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五十五章 教坊司

第两百五十五章 教坊司

        昏暗的房间里,胡家小姐与一群年轻的女子蜷缩在墙角,大部分人都在低声啜泣,她们都是刚从诏狱中提出来的女犯,其中大部分都是出身官宦人家,只不过现在无论出身如何,都落入到教坊司这个魔窟之中。

        胡小姐尽量蜷缩着身子躲在人群中,藏在袖子中的右手却紧紧的抓着一枚发簪,如果真的有要对她不利的话,她宁愿一死以保清白!

        想到死亡,胡小姐也不禁害怕的有些发抖,就在十天之前,她还是一个锦衣卫千户家的大小姐,可谁也没想到家中突遭大灾,不但父亲被抓,他们一家也全都被抓进锦衣卫的诏狱之中。

        本来在诏狱的时候,胡小姐一家还得到特殊的照顾,不但没有受任何的委屈,反而还有一位蒋指挥使安慰他们,说会想办法替父亲脱罪,这让他们一家在经历了最初的慌乱后,也终于慢慢的冷静下来。

        只是让胡小姐一家没想到的是,他们耐心等来的却不是胡江无罪释放的消息,而是被判流放倭国的消息,据说本来是要判死刑的,但不知为何改为流放,可流放到海外的倭国几乎意味着一辈子都不可能回来,和死刑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然而还没等胡小姐他们为胡江的事感到悲伤,更大的灾难就落到他们头上,她们这些女眷全都被贬入教坊司,胡家的女眷只有胡小姐和她母亲,可是刚进教坊司,她们母女就被分开了,现在她也不知道母亲在哪里?

        一想到母亲,胡小姐的眼泪也禁不住涌了出来,父亲即将流放到海外,母亲又不知所踪,现在只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这让她感觉自己失去了所有的停靠。

        “吱~”这时门忽然被人推开,紧接着只几膀大腰圆的老婆子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个老婆子身穿一身大红色棉服,脸上涂着厚厚的胭脂,但依然难掩脸上的皱纹,一双三角眼中闪着凶光,扫视了一下房间中的女子,却无一人敢和她对视。

        “给我泼!”随着老婆子的一声令下,后面的几个老婆子立刻答应一声,随即提着水桶走上前,将桶里的水一下子泼在女犯的身上,要知道现在可是寒冬腊月,本来天气就十分寒冷,房间又没有暖炉,这些女子本来就衣衫单薄,现在被水一泼,更是冻的不少人的尖叫出声。

        胡小姐也被水泼了一身,身上衣服也一下子湿透了,冰冷的水滴顺着脖颈流到衣内,更让她冷的牙齿直打战,但她却强忍着没有出声,只是把手中的发簪握的更紧了,甚至指骨都因为太过用力而显得有些发白。

        看着这群被淋湿的女犯人,为首的老婆子却露出一个得意的冷笑,随即这才开口道:“我知道你们中不少人出身富贵,也从来没吃过什么苦,但不管你们是什么出身,来到教坊司就是入了贱籍,日后永生永世都别想再翻身!”

        老婆子的一番话也戳到了这些女子心中的痛处,不少人更是禁不住哭出声来,胡小姐也默默的流起眼泪,只是她把脸埋在膝盖之中,似乎是不想让人看到自己哭泣的模样。

        看着这些痛哭的女犯,老婆子却笑的更加得意,似乎这些人越痛苦,她心中就越是舒坦,就好像当年失去的东西又从这些女子身上找回来了似的。

        等到这些女犯们都哭累了,老婆子这才向身后一招手,立刻有人送进来一批干净的棉服,随即她这才对着女犯又道:“看到没有,这里有干净的棉服,都是给你们准备的,想要的话,就上前来拿吧!”

        老婆子的话一出口,立刻引得不少女犯面面相觑,明明刚才她还让人用冷水泼她们,可为何现在又给她们准备了暖和的棉服?

        这些女子都不笨,所以一时间也没有人真的上前,甚至还有胆大的人开口问道:“这些棉服真的是白送给我们的吗?”

        没想到老婆子听到这句话却是咧嘴一笑,只是她的笑容却显得十分残忍,随即冷哼一声道:“白送?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善堂吗?告诉你们,这里是教坊司,来到这里的女子都是做什么的,不用我来告诉你们吧?”

        老婆子的话一出口,下面的女犯都是脸色惨白,有些人也更次啜泣起来,但老婆子却没有丝毫怜悯的再次道:“想要拿棉服也可以,日后就必须听从教坊的安排,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得去干什么,否则凭什么白养活你们?真当你们还是以前的大小姐吗?”

        老婆子的话也一下子打碎所有人的幻想,想要棉服,就必须拿自己的身体和尊严去换,这对于她们来说简直比死还要难以接受。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更没有人愿意去拿棉服,不过老婆子也丝毫不着急,她让人给自己拿了个小暖炉,并且还让人把窗子打开,寒风从窗外吹进来,更让这些衣服湿透的女子冷的瑟瑟发抖,一个个挤的更紧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这些女子依然没有人愿意舍弃尊严,要知道尊严这东西可是十分的娇贵,只要出现了一丝裂痕,很快它就会彻底的化为尘埃,日后就再也不可能捡起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房间里也越来越冷,许多女子都已经冻的脸色发白,嘴唇也冻的乌青,甚至有些人头发上的水珠都结成了冰,手脚也都失去了知觉。

        这时终于有人开始动摇,看向那些棉服的目光中也满是渴望。更加过分的是,老婆子这时竟然让人送上一锅热气腾腾的鸡汤,她自己给自己盛了一碗,然后小口小口的品尝起来。

        等到一碗鸡汤喝完,老婆子这才再次冲着这些女犯冷笑道:“你们这些人恐怕根本没有体会过挨饿受冻的滋味,告诉你们,人在冷的时候,会饿的更快,你们不是有骨气吗,那就继续等下去,看你们能熬到什么时候?”

        不得不说,教坊司对付这些女犯人的手段极其高明,他们不会用强,因为他们知道这可能会激起这些女犯的反抗,甚至以死明志。

        但现在他们却用这种饥寒交迫的手段来动摇这些女犯的意志,因为他们知道,人在挨饿受冻的时候,再坚强的意志也无法持久,因为这就是人的本性,生存才是人类的第一需求,至于其它,都只是在生存得以保证的前提下,才延伸出来的需求。

        女犯们在寒冷中感觉身体在一点点麻木,但肠胃中却像是一团火在燃烧一般,那是饥饿在折磨着她们,因为身体上的寒冷,需要更多的能量来抵抗这种寒冷,再加上老婆子面前就是一锅热乎乎的鸡汤,更让人感到难以忍受。

        终于,有人承受不住这种痛苦站了起来,只见她哆哆嗦嗦的走上前,然后伸出颤抖的双手抓住一件棉服,但随即又触电般的放开,可最终还是猛然伸手把棉服抓过来,然后披在身上,这时立刻有人给她盛了一碗鸡汤,这个女子更像是饿狼一般抱起来喝个干净,只不过刚喝完鸡汤,她就忍不住抱头痛哭起来。

        有了第一个,紧接着就有了第二个、第三个……

        人都是有从众心理的,随着越来越多的女子妥协,剩下的人也越来越少,胡小姐坐在地上,把自己的脸埋在膝盖中,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口鼻,好让自己不受鸡汤香味的诱惑,可这种做法根本就是徒劳的,无论她怎么努力,鸡汤的香味都能钻进她的鼻子中,引得腹中一阵痛苦的痉挛。

        不过就算是这样,胡小姐也并没有打算站起来去拿棉服喝鸡汤,因为她知道,如果她真的这样做的,那她这辈子恐怕真的要完了。

        想到这里,胡小姐也再次抓紧了右手中的发簪,这枚发簪似乎成为了她最后的尊严,无论如何也不能丢弃。

        不过随着身边的人越来越少,胡小姐也有些动摇起来,不知道自己的坚持是否有意义,更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甚至连手中紧握的发簪也慢慢的放松了。

        “不行!我不能放弃!”不过胡小姐很快警醒过来,迷茫的目光也立刻变得坚定,手中的发簪也再次握紧,如果真要让她沦落风尘,那她宁愿一死了之!

        想到这里,胡小姐脸上也闪过一丝决然之色,右手的发簪也被慢慢的靠近了自己的脖颈,以发簪的锋利,只要自己用力刺下去,应该可以刺穿自己的咽喉。

        然而随着发簪越来越靠近自己的咽喉,胡小姐的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下来,她想到了父亲、母亲,甚至最后她还想到了李节,那个曾经将生死托付给自己,却和自己有缘无份的男子,只是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自己?

        “父亲!母亲!李世兄!我们来世再见!”胡小姐这时已经将发簪抵在自己的脖颈时,流着眼泪暗道一声就要用力的刺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只听“呯~”的一声巨响,本来紧闭的房门却被人一脚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