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四十二章 盛情邀请

第两百四十二章 盛情邀请

        李节骑着马一路狂奔,本来金陵城都已经宵禁了,城门也关上了,不过李节却有夜间通行的腰牌,当然这种腰牌动用一次很麻烦,事后也需要向朝廷报备,所以李节以前从来没用过,不过今天却不一样,他急着要见罗贯中,生怕对方再走了。

        说起罗贯中,当初李节第一次去宁波时,就想到了对方,后来更是见到邹普胜和李洪等人,特别是李洪,他和罗贯中一样,都曾经是张士诚的部下,所以李节也曾经在私下里向李洪打听过罗贯中的情况。

        不过李洪和罗贯中也许多年没有联系过了,对罗贯中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但还是答应替李节寻找一下,如果能找到他的话,就让他来找李节,毕竟李节答应要帮罗贯中印刷他所写的书籍。

        本来刚开始李节对这件事还十分期待的,可是等了好久也没等到罗贯中的消息,再加上李洪等人又忙着出海的事,现在都快过去两年了,李节自己都快忘了这件事了,却没想到罗贯中竟然忽然登门拜访,这让李节也立刻心急火燎的出门寻找。

        幸好罗贯中走的时候留下了他在城外的住址,所以李节出了城之后,也是一路飞奔来到定淮门外的龙王庙,然后甩鞍下马上前敲门。

        庙中的罗贯中听到外面的马蹄声本就已经有些意外,现在听到敲门声更是十分惊讶,老庙祝耳背根本听不到外面的敲门外,依然在隔壁的房间鼾声如雷,于是罗贯中快步出了房门。

        当罗贯中打开大门时,只见门外竟然站着一个身穿华服的年轻人,身后还有数个护卫牵着马车,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出身。

        “敢问可是罗本罗老先生?”只见李节上前一步拱手行礼道。

        罗贯中也没想到对方竟然一口叫出自己的名字,当即再次一愣这才回答道:“老朽正是罗本,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在下李节,今日听闻先生登门,特地赶来与老先生相见!”李节得知眼前的老者竟然就是罗贯中,当即再次行礼道,说话时他也在打量着对方。

        只见罗贯中须发花白,肤色黝黑,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普通的老农而不是一个大文豪,身上穿着一袭破旧的长袍,已经浆洗的有些发白,下摆的位置还打了几个补丁,配上他干瘦的身材,看起来颇为寒酸。

        “你……你竟然就是靖海伯?”罗贯中听到李节的身份也吓了一跳,他做梦也没想到,李节竟然会亲自登门拜访,这让他一时间也有些手足无措。

        “罗老先生,在下早就对您慕名已久,今日一见,也是三生有幸,不知可否请您过府一述?”李节这时主动邀请道,他本想见到罗贯中后与对方彻夜长谈,可没想到对方竟然住在这种破庙之中,所以还是回家再聊也不迟。

        “这个……”罗贯中闻言当即想要点头,毕竟他还指望着李节帮自己印书,不过却又有些犹豫的道,“靖海伯相邀,老朽当然是求之不得,只是我寄住在庙里,要离开也要和庙祝告别一下,另外我还有一些书稿要收拾一下,所以……”

        “这个无妨,我来帮老先生一起收拾,老先生尽管去向庙祝辞行!”李节当即再次道,他也很想看一看罗贯中的书稿上都写着什么,三国等书的内容与后世又有什么不同?

        看到李节如此的热情,罗贯中再无任何犹豫,当即请李节他们进来,然后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李节亲自动手帮忙,甚至都没让护卫动手,因为罗贯中的东西本来就不多,主要就是书稿,李节怕护卫们粗心给弄坏了。

        等到东西收拾完了,罗贯中也叫醒老庙祝辞行,李节也让人拿出百贯宝钞送给庙祝,虽然现在宝钞贬值了许多,但上百贯宝钞也不是个小数目,都够把整个龙王庙重新翻修一遍了。

        老庙祝接钱时都有些晕晕糊糊的,随后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头,结果痛的惨叫一声,这才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李节带着罗贯中进城,回到家中已经是半夜了,他也立刻让人给罗贯中安排房间休息,当然也没敢和对方彻底长谈,毕竟罗贯中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万一真的累病了可就糟糕了。

        第二天一早,李节特意请了一天的假,等到罗贯中吃过早饭后,他这才再次前来拜访,这时罗贯中也换上了李节为他准备的新衣服,洗漱过后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

        “老朽拜见靖海伯,多谢靖海伯的盛情款待!”罗贯中见到李节反倒是主动行礼道。

        “罗老先生太客气了,当初我曾经向李洪李老爷子打听你的下落,可是却长时间没有消息,没想到这么久才找到你!”李节也急忙搀扶起对方道。

        “实在惭愧,老朽这几年居无定所,四海为家,李兄也是去年才找到我,当时我也犹豫了一下这才决定来金陵见一见靖海伯,可惜昨天登门时靖海伯你却不在。”罗贯中说到这里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这两年的生活实在太窘迫,昨天更让李节亲眼见到他的情况。

        李节也看出罗贯中的窘迫,当即转移话题道:“罗老先生,听说您已经写完了《三国志通俗演义》,不知可否让我一观?”

        “当然可以!”罗贯中闻言也急忙起身,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书稿拿出来交给李节,对于李节知道自己写三国这件事,罗贯中并不感到奇怪,因为当初为了印刷,他曾经找了许多人,多方介绍自己写的书,可惜都没有得到回应,李节偶然间知道自己写的书也并非不可能。

        李节接过书稿急忙打开,结果让他意外的是,三国开头并没有那首熟悉的《临江仙》,因为这首词的作者杨慎还没有出生,直到后来才被人加入到三国的篇首。(注:上一章是我的疏忽,已改正。)

        李节把罗贯中的三国书稿大概的看了一下,发现有些地方与后世的版本不太一样,不过这也正常,毕竟经过几百年的流传,无论是印刷还是抄写,或者是后人的修订等等,都会对原著造成一些改动,后世的三国就有无数种版本,有些内容上还有很大的差别。

        看着这些熟悉的故事情节,李节也露出激动的神色,他记得自己在上中学时,最喜欢看的就是三国,甚至在一个暑假里看了不知多少遍,几乎把整个三国的故事倒背如流,现在看到这些熟悉的文字,也让李节的思绪回到了当年。

        罗贯中见李节看自己的书稿如此入神,心中也是一喜,因为这意味着李节喜欢自己所写的故事,这让他也增加了不少信心,事实上这些年他为了印刷的事四处奔波,被无数人拒绝,早就将他打击的体无完肤,甚至自己都对自己没有了信心。

        过了好一会儿,李节这才猛然抬头道:“罗老先生,此书必将流传于后世,所以对于它的印刷全都交给我吧!”

        “靖海伯您真的愿意出资印刷?”罗贯中闻言也激动的眼睛发红,这可是他平生最大的心愿。

        “那是当然,不但是这本书,另外先生如果还有其它书的话,也尽管拿出来一并印刷发行,到时让世人皆知老先生之才!”李节再次激动的道,他知道罗贯中可不仅仅只写了三国,另外水浒也是他修订的,除此之外他还写了隋唐志传、三遂平妖传等书。

        “真……真的?”罗贯中听到李节的话也终于激动的老泪横流,他现在和昨晚的那个老庙祝一样,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老先生不必怀疑,我李节说话一向算数,若是先生暂时没有去处的话,就暂时在我这里住下,等到日后印刷时,还需要老先生亲自查验指正!”李节再次一笑道。

        “这……这怎么好意思?”罗贯中听到李节竟然邀请自己长期在家中住下,当即也再次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不过说实话,他在京城也的确没有其它的地方居住,那个龙王庙也只是暂时借住。

        “老先生就不必推辞了,我也有许多的问题想和老先生请教!”李节当即再次道,说着就提出三国中的一些问题,而谈到这些时,罗贯中立刻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当即坐直身子给李节讲解起来。

        接下来罗贯中又将自己的其它书稿拿出来,包括他老师施耐庵写的水浒传,不过他现在还在修订之中,估计还要几个月才能修订完成,李节也趁机看了一下水浒传,发现和三国一样,同样与后世的有些差别。

        李节与罗贯中越聊越投机,特别是对于三国和水浒这两本书,罗贯中就不说了,李节则是深受后世的影响,对两本书的认识极深,这让罗贯中就像是找到一位知己一般,连午饭都是李节让下人送来,吃饭的时候也依然聊个不停。

        不过就在李节和罗贯中相谈甚欢的时候,朱允熥的马车却停在了李节的家门前,本来昨天他和李节约好了要去武学,可没想到李节竟然请假没有进宫,朱允熥担心李节是不是生病了,所以才特意前来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