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一章 催更的来了

第两百六十一章 催更的来了

        李节跟着朱允熥来到书楼,但来到门口他却又踌躇不前,说实话,李节想见朱玉宁,但又有点怕见她,虽然昨天朱玉宁表现的十分大度,但那主要是在老朱面前,私下里天知道她会是什么表现,毕竟无论男女,在感情方面都会十分的自私,如果换做李节是朱玉宁,肯定也不会那么大度。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朱允熥看到李节站在门前不进去,也立刻猜到了他的心思,当即也是笑着问道。

        “笑话,我害怕什么,昨天你姐可还帮着我说话呢!”李节却是嘴硬道,不过随即他就又小声的问道,“你姐今天有没有什么异常?”

        “异常倒是没有,不过我姐这个人不会把喜怒挂在脸上,有时你明明看到她在笑,其实她已经恨不得把你暴打一顿了,所以她的心思我可猜不到!”朱允熥说到最后也有些幸灾乐祸,祸是李节自己闯的,现在害怕也晚了。

        李节闻言也更加担心,不过现在都已经到门口了,不进去也不行,所以最后他深呼吸了几次,然后给自己打了打气,这才鼓足勇气迈步进到书楼中。

        刚一进去,就见到朱玉宁依栏而立,脸上也笑意盈盈,看到他进来也立刻问道:“怎么在门外等了这么久才进来,难道是不敢来见我?”

        “怎么可能,我是在门外整理一下衣冠,免得唐突了佳人!”李节嬉皮笑脸的回答道,不过说话时他却是心中忐忑,刚才朱允熥可是说过,朱玉宁有时候在笑,但其实已经十分生气了,而现在的她就笑的十分灿烂。

        “佳人?”只见朱玉宁闻言却是掩口一笑,“那在你看来,是我漂亮还是那位胡小姐漂亮?”

        “情人眼里出西施,在我眼里,玉宁你就是天下第一美女,哪怕真正的西施也比不过你一根手指头!”李节立刻指天发誓道,朱玉宁笑的他心中发毛,当然主要也是他有错在先,所以肯定要说点好听的。

        看到李节指天发誓的模样,朱玉宁也禁不住“扑哧”一声笑弯了腰,随即这才站直身子脸色微红的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油嘴滑舌的一面,这次的事就算了,以后你要是再敢往家里抢女人,可别我不客气!”

        “多谢夫人宽宏大量,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家里有夫人一个就足够了!”李节闻言也一脸欣喜的上前道。

        “呸!谁是你夫人?”朱玉宁看到李节靠近也有些害羞,当即退开一步道。

        “陛下都说了,过了年就让咱们完婚,我先提前改一下称呼,这样日后也更容易适应!”李节厚着脸皮再次笑道,为了哄朱玉宁开心,他可是把老脸都豁出去了,当然了,调戏一下自己未来的妻子也让李节感到很愉快。

        听到李节的话,朱玉宁也更加害羞,甚至两颊都有些发烫,虽然她早就从心中接受了李节,但想到嫁人还是让她禁不住有些害羞。

        “好了,不许再油嘴滑舌,那位胡小姐已经被我接进宫里来了,你日后有没有什么安排?”朱玉宁这时忽然神情郑重的问道。

        “这个……”李节听后也露出沉思的神色,片刻之后这才一摊手道,“胡家的官司可能会有转机,但对于胡小姐,我也没想好怎么安排,不如就让她先跟在你身边吧。”

        “这可是你说的,我身边刚好缺一个贴身的侍女,我可就不客气了!”朱玉宁闻言也立刻道,那个胡小姐本来就被她以侍女的身份召进宫中,而且还在宫里造了名册,以后就算胡家的官司有变,恐怕也不会再放出来了。

        “对了,你能不能帮我转告她,她母亲的病已经好转,另外她父亲的案子也可能会有转机,让她安心的呆在宫里,不用担心外面的事!”李节再次开口道。

        “知道了,你对她还挺关心的嘛?”朱玉宁闻言也似笑非笑的看着李节,刚刚消失的醋味似乎又有泛起几丝。

        “咳,我这也是受胡夫人所托,毕竟老人家生病了,又担心女儿,所以才托我转告于她!”李节倒是有几分急智,当即给自己编了个理由。

        “狡辩!”朱玉宁却是根本不信李节的话,但也没有再追究,其实她也知道自己在吃醋,而且这股醋劲也没什么意义,但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好了,胡小姐的事先放到一边,今天我来找你,还有另外一件事!”朱玉宁再次开口道。

        李节闻言也是心中一松,这道坎总算是过去了,于是他也立刻挺直胸膛道:“有什么事玉宁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绝不会推辞!”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上次你给我的书稿被雪晴看到,结果她十分喜欢,所以现在让我催着你多写一些类似的故事,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把新的书稿送过来?”朱玉宁笑吟吟的再次问道。

        “只是郡主喜欢吗,难道玉宁你就不喜欢?”李节听到朱玉宁的话也立刻问道。

        “你管我喜不喜欢,反正雪晴喜欢,你就帮她多写一些就是了!”朱玉宁却不正面回答。

        “那可不行,玉宁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写了,毕竟郡主算是我小姨子,哪有姐夫单独给小姨子写东西的?”李节立刻义正言辞的道。

        “哼!你现在倒是知道避嫌了!”朱玉宁也看出李节是故意的,当即也气呼呼的道,不过李节脸皮厚,这时只是嘿嘿一笑没当回事,反正他就是要亲耳听到朱玉宁夸自己写的东西。

        “好吧,我承认我也喜欢你写的故事,你帮我们多写一些好不好?”朱玉宁终于认输,当下软语相求道。

        “夫人有命,在下哪敢不从,明天我就把书稿送来!”李节闻言也畅快的大笑道,能让朱玉宁认输服软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你……”听到李节又叫自己“夫人”,朱玉宁也是又气又羞,不过很快她又有些好奇的问道,“你哪来的书稿,难道一晚上你就能写出来?”

        “怎么可能,其实我去送扶桑王的路上闲着无聊,于是就新写了一个故事,而且还是一部篇幅比较长的故事,估计要花费大半年的时间才能写完,到时你们有得看了!”李节再次笑道。

        “那可太好了,明天我等着你来送书稿!”朱玉宁闻言也更加高兴,李节要写大半年,也就是说她们大半年都不愁没有故事可看了。

        第二天上午,李节依约带着自己在路上写的书稿进宫,因为昨天他和朱玉宁刚见过面,今天就不方便再见了,毕竟他和朱玉宁还没完婚,偶尔见一两次也就罢了,如果频繁的见面,恐怕老朱和朱标都不会答应。

        依然还是像上次那样,朱玉宁派身边的侍女前来带走书稿,只不过当李节见到来人时,却一下子愣住了,因为来的人竟然是胡盈玉,虽然胡盈玉已经是朱玉宁的侍女,可李节万万没想到她会把胡盈玉派来见自己。

        “拜见世兄!”胡盈玉见到李节也激动的热泪盈眶,当即向李节行了一礼道。

        “不必客气,你在宫里怎么样,昨天公主可把我的话转告给你了?”李节这时也终于反应过来,当即也开口问道。

        “公主待我很好,而且转告了我母亲的情况,世兄与公主的大恩大德,盈玉永世难忘!”胡盈玉说着再次流起了眼泪,如果不是李节和朱玉宁,她都不敢想像自己现在的处境。

        “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李节急忙再次道,不过他也不敢和胡盈玉呆太久,万一朱玉宁再吃醋可就不好办了,于是他也立刻拿出书稿交给她道,“这是我给公主写的书稿,你快点回去吧,别让公主久等了,另外你在宫中也要多保重身体!”

        “世兄你也要多保重!”胡盈玉接过书稿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后向李节行了一礼这才转身离开。

        看着胡盈玉离去的背影,李节也叹了口气,不过紧接着他忽然又想到,朱玉宁为什么派胡盈玉来拿书稿,昨天她明明还是一副醋劲很大的样子?

        不过李节左想右想也想不通,最后只能咕哝一声“女人心,海底针”,然后摇着头转身离开。

        胡盈玉带着书稿快步回到朱玉宁的寝宫,只见朱玉宁与朱雪晴也早就翘首期盼,特别是朱雪晴,见到书稿更是上前一把抓过来,然后立刻打开,结果只见书稿的第一页写着“天龙八部”四个大字,看样子应该是书名。

        “没想到姐夫竟然还懂佛学,起个名字都用上了佛教非人众的名字!”朱雪晴看到这个书名也立刻笑道,同时对书中的内容也更感兴趣。

        相比于朱雪晴的兴奋,朱玉宁这时却盯着胡盈玉,只见她笑意盈盈的开口问道:“李节见到你都说了些什么?”

        “启禀公主,世兄只是说让我保重身体,其它的就没什么了。”胡盈玉面色紧张的道,自从进宫之后,她也有些害怕朱玉宁,毕竟她和李节的关系也挺复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