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三十三章 京城诸事

第两百三十三章 京城诸事

        家里忽然多了一个弟弟,这件事的确给李节带来很大的震动,不过他实在太累了,马车还没有回到义惠侯府,他就撑不住睡着了,等到醒来时,却发现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他也没有回家,而是住在了义惠侯府,估计是昨天刘义看他睡着后也没叫醒他,直接安排他住在家里。

        李节刚起床,刘义就跑来叫他一起吃早饭,不过吃饭的时候却只有他们两人,这让李节也惊讶的问道:“舅舅怎么不在?”

        “还不都怪你,我爹接手武学后,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整天的不着家,昨天好不容易抽空回家一趟,准备给你接风洗尘,结果你在回来的路上就睡着了,我们看你太累,就没叫醒你,结果今天一大早,武学那边又有事,所以我爹天没亮就走了。”刘义说到最后也露出无奈的神色。

        以前刘英可是出了名的懒散,他本来就是个安乐侯爷,手里也没什么权力,哪怕以前接手了铁册军,刘英也不怎么上心,可现在对武学却几乎耗尽了心思,甚至有时一连几天都泡在武学里。

        “忙一点也好,以前舅舅是找不到事做,现在有武学让他费点心力,反而是件好事!”李节闻言也微微一笑道。

        其实他明白刘英的心思,自己这个舅舅文不成武不就,本来没什么大本事,他也十分有自知之明,所以之前就安心的混吃等死,不过现在武学不需要他有什么特殊的才能,只要他能管理好武学不出乱子就行,而且刘英也看出武学的重要性,日后说不定他还能借着武学名垂青史,在这个诱惑下,刘英当然会十分卖力。

        “对了,表哥你不也在武学吗,今天不用上课吗?”李节忽然又再次问道,刘义也是铁册军的成员,后来全都转到武学中学习。

        “当然要,不过我爹给我放了两天假,毕竟姑母他们不在京城,你又刚回来,当然要有人陪着!”刘义嘿嘿一笑道,其实陪李节是他给自己找的请假理由,主要是武学的学习太辛苦了,他想借着这个机会休息两天。

        李节一眼就看穿了刘义的心思,不过他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说破,两人吃过早饭后,李节这才开口问道:“表哥,我离开这么久,京城这边有没有什么新情况?”

        “当然有,其中有几件还和你有关!”刘义立刻回答道。

        “和我有关?”李节闻言也惊讶的道。

        “对啊,比如就在半年前,户部郎中王国用上书,替你祖父李善长申冤,当时不少人都以为王国用死定了,却没想到陛下看过他的奏本后并没有说什么,更没有治王国用的罪。”刘义提到王国用时,也露出一种敬佩的神色,毕竟不是谁都有如此大的勇气仗义执言。

        李节听到这里也暗叹一声,这件事果然还是发生了,李善长死的冤吗?很冤!可他该死吗?站在老朱的立场他也的确该死!不过老朱杀了李善长后,心中肯定也存着几分愧疚,这也是王国用能活下来的原因。

        “对了,王国用上书后,你五叔就大病了一场,后来姑丈单独来了京城一趟,在你五叔那里住了大半个月才回去。”刘义忽然又想起一件事,于是再次开口道。

        “那五叔他现在怎么样,病好了没有?”李节闻言也急切的问道,自从被贬到江浦后,李祺的身体就一直不太好,毕竟满门抄斩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当初李节之所以能说话父亲李祝回京城,李祺的身体情况也是主要原因。

        “姑丈走的时候,你五叔的病已经好多了,不过据说留下了病根,现在身体也是时好时坏的,如果不是你弟弟太小,估计姑丈马上就会来京城。”刘义再次回答道。

        “五叔他这是心病,这两天我找时间去探望一下他!”李节闻言也再次叹了口气道,父亲不在,他这个做侄子的当然也要尽到一些责任。

        “另外求真书院前两个月也闹出一件很大的事,甚至引发了整个京城的震动。”刘义忽然再次开口道,求真书院和李节的关系密切,虽然李节不在京城,但这件事还是和他有关。

        “求真书院能出什么大事?”李节闻言再次一愣问道。

        “你之前搞了个热气球上天,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这次求真书院没你搞的那么大,但也不算小,他们把两个半球形的铁壳合在一起,本来轻轻一碰就开了,可是后来他们抽出里面的空气后,悬挂在书院门外让人去拉,而且明言只要有人能拉开,就赏银千两,结果当时整个京城都疯了,可无论再强壮的大力士,也无法拉开这个空心的铁球,简直太奇怪了!”

        “马德堡半球!”李节听到这里也立刻明白求真书院在做什么实验,把两个半球中间的空气抽出,以此来证明大气压强的存在,当初他曾经在书院里讲过,也提到过这个实验的设想,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搞出来了。

        “马什么半球?”刘义听到李节口中的新名词也好奇的问道。

        “先别管什么半球,这个实验后来怎么样了,有没有人拉开?”李节再次问道,马德堡半球之所以得名,主要是这个实验在马德堡市进行,现在地点改了,说不定日后就要称这个实验为金陵半球了。

        “没有,后来书院放开了限制,可以二十个人一起合作,可就算是这样,依然拉不开这个半球,后来有人置疑书院搞鬼,于是书院就雇了十六匹马,这才把半球拉开。”刘义再次兴奋的道,当时他和武学的人一起去凑热闹了,不过他们也没能拉开。

        “有趣,有空了我得去书院一趟,看看他们实验用的半球!”李节闻言也露出几分满意的微笑,虽然他不在书院,但书院中的人也已经开始自主的探索与实验,这可比他手把手去教要强多了。

        其实书院的这种主动性也是李节刻意去培养的,求真书院虽然因他而起,但他很少去插手书院的事,一来他实在太忙,二来也是不想让书院的人对自己形成依赖性,所以他只是偶尔去讲几堂课,只有书院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时,他才会出面帮点忙。

        “武学那边怎么样,有没有出过什么问题?”李节主动开口问道,他在武学也担任着少学的职位,而且当初走的时候,武学还在筹备之中,现在都开学半年了,所以李节也很想知道武学的情况。

        “问题肯定有不少,否则我爹也不会那么忙,不过这也正常,毕竟武学才刚开始,如果没问题那才叫奇怪。”刘义这时竟然说出一番大道理来。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肯定不是你说的吧?”李节闻言却立刻笑道,以刘义的见识,肯定说不出这番话来。

        “果然还是瞒不过表弟你,这话是信国公他老人家对我爹说的。”刘义也是嘿嘿一笑道,说到这里他忽然又想到一件事,于是十分兴奋的道,“我们最近开始学热气球的操作了,可惜现在还不让我们上天……”

        就在刘义刚说到这里,忽然有下人禀报,朱允熥竟然来找李节,这让李节也有些奇怪,因为现在是上午,朱允熥一般只能下午才能出宫。

        当下李节和刘义来到前厅,果然见到一脸焦急的朱允熥,当他见到李节时,也立刻上前一把抓住他急切的道:“走!跟我进宫,我姐急着要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