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二十七章 天津变太津

第两百二十七章 天津变太津

        “我要走海路回去!”朱标的话一出口,大殿中的朱棣与李节也全都是脸色一变,两人都没想到朱标找他们来,竟然宣布了这么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

        “太好了,我也正准备乘船去高丽,大哥可以顺道去高丽看一看!”朱棣第一个反应过来,当即一拍大腿兴奋的道。

        “可是……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不是应该从运河坐船回去吗,怎么殿下忽然想走海路了?”李节这时却一脸纠结的问道。

        其实李节知道朱标为什么要走海路,因为他和蒲城郡主不约而同的判定,北平府更适合做为国都,这让朱标也终于心动,所以才想出海,为的就是要亲身体验一下海运的情况,这样更利于他日后的判断。

        不过朱标毕竟是太子,出海则有一定的危险性,毕竟谁也不敢保证海上会遇到什么危险,李节身为太子的属官,这时应该劝他以安全为重,不应该以身涉险才对,所以李节才会感到纠结。

        “走运河与出海不都是乘船吗,有什么区别?”朱棣却是一拍李节强词夺理道,他那么辛苦才打下高丽,若是不借机向大哥炫耀一下,岂不是像锦衣夜行一般?

        “可是……”

        李节本来还想再劝,不过却被朱标打断道:“好了,我知道你是担心安全的问题,可是你以前从宁波出海到高丽,四弟从大直沽出海也去了高丽,不是都没有出过问题吗?而且你以前也和我说过,只要沿着海岸走,海运还是十分安全的,所以我想走海路也没什么问题。”

        看到朱标心意已决,李节也没有办法,只得点头同意,朱棣这时拉着朱标兴奋的聊起自己在高丽的经历,极力推荐他顺路去一趟高丽。

        其实就算朱棣不说,朱标也想去高丽一趟,并不仅仅是因为朱棣,而是大明接下来就要正式开始对石见银矿的开采计划,高丽则是整个计划最重要的跳板,所以他也想亲眼看一看高丽的情况。

        朱标很快就将更改回程路线的事宣布下去,虽然引起了一些东宫属官的反对,但却还是被朱标压了下去,朱标这个人外柔内刚,平时看起来笑呵呵的挺好说话,但他要是真的做出决定,九头牛都别想拉回来,有时连老朱都得让步,现在老朱不在这里,旁边又有朱棣一直撺掇,李节的态度也模棱两可,其它大臣再怎么劝也没用。

        几天之后,朱标与朱棣兄弟二人共同率领着队伍离开了北平府,走的时候燕王妃也亲自前来相送,朱棣也和妻子依依惜别,一向大大咧咧的他,竟然在与燕王妃分别时眼圈都红了,由此也可见他们夫妻二人的感情之深。

        “大哥,父皇啥什么把高丽分封给我,到时我也好把全家都接过去,给你们腾出北平府用来迁都?”朱棣与王妃告别后神情低落,随即找到朱标问道。

        “好好的燕王不做,你真打算去高丽做高丽王啊?”朱标闻言也不禁取笑道。

        大明的王爷也是分等级的,比如等级最高的就是亲王,一般封号都是一个字,比如燕王、周王、秦王等,而次一级的则是郡王,一般是亲王的儿子,比如高阳郡王、怀恩郡王等等,至于像高丽王这些属国的国王,虽然不好比较,但一般来说,身份上肯定不及亲王尊贵,毕竟亲王可是皇帝的亲儿子。

        “区区一个名号而已,我才不在乎!”朱棣却是一脸不屑的道,燕王的封号再好,那也是靠他爹赏赐的,当然高丽也是他靠着老朱给的兵马打下来的,但至少他自己也出了不少的力。

        “行吧,等我回去问问父皇。”朱标无奈的摇了摇头,朱棣从小就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人,以前他还担心朱棣长大后会闯祸,却没想到他把精力都放在打仗这方面,对于其它方面根本不计较,光是这点就比其它兄弟要强。

        北平府到大直沽只有一天的路程,李节上次去高丽时,并没有来大直沽,不过他却知道这个时期的大直沽远不是后世的天津,大明也只是在这里驻扎了一卫水军,用于防备海上的敌人,可以说大直沽只是一座军事堡垒,根本算不上一座城市。

        不过当李节他们来到这里时,却惊讶的发现,大直沽的的码头上,竟然停靠着不少船只,不仅仅是朝廷的运粮船,另外还有一些民用的船只,码头上也有不少苦力干活,他们都是附近的村民,借着农闲来这里挣几天外快。

        港口的繁华也吸引了一些小商贩前来做生意,吆喝声此起彼伏,他们最喜欢船上下来的客人,因为这些人出手大方,买东西从来不还价。

        “大直沽还挺热闹的啊?”朱标站在水军营寨的高楼上打量着码头上的景色道。

        “也是最近才热闹起来的,主要是那些运粮船来了,同时也带来了不少的商船,他们需要在码头装卸货物,另外还会购买一些用品,自然也吸引了周围的村民前来,估计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形成一个热闹的城镇。”朱棣这时也有些感慨的道。

        他第一次来大直沽时,这里的码头可是冷冷清清,除了水军的将士根本见不到其它人,可是第二次从高丽回来时,这里就已经完全变了个样。

        “若是北平府成为都城,这里肯定会形成一个大城!”李节这时也接口道,后世的天津也曾经辉煌一时,一度号称北上广津,虽然后来经济有些没落了,但依然是国内有名的大城市。

        “若这里真成了一座大城,再叫大直沽就感觉有些不好听了,不如咱们把这里改个名字怎么样,毕竟这里要形成城镇,也得有个正式的名字。”朱棣这时眼睛一亮道,不得不说历史的惯性相当大,后世天津这个名字就是朱棣给起的。

        “李节,你觉得叫什么名字好?”朱标闻言也赞同的点了点头,随即又向李节问道。

        “我?这个……要不还是太子您来赐名吧。”李节犹豫了一下再次道,虽然他很想按照自己的习惯把这里叫做天津,但天津本意是天子经过的渡口,当初朱棣造反经过这里,所以才有了这个名字,可现在朱标只是太子,朱棣更是没有半点反心,再叫天津就不合适了。

        “我最怕取名字了,当初给玉宁他们几个取名字时,就把我难为的头发都白了几根!”朱标却摇了摇头道,随后又看向朱棣,毕竟是他的提议,所以他把这个球又踢给了朱棣。

        “这个好办,大哥你从这里第一次出海,意义十分重大,所以我觉得可以取名为太津,大哥你觉得怎么样?”朱棣眉飞色舞的再次提议道。

        旁边的李节闻言差点笑喷,看来朱棣的思路还真是和历史上一模一样,只不过天津直接降了一级变成了太子经过的渡口。

        “好名字,没想到四弟你还有这份本事!”朱标却没有李节的思想包袱,反而觉得太津这个名字十分贴切,当即也拍板道。

        旁边的李节闻言也无语了,既然朱标都这么说了,看来天津变太津已经成为定局了,不过这样也好,朱标都已经开始给北平府周围地区命名了,由此可见,他心中已经将北平府选定为迁都的唯一地点。

        想到这里,李节也终于松了口气,当初老朱已经说了,要把迁都这件事交给朱标来处理,这即是对他的考验,也是对他的信任,现在朱标选择了北平府,老朱那边应该也不会反对,接下来自己只需要保证朱标健健康康的回到京城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