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三章 心灰意冷

第两百六十三章 心灰意冷

        “不想!”李节毫不犹豫的拒绝道,虽然他不知道毛骧要说什么,但肯定不是什么好话,特别是这家伙阴险之极,哪怕是死都要拉几个垫背的,所以李节可不想上他的当。

        毛骧也没想到李节会直接拒绝,这让他愣了一下,但随即就反应过来再次笑道:“你不想听我也要说,虽然你做了太子的女婿,也就是未来的驸马,但对于皇家来说,你依然是个外人,而以你的才能,日后必定也会威胁到皇家,就像你祖父一样,所以你迟早也会落到像我现在这样的下场!”

        毛骧说到最后也不禁畅快的大笑起来,似乎真的看到了李节像他一样,被关押到天牢之中求生不得,最后像是一条瘸腿的老狗一般被主人随意处死。

        看着状若疯癫的毛骧,李节却面带同情的摇了摇头,随后这才忽然开口道:“毛骧,你以为别人都像你这么笨吗,从你甘愿成为别人手中屠刀的那一刻起,你就应该料到有今天的这种结局,我和你有着本质的区别,因为我永远不会成为别人手中的工具!”

        李节的话一出口,毛骧也立刻停止了狂笑,只见他一脸阴狠的盯着李节道:“工具?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这天下人全都是陛下手中的工具,别说你了,哪怕是那些公侯王爵也不例外,你凭什么能逃脱沦为工具的命运?”

        “和你这种人说了也没用,因为你不是我,所以你永远不知道我有什么样的底气!”李节淡淡一笑道,说完他就不再理会毛骧,这让毛骧气的也是大吼大叫,但李节却连看都懒的看他一眼。

        李节陪着胡江聊了好一会儿,主要是安慰他不必担心,另外胡江也得知了女儿胡盈玉被接进宫里的事,虽然他知道这是保护女儿最好的方法,但也依然心中不忍。

        最后李节收拾东西告辞离开,胡江也两眼含泪与他告别,旁边的毛骧依然是叫嚣不休,却根本没有人愿意看他一眼,这种漠视也让毛骧变得更加疯狂,或者自从他被送进天牢后就已经疯了。

        出了天牢后,李节也长出了口气,对于毛骧的那些话,他其实也并非完全没有听进去,不过他也有自己的底气,以前老朱也许也只是单纯的想要利用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李节却慢慢的博取了老朱的信任,甚至被他视为自家人。

        当然最重要的是,李节本身也不是一般人,身为穿越者,他知道整个历史的走向,哪怕现在的历史发生了一些改变,但历史的大方向还是没有太大的改变,所以李节身上的优势依然很大。

        也正是有这样的底气,所以李节才坚信自己与毛骧这种人完全不一样,或者说他有能力掌握自己的命运,当然最重要的是,老朱的年纪大了,满打满算也只剩下七八年时间,等到老朱一死,李节也就彻底解放了,继位的朱标可不像老朱那么难对付。

        想到这里,李节也是长出了口气,当下迈步离开了天牢,回去后他把胡江的情况讲给胡夫人听时,对方也心疼的直掉眼泪,不过只要人还活着就好,更何况胡江虽然老了瘦了,但至少身体还算健康,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三天之后,胡江等人的案子果然出现了转机,其实也不能说是转机,因为大理寺已经做出了判决,一般是不能轻易推翻的,所以老朱干脆下旨将一些与毛骧牵连不深的人减轻了判决。

        另外最重要的是,老朱正式下旨,废除了将犯官家眷贬入教坊司的律法,改为官员若是犯罪,由其一人承担,不再牵连无辜的家属,当然了,如果犯官的家属也参与其中,当然也会被重判。

        据说老朱在朝会上提出上面这个想法时,几乎所有官员全都激动的跪倒在地,感谢老朱的仁慈,毕竟身为官员,哪怕没有犯事,但是看到昔日同僚的妻女贬入教坊司中为妓,也让他们有种物类其伤之感,现在老朱废除了这条律法,简直就是解除了压在他们心头的一道枷锁。

        这件事对老朱的触动也很大,他强硬了大半辈子,对于大臣他也一直保持着一种警惕之心,再加上他对贪官污吏天生的厌恶,所以他才设立了那么多严酷的刑罚,希望以此来威慑天下的官员,让他们不敢犯错。

        但是当看到所有官员因为自己废除了一条苛刻的律法,而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向自己表达感激之情时,老朱也忽然发现,这些官员并不仅仅是自己管理天下的工具,他们同样也是活生生的人,也会有自己的情感。

        一味的强硬虽然能收到一时之效,但时间一久,必然会让百官与帝王离心离德,甚至就像李节说的那样,官员对帝王抱有戒心,帝王也不再相信官员,皇权与相权互相争斗之下,只会消耗整个国家的实力,从而让外敌有了可趁之机。

        正是有了上面的体会,所以老朱事后还特意找李节聊了一下,李节也趁机又提了几个小建议,其实老朱前期的施政的确十分严苛,当然他这么做也主要是为了让大明从元末的战乱中早日恢复过来,而且效果很显著,但也留下不少的隐患。

        现在老朱年纪大了,也的确应该着手修复了一下因为施政太急而留下的隐患了,当然李节也知道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所以刚开始他也只提了几个不太重要的事,至于像户籍、大明宝钞、税收等比较重要的事,他连提都没提,因为现在还不是动这些的时候。

        胡江也在特赦的人之中,他本来就和毛骧牵连不深,所以在老朱下旨后,将他的流放改为罢官,这让胡夫人也是喜极而泣,李节也立刻让人告诉了宫中的胡盈玉,想必她肯定也会高兴坏了。

        胡江被释放的那天,李节也带着胡夫人一同前去迎接,不过来到牢门前后,胡夫人就不肯再呆在马车上,而是下了马车一直盯着天牢的大门。

        最后当牢门打开,然后里面一行十几人走了出来,胡夫人也一眼就看到了身形消瘦的胡江,这让她也激动的热泪盈眶,当即快步上前大叫一声:“老爷~”

        “夫人!”胡江看到妻子也激动的老泪纵横,当即紧走几步抱住妻子,夫妻二人就在牢门前是抱头痛哭。

        不仅仅是胡江,与他一同被放出的人见到自己的家人后,也都是抱头痛哭,这次他们被关进大牢,几乎相当于死了一次,现在能够出来与家人团聚,简直就像是做梦一般。

        等到胡江夫妇哭了好一会儿,李节这才上前相劝,然后请他们夫妻二人上了马车,并将他们接回家中暂住,因为胡江不但被罢官,家产也被没收,当然相比性命,这些身外之物也根本不算什么。

        李节早就让人在家中设宴,然后亲自款待了胡江,酒宴上胡江又问起女儿胡盈玉的情况,李节这段时间也接触过几次胡盈玉,所以就将她在宫里的近冲讲了一下,得知女儿在宫中并没有受委屈,胡江也总算是松了口气。

        “贤侄,盈玉这一进宫,恐怕再想出来就难了,日后就有劳你帮我们多多照顾她了!”这时胡江举起酒杯向李节敬道。

        “胡伯父太客气了,说起来盈玉也是因我而进宫,照顾她也是我应该做的!”李节也立刻端起酒杯道。

        说完两人一饮而尽,随后李节这才再次开口道:“胡伯父,你们现在暂时没有去处,不如就在我这里住下,过了年我父母他们可能就要从凤阳那边回来了,到时你们也好聚一聚!”

        听到李节这么说,胡江却是和胡夫人对视一眼,随即只见他再次开口道:“贤倒,不瞒你说,刚才我和夫人商量一下,经此大难之后,我也心灰意冷,甚至还差点连累了家里人,所以我决定回老家养老,衣食倒也不用担心,盈玉的几个兄长也都已经恢复了原来的官职,有他们在,足够给我们养老了。”

        胡江可不止胡盈玉这一个女儿,其实胡盈玉是他最小的女儿,另外他还有几个儿子,而且都已经成年并且在外为官,之前他被抓起来时,他的几个儿子也应该被抓回京城的,但现在他已经被放出来了,几个儿子也免于受牵连。

        “这……”李节听后也露出沉思的神色,对于胡江回乡养老的想法,李节也能理解,毕竟换谁受了这么大的打击,恐怕都会心灰意冷。

        “好吧,既然胡伯父心意已决,那我也不好阻拦,不过现在马上要过年了,你们是不是等到年后再走,趁着这段时间,说不定我能想办法安排你们与盈玉见一面。”李节这时再次开口道。

        “真的吗,贤侄你真的能让我们再见一见盈玉?”胡江闻言也激动的全身发抖,旁边胡夫人的眼圈也红了,她以为女儿进宫之后,这辈子都再无相见之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