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三十四章 我不能说

第两百三十四章 我不能说

        “雪晴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朱玉宁刚见到李节就立刻迫不及待的问道,小脸上也满是焦急之色。

        “雪晴是谁?”李节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雪晴就是蒲城堂姐的名字。”这时旁边的朱允熥解释道,蒲城是封号不是名字,一般来说,女子的名字除了自己的家人外,一般是不允许告诉外人的。

        “不对啊!”李节闻言却再次一愣,随即一指朱玉宁道,“你叫玉宁,你妹妹叫玉清,燕王的长女叫玉英,蒲城郡主的名字不应该也叫玉什么吗?”

        “我们女子的名字可不像你们男子那么讲究,不需要按辈行来取名,只是四婶与我娘情同姐妹,所以我们两家的女儿才取了相似的名字。”朱玉宁虽然着急,但还是耐心的解释道。

        “没想到蒲城郡主竟然叫雪晴?”李节说到“雪晴”这个名字时也不禁笑了起来,因为他感觉这个名字有点像后世老掉牙的言情小说中,某个女主角名字。

        “雪晴出生时下了一晚上的大雪,结果天亮之后却是艳阳高照,不到中午雪就化光了,所以才有了这个名字。”朱玉宁说完也再次忍不住追问道,“你快告诉我雪晴她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被皇爷爷关进宗人府?”

        “原来如此,没想到她的名字还有如此寓意!”李节却并没有回答朱玉宁的问题,说到这里反而十分感兴趣的看向朱玉宁问道,“那你的名字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寓意?”

        “不要转移话题,快告诉我雪晴她到底怎么了?”朱玉宁气极,一张小脸也是涨的通红,昨天蒲城郡主找到她说了好多话,两人也几乎一整夜没睡,结果今天早上蒲城郡主就被宗人府的人带走了,朱玉宁去找老朱也被拦了下来,所以她才想到找李节,可没想到李节绕来绕去就是不说。

        “好了好了,我不乱问了,你别生气!”李节看朱玉宁着急的模样也急忙劝道。

        “那你还不告诉我?”朱玉宁再次急道,自从蒲城郡主被带走后,她都快被急死了。

        “这件事我知道内情,但我不能告诉你!”李节终于正面回答道,昨天晚上老朱已经明确警告过了,蒲城郡主试图谋杀父亲这件事绝对不能外传,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也不行。

        “你……”朱玉宁听到李节的回答气的想要杀人,也幸亏这里没刀,如果有刀的话,她非抽出来砍李节一刀不可,这也不能怪她,实在是李节的回答太气人了。

        “玉宁你别生气,不是我不说,而是我不能说,陛下亲自下的封口令,另外你也不用担心郡主的安危,她顶多就是被关一段时间,应该很快就会被放出来的。”李节看到快要暴走的朱玉宁也急忙安抚道。

        “雪晴真的没事?”朱玉宁听到李节的话也终于恢复了一点冷静。

        “肯定没事,玉宁你与其担心郡主,不如多担心一下太子的身体。”李节再次点了点头,随后又提醒朱玉宁道。

        “父亲他不是挺好的吗,昨天回来后他就和皇爷爷聊了一整晚,到现在我们都还没见到他。”这时旁边的朱允熥也一脸疑惑的道。

        李节闻言先是一愣,随即这才反应过来,看来老朱已经封锁了朱标身体出问题的情况,不过想想也正常,朱标身为太子,若是让人知道他昨天差点猝死,肯定会引起大明的朝局动荡,特别是朱樉、朱棣这些手握兵权的藩王们,难保他们不会出现什么其它的心思。

        “父亲的身体怎么了?”朱玉宁这时也皱起眉头问道,目光也变得有些凝重,既然李节这么说,那代表着父亲的身体肯定出了问题,可她事先却没有听到任何风声,显然是被封锁了消息,如果仅仅只是小问题的话,根本用不着如此,所以她马上判断出朱标的身体出了大问题。

        “咳~,没什么,只是太子这一路太过劳累,回到京城放松下来后有些不适而已。”李节急忙改口道,并且向朱玉宁使了个眼色,他知道瞒不过朱玉宁,但旁边还有一个朱允熥,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他想让朱玉宁支走朱允熥再说。

        朱玉宁已经和李节颇有默契,当即微微点头,随即就向朱允熥道:“小弟你先出去一下,我有些话想和李节单独聊一下!”

        不过李节和朱玉宁这次却失算了,只见朱允熥这时没好气的道:“你们两个不要眉来眼去的,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父亲的身体肯定出大问题了,否则皇爷爷不可能封锁消息!”

        被朱允熥给看穿了,这让李节也有些吃瘪,对面的朱玉宁看到李节的样子忽然有些想笑,但想到父亲和堂妹的情况,她又不禁幽幽的长叹一声,本以为父亲和李节回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却没想到带来这么多的事情。

        “好吧,殿下你已经长大了,我不应该再把你当成小孩子了!”李节急忙认错,随后这才正色道,“太子的身体的确出了大问题,之前在暖阁忽然晕倒,后来虽然清醒,但依然需要休养,所以就暂时留在陛下那里。”

        朱玉宁闻言再次皱紧眉头,随即也十分担心的道:“若是一般的疾病,皇爷爷肯定不会如此小心,看来父亲这次的病真的十分严重,只是皇爷爷封锁消息,我们就算是想探望恐怕也见不到父亲。”

        “其实你们也不要太担心,太子这次发病只是来的太突然,清醒过来后,也没发现什么其它的问题,应该休养几天就能恢复的差不多,不过日后还是要小心,特别是在情绪上不能大喜大怒,这点玉宁你要注意一下,千万不要再气到太子。”李节最后特意向朱玉宁叮嘱道。

        “我……我已经好长时间没和父亲吵架了!”朱玉宁闻言也有些窘迫的争辩道,之前因为朱允熥,她的确经常和朱标发生争执。

        “没有当然最好,太子这次的病来势凶猛,就算这次恢复了,但天知道下次什么时候会来,所以你们一定要注意!”李节再次叮嘱道,老朱之所以没有杀蒲城郡主,也严禁李节把蒲城给朱樉下毒的传出去,最主要的担心就是怕再刺激到朱标。

        “我们明白!”朱玉宁与朱允熥几乎是同时道,他们了解李节,知道他如此再三的叮嘱,显然是因为父亲的病情的确不容乐观。

        看到他们姐弟二人都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李节也放下心来,随即又笑着宽慰道:“当然你们也不用过度的担心,太子这次发病,主要还是因为身体的底子不好,日后只要放松心情,注意一下饮食,平时也要适量的运动,应该就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了。”

        “父亲的病是不是和雪晴的事有关系?”朱玉宁忽然开口问道,以她的聪明,很容易把这两件事给联系到一起。

        “这个……可以说有关系,也可以说没关系。”李节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其中的关系实在太复杂了。

        “别卖关子!”朱玉宁再次有些着急的道。

        “好吧,其实就算我不说,你们也很快就会知道,我和蒲城郡主联手把秦王给告了,估计这次秦王不死也得脱层皮,太子的病确切的说和秦王有关系。”李节想了想终于开口道,这件事不在保密的范围内,老朱已经把准备把朱樉召回京城了,日后肯定会对他进行一些处置,所以也没必要保密。

        “原来是这样,难怪雪晴昨天和我聊天时显得那么轻松,被宗人府带走时也没有任何的惊慌。”朱玉宁闻言也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身为闺蜜,她对蒲城郡主的遭遇也十分清楚。

        “不对啊,你和堂姐联手告了二叔,以皇爷爷的脾气,就算会处置二叔,也会迁怒于你们,可为何堂姐被关进宗人府,你却一点事也没有?”朱允熥却发现了其中的异常,于是追问道。

        “我可是禀公执法,刚正不阿,陛下怎么会舍得处置我?”李节挺起胸膛一脸自豪的道,虽然这话有点自夸的嫌疑,但在这件事上,他的确表现的十分强硬,没有因为朱樉的身份而退缩,当然他能全身而退,主要还是他救了朱标一命,甚至连朱樉的命都是他救的。

        “吹牛,你刚才说皇爷爷让你保密的事,雪晴是不是也知道?”朱玉宁闻言却是白了李节一眼,随即再次问道。

        “她的确知道。”李节再次回答道。

        “这么说来,这件事是属于你们两个之间的秘密了?”朱玉宁忽然话锋一转问道,看向李节的目光也有些不善。

        “玉宁你可不要误会,陛下也知道这件事!”李节急忙解释道,额头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面对李节的解释,只见朱玉宁却是“扑哧”一笑道:“看把你紧张的,我只是开个玩笑,就算我信不过你,难道还信不过雪晴吗?”

        对于朱玉宁的话,李节却更加无语,这话说的好像自己就不值得信任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