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五十七章 李节后院起火

第两百五十七章 李节后院起火

        暖阁之中,老朱一脸阴沉的盯着李节,几乎都想伸手抓桌子上的砚台,他才刚把一个不争气的儿子贬到倭国,结果又出来这么一个让他恼火的孙女婿,说实话,他对李节也是又爱又恨,这小子的确很有本事,但也很能闯祸,有好几次他都恨不得亲手宰了他。

        那位礼部左侍郎吴邦这时已经吓的手脚发软,他不是没见过老朱发怒,只是以前老朱发怒时,都是在朝会的时候,吴邦站在大臣中间也很有安全感,毕竟老朱再怎么发怒,也不可能把所有大臣都砍了。

        虽然吴邦知道老朱发怒是冲着李节去的,但他还是感到无比的恐惧,毕竟这位皇帝陛下可不是什么善茬,瞪眼就要杀人,万一他乱发脾气把自己也给杀了,那吴邦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找不到。

        李节这时其实也有些紧张,甚至暗自偷瞄着老朱的动作,万一他要是再扔东西砸过来,他可不想像朱樉那样被砸个头破血流,至少也要躲开要害部位,否则万一砸在脸上毁容了可怎么办?

        幸好老朱最终还是没有动手,而是猛然看向吴邦问道:“李节的话可属实?”

        “启禀陛下,靖海伯的话属实!”吴邦闻言先是吓了一跳,随即急忙回答道。

        “你退下吧!”老朱闻言对吴邦大手一挥道。

        “臣告退!”吴邦也是如蒙大赦,行礼后当即快步离开了暖阁,等出了大门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后背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这让他也暗自腹诽道:“这个李节真是个惹祸精,以后一定要离他远一点,免得再被他牵连!”

        看到吴邦离开,李节也忽然有种空落落的感觉,其实这位吴侍郎是个挺儒雅的人,有他在这里,也能缓解一下自己的紧张,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和对方多结交一下!

        “你带走的是什么犯人?”老朱这时忽然开口问道,他说话时双手放在桌子上,旁边就是厚重的砚台和镇纸,如果李节一个回答不好,他肯定不介意再砸点东西。

        “是锦衣卫千户胡江的妻子和女儿。”李节再次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胡江?就是那个曾经与你订婚的胡家女子?”老朱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就长眉倒立再次质问道,李节可是他钦点的孙女婿,现在竟然去救他曾经的未婚妻,这简直就是在打老朱的脸。

        “的确是她,不过我救她并不是因为她曾经是我的未婚妻,而是我欠她一个天大的人情!”李节也急忙为自己辩解道,他可不想让老朱误会自己和胡小姐的关系,否则万一老朱发起疯来,不但自己小命不保,胡小姐恐怕也难逃一死。

        “什么天大的人情能让你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救她们母女出来?”老朱再次强忍着怒火质问道,这也就是李节,如果换做另外一个人,恐怕他早就把砚台砸下去了。

        “这件事还要从我们一家被祖父赶出家门说起,当时胡江毁婚,但胡家小姐却是个有情有义的女子,不但不同意她父亲的决定,而且还追上我赠钱相助,虽然我拒绝了,但却和她有了一个约定。”

        李节说到这里偷偷看了老朱一样,发现对方并没有发怒后,这才继续道:“当时我感觉家中大祸临头,自己也是生死未卜,于是就告诉她,若我不幸身死,就请她帮助代为收尸,若我侥幸活下来,那我就欠她一个人情,只要她开口,无论什么样的要求我都帮她办到!”

        李节说完也静静的等候着老朱的反应,其实这件事也牵涉到老朱,因为李善长就是因老朱而死,当然李善长也要负很大的责任,所以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李节也不愿意在老朱面前讲这些。

        只见老朱的脸色也是阴晴不定,似乎是又想到了当初李善长的事,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声音低沉的问道:“就只有这些吗?”

        “只有这些,后来我与玉宁订了婚,也只是与胡家小姐在街上偶遇了一次,当时允熥也在,后来允熥还向玉宁告状,于是我也和玉宁坦白了我和胡家小姐曾经的约定。”李节十分坦然的回答道。

        “玉宁竟然也知道?”老朱闻言也露出惊讶的神色,他本以为这应该是李节的秘密,却没想到他早就告诉自己的孙女了。

        “那玉宁当时怎么说,难道就一点也没怪你?”老朱这时忽然饶有兴趣的再次问道,对于自己那个一向要强的孙女,他也很想知道会不会因此而吃醋。

        “玉宁当时说……说……”李节这时忽然露出一种无语的表情。

        “别吞吞吐吐的,玉宁说了什么?”老朱眼睛一瞪再次问道。

        这下李节也没办法,只能一咬牙回答道:“玉宁说如果以后我死了,她也会替我收尸!”

        “哈哈哈~,不愧是朕的孙女!”老朱闻言也不由得爆笑出声,这个回答简直太妙了,连他都没想到朱玉宁会这么说。

        看到老朱发笑,李节也暗自松了口气,看来这件事应该不会闹的太严重。

        等到老朱笑罢之后,这才再次看向李节问道:“仅仅因为一个约定,你就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救人,难道就不觉得不值得吗?”

        “正所谓患难见真情,臣当时处于人生中最低落的时候,胡家小姐的一个承诺,就足以让我铭记一辈子,这就像是人在饥饿的时候,一饭之恩就足以让人用一辈子去报答!”李节再次回答道,只是在提到一饭之恩时,他特意耍了个小心机。

        果然,老朱听到李节的话也再次一愣,随即露出怀念的神色,他也想到当初他被郭子兴关押起来时,是马皇后怀揣着刚烙好的饼偷偷送给他,甚至把自己的胸口都烫伤了,那也是他这辈子吃的最好吃的饼。

        也正是因为那张饼,一生多疑的老朱才终于认定,这个女人就是自己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也是他唯一可以无条件信任的人,可惜后来马皇后早逝,当时老朱感觉自己的天都塌了,哪怕后宫有再多的女人,也无法填补他心中的空虚。

        想到这里,老朱的眼眶也微微有些发红,随后他又看了看跪在面前的李节,心中也对李节之前的举动更加理解,如果换做自己,恐怕也会不顾一切的先把人救出来。

        不过理解归理解,老朱很快又恢复了理智,随即脸色一板道:“无论有再充足的理由,你还是犯了大错,这次你想让朕怎么处置你?”

        “臣甘愿认罪,无论陛下如何处置,臣都不会有任何异议!”李节却听出了老朱的语气已经放软,当即也是心中一喜,不过嘴上还是大义凛然的道。

        “交给我处置是吧?”老朱这时却忽然眉毛一挑,随即微微一笑吩咐道,“来人,召丹阳公主前来!”

        “呃?陛下您叫玉宁来干什么?”李节闻言猛然抬头,一脸错愕与不安的向老朱问道。丹阳公主正是朱玉宁的封号,之前曾经被老朱废掉过一次,但很快又因为李节的功劳恢复了。

        “你是玉宁的未婚夫,却跑去救了一个曾经与你订过婚的女子,这种事怎么能绕过玉宁,所以我想问一下她的意见!”老朱冷冷一笑回答道。

        “这……这就不必了吧,事后我再向玉宁解释也不迟!”李节结结巴巴的再次道,说话时冷汗都下来了,上次他与胡家小姐相遇的事朱玉宁就有些吃醋,那句给李节收尸就是醋劲发作才说出来的,这次可比上次严重多了,所以李节也不知道朱玉宁会是什么反应?

        “为什么不必?你敢做难道就不敢让玉宁知道?”老朱却笑呵呵的再次反问道,李节越是惊慌,他心中就越是痛快,让你小子做事不计后果?

        其实老朱是真的生气,毕竟李节擅闯教坊司带走犯人的确是重罪,但他也实在不舍得惩罚李节,别的不说,李节之前救了朱标和朱樉的功劳他都还没有想好怎么赏赐呢?

        但这种事不罚又不行,否则李节根本不会长记性,本来老朱还在发愁,结果李节主动提到朱玉宁,这让他也是灵机一动,于公自己不舍得处罚,那干脆就让朱玉宁知道这件事,到时李节的后院起火,看他怎么办?

        随着老朱一声令下,立刻有太监飞奔着跑去请朱玉宁过来,李节却是吓的坐立难安,有心想求老朱收回成命,可老朱却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坐在那里,根本就不理他,这让李节更是百爪挠心,全身上下都感觉不对劲。

        过了好一会儿,朱玉宁也终于来到暖阁,当她见到跪在地上的李节也是一愣,特别是李节故意扭过脸不敢和她对视,更让她心生奇怪,但这时也没办法问,于是上前向老朱行礼道:“孙女拜见皇爷爷!”

        “不必多礼!”老朱这时伸手一指李节直接开口道,“今天找你来不为别的,这小子从教坊司救了个女子回来,而且这个女子还曾经和他有过婚约,所以这件事你看着办吧,砍头、剥皮还是五马分尸,只要你开口,皇爷爷一定替你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