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二十八章 回京

第两百二十八章 回京

        “哇~”朱标伏在船舷上冲着海面一通大吐特吐,旁边的几个太监也小心的伺候着,旁边的李节也忽然有些后悔了,他忘了一般人第一次出海都会晕船,本来他就担心朱标的身体情况,结果现在倒好,朱标已经被晕船给坑惨了。

        “大哥,只要上了船,一般都会有这一遭,多吐几次也就习惯了!”朱棣这时走过来拍着朱标的后背笑道,想当初他第一次出海时,同样也是吐的昏天暗地,现在总算轮到他看别人的笑话了。

        朱标这时已经把肚子里的东西全都吐光了,干呕了几下实在吐不出来了,这时太监递上温水,让他漱了漱口后,这才扶着四肢无力的朱标坐下。

        “殿下感觉怎么样,要不再喝点御医开的药吧?”李节这时也上前问道,上船时御医特意开了缓解晕船的药,可是朱标喝了之后却似乎没什么效果。

        “不喝了,肚子里有东西就会想吐,还是让我缓口气吧。”朱标无力的摆了摆手道,他不是第一次坐船,只不过以前坐船都是在内河之中,水面比较平稳,却没想到海面上如此颠簸,简直让他想把肚子里的五脏六腑全都吐出来。

        看着朱标脸色惨白的模样,李节也更加担心,虽然朱标已经减了肥,但身体依然比较虚,现在晕船的症状又这么厉害,连喝药都没用,这让他也再次担心起朱标的身体来,万一在最后回去时朱标病倒,那他之前的所有设想就要前功尽弃了。

        本来晕船这种事,一般人适应个几天也就没事了,但朱标可能是因为身体底子差的原因,从大直沽出海开始,直到船队到达开城,他的晕船还是没能恢复过来,最后还是上岸之后,双脚也终于踏上实地了,朱标这才感觉好受了一些。

        李节也是第一次来开城,上次他只是在江华岛停靠了一下,然后在港口见了一下李成佳父子,并没有去开城,没想到第一次来开城,竟然是陪着朱标一起来的。

        朱棣打败了李成桂父子后,高丽内部再也没有敢反对他的势力,确切的说是没有明着反对他的势力,暗中还是有不少人想要把朱棣赶出去,毕竟这些人认为高丽是高丽人的高丽,不应该由明人占据,哪怕当初蒙古人强盛时,他们高丽也只是投靠蒙古人,法理上依然保持着独立。

        不过这些暗中反抗的力量根本不成气候,朱棣的暗杀了郑梦周后,早就将高丽的高层清洗了一遍,扶持了一批亲大明的高丽人,这些人一般出身不高,想要在自己的位子上坐稳,就必须依靠朱棣,所以他们的利益与朱棣紧紧的捆绑在一起,自然也拼命的维持朱棣在高丽的统治。

        朱标与李节来到开城后却有些失望,本来在他们想来,开城做为高丽的国都,怎么着也应该是一副大城气象,不过当亲眼见到开城却发现,这座开城别说和金陵城相比了,就连北平府城都比它强上数倍,甚至就算是饱经战火的开封与洛阳等城,也比这座开城更加繁华。

        不过这也正常,高丽毕竟是个小国,人口不多土地也颇为贫瘠,再加上之前蒙古人统治高丽时期,对他们也十分的苛刻,甚至可以说是刮地三尺,哪怕后来借着大明崛起的势头赶走了蒙古人,但高丽的内乱依然没有结束,所以整个国家都是疲病不堪,就连国都也都显得有些破败。

        朱标来到开城并没有隐瞒身份,当高丽的高层得知大明的太子殿下竟然亲自来到开城时,也引得一片哗然,有些人暗自猜测朱标来开城的目的,有些人则讨论着大明是不是真的要吞并高丽,更些人暗中想要搞事情,不过整个开城早就戒严了,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机会。

        朱标在开城呆了三天,最后才在朱棣的亲自相送下离开了开城,本来朱标还打算去济州岛和对马岛去看一看的,但他上了船就再次出现晕船的症状,最后在李节的劝说下,朱标也只能放弃了这个想法,直接从开城驶向登州方向,然后再沿着大明的海岸线南下。

        等到船队过了登州之后,朱标晕船的症状这才有所缓解,这让李节也终于松了口气,如果朱标再晕下去,他就要劝他弃船上岸了,毕竟朱标晕船时吃不下喝不下,整个人都瘦了十几斤,简直比减肥的效果还要显著,可这明显是不健康的。

        “难怪人们总说出海之后危机重重,光是一个晕船都快要了我的半条命。”船舱之中,朱标喝了口汤这才有些感慨的道,前几天他是吃什么吐什么,现在总算能喝点汤了。

        “大伯你也真是的,都晕的那么厉害了,还不肯下船,前两天我真担心您的身体出什么问题。”这时旁边的蒲城郡主也一脸担忧的道,这几天朱标晕船,大部分时间也都是由她亲自照顾,朱标这几天的饮食她也花了极大的心思。

        “放心吧,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区区晕船还奈何不了我!”朱标呵呵一笑道,他好不容易有一次出海的机会,当然不肯轻易的放弃,而且他从来没听说过晕船会死人的,所以一直强撑着,现在也证明他撑过来了。

        “殿下还是要小心保养身体,这次晕船花了这么长时间才恢复,说明您的身体还是有些隐疾,日后必须要多注意一下!”旁边的李节也开口劝道。

        “我知道了,你们两个年轻人就别这么婆婆妈妈了!”朱标听后再次不以为意的一摆手道,说完他把碗里的汤一饮而尽,然后让蒲城帮自己再盛一碗,这几天他可是饿坏了,现在感觉胃口奇好。

        看到朱标的胃口这么好,李节和蒲城郡主对视一眼,虽然都还有些担心,但看朱标的表现,的确像是恢复了,这让两人也稍稍的放下心来。

        接下来的行程中,李节他们的船队一路南下,经威海卫、灵山卫、安东卫等卫所,又过了淮安府,最后总算是到达了松江府,并且从这里进入长江水道。

        就在船队经过松江府时,李节惊喜的发现,上次他从这里经过时,松江府两岸还只是一片农田或烂泥滩,可现在在靠近出海口的位置,竟然出现了一个简陋的港口,港口背后也出现了一个小城镇。

        来往的船只也会到港口停靠,可以将船只修缮一下,或是补充一些补给,当然这个港口的规模不大,只能停靠一些中小型的船只,而且能够提供的服务也不多,但这已经是一个好苗头,甚至李节已经看到一个未来的大城将要在这里崛起。

        李节他们的船都是大型的海船,当然不能在松江这个小港口停靠,所以他们逆流而上,最后来到苏州的港口停靠,然后整个船队更换了内河使用的船只再次出发,海船吃水太深,体型也太大,一般不适合在河流中行驶,所以从大海进入河流时,一般都要换乘更适合河流航行的平底船。

        当初李节他们离开金陵时才三月份,而现在回来时,却已经是腊月了,离过年也没几天了,一次出巡竟然花费了几乎快一年的时间,其中大部分时间都花费在了路上,如果有后世那么方便的交通,估计巡视一圈顶多也就花费个把月的时间。

        朱标自从不晕船后,胃口也恢复了,李节看他之前饿瘦了那么多,所以在饮食上也放松了监督,结果这一路吃下来,朱标不但追平了当初从金陵出发时的体重,而且还胖了十几斤,除了朱标的胃口好外,主要还是他们在船上,活动的空间有限,光吃不动自然胖的更快。

        就在祭灶这天,李节他们的船队也终于抵达了金陵城外,朱元璋早早的得知朱标回来的消息,竟然亲自率领文武百官前来迎接,整个水西门都被官员给堵住了。

        朱标看着高大的金陵城墙也十分激动,当船只进到港口后,他也一眼就看到了前来迎接的老朱,这更让他激动的热泪盈眶,毕竟将近一年没见父亲,他也十分想念,特别是在回程的这段时间,他也经常梦到与父亲家人团聚的景象。

        等到船只刚在码头停靠好,朱标立刻迫不及待的下船,朱元璋也激动的迎上前,不过朱标可能是心情太过激动,在下船时竟然身子猛然前倾,差点摔倒,幸好老朱在下面,一把就扶住了朱标,这才没让朱标出丑。

        “父皇!儿臣回来了!”朱标站稳身形,当即郑重的向朱元璋行了一礼道。

        “皇儿不必多礼,这一路你辛苦了,整个人都瘦多了!”老朱这时也激动的两眼微红道,不过他的眼神明显不太好,朱标绝对比出发前胖了一些。

        老朱有一肚子话想和朱标说,所以在聊了几句后,立刻拉着朱标上了自己的车辇,父子二人同乘一车回城,李节等人也只能在后面跟着。

        等到进到皇城之后,李节这才被召到东暖阁,当他进来后却发现,不但朱标在这里,蒲城郡主也在这里,而老朱则是一脸的阴沉,看样子也正在为朱樉的事而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