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三十章 起死回生

第两百三十章 起死回生

        在老朱和李节、蒲城三人惊骇的目光下,朱标直直的倒在地上。

        “标儿!”老朱第一个反应过来,一下子跳起来冲到朱标面前,伸手就要抱起朱标查看情况。

        “住手!”李节这时却大喊一声制止了老朱的动作,因为他知道无论什么原因导致朱标昏倒,都不宜乱动他的身体。

        老朱也被李节这一声大吼吓的全身一哆嗦,随即就用一种杀人般的目光看向李节,自从他登基以来,还从来没有敢用这种命令式的语气和他说话。

        不过李节这时却顾不得这些,当即飞奔到朱标身边,伸手试了一下朱标的呼吸,结果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朱元璋看到李节的脸色不对,当即也伸手试了一下朱标的呼吸,却发现朱标竟然已经没有了呼吸,这让他也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满脸都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这时蒲城郡主也伸手摸了摸朱标的胸口,随即就捂着嘴巴流着眼泪道:“大伯他……他好像没有心跳了。”

        “不可能!”朱元璋大吼一声,两只眼睛也瞬间变得血红,就像是一头暴躁的狮子,只见他伸手摸向儿子的胸口,结果却发现自己像是在摸一块有温度的石头一般,朱标的胸腔中竟然真的没有半分跳动的迹象。

        “这……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哪怕坚强如朱元璋,这时也拒绝相信眼前的事实,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刚才还好好的朱标,竟然在眨眼间就失去了呼吸和心跳,现在就像是个死人一般,可他身上明明还带着温度。

        “嗤~”就在这时,如同死人般的朱标竟然从微张的嘴巴中发出一声叹息般的声音。

        这让老朱先是一喜,以为朱标又活过来,但随即又悲痛的大吼一声,因为他对这种声音太熟悉了,那是在人死之前,把胸中的最后一口气全都吐了出来,就像是叹了口气一般,只是这口气呼出去就不会再吸进来,而这也意味着这个人已经没救了。

        “你们两个让开!”旁边的李节这时忽然再次命令道,对于朱标的这种情况,他倒是并不陌生,后世还有一个专有的名词,叫做“猝死”!

        “你要做什么?”老朱本就对李节极度不满,现在听到他两次命令自己,当即也满是杀气的质问道,如果朱标真的出了什么事,今天整个房间里的人都要为他陪葬,哪怕李节也不例外!

        “没时间解释了!”李节说着脱去厚重的外袍,然后把老朱挤开,自己动手把朱标的身子放平,特别是朱标的脸部微微仰起,以放开他的气道。

        检查过朱标的口腔没有异物后,李节这跪在朱标身边,双手叠加在一起按在朱标的胸口,然后以适中的力度一下一下的按压朱标的胸口,这叫做胸外按压,为的就是让患者罢工的心脏恢复血液的流动,而每按压三十次,李节就要停下来为朱标做两次人工呼吸,这也就是一整套的心肺复苏。

        老朱虽然不懂李节这套奇特的举动,但也看出他是在为朱标施救,这让他醒悟过来,当即大叫着让人去找御医,其实就算老朱不说,暖阁中的太监与宫女刚才也已经乱成一团,有些聪明的太监早就飞奔着去找御医了。

        不过李节却知道,像朱标这种呼吸与心跳暂停的情况,一般来说如果超过四到五分钟,哪怕是能救回来,也会造成一些不可逆的伤害,如果超过五分钟以上没有施救,那几乎意味着病人的死亡。

        所以面对这种情况,前四分钟是施救的黄金时间,施救越早,施救的方法越正确,病人恢复过来的机率就越大,当然引发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多,李节的这种心肺复苏的方法,对有些病因可能会产生效果,但也有一些病因就算是使用心肺复苏,恐怕效果也十分有限。

        李节现在脑子中一片空白,他也没想到自己告了朱樉一状,竟然引发了朱标的病情,明明之前他还庆幸朱标终于安全的回到京城,却没想到在最后这个关键点上,他竟然忽然发病,而且还是如此的突然,让人一点准备都没有。

        不过现在李节也顾不得想这些,现在他脑子里一直回忆着前世对心肺复苏学习的一些细节,以求自己没有做错。

        说起来李节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别人发生猝死,当初他还上班时,因为工作的强度太大,有一个同事就发生了猝死事件,当时吓坏了不少人,有一些身体不好的人也因此辞职,而李节则是因为太穷,根本不敢辞职,后来公司也为此对所有人进行了心肺复苏的培训,以防止再有这种意外发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李节已经不记得自己做了多少次心肺复苏,可是地面上的朱标却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反倒是李节已经累的满头大汗,两条手臂就像是快要折断一般,但他却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依然咬牙坚持着。

        心肺复苏只要开始做,就绝不能中断,否则就会前功尽弃,另外后世遇到这种猝死的情况,标准的做法是让人轮流来做心肺复苏,然后等待120的到来,到时由医护人员进行更专业的抢救。

        然而在这个时代,李节上哪去找120?哪怕宫里的御医赶来了,遇到这种情况他们恐怕也是束手无策,甚至还不如李节的抢救有效果,而且心肺复苏看起来简单,但也要掌握其中的要领,比如按压时力量要适中,太小没效果,太大又可能压断患者的肋骨,如果断裂的肋骨刺入内脏,那就不是救人而是杀人了。

        朱元璋看着施救的李节也不敢打扰,只能焦急的来回踱步,时不时咆哮着怒骂御医为什么还不来?

        蒲城郡主看着毫无反应的朱标,眼神中却慢慢的露出几分绝望的神色,以她的聪明,当然知道如果朱标出事,暴怒的朱元璋肯定会以杀戮来平息心中的怒火,到时不但李节要死,甚至连她可能也会被处死,虽然朱标的死不能全怪她,但也和她有脱不开的联系!

        不过当蒲城郡主的目光落到依然在努力抢救的李节身上时,她眼中的绝望却忽然消失了,脸上的表情也恢复了平静,如果上天要让她和这个男人一起死在这里的话,也许对她来说,也并不是一件坏事。

        “嘶~”不过就在这时,地面上的朱标终于有了反应,口鼻间竟然出现了一种气流的声响,虽然声音很小,但却让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朱元璋也猛然停下身子,一脸狂喜的盯着朱标。

        已经快要坚持不住的李节精神一震,同时他也终于感觉到,朱标的胸口有了微弱的心跳,这让他也一下子瘫倒在地,同时长长的出了口气,只要朱标恢复了心跳和呼吸,也意味着他总算是活过来了!

        “标儿……标儿他活了?”朱元璋激动的飞扑上前,一把抱住朱标老泪纵横的道,现在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般,因为只有在梦里才会有这种大喜大悲。

        蒲城郡主也一脸的不敢相信,刚才她明明感受到朱标没有了呼吸和心跳,可是经过李节的这一套抢救,竟然让人起死回生,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然而事实就发生在眼前,朱标在恢复了心跳和呼吸后,虽然人还没有醒来,但心跳却越来越强劲,呼吸也粗重起来,本来煞白的脸色也开始恢复了几分血色。

        李节喘了几口粗气,其实刚才他也是在赌,赌心肺复苏的施救方法对朱标有效,否则以老朱的脾气,不但自己要为朱标陪葬,肯定也会牵连到自己的家人,甚至连朱玉宁可能也会受到一些波及。

        幸好李节赌对了,朱标总算是被救活了,这时的李节才有些后怕,刚才他只顾着抢救朱标,根本没时间考虑朱标死后将引发的可怕后果。

        就在这时,就像后世电影里的情节,出事后警察才到场一样,刚才千呼万唤的御医也总算被人驾着跑进了暖阁,老朱也立刻让御医为朱标诊治。

        结果御医为朱标诊治了一下后,很快就向老朱禀报道:“启禀陛下,殿下口噤握拳,胸隔喘满,四肢欠温,苔薄白,脉弦,由情绪刺激诱发者,是肝气上逆之昏迷,虽然严重,但并无性命之忧!”

        “什么?没有性命之忧?你个庸医,来人,给我拖出去砍了!”老朱闻言勃然大怒,刚才他明明看到朱标死而复生,结果这个御医竟然说朱标没有性命之忧,这下立刻把老朱的怒火再次引爆。

        “陛下息怒,御医并不知道太子之前的情况,现在太子恢复心跳,身体也开始恢复,所以他的判断并无大错!”李节这时却上前为御医求情道,毕竟人家御医也很冤枉,谁能想到朱标刚刚死了一次?

        老朱也只是借故发泄怒火,现在李节劝阻,想到刚才如果不是李节,朱标可能就真的救不过来了,于是挥手放过已经吓的半死的御医,不过却命令他全力救治朱标,如果朱标有什么意外,这个御医也要给他陪葬。

        不得不说这个御医还是很有本事的,险死还生冷静下来后,很快就为朱标进行了针灸,结果朱标的呼吸也更加有力,心跳也十分平稳,这让老朱也终于放下心来,不过随即他又看到了李节,想到刚才的事,老朱脸上也露出了纠结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