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三十二章 至此为止

第两百三十二章 至此为止

        老朱这辈子什么苦都吃过,少年时家破人亡,出家后被逼云游四方,以乞讨为生,后来好不容易加入义军娶了老婆,却又被顶头上司猜忌,最后他终于自立门户,打败各大强敌统一了天下,成为史上从乞丐到皇帝的第一人。

        然而还没等老朱享几年福,自草莽时起家就帮他撑起一个家的贤内助,却也早早的离他而去,相比少年时的家破人亡,发妻的离世对他的打击更大,甚至可以看做老朱执政时期的一个转折点。

        只是老朱做梦也没想到,到了自己晚年时,却还要承受一次更大的打击。

        先是自己器重无比的长子猝死,随即又死而复生,可还没等他来得及高兴,自己的亲孙女竟然要杀自己的亲儿子,如此大悲大喜再大悲,让老朱的一颗心也是三起三落,哪怕以老朱坚强,现在也是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呆愣在那里,好半天都没有任何反应。

        蒲城郡主这时却面色坦然,甚至有一种解脱之感,自从三年前她回到西安,为了在暴虐的父亲手中活下来,她学会了将自己的情绪掩藏起来,无论是高兴或悲伤,她从来都不会显露出来。

        不过今天她却不打算再伪装下去了,事情自己已经做了,哪怕李节答应替自己隐瞒,可她却骗不了自己,弑父的阴影也会一直伴随着她,特别是在李节这个知情人面前,更让她时常有抬不起头的感觉,所以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讲出来,至于是杀是剐,悉听尊便!

        背后的李节却是暗自着急,蒲城郡主的举动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想拦也没有拦住,至于老朱知道这件事后会有什么反应,他也完全无法预料,万一暴怒之下的老朱真的要杀蒲城郡主,他又该怎么劝说阻拦?

        就在这时,老朱猛然站起身,伸手取下墙上挂着的腰刀,这把李节吓了一跳,当即上前阻拦道:“陛下息怒……”

        然而李节的话刚一出口,只听“仓啷~”一声,老朱已经拔刀在手,蒲城郡主看到祖父的举动也没有任何的反抗,反而闭上眼睛微微仰起小脸,两行泪水也从脸庞上滑落。

        紧接着只见刀光一闪,李节想要冲上前阻拦,却根本来不及,不过在长刀落下后,竟然没有鲜血喷撒,反而有一缕长长的秀发飘落,这时李节才发现,老朱这一刀只是从蒲城的脖颈处划过,并没有伤到她,只是砍断了她的一缕长发。

        蒲城郡主这时也惊异的睁开眼睛,当看到祖父已经收回腰刀时,脸上也露出惊愕的神色,她本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却没想到祖父竟然没有杀自己。

        “弑父本是十恶不赦之罪,不过念你初犯,而且情有可原,暂且将你收押到宗人府听候发落,你可心服?”老朱收刀而立,脸上的表情竟然显得十分平静,只是不知道他是真平静,还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孙女心服口服!”蒲城郡主躬身行礼道,无论她有再多的理由,弑父都是天理难容的大罪,刚才她做好了必死的决心。

        老朱随即又扭头看向李节问道:“这件事太子知道吗?”

        “不知道,我没敢告诉他!”李节愣了一下才回答道,他没想到老朱听完这件事后竟然变得如此冷静,完全和之前暴怒的模样判若两人。

        “除了你们两个,还有别人知道吗?”老朱再次问道,目光也闪烁着几分杀机,如果还有别人知道,那他绝对不会让知情的人留在世上。

        “没有了,除了我们两个外,就只有陛下您知道了!”李节急忙回答道,仅仅是因为罪状的事,把让朱标差点猝死,如果让他知道蒲城郡主要毒杀朱樉,说不定会当场气死。

        “很好,这件事就至此为止,日后我不想听到外界有任何关于这件事的传闻!”老朱再次果断的道。

        李节听到这里也终于醒悟过来,老朱是不想让家丑外扬,毕竟若是蒲城郡主想要毒杀朱樉的事传出去,肯定会成为皇家最大的丑闻,到时还是老朱最丢脸。

        而老朱现在之所以如此冷静,估计是他完全切换到一个帝王的身份来处理这件事,只有这样,他才能摒弃感情方面的影响,从而做出最理性的判断。

        “臣明白,陛下放心,这件事绝对不会传出任何风声!”李节当即保证道,一共才三个知情人,老朱是最不愿意看到消息泄露的人,蒲城郡主做为当事人,当然也不会随便外传,所以只要李节不说,这个消息就会烂在三人肚子里。

        “很好,你们退下吧,朕累了!”朱元璋再次坐下,然后无力的挥手道,这一天来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他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李节和蒲城答应一声,然后一起退下,而在走出暖阁时,两人却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

        “你为什么要告诉陛下?”李节主动开口问道,这个问题他依然想不明白。

        “我也累了,不想再背负着这个沉重的枷锁了!”蒲城郡主小声回答道。

        “陛下虽然不想把事情闹大,对你也只是暂时收押在宗人府,但并不意味着这件事结束了,日后陛下很可能会对你产生厌恶之心!”李节再次道。

        “无所谓了,我本就是个苦命的女子,不像堂姐……”蒲城郡主说到这里忽然顿住,然后露出一个强笑道,“日后你与堂姐成婚,不要忘了请我喝杯喜酒!”

        蒲城郡主说完向李节微行一礼,然后转身进到宫中,趁着宗人府的人还没来,她想去见一见堂姐朱玉宁,相比李节,她有更多的话想和堂姐倾诉。

        看着蒲城郡主离去时孤单的背影,李节也叹了口气,生于帝王家本来是一件人人羡慕的事,可是想到蒲城郡主的那些遭遇,却实在让人羡慕不起来。

        这一天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别说年过六十的老朱,连李节这时都感觉疲惫无比,刚才可能还不觉得,可是这时放松下来后,李节立刻觉得全身发软,脑子里也一阵阵发晕,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找张床躺下好好的睡一觉。

        当下李节强打精神出了皇城,结果刚一出城门,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叫道:“表弟,你可算出来了!”

        李节闻声看去,正是自己的表兄刘义,这让他也心中一喜,当即迈步上前,刘义见到他也十分高兴,拉着他就上了马车。

        “我爹他们呢,现在应该已经回到京城了吧?”李节虽然又困又累,但这时还是强撑着问道,按说自己回来了,来接自己的应该是父母才对,就算他们不来,也应该会派下人来。

        “表弟你恐怕还不知道吧,姑母那边有一件天大的喜事!”刘义这时眉飞色舞的再次道。

        “什么喜事?”李节眨了眨眼睛问道。

        “你有弟弟了!”刘义眉飞色舞的回答道。

        “什么?”李节闻言也立马不困了,当即瞪大眼睛一脸不敢相信的问道。

        “就在上次你离开凤阳不久,姑丈他们也正准备动身回京城时,姑母却忽然发现自己怀有身孕,就在两个月前,姑母在定远县老家给你生了个弟弟,本来想给你写信的,可你在路上行踪不定,根本没办法送信!”刘义再次兴奋的道。

        这个时代的人都信奉多子多福,可偏偏李祝夫妇只有李节这么一个儿子,而且自从李节出生时,李夫人的肚子就再也没有反应,哪怕后来李祝纳了赵姨娘做妾室,也只生下笛儿这么一个女儿,结果谁也没想到,李节这边都成年了,李夫人竟然又生了个男孩,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我娘给我生了个弟弟?”李节闻言也是一脸的不敢置信,他本以为朱标死而复生已经够刺激了,没想到这边还有一个更刺激的!

        “惊喜吧,一开始我也不敢相信,可事实就是如此,姑母的信上说,姑丈当时都高兴坏了,当即就决定不来京城,毕竟以姑母的年纪,再加上怀有身孕,也实在不宜长途跋涉,现在孩子出生了,但也不方便带着孩子上路,所以他们依然住在定远县。”刘义看着李节震惊的模样也十分得意的道,他就知道李节会有这种反应。

        “高龄产妇的确要小心,婴儿更要注意!”李节脑子晕乎乎的道,他现在都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别的什么,虽然这是件喜事,可他却总感觉有点不是滋味,之前有笛儿这么萌萌的妹妹倒也不错,可现在忽然多了个臭弟弟,这让李节一时间也有些无所适从。

        “对了,现在你弟弟还没取名字呢,姑母和姑丈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好名字,于是写信让我问一下你的意见,你觉得该取个什么名字好?”刘义这时再次兴奋的追问道。

        “名字?”李节闻言眨了眨眼,随即扬起嘴角道,“我们这一辈的名字都带着草字头,我看简单一点,不如就叫李草吧!”

        “哪有人用草这个字当名字的?”刘义闻言哭笑不得的道。

        “李草不好吗,那不如叫李苦、李荡……”李节说到这里忽然眼睛一亮再次道,“我觉得叫李菊也不错,菊,花中四君子之一,陶渊明的最爱,有很深的寓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