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三十六章 “大宝宝”朱标

第两百三十六章 “大宝宝”朱标

        李祺的担心也有道理,老朱对李节一家网开一面,那是因为他需要李节为他卖命,至于李祺一家,则全靠临安公主的身份才能活下来,而且李祺可没有李节的本事,不但他被软禁在江浦,两个儿子也不能随意外出。

        “这个好办,如果五叔您愿意的话,就请婶娘给陛下写封求情的书信,到时我带着书信亲自交给陛下,再给两位堂弟求个情,应该可以让陛下同意这件事!”李节十分有信心的道,自己可是救了老朱两个儿子的名,还保住了皇家的颜面,这点小事老朱应该不会拒绝。

        “好,你稍等一下,我这就去找你婶娘商量!”李祺当即点头道,他自己坐牢可以,但却不想让家人陪着自己一起坐牢。

        李祺说完快步离开了客厅,不一会的功夫,就见他和临安公主一起来到客厅,李节也急忙站起来向临安公主行礼,对方不但是他婶娘,还是他未来的姑母,算得上亲上加亲。

        “节儿,你真的有把握让茂儿和芳儿去京城读书?”临安公主这时也一脸急切的问道。

        老朱只是把李祺父子贬到江浦,并且添加了不少限制,但对临安公主却没有任何限制,毕竟是自己的亲女儿,老朱还是狠不下心来,不过临安公主却心甘情愿的跟着丈夫与儿子来到江浦居住,除了她和李祺的感情深厚外,最主要还是放心不下两个儿子。

        “差不多有八成以上的把握。”李节点头回答道。

        临安公主闻言也差点喜极而泣,这段时间她过的也很苦,一方面是担心丈夫的病情,另一方面也在担心两个儿子,特别是李茂和李芳一天天长大,如果一直被关在这里,恐怕这辈子都要完了。

        “我现在就写信,一切就拜托你了!”临安公主说完立刻让人准备了笔墨,然后亲手给父亲朱元璋写了封信,请求他能够答应送自己的两个儿子去京城学习,只是写到最后时,临安公主却禁不住掉了几滴眼泪,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最后临安公主把书信交给李节,然后又询问了一下宫中的情况,她为了照顾生病的李祺,也好久没有回京城了。

        李节当然不敢把朱标生病的事告诉临安公主,只能撒谎说宫中一切安好,随后临安公主又关心了一下李节和朱玉宁的婚事,想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完婚,不过这件事得老朱点头才行,所以李节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时间已经不早了,李节本来想要告辞离开,毕竟从江浦回京城也要走很一段路程,不过李祺和临安公主却极力挽留,甚至连刚才跑出去的李茂兄弟二人也想让李节留下住一晚,最后他也只得点头答应。

        当天晚上,李节就和李茂、李芳兄弟住在一起,主要是这两兄弟想听李节讲故事,以前笛儿也最喜欢在睡觉前听他讲故事,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回京城?

        第二天一早,李节这才向李祺夫妇告辞离开,李茂与李芳兄弟二人给他送行时,眼泪都掉下来了,对此李节也暗叹一声,不过等到自己回去后,应该很快就能让他们兄弟来京城,到时也就能多聚一聚了。

        其实李节之所以让李茂兄弟来求真书院,用意有两层,第一层就是因为李善长的事,李茂兄弟在仕途上基本不会有什么大的作为,就算靠着临安公主的身份谋个一官半职,也改变不了他们庸碌的人生。

        不过若是李茂兄弟来求真书院学习,从小就开始接触各种自然学科,再加上自己的点拨,日后说不定可以独辟蹊径,在学术有一些作为,比做官更容易名垂青史,比如后世几乎人人都知道牛顿的名字,但却很少有人知道当时英国的国王叫什么名字。

        另外李节还有第二重用意,这点主要是针对李祺,现在的李祺心如死水,甚至整个家庭都陷入到一种封闭落寞的气氛之中,在这种环境下,就算没病也会瘪出病来。

        所以李节才想让李茂和李芳兄弟走出来,这样他们能够接触外界的信息,从而给家庭也注入新的活力,如果李祺能看到儿子的成长变化,心中肯定也会有所震动,甚至两个儿子的变化,也可能会给他的人生带来被他早就丢弃的希望,这点才是最重要的。

        下午李节回到京城,他也没回家休息,而是直接进宫求见老朱,以前李节见老朱都是在东暖阁,但这次却有些意外,因为老朱在他的寝宫召见了他,而当李节来到这里时,发现朱标就在旁边的床上躺着休息,老朱则坐在书案后批阅奏折。

        李节看到床上的朱标也立刻放慢了脚步,先向老朱行礼后这才低声问道:“太子睡着了?”

        “我没睡!”没想到老朱没开口,床上的朱标却一翻身坐了起来,脸上也满是无奈的表情。

        “御医说了,让你这几天最好卧床休息,所以你就好好的躺着吧!”老朱却是头也不抬的回道。

        “父皇,我真的感觉自己好多了,您就让我回去吧,实在不行让我下床走两圈也行。”朱标闻言再次无奈的道,他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却还被老朱当成一个孩子照顾,这要是传出去,他以后就没脸见人了。

        “再休息一天,明天让御医诊治过后,如果他说没问题就让你离开!”老朱终于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道。

        李节听到这里也总算明白过来,老朱这是被朱标差点猝死给吓到了,所以才如此的小心,甚至宁可把朱标当成孩子一样按在床上休息,也不敢再让他脱离自己的视线。

        “你昨天去江浦了?”老朱说完不再理会朱标,而是把目光转向李节问道。

        “是!”李节老实回答道。

        “临安他们夫妇还好吗?”老朱随口问道。

        “五叔之前的病伤了元气,现在身体还没恢复,公主倒是挺好的,就是有些担心五叔的身体,另外公主还向我问了陛下与太子的身体情况,不过我没敢告诉她太子生病的事。”李节再次回答道。

        “我也好长时间没见镜静了,有空我也得去江浦走一趟!”朱标这时半是赌气半是认真的道,说着还特意看了一眼老朱,临安公主名叫朱镜静,比朱标小几岁,两人虽然不是一个母亲所生,但感情也相当不错。

        不过老朱却没理朱标,只要朱标能养好身体,他想去哪都行。

        “陛下,我回来时公主托我给陛下带了封书信,说是有一件事想恳求陛下答应!”李节说着把临安公主的信取出来双手呈上。

        老朱闻言却是眉毛一挑,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接过书信,他本以为临安公主是想替李祺求情,却没想到打开书信后才发现,信上竟然是临安公主想把李茂和李芳这两个孩子送回京城,安排到求真书院读书。

        “求真书院?这恐怕是你小子出的主意吧?”老朱看完临安公主信也立刻冷哼一声看向李节问道。

        “陛下英明,我也是看到五叔生病后,实在无力管教两个堂弟,公主又要照顾五叔的身体,也没精力去管他们,所以我就提议让他们来京城,到时我也能帮着管教一下他们,不求他们成才,至少不要走上歪路!”李节笑嘻嘻的承认道。

        “那为何要去求真书院,而不是国子监?”朱元璋眯着眼睛再次问道。

        对于求真书院,老朱也有所关注,不过这座书院虽然出了不少的奇谈怪论,但对朝廷并没有什么危害,甚至书院中不少人还在朝廷任职,所以老朱对求真书院也不怎么排斥,不过在他看来,国子监才是真正培养人才的地方,要知道明初的国子监监生,是可以授予官职的。

        “启禀陛下,我那两个堂弟年龄太小,而且以前读书也不认真,就算进入国子监,恐怕也学不到什么东西,相比之下,他们去了求真书院,我倒是可以指点一下他们,同时也更方便照顾他们。”李节再次回答道。

        其实国子监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而且就算进了国子监,以李茂兄弟的身份,恐怕也很难在官场上混开,所以还不如直接去求真书院。

        老朱也只是随口一问,现在有李节一个已经够了,他可不想再让李善长的其它孙子也进入官场,所以他对李节的回答也很快点了点头道:“好吧,你既然愿意照顾他们,就让他们来京城吧,有空了也可以带他们进宫来看看我。”

        李节听到老朱同意也心中一喜,不过当听到他最后的那句话时,却是暗自撇嘴,除非自己吃错药了,否则绝不可能带李茂他们兄弟来见老朱,虽然李茂和李芳都是老朱的外孙,但双方的关系也实在太复杂了,所以还是不见为妙,这样对双方都好。

        家事谈完了,朱标这时也终于找到机会再次插嘴道:“父皇,我们出巡收集了各城的资料,现在李节刚好在这里,我也闲着没事,不如就和您禀报一下我们出巡的见闻,以及对迁都的决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