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三十七章 老朱被说动了

第两百三十七章 老朱被说动了

        两大箱子的资料被抬了进来,李节亲手打开箱子,然后将里面的资料分门别类的拿出来放在老朱面前,这些资料都是他和朱标,以及蒲城郡主亲手整理出来的,现在朱标生病,蒲城被关押,也只有李节对此最熟悉了。

        “父皇,开封、洛阳、西安与北平这四个城市的资料都在这里了,我和李节他们一起对四个城市的情况做了总结,并且放在最上面,父皇您可以先看一看!”这时床上的朱标抱着被子开口道。

        他的身体真的已经恢复了大半,但老朱就是不让他下床,所以他也无聊的要命,索性趁着这个机会把出巡的事禀报一下,至少也能消磨一点时间。

        老朱也一眼就看到了开封的资料,当即伸手拿起上面的总结看了起来,老朱对开封的感情很特殊,他一共去过开封两次,第一次是他年少北上要饭时,曾经到过开封,第二次则是打下开封后他以胜利者的姿态进入开封。

        不过那两次进开封,都没有让老朱留下太好的印象,第一次是因为饥荒,河南到处都是饥民,开封也不例外,第二次则是因为战乱,开封刚刚被老朱打下来,整个城池都被破坏的差不多了,别说当年的汴京风景了,连一个正常的城市运转都维持不了。

        所以老朱也对现在开封的情况十分好奇,虽然以前他也可以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开封的情况,但毕竟不如自己亲儿子实地考察来的详细。

        不过老朱在看完开封的总结后,却露出几分失望的神色,随后他又大概翻了翻开封的资料,与各方面印证之下,也让他感觉开封虽然强盛过,但现在的确不适合担任都城了。

        接下来老朱又把洛阳和西安的总结全都看了一遍,结果越看眉头皱的越紧,因为从这些情况来看,这两个城市也有很大的缺陷,特别是西安,几乎已经被排除在外了。

        最后老朱才拿起北平府的情况,这次他看完后眉头也总算舒展了一些,随即又露出沉思的神色,似乎是在考量这三个城市的优缺点。

        过了好一会儿,老朱这才抬头道:“以你们调查出来的结果来看,似乎北平府更加有优势,特别是那句洛阳稳在守成,北平却利于开拓这句话,让我颇为赞同!”

        老朱说到这里也看向李节微微一笑道:“如果我猜的不错,这句话应该是你说的吧,以太子沉稳的性子,他肯定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李节闻言却是老脸一红,当下与朱标对视一眼,最终犹豫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道:“陛下误会了,这句话不是我说的。”

        “咦?难道吾儿出去一趟,竟然长见识了?”老朱闻言也惊讶的瞪大眼睛看向朱标问道。

        “父皇不要误会,这话也不是我说的,而是蒲城说的!”朱标急忙摆手道。

        老朱闻言先是一愣,随即一拍桌子怒道:“胡闹!你怎么让一个女子参与到这种事情上来?”

        老朱最不喜欢女子和太监干政,而且还被明确的写在大明律中,只不过禁止女子干政倒是做到了,但禁止太监干政却成了一纸空文,甚至大明朝还是太监干政最严重的朝代之一,这主要是怪朱棣,他篡位后身边无人可用,于不少太监得到重用,偏偏这些太监还出了郑和这种人物,所以后来掌权的太监层出不穷也就很正常了。

        “父皇息怒,蒲城命苦,从小就不被二弟喜欢,我将她从西安带走后,她也一直把我当做父亲侍奉,可以说我从西安到北京的路上,也多亏了她的照顾,而且她又聪明,能够帮我和李节整理一些资料,偶尔也会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我觉得她的这句话很有道理,所以才写在总结上。”朱标急忙解释道。

        “她亲爹还活着,你抢着做她爹干什么?”老朱听到蒲城竟然把朱标当成父亲也立刻急了,蒲城可是连她亲爹都敢下毒,所以在老朱看来当她爹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长兄如父,二弟太过胡闹,导致家宅不宁,我身为兄长,替他尽一些父亲的责任也是应该的!”朱标却振振有词的道,不过说到这里他忽然又露出疑惑的神色向老朱问道,“对了,这两天怎么没见蒲城?”

        朱标还不知道蒲城郡主已经被老朱关押到宗人府了,虽然老朱封锁了他生病的消息,但他发病时,蒲城郡主就在现场,所以无论于情于理,她都应该来探望一下自己才对。

        “这个……是我不让她来的,毕竟你生病的消息绝不能传出去。”老朱有些含糊的回答道,他还不想让朱标知道自己把蒲城郡主关进宗人府的事,毕竟关人总要有个理由,可他又不能把蒲城给朱樉下毒的事告诉朱标。

        “咳~,陛下,蒲城郡主虽然是个女子,但却才智超绝,在政务上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有时我也是自愧不如!”李节这时急忙岔开话题道,免得朱标再追问下去,到时老朱就不好圆谎了。

        “没错,蒲城的聪明让我十分意外,可惜她是个女子,若是个男子的话,日后肯定也能成为我的好帮手!”朱标说到最后也露出可惜的神色,但随即他又神情一喜再次道,“不过除了蒲城外,我发现五弟家的有邺,以及四弟家的高炽也不错,一个聪明过人,一个成熟稳重,都是很不错的人才!”

        “看看,你弟弟家的儿子都这么有才,可你看看你的儿子,到现在也没个出挑的!”老朱闻言却白了朱标一眼。

        “这个……其实允炆和允熥也是不错的。”朱标闻言也尴尬一笑道,自家的儿子再不成器,那也毕竟是亲儿子,当然真要说起来,朱允炆与朱允熥的确比朱有炖两人差一些。

        “好了,不说这些家事了,按你们的意思,北平府应该比开封三城更加适合迁都了?”老朱再次把对话拉回正题问道。

        朱标闻言看了看李节这才回答道:“不错,本来我对北平府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只是因为李节的坚持,所以才去了那里,不过到了北平府我才发现,那里各方面的条件的确不错,河运与海运都很方便,虽然靠近边境,但周围有险要的关隘把守,只要内部不出问题,北方敌人也很难突破北平外部的防线。”

        李节这时也接口道:“陛下,臣也很认同蒲城郡主说的那句话,对于大明来说,若是一味守成,恐怕会重复以前王朝的兴衰,但若是迁都北平,却可以时刻感受到外部的威胁,从而让后世子孙不敢放松,另外臣一直坚信,大明的未来在于海上,倭国的银矿就是明证,还请陛下圣裁!”

        看到朱标和李节都赞同迁都到北平府,老朱却没有立刻做出决定,而是拿起北平府的详细资料,一份份的仔细翻阅起来,李节和朱标也不敢出声打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朱终于放下手中的资料抬头道:“迁都之事关系重大,朕也必须与大臣们商议过后再做决定,不过对于我来说,你们刚才的话的确打动了我!”

        李节与朱标听到老朱的话也全都露出狂喜之色,特别是老朱最后那句话,更是意味着老朱已经认可了两人的决定,虽然还需要与大臣们商议,但只要老朱做出决定,这件事就相当于成功了大半,接下来更多的也只是走个流程而已,毕竟老朱可不是能够被大臣左右的人。

        “父皇英明,等我病好之后,也会帮着父皇一起游说大臣们商议迁都之事!”朱标当即也再次行礼道。

        迁都可不是一件小事,更不是他们一句话就能决定的事,而是牵扯到各方各面,需要整个朝廷都动员起来,甚至可能需要花费数年时间,所以那些大臣们的配合也十分重要。

        “好了,这些事你不要多想,还是先把病养好了再说!”老朱却还是不放心朱标的身体,说到这里时,老朱忽然扭头看向李节再次道,“昨天老四那边送来消息,倭国的那个大内义弘已经同意了我们的条件,接下来就是要兑现我们的承诺,第一批物资也在筹备之中,日后我们也需要派人去倭国接管石见国,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李节闻言也是眼睛一亮,当即一拍巴掌兴奋的道:“太好了,大内义弘果然是个识时务的人,不过虽然条件谈成了,但朝廷也不能放松对大内义弘的警惕,这个人十分擅长左右逢源,当初他之所以能够快速崛起,就是在南北两朝之间反复横跳,占尽了便宜,所以朝廷对他也要有所防备!”

        老朱听后也点了点头道:“朕也是这么想的,这个大内义弘今天能够出卖倭国,日后难免不会出卖我们,不过也不用太担心,只要接管了石见国,然后在那里站稳脚根,朝廷也就不需要这个大内义弘了!”

        老朱说到最后也露出几分杀气,等到石见国的银矿开采出来后,大内义弘恐怕会把肠子悔青,甚至很可能会不择手段的抢夺石见国,到时他们与大内氏之间肯定也会爆发一场激烈的冲突,所以如果有机会的话,老朱也不介意提前解决掉大内义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