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五十六章 一切有我

第两百五十六章 一切有我

        胡小姐将发簪抵在脖颈上,正准备要用力刺下去时,房门却忽然被人踹开,这把她吓的手一哆嗦,尖利的发簪也刺破了一点皮肤,紧接着就见一个风尘仆仆的年轻男子闯了进来。

        “胡盈玉何在?”闯进来的李节大声问道,他曾经与胡家订婚,双方交换过婚书,所以他当然也知道胡家小姐的名字。

        “你……你是何人,竟敢擅闯教坊司?”旁边的老婆子也被李节吓了一跳,随即站起来怒斥道。

        “滚开!”李节却是杀气腾腾的大吼一声,他现在也是一肚子的火气,如果真因为他的疏忽让胡小姐受了委屈,恐怕他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老婆子被李节的这一声怒吼吓的全身一哆嗦,紧接着她就看到紧随着李节冲进来的护卫,这下她也立刻老实的退到一边不敢说话,毕竟只要有点眼力就会知道,眼前这个年轻男子肯定不是一般人。

        “世……世兄?”胡小姐这时也终于从人群中缓缓的站了起来,满脸都是不敢相信的神色,甚至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否则李节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李节看到全身湿透,在寒风中如同一片落叶的胡盈玉也是心中一痛,当即快步上前,解下自己的棉袍给她披上,只不过胡盈玉这时依然痴痴的看着他,因为她担心自己有任何举动,都可能会让这个美梦破碎掉。

        “我带你离开!”李节双手扶着胡盈玉的肩膀轻声道,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再让胡盈玉呆在教坊司这种地方,至于擅闯教坊司带来的后果,他现在暂时还顾不上。

        李节说完扶着胡盈玉准备离开,那个老婆子看到李节要带人走,本想上前阻拦,毕竟这里的人如果少了,上头怪罪下来她也吃罪不起,但是当看到李节身边那些杀气腾腾的护卫,她却还是退缩了。

        然而就在这时,房间中的其它女子见到李节竟然可以带人离开,立刻让不少人猛然间迸发出生的希望,当即有人挣扎着跑上前跪倒在地向李节大声哀求道:“公子救命,求您带奴家离开!”

        有人带头,其它女子也都醒悟过来,一个个全都飞奔上前跪倒在李节面前苦苦哀求,这也让胡盈玉终于醒悟过来,自己并不是在做梦,原来李世兄真的来救自己了。

        看着面前这些跪倒一地的女子,胡盈玉也面生不忍之色,毕竟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更何况她们本就是同病相怜,于是她也有些哀求的看向李节道:“世兄……”

        “我救不了她们!”李节也同样有些不忍,但却还是摇了摇头道,说完就带着胡盈玉迈步出了房间,身后也立刻传来绝望的哭声。

        “世兄,我母亲她也在这里!”胡盈玉这时忽然再次道,别人她可以不管,但她母亲却不能不管,如果李节只能救一人,那她宁愿用自己换母亲的自由。

        “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去寻你母亲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李节立刻回答道,他闯进教坊司可不是乱找,毕竟教坊司这么大,如果他一间间的找下去,估计找到明天也找不到胡盈玉。

        就在李节的话音刚落,就见几个护卫带着一个老妇人走了过来。

        “娘~”胡盈玉看到对方也激动的大叫一声,说完就一头扎进对方的怀里,而这个老妇也激动的泪流满面,与女儿是抱头痛哭起来。

        “靖海伯,你可要三思啊,从教坊司带走钦犯的家眷,这可是重罪!”正在这时,后面一个官员气喘吁吁的跑上前向李节提醒道,这个人正是教坊司的主事,虽然品级不高,但整个教坊司都是他说了算。

        “我自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至于陛下那里,我自己会去解释!”李节却是毫不动摇的道,说完他就上前请胡氏母女与自己离开。

        胡夫人也认识李节,毕竟两家以前的交情曾经很好,只是她也没想到,在自家落难之时,竟然是这个差点成为自己女婿的李节救了自己,这让她即感激又有些羞愧。

        出了教坊司,李节让人雇了辆马车,然后请胡氏母女上车,并且亲自护送她们回到自己的家中,因为胡家已经被抄没了,她们母女根本没有其它的去处,只能暂时住在李节家里。

        另外胡夫人的身体也不太好,一路上一直在咳嗽,应该是感染了风寒,所以在回到家后,李节也立刻请来大夫为对方诊治。

        趁着大夫治病的时候,李节把胡盈玉拉到一边再次道:“胡伯父现在暂时关押在大理寺,我会想办法救他出来,这段时间你们就安心在我这里住下,其它的一切都有我来处理!”

        “多谢世兄搭救之恩,只不过你将我们母女带走,真的不会有事吗?”胡盈玉说到最后也一脸的担心,刚才她只顾着感激,根本没有多想,现在冷静下来,却也开始担心会不会连累到李节?

        “无妨,我现在就进宫找陛下求情,大不了被骂一顿而已!”李节宽慰对方道,不过说实话,他现在也是心中没底,毕竟这件事可大可小,关键就看老朱的态度了。

        “若是陛下真的怪罪下来,世兄你千万不要连累自己,大不了……大不了将我们母女交出去就是了!”胡盈玉说到最后也露出决绝的神色道。

        听到胡盈玉的话,李节却是洒脱的一笑道:“还记得当初我们的约定吗?我曾经答应过你,只要你开口,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会帮你达成心愿,今日就当是我完成当初的约定吧!”

        李节说完转身就要离开,他必须马上进宫,不过这时胡盈玉却忽然上前一步拉住李白手,这让李节也是一愣,随后只见胡盈玉泪眼盈盈的对他道:“世兄保重,我在家中等你回来!”

        “放心吧,我肯定没事的!”李节再次向对方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然后这才大步离开了家中。

        出了家门后,李节再次骑上马飞奔进宫,他从教坊司带走了犯人,那个主事肯定会向上禀报,因为主事自己肯定是没资格进宫向老朱告状的。

        说来可笑,教坊司其实是隶属于堂堂礼部,那个主事要先去礼部,然后再由礼部的官员向老朱告状,李节要的就是这个时间差,他想要赶在礼部告状之前先去找老朱认罪,毕竟投案自首和被人告状的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

        李节估算的十分准确,当他来到东暖阁时,礼部的官员还没有来,本来像这么大的事,锦衣卫肯定要事先禀报给老朱,但现在锦衣卫发生巨变,整个机构都处于半瘫之中,当然也不可能提前禀报给老朱。

        所以李节也很顺利的进到暖阁,正在批阅奏折的老朱见到他回来也十分高兴的问道:“你回来的倒挺快的,这一路可还顺利,老二出海了吗?”

        “启禀陛下,扶桑王已经出海,路上也颇为顺利,另外我还把倭国的情况给殿下详细的讲了一遍。”李节立刻回答道。

        “办的不错,希望他这次到了海外能吸取教训,不要再做出什么让朕失望的事!”老朱闻言点了点头,随后又有些感慨的道,朱樉再怎么混蛋,那也是老朱自己的儿子,做为父亲,想到儿子在外吃苦,他也感到有些不忍。

        不过就在老朱的话音刚落,忽然只见一个内传飞奔进来禀报道:“启禀陛下,礼部左侍郎吴邦求见!”

        “吴邦?他来做什么?”老朱闻言也是一愣,随即再次道,“宣他进来!”

        李节听到这里也是心中一紧,看来告状的来了,幸好他来早了一步,于是只见他立刻跪倒在地道:“陛下,臣有罪!”

        “你这是在搞什么鬼?”老朱看到李节竟然跪倒在地认罪,这让他也是眉头一皱问道。

        “臣犯了大罪,还请陛下开恩恕罪!”李节脸色郑重的回答道。

        “你犯了大罪?什么罪?”老朱闻言也更加不解,自己只是让李节去押送朱樉,而且朱樉也顺利的出海,李节又会犯什么大罪?

        没等李节回答,就听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就见礼部左侍郎吴邦快步走了进来,而且见到老朱也立刻禀报道:“启禀陛下,臣要告靖海伯……”

        吴邦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到跪倒在老朱面前的李节,这下让他把后面的话也全都憋了回去,看眼前的架式也不难猜出,李节应该是跑来认罪的。

        “你要告李节的状?”老朱这时也脸色阴沉的看着吴邦问道,现在他已经可以肯定,李节犯的罪应该和礼部有关了。

        “这个……是!”吴邦犹豫了一下也终于点头道,告状是一回事,可当着当事人的面告状又是另一回事,更何况李节可不好惹,当面告他的状,万一被他记恨怎么办?可惜刚才他已经把话说出去了,现在也根本收不回来,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承认。

        “李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朱厉声向李节质问道。

        “启禀陛下,臣刚才闯入教坊司,带走了两个犯人!”李节老老实实的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