。

        “报喜?你们有什么喜事?”这时老朱也笑着插嘴道。

        这段时间他的心情也很好,自从废除了一些过于严苛的律法后,老朱在大臣中的威望再次上升,以前大臣对他是畏大于敬,现在则是敬畏并重,甚至老朱宣布迁都时,大臣们反对的声浪都比预计的要小许多。

        “启禀陛下,臣与殿下知道您为了迁都一事殚精竭虑,我们也想为陛下分忧,所以就联手搞出一样奇物献给陛下!”李节说着就向朱允熥使了个眼色,对方也立刻会意,当即从袖子中拿出一样沉甸甸的东西,外面用红布包着,也看不出是什么?

        朱允熥把这样“奇物”放在老朱面前的桌子上,然后这才亲手打开,等到露出里面的东西时,老朱和朱标也全都愣住了,因为这块红布时面包着的竟然是一块石头,方方正正的看起来像是建造城墙的城砖。

        “这不就是块石头吗,难道这就是你们说的奇物?”朱标上前打量了半天,最后这才一脸不解的抬头问道。

        “父亲您再仔细看看!”朱允熥这时却一脸神秘的再次道。

        没等朱标再开口,老朱这时已经把所谓的石头拿在手中,然后上下仔细的端详了许久,然后又在手中掂量了一下,这才有些不悦的看着李节两人道:“你们两个不要胡闹,这不就是块石头吗?”

        听到老朱的话,李节和朱允熥却是相视一笑,随即只见李节上前一步道:“陛下息怒,这可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它里面可是藏着一样好东西,陛下将它打碎一看便知!”

        “好东西?”老朱闻言再次一皱眉,不过还是吩咐外面的大汉将军取来金瓜锤,所谓金瓜锤,其实就是一个长柄顶上带着一个铁球,只是将铁球做成瓜的形状,外面涂上金粉,属于皇帝身边禁卫的一种特制武器,有资格手持这种武器的也叫金瓜武士。

        那块方形的石头放在地上,然后金瓜武士用力砸下去,结果砸了三四下才把石头砸开,这让老朱和朱标也更加笃定之前的猜测,这就是一块比较坚硬的石头!

        看到石头被砸碎,李节和朱允熥快步上前,结果在老朱和朱标的亲眼见证下,竟然从碎开的石头中取出一枚不大的铁牌,这让老朱父子也一下子站了起来,石头中怎么可能会有铁牌存在?刚才他们可是仔细看过,石头上没有任何的缝隙,不可能是被人故意放进去的。

        “请陛下御览!”李节双手将铁牌呈上道。

        老朱伸手将铁牌接过,结果只见铁牌上还沾着不少的石头碎块,而且石头与铁牌结合的十分结实,根本取不下来,显然之前铁牌的确是藏在石头之中,而在铁牌上还雕着两个大字。

        “水泥?”看着铁牌上的这两个字,老朱与朱标也露出不解的神色,虽然这两个字他们都认识,但合在一起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总不会又是水又是泥吧?

        “等一下,这两个字好像是李节你的笔迹吧?”老朱这时忽然十分敏锐的发现道,因为李节的破字实在太好认了,很少有大臣会把字写的这么丑。

        “陛下英明,这两个字正是臣亲手所写,铁牌也是我们事先藏在这水泥之中的!”李节笑着解释道,他送给老朱的并不是什么石头,而是一块水泥板。

        “水泥?你说这东西叫水泥不是石头?”朱标闻言也露出一脸惊讶的问道。

        “不错,这就是水泥,是我和李伴读一同研究了好久,好不容易才烧制出来的!”朱允熥这时也一脸骄傲的上前道,这几天他们泡在玻璃作坊里,为的就是把水泥研制出来,今天终于成功了。

        “胡闹,这种东西除了装神弄鬼还有什么用?”老朱这时却忽然露出恼火的表情道,因为他忽然想到,如果石头中藏的铁牌上写的不是水泥,而是什么“大楚兴、陈胜王”之类的话,岂不是会鼓动一批愚民造反?

        “皇爷爷,这可不是什么装神弄鬼的东西,而是一种用来筑城的利器!”朱允熥看到老朱生气,当即也为自己和李节辩解道。

        李节这时也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包,然后双手呈上道:“陛下请看,这就是水泥!”

        朱标伸手把小包接过,打开后却发现里面包着一种灰色的粉末,带着一股呛人的味道,这让他也再次一愣道:“不对啊,刚才那个石头是水泥,怎么现在又变成这种粉末了?”

        “父亲有所不知,这水泥烧制出来就是粉末,加水与沙石混合之后,只需要过上一两天就会凝固成石头状,刚才您也看见了,这种水泥极为坚硬,丝毫不比石头差,如果用它来筑城的话,简直是坚固无比,哪怕是用火炮轰也难以攻破!”朱允熥再次兴奋的解释道。

        老朱和朱标都是聪明绝顶的人,闻言也立刻醒悟过来,其中老朱更是一把抢过朱标手中的水泥,伸手抹了一点在手指间,结果发现这种水泥果然如同面粉一样细腻,再想想刚才见到水泥凝结后的坚固,更让老朱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水泥果真像你们所说的那样?”老朱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陛下,这种大事我们哪敢撒谎?”李节无奈的一笑道。

        “皇爷爷,您若是不信的话,现在就可以一试,不过需要等一两天等它凝固!”朱允熥这时也信心十足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