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三十八章 捐资助学

第两百三十八章 捐资助学

        “我爹的病怎么样了?”出宫的马车上,朱允熥一脸担心的向李节问道,朱标生病后一直被老朱藏在寝宫中不见外人,消息也被封锁,所以朱允熥也不知道朱标的情况。

        “放心吧,太子殿下恢复的很好,只是陛下担心才不肯放他离开,估计今天晚上你回去就能见到太子了。”李节笑着回答道。

        昨天李节和朱标一起说服了老朱,使得他同意把北平府做为迁都的地点,不过这件事还需要他说服朝中的众位大臣,然后再开始准备,估计就算是要迁都,也要等到一两年之后了。

        “皇爷爷终于要放父亲出来了吗?那可太好了!”朱允熥闻言也兴奋的一拍巴掌道,他和朱标将近一年没见,结果朱标回来又生病了,他这个做儿子当然会担心。

        “对了,蒲城郡主怎么样了,你姐不是去探望她了吗?”李节这时关心的问道,虽然他知道蒲城郡主在宗人府不会受委屈,但还是有些担心。

        “堂姐倒是没事,就是被软禁在一个小院子里,平时也有侍女伺候,除了不能离开外,倒也和平常没什么两样。”朱允熥回答道,他和朱玉宁一起去探望了蒲城郡主,对于蒲城郡主被关起来的原因,他们也问过蒲城郡主本人,结果对方和李节一样都不肯说。

        “没事就好,今天上午我去见陛下,听说秦王已经动身来京城了,估计她也很快会被放出来。”李节闻言也松了口气道,今天上午他又去见了朱元璋,主要是商量了一下迁都的计划,其实主要还是老朱拿主意,他和朱标只负责补充一些意见。

        “求真书院最近有没有什么事?”李节再次问道。

        “最近倒是没什么事,前段时间搞的那个气压实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许多人都慕名去书院求教,使得听课的人也多了好几倍,为此书院不得不对课程进行了一些修改,否则那么多人一起上课的话,一般的房间根本装不下。”朱允熥回答道。

        今天是李节回来后,第一次陪朱允熥出宫,而且他们第一站就要去求真书院,接下来李节还要去武学转一转,平常朱允熥出宫也大都呆在这两个地方。

        “我觉得书院不能再这么松散的讲课了,而是要招收一批正式的学生,就和其它的书院一样,把求真书院的知识体系传承下去!”李节忽然开口道。

        “咦,解学士他们也是这么说的!”朱允熥听到李节的话也露出惊讶的表情道。

        “解缙也这么认为?那我们倒是想到一块去了!”李节闻言也不禁哈哈一笑道,这应该就是所谓的英雄所见略同吧。

        “不仅仅是解学士,其实书院有一部分人早就想这么干了,为此书院还专门讨论过,只不过想要正式招生的话,书院却面临一个问题。”朱允熥说到最后也露出为难的神色。

        “什么问题?”李节急忙问道,如果书院早有正式招生的打算,那当然再好不过了。

        “缺钱!”朱允熥无奈的道。

        求真书院的管理一直很松散,书院里的人也都是靠着兴趣汇聚在一起,任何人想去听课都可以,解缙这些讲课的老师也都有其它的职务,不需要从书院拿钱,学生更听完就走,也不需要书院给他们提供什么衣食。

        在上面这种情况下,书院的花费其实是很有限的,当然书院也没有什么收益,一般都是靠着书院的老师或学生捐献一些钱财就足够了。

        可现在若是正式招生的话,前期的花费可是相当大的,虽然解缙这些人大都有官职,但大明的官员收入本来就不高,哪怕一些人家中有些财产,也不可能全都捐出来,所以书院的招生就被卡在这里。

        “原来只是缺钱,这个好办,缺多少钱我全包了!”李节十分豪爽的一拍胸脯道,他现在还真不缺钱,最关键的是他有钱也没地方花,相比之下,求真书院却有可能改变整个大明的历史进程,现在他捐点小钱,说不定光凭这点就能名传青史。

        “你有钱吗?”朱允熥闻言也是一愣道,在他看来,李节平时虽然不缺钱,但也不怎么花钱,衣食用度也很普通,看起来实在不像是有钱人。

        “当然有钱,你忘了我和表哥刘义开了座镜子作坊吗,大不了我把作坊的收益全都捐出来给书院。”李节微微一笑道,镜子作坊他虽然从来没管过,但每年都会有分红,而且数额还不小,只是他很少有用钱的地方。

        “一座作坊的收益够支撑整个书院的开销吗?”朱允熥闻言却还是有些不太确定的道。

        “不够也没关系,你别忘了我好歹还是个靖海伯,每年有一千石的俸禄,大不了也全捐出去!”李节再次豪爽的道,区区身外之物,他要是想要聚财的话,简直太容易了。

        “你还真是舍得啊!”朱允熥闻言也终于露出震惊的神色,虽然舍家办学的事他曾经听说过,但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

        “殿下,目光要放长远一些,求真书院日后只会越来越重要,甚至等到它发扬光大时,整个天下都将因它而改变,所以投入再多的钱财都是值得的!”李节再次得意的一笑道,身为穿越者,若是连这点眼光都没有,那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等一下!”朱允熥这时忽然想到了什么,当即猛然看向李节道,“不对啊,你把自己的钱财全都捐出去了,那以后我姐嫁给你之后怎么办?”

        “这还不简单,你姐可是公主,每年有两千石的俸禄,比我这个靖海伯都高出一倍,足够养活我们两个了!”李节一脸理所当然的道。

        “你……你竟然要我姐来养活你?这和上门女婿有什么差别?”朱允熥闻言又气又急。

        “什么叫上门女婿?我是驸马好不好,而且都是一家人,谁吃谁的不一样?”李节闻言一挺胸膛理直气壮的道,不过说实话,驸马和上门女婿的差别也不并不是很大,除了可以让孩子保留自己的姓氏外,其它方面都要受到许多的限制。

        “那也不行,这件事我要告诉我姐!”朱允熥却再次据理力争道,他主要还是担心姐姐出嫁后跟着李节吃苦。

        “好啊,不过我敢和你打赌,就算你姐知道我要把钱捐出来,肯定也会十分赞同,甚至如果不够的话,她还会把自己的钱也捐出来你信不信?”李节说到最后也一脸的信心满满,朱玉宁是个很大气的女子,捐资助学本就是好事,以她的性子肯定不会反对。

        “我姐她……”朱允熥本来反驳,可话一出口,气势却弱了下来,随即他也是一脸无奈的接着道,“好吧,是我小心眼了,我姐她还真的不会阻拦,不过你也要注意着点,就算我姐不介意,以后你也要养活一家子,难道就不想多存点钱?”

        朱允熥早就不是那个长于深宫,对外界一无所知的皇孙了,这两年他经常出宫,对民间的疾苦也深有体会,当然也知道钱财的重要性,别看他是皇孙,但每月的例俸也十分有限,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够花。

        李节明白朱允熥的担心,当即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吧,我要是缺钱的话,随便找个办法就能挣到不少钱!”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朱允熥肯定会认为对方是在吹牛,不过李节这么说他却有些不敢确定了,以他对李节的了解,他既然敢这么说,肯定有一定的把握,当然最重要的是,李节的确有许多奇特的想法,想要挣钱似乎真的不是难事。

        就在这时,马车也终于来以求真书院,李节跳下马车抬头看了一下,发现整个书院依然还是原来的老样子,只不过进出书院的人却比以前多了不少,甚至大门两侧也吸引了一些小摊贩来卖东西,竟然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集市,看来无论哪个时代,学校门口都是做生意的好地方。

        朱允熥这时也下了马车,然后陪着李节一起进到书院,路上遇到一些认识他们的人,也纷纷和他们打招呼,不少人见到李节也都露出尊敬的神色,毕竟书院里不讲其它,只讲学识,而李节已经用自己的学识折服了整个书院的人。

        “对了,有件事忘了告诉你,过几天我五叔家的两个堂弟也会来书院学习,他们也是你表弟,到时你帮我招待一下。”李节这时忽然再次开口道,老朱同意之后,他已经给李祺夫妇写了信,让他们准备一下,过几天他会亲自去接李茂和李芳兄弟来京城。

        “临安姑母家的两个表弟也要来?”朱允熥闻言也露出惊讶的神色,他当然知道李祺被贬到江浦的事,按说他的儿子也要受到限制才对,不过想到李节的本事,似乎一切都有可能。

        “那太好了,我也刚好缺个伴,两个表弟来了也能陪着我一起读书。”朱允熥随即点头道,反正都不是外人,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

        不过就在朱允熥的话音刚落,忽然只听不远处“轰隆”一声巨响,吓的身边的护卫也全都一拥而上,把李节与朱允熥护在中间,抽刀而立目光警惕的四下扫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