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五十章 锦衣卫的消息

第两百五十章 锦衣卫的消息

        朱樉被贬为扶桑王的消息一出,整个朝堂也为之哗然,因为之前朱樉的罪行一直没有公开,所以许多大臣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老朱是个要面子的人,事后也没有解释,只是含糊的说朱樉犯了忤逆之罪,虽然许多大臣感觉不对劲,但也不敢多问。

        这天上午,李节向老朱禀报了一下船队的情况,这支船队应该是年前最后一支出海的船队了,主要是上次朱棣与大内义弘做交易,答应支援给他们一批物资,另外就是快过年了,许多商家也想趁着这个机会运送一批货物到高丽和倭国,所以这次的船队规模也相当大。

        至于朱樉等人出海的事,李节也安排的差不多了,原来的秦王府有三卫兵马,但这三卫兵马肯定不会让朱樉全都带走,事实上他真正能带走的,也只有两千人的护卫,剩下的全都要留在西安,另外还有王府的一些幕僚和下人,最后估计有两千多人,需要安排一支专门的船队运输,这使得这次出海的船队规模又大了一倍。

        对于把朱樉贬到倭国这件事,老朱也没有丝毫的后悔,事实上这段时间他一直催促着李节,快点把船队的事安排好,到时也好让朱樉快点离开京城,到时他也眼不见心不烦。

        唯独朱标对朱樉还是有万分的不舍,这段时间也经常一个人提着酒菜去探望朱樉,每次回来时心情都不太好,甚至还尝试过劝老朱收回成命,却被老朱再次臭骂了一顿。

        李节禀报过船队的情况后,这才向老朱告辞出了暖阁,这时也快中午了,李节也准备去找朱允熥,不过就在这时,忽然只听身后有人叫道:“靖海伯留步!”

        李节闻言扭头看去,结果只见一个年过花甲的老者快步走来,这个人李节还认识,对方名叫詹徽,官拜吏部尚书,是老朱最信任的大臣之一,特别是在老朱废弃掉宰相后,六部尚书比之前更加重要,而号称六部之首的吏部,更是重中之重,詹徽能坐在这个位置上,也代表着老朱对他的器重。

        “原来是詹尚书,不知叫住下官可有什么事情?”李节见以詹徽也立刻笑着行礼道,不过他心中却有些警惕,这个詹徽可是个官场上的老狐狸,为人十分油滑,特别是他对老朱的心思把握的很准,事事都以老朱为先,这也是他能坐稳吏部尚书之位的主要原因。

        只见詹徽来到李节面前后,手抚胡须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道:“靖海伯年轻有为,又深得陛下的信任,老朽早就想与靖海伯结交一番,不如今日我做东,咱们找个酒楼边吃边聊如何?”

        看到詹徽不说正事,反而要说请自己吃饭,李节却更加警觉,当即再次一笑道:“詹尚书太客气了,我也很想与尚书把酒言欢,不过我去太子那里还有事,若是尚书有事的话,不如直说,至于喝酒就改天吧!”

        李节可不想和詹徽这种老滑头扯上太深的关系,事实上他之所以深受老朱的信任,除了他本身的能力外,最主要的还是李节是个游离于朝堂之外的人,与朝堂上的官员并没有太深的纠葛,这也是李节故意为之,因为李善长就是因为在朝堂上的影响太大,所以才引来了杀身之祸,李节可不想走上他的老路。

        看到李节拒绝,詹徽也丝毫不生气,反而露出一脸遗憾的表情再次道:“既然靖海伯有事,那老朽就不强求了,只不过我有件事想向靖海伯打听一下!”

        詹徽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然后看了看左右这才低声问道:“秦王被贬为扶桑王,这件事在朝中引起极大的震动,文武百官都是议论纷纷,可谁都不敢去向陛下询问其中的原因,靖海伯你深受陛下的信任,想必应该知道秦王被贬的原因吧?”

        听到詹徽问这件事,李节却似笑非笑的打量着这位吏部尚书,随后这才反问道:“詹尚书真的想知道其中的原因?”

        詹徽可是个人精,老朱没有公布朱樉被贬的真正原因,就是不想丢面子,更不想让臣子乱打听,詹徽能成为老朱的心腹,当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果然,李节的话一出口,詹徽立刻露出尴尬的神色,随后干笑两声再次道:“其实我对秦王被贬的原因并不怎么感兴趣,只不过下面许多官员向我打听,所以我才想了解一下。”

        “詹尚书,有什么事情您就直说吧!”李节不想再和詹徽打马虎眼,于是直接问道,他已经看出来了,詹徽来找自己根本不是想打听朱樉的事,而是另有其它事情。

        被李节一语道破心事,詹徽也有些尴尬,不过他很快就恢复过来,当即再次一笑道:“靖海伯果然聪慧过人,那老朽就直说了!”

        詹徽说到这里忽然停下来,然后拉着李节走到一个角落,这才再次低声道:“前两天陛下召我们议事,竟然提出迁都之事,但陛下并没有说要迁到哪里,而是让我们各自回去思考一下,然后各自上个奏本,写明自己选定的迁都地点以及原因。”

        “陛下没有告诉你们迁都的地点?”李节闻言也露出惊讶的神色,他本以为上次他和朱标说服老朱把迁都的地点定在北平府后,老朱会召集大臣们商议,却没想到商议倒是商议了,可老朱却又给大臣打起了哑谜。

        “这么说来,靖海伯你是知道陛下想要迁都的地点了!”詹徽听到李节的反问也是精神一震,当即再次追问道,他来找李节就是想打听这件事,如果能事先得知陛下选定的迁都地点,那他就能抢先一步知道到老朱的想法,从而保持与老朱的步调一致。

        “这个……我的确知道。”李节沉吟了片刻终于点头道。

        “那不知靖海伯可否相告?”詹徽再次急切的问道,到了他这种位置,最困难的就是把握皇帝的心思,可以说只要他能把握住老朱的心思,他的尚书之位就会稳固无比,谁也别想取代他。

        “不好意思,我不能说!”李节却是摇头拒绝道,虽然他不想得罪詹徽,但更不想因此惹得老朱不喜,毕竟老朱的锦衣卫可是无孔不入,万一日后被他知道自己将一些机密泄露出去,那可就麻烦了。

        面对李节的拒绝,詹徽也是眼睛一眯,他可是吏部尚书,可以说没有宰相之后,百官就以他为首,很少有人敢拒绝他的要求。

        不过詹徽也知道李节不是一般人,自己的身份对李节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压力,所以很快就再次笑道:“靖海伯不要急着拒绝,我可以用其它的消息来和你交换,而且日后若是靖海伯有什么需要,老朽也愿意相助一二!”

        “我没兴趣!”李节却是更加直接的拒绝道,说完转身就要离开,本来他就不想和詹徽走的太近,更别说和他做什么交易了。

        “等一下,靖海伯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用来交换的是什么消息?”詹徽看到李节要走,当即也再次上前拦住他道。

        “无论什么样的消息,我都没兴趣!”李节再次拒绝道,说完他也不理会詹徽,再次迈步就要离开。

        不过就在这时,詹徽却紧追两步来到李节旁边低声道:“难道和锦衣卫有关的消息靖海伯你也没兴趣?”

        “锦衣卫?”李节闻言也终于停下脚步,同时也扭头看向詹徽,锦衣卫可是老朱的耳目,与它有关的消息肯定不是小事,李节当然有兴趣。

        看到李节终于停下脚步,詹徽也终于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再次道:“看来靖海伯对我的消息有兴趣,不如这样,你把迁都的地点告诉我,我就告诉你这个关于锦衣卫的消息,要知道这件事对于锦衣卫来说,也是一件天翻地覆的大事,甚至会让不少人掉脑袋!”

        本来李节还不知道詹徽要说的是什么事,可是当听到他后面那句“天翻地覆”,却让李节忽然猜到了他要说什么,当即也是轻笑道:“詹尚书要说的不会是毛骧的事吧?”

        “你……你怎么知道?”詹徽听到李节一口道出毛骧的名字,当即也一脸震惊的道,这件事应该只有自己知道,李节怎么可能会知道?难道陛下已经对他信任到这种地步了吗?

        李节本来还不太肯定,可是看到詹徽的表情,终于让他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这让他再次一笑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毛骧他自取死路,怪不得别人!”

        李节说完再不停留,迈步就离开了这里,留下了一脸震惊的詹徽,过了好半天他这才终于长出口气震惊道:“他竟然真的知道,看来以前我还是太小看他了!”

        走远的李节这时也一脸微笑,当初蒋瓛被调回京城时,他就知道毛骧的好日子要到头了,现在都过去一年多了,蒋瓛应该已经把锦衣卫上下摸透了,只要毛骧一死,他随时都可以接手锦衣卫。

        “看来得找个时间见一见这位未来的蒋指挥使了。”想到这里的李节低语一声,当初他刻意与蒋瓛交好,等的就是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