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二章 探监

第两百六十二章 探监

        胡盈玉面对朱玉宁十分紧张,小脸都变得有些发白,虽然她知道朱玉宁将自己带进宫是好意,但还是担心朱玉宁因为自己和李节曾经订婚的事而生气。

        不过就在这时,旁边的胡雪晴却忽然挽着朱玉宁的手臂笑道:“姐,你别吓到人家了,姐夫把人放心的交给你,可是对你的信任,万一把人吓坏了你可没办法向姐夫交差。”

        “谁要向他交差!”朱玉宁被朱雪晴的这番话说的脸色微红,不过倒也缓和了一下气氛,于是她再次扭头向胡盈玉道,“既然你已经进宫,那就是我的人了,日后我就叫你盈玉吧!”

        “是!”胡盈玉也低声回道。

        “会写字吗?”朱玉宁再次问道。

        “会!”胡盈玉急忙点头答道。

        “写一个让我看看!”朱玉宁这时向她招手,并且指了指面前的笔墨道,昨天她接胡盈玉进宫,也只是匆匆的见了她一面,今天才算是正式认识。

        胡盈玉迈步上前,略一思索就写下自己的名字,随后这才脸色微红的把毛笔放下。

        朱玉宁看着胡盈玉的字也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字不错,看得出来你在书法上下过苦功,比李节强多了,等下你帮我们抄写一下李节的这些书稿!”

        “姐,我觉得只要是个人的字都比姐夫要强!”这时旁边的朱雪晴再次插嘴道,惹得朱玉宁也是一阵娇笑。

        胡盈玉本来还不明白她们在笑些什么,不过等到朱玉宁与朱雪晴把看完的书稿一张张的交给她抄写时,她才忽然发现,原来看起来风度翩翩的李世兄,却把字写的歪歪扭扭,简直有些惨不忍睹。

        接下来的几天里,胡盈玉也每天跟在朱玉宁身边,她发现朱玉宁的生活十分规律,大部分时间都在读书写字,朱雪晴大部分时间也都会来这里,另外还有一位郡主朱玉清,则是朱玉宁的亲妹妹,不过朱雪晴和朱玉清两人似乎有些不和,见面后经常拌嘴,而且往往是朱玉清吃亏,几次下来,朱玉清都不敢来了。

        当然了,胡盈玉有时也会感受到一些身份落差带来的不适,毕竟以前她好歹也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但现在却成为了别人的侍女,哪怕对方是公主,但依然无法改变她只是个侍女的事实。

        不过每天胡盈玉想到自己在教坊司的遭遇时,却感觉自己十分的幸运,毕竟就算是侍女也比呆在教坊司强上万倍,更何况朱玉宁虽然刚开始有些冷淡,但对她还是很照顾的,平时也不会真的让她干什么重活,只有在读书写字时,才会让胡盈玉做一些研墨、洗笔之类的小事。

        另外在生活方面,朱玉宁也从来没有亏待过她,甚至在有些方面比胡盈玉家里还强一些,再加上李节偶尔派人送来消息,让她知道母亲的病已经好转,虽然父亲那边暂时还没有什么消息,但也让胡盈玉慢慢的安下心来。

        李节这几天也没有闲着,主要是四处活动一下打听消息,说起来也多亏了求真书院那边,因为书院里许多人都有官职在身,人脉也比较广,所以李节也能打听到不少有用的消息,另外他还终于有机会能够进到大理寺的天牢里探望一下胡江。

        这天下午,李节提着一个食盒进到天牢之中,食盒里装的是胡夫人亲手做的几样拿手菜,全都是胡江最喜欢吃的,本来李节也想带胡夫人进来,但天牢这种地方极为严格,特别是像胡江这种重犯,一般是不允许外人探视的,李节自己能进来已经是走了后门,根本不可能再带其它人,所以胡夫人也只能准备了些饭菜和衣物让李节带给胡江。

        李节也是第一次来到大理寺的天牢,这里之所以叫天牢,其实是因为牢房主要建在地面上,里面主要是关押一些重刑犯,内外把守极为严密,一般来说,进到这里的人就算不是死刑,也是长期被关押,甚至可能一辈子都别想出来。

        不过天牢里的情况并不像李节想像的那么恶劣,虽然这里关押的都是重刑犯,其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曾经的官员,但就算这些官员失了势,在外面还是有不少的亲朋故旧,有些依然在朝中位居高位,甚至有少数人日后可能还会有翻身的可能,所以这里的狱卒也不敢太过虐待囚犯。

        当然了,天牢毕竟也是牢房,里面的环境也只是相对好一点,里面的犯人大都是单独关押,他们的吃喝拉撒睡全都在一个小小的牢房里完成,这也导致整个牢房中恶臭弥漫,李节刚进来时也紧皱眉头。

        不过天牢中的环境也给他提了个醒,日后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自己落到这种地方。

        狱卒带着李节来到天牢的最深处,李节也很快在一间牢房中见到胡江,只不过第一眼李节却差点没认出来了,在他的印象中,胡江是个身材魁梧的壮汉,但现在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一个头发白了一半,身形也瘦的只剩下一副大骨架的老者,与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胡伯父!我来看你了!”李节见到瘦到脱相的胡江也暗叹一声,随即上前轻声道。

        正在闭目养神的胡江根本没想到会有人来探望自己,听到李节的声音这才睁开眼睛,当看到眼前的李节时,他也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随即激动的扑上前,手扶牢房的栅栏大声道:“李节你快告诉我,夫人她们怎么样了?”

        “胡伯父放心吧,我及时赶回来救了伯母与盈玉,现在她们都很好,伯母还亲手做了菜,也准备了一些衣物让我带来!”李节看着面带疯狂的胡江也急忙回答道,估计胡江也知道胡盈玉她们被贬入教坊司的事。

        听到妻女都没事,胡江这才一屁股坐到地上,整个人也是泪流满面,随即举起双手仰天大笑道:“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啊!”

        看着像是个疯子似的胡江,李节也能理解他的感受,毕竟明明知道妻子被贬去教坊司,他却什么也做不了,这种折磨简直能让一个男人发疯。

        等到胡江大叫着发泄完心中的兴奋后,这才猛然翻身跪倒在地道:“李节,我胡江当初有眼无珠,做了对不起你的事,这次多亏你仗义相助,今生今世我也许无以为报,来世就算是做牛做马,也必报你今日之恩!”

        胡江说着向李节郑重的磕起头来,这把李节也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搀扶,但因为隔着栅栏,他想扶都扶不起来。

        幸好这时狱卒打开了牢门,李节这才急忙进去把胡江扶起来,这时他才发现,胡江身上也瘦的厉害,全身上下几乎只靠着骨架撑着,整个人也憔悴的不成样子,如果只是牢房里的条件差,还不至于让他变成这样,恐怕更多的还是心理上的折磨。

        李节把胡江扶到牢房简陋的床铺上坐下,然后这才再次道:“胡伯父,当年的事咱们就不必提了,本来我想带胡伯母一块来的,但天牢里却不允许其它人进入,所以只能带了些酒菜,胡伯父也要多保重身体,外面一切有我,您也不必太担心!”

        李节说着把食盒打开,然后把里面的酒菜一样样拿出来,胡江也一眼认出这些菜都是出自妻子之手,更让他激动的热泪盈眶,当下抄起筷子就要开吃。

        不过就在这时,忽然只听隔壁牢房的犯人开口道:“胡江,有好吃的就不记得请你的老上司品尝一下?”

        听到这个声音,李节也感觉有些耳熟,当即扭头看去,结果当看到隔壁牢房的犯人时,他也不禁露出几分冷笑道:“原来是毛指挥使,真是失敬啊!”

        李节也没想到隔壁关押的犯人竟然就是毛骧,相比胡江的憔悴,毛骧虽然瘦了一些,但其它的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甚至哪怕身处牢房之中,毛骧依然衣衫整洁,头发也梳的一丝不苟,如果让他换上官服,依然还是当初那个不可一世的锦衣卫都指挥使。

        面对李节的嘲讽,毛骧却是面色如常,只见他十分冷静的打量了李节一眼,随即弯起嘴巴露出几分自嘲的笑容道:“多日不见,靖海伯的风采依旧,虽然我们当初曾经有过一些冲突,不过说实话,我在朝中最佩服的人就是你了!”

        “不敢,我可受不起你的佩服!”李节闻言却立刻道,在他看来,让毛骧这种人佩服可不是什么好事。

        “不错,毛骧就是个阴险狠毒的小人,哪怕是死也要拉着我们这些人陪葬,如果有机会,我真想亲手将他挫骨扬灰!”这时胡江也咬牙切齿的盯着毛骧恨声道,如果不是毛骧的胡乱攀咬,他也不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对于胡江的恨意,毛骧却根本就不在乎,他刚才说那句话也只是为了引起李节的注意,这时只见他也一直盯着李节看了半天,最后这才忽然一笑道:“李节,你别急着否认,我的确最佩服你,你小小年轻就明白与皇家拉上关系,成为太子的女婿,将自己的根基打的极为坚实,只要不犯大错,就不用担心被陛下清算。”

        毛骧说到这里忽然顿了一下,随即语气一变再次道:“不过我这里有一句忠告,不知你可想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