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三十五章 软禁中的驸马

第两百三十五章 软禁中的驸马

        寒风萧瑟,李节打开车窗看着窗外冬日的美景,前几天金陵这边刚下了场雪,地面上的积雪还没有融化,远处的青山都覆盖上一层薄薄的雪妆,看起来就像是名家笔下的山水画一般。

        不过李节很快就受不了外面的寒风,当即把车窗关上,然后又吩咐车夫走慢点,毕竟道路结冰后太滑,一切以安全为重。

        今天李节特意抽出一天的时间,前去江浦探望一下生病的五叔李祺,自从那天从刘义那里得知李祺的情况后,他也十分的担心,毕竟自从李善长出事后,李祺的精神状态就一直不怎么好。

        本来李节回来之后,应该有许多的事情要做,别的不说,光是他和朱标这次出巡,就带来许多的资料,另外还有对各个城市的评价,以及日后迁都的议程等等。

        不过现在全都因为朱标的病给搁置了,现在老朱根本没心思理会这些,除非等到朱标的病彻底好了,否则其它事情什么也做不了。

        至于蒲城郡主,现在也暂时被收押到宗人府,不过朱玉宁经常去探望她,倒也不用担心会有什么事,估计等到朱樉被召回京城后,老朱就会放她出来,至于朱樉,老朱可能不舍得杀他,但秦王的爵位恐怕要保不住了。

        江浦其实就是后世南京的浦口区,位于长江北岸,李节刚才也是乘船渡江,然后又换乘了马车,光是一来一回就要大半天时间。

        很快马车来到江浦县城,不过李节并没有进城,而是来到县城外的一座庄院,这里也就是李祺被贬之后的住所。

        整个庄院的占地面积颇大,外围还有数座村庄,其实这里本来就是皇庄,周围的村庄住的都是皇庄的佃户,皇庄中也修建了一座别院,平时可以供皇家的人前来修养居住,现在则成了李祺与临安公主的住所。

        李节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所以下了马车后,也径直进到别院中,有认识他的下人也立刻到后院报信,同时也有人引李节到客厅品茶休息。

        不一会的功夫,就听厅后传来脚步声,紧接着就见李祺迈步走了进来,只是当李节看到李祺的模样也愣了一下,大半年没见,李祺比当初瘦了好多,脸上的两颊凹陷,皮肤也有些发黄,甚至头发都失去了光泽,整个人看起来像是老了十几岁似的。

        李节急忙上前行礼,随即关切的问道:“五叔您怎么瘦了这么多?”

        “不妨事,只是生了场病,养上一段时间就事了,倒是节儿你陪着太子出巡这么久,这一路也辛苦了吧?”李祺这时却笑着开口问道,也许是见到侄子让他十分高兴,所以精神看起来还不错。

        “我还年轻,辛苦一些是应该的,不过五叔您可得多注意一下身体,不要多想其它的!”李节这时再次劝道,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的劝说有些干巴巴的,恐怕也起不到什么效果,可面对李祺他也只能说这些了。

        “放心吧,我这边有你婶娘照顾呢,倒是你自己一个人在京城,平时更要多加注意身体!”李祺再次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道,对于李节这个侄子,他也寄托了很大的期望,甚至他认为家族的中兴也全都要靠李节来守成,但他又不希望让李节背负太多,所以平时也只是叮嘱他注意身体。

        “我知道,婶娘和堂弟他们的身体还好吗?”李节默默的点了点头,随后再次问道。

        “他们都还好,这次我生病也多亏了你婶娘的照顾……”

        不过就在李祺说到这里时,忽然只见客厅外忽然探出两个小脑瓜,两双大眼睛也好奇的向厅中打量,李节一下子认出这两个孩子正是李祺与临安公主的儿子,一个叫李茂,一个叫李芳,其中李茂大一点,今年十一岁,李芳则只有八岁。

        “你们两个鬼鬼祟祟做什么?”李祺看到两个儿子的模样也脸色一板斥责道。

        这下两个孩子也吓的不轻,当即束手而立,一副做错事的模样。

        “五叔您别生气,我和堂弟他们这么久没见,他们肯定是想我了!”李节这时笑着劝道,随后又向两人招了招手道,“堂弟快进来,我给你们带了礼物!”

        看到李节招手,李茂和李芳却没敢进来,而是先看了李祺一眼,直到李祺微微点头,两人这才欢快的跑了进来,并且向李节行礼道:“见过堂兄!”

        李节对这两个堂弟也十分喜欢,当即让人把自己带的礼物拿来,然后分给两人,这让两个孩子也更加高兴,甚至还缠着李节讲他在外面的见闻,李节也挑了几件在路上遇到的趣事讲给他们听,更让两个孩子缠着他,想要让李节在家里多住几天,这样他们就能听到更多外面的事情了。

        “好了,你们堂兄还有事情要做,哪有时间来陪你们,快点退下吧!”这时李祺脸色一板,再次对两个儿子吩咐道。

        这让李茂和李芳也都露出十分不舍的神色,他们自从来到江浦,家里就很少有人来,其中就数李节和他们年龄相近,而且还是同辈,所以他们对李节也十分亲近,每次见到他都不想让他离开。

        不过李茂两人也不敢违抗父亲的命令,最后还是依依不舍的向李节行礼,然后这才带着礼物退下,李祺看着两个儿子一步三回头的样子也叹了口气,他又何尝不知道两个儿子在家里很孤独,可现在这种情况,他也没有办法。

        “五叔,堂弟他们一天天长大了,你对他们日后有没有什么打算?”李节忽然沉默了片刻,然后向李祺开口问道。

        “还能有什么打算,我现在什么都不求,只求他们两个能健健康康的长大,等成年后就给他们说门亲事,然后娶妻生子平安的度过一生就足够了。”李祺闻言再次叹了口气道。

        李祺现在形同囚禁,轻易不能外出,临安公主虽然是朱元璋的女儿,但在这件事上也帮不上什么大忙,顶多就是日后李茂和李芳长大了,凭借着临安公主的身份谋取个一官半职,然后庸庸碌碌的度过一生。

        事实上就在原来的历史上,李茂和李芳也的确过的很平庸,他们一个做了卫指挥使,一个做了卫镇抚使,虽然在普通人看来依然是高不可攀的职位,但以他们的出身来说,却根本不算什么,李善长的爵位也没能得到继承。

        “那他们现在还读书吗?”李节想了想再次问道。

        “家里有先生教他们读书,以前我还有时间管教他们,可自从来到江浦后,我对他们的管教就松懈了许多,听教书的先生说,他们对读书也不怎么上心了。”李祺说到最后也叹了口气,他们一家已经落到如此境地,两个孩子读不读书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日后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出息。

        “这可不行,五叔您现在的困境只是一时的,日后说不定还有出头的日子,两个堂弟的教育也要跟上啊!”李节再次劝道。

        “这……好吧,我回去叮嘱一下你婶娘,让她多操点心。”李祺再次有气无力的点头道,他现在已经彻底的心灰意冷,根本不对将来抱什么希望了。

        看到李祺现在的样子,李节也感觉心中难受,最后再次犹豫了一下终于开口道:“五叔,其实我倒是有个想法!”

        “什么想法?”李祺闻言也是一愣道。

        “您听说过求真书院吗?”李节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反问道。

        “求真书院?就是那个教授各种奇谈怪论的书院?”李祺虽然被软禁,但对外界的事情也并非一无所知,更何况江浦离京城又那么近,所以京城那边的一些事情也会传到这里。

        “不错,不过书院教的可不是什么奇谈怪论,而是与儒家经典截然不同的一些知识,其中有许多还是我亲自提出来的,可以说我之所以有现在的成就,这些学识也帮了大忙!”李节微笑着解释道。

        “那你的意思是说……”李祺听到这里也大概猜到了李节的想法。

        “我觉得可以让堂弟他们去求真书院学习一下,这样一来可以学到许多有用的东西,二来也可以和外界多接触一下,不至于让他们封闭起来,另外我敢断言,求真书院日后必定大放光彩,两个堂弟去那里,以后肯定也能找到一条更好的出路!”李节终于讲出自己的打算道。

        李祺听到李节的话也终于露出沉思的神色,他对自己的前途已经感到绝望,但却觉得李节的话有道理,两个孩子还小,未来还有无限种可能,自己不能提前就把他们的前路给断送掉。

        虽然李祺对求真书院的了解不多,但他相信李节的判断,毕竟李节可是他亲侄子,绝对不会坑他,这让他也开始有些动心。

        不过紧接着李祺却又皱起眉头的道:“可是我被贬到江浦居住,轻易不能离开,茂儿和芳儿想要去京城的话,我担心陛下那里会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