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二十六章 巾帼不让须眉

第两百二十六章 巾帼不让须眉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在别人看来,朱高炽是朱棣的长子,早早的就被立为世子,可以说他出生的起点,就是绝大部分人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终点。

        但朱高炽也有自己的烦恼,只见他面对朱标和李节犹豫再三后,终于还是开口道:“我……我之所以想减肥,是因为父王觉得我太笨拙,不像二弟他们可以骑马射箭,习武强身。”

        朱高炽说到最后时,脸上也露出羞愧的神色,李节和朱标闻言对视一眼,同时也都叹了口气,朱棣自己是个勇猛的武将,对儿子的偏好也有些不同,朱高炽虽然聪明好学,但因为身体肥胖,显得就有些蠢笨,当然也无法习武。

        相比之下,朱高炽的两个弟弟却都身体健壮,特别是朱棣的次子朱高煦,更是和朱棣长的十分相似,小小年纪就已经能够骑马射箭,所以朱棣也更喜欢朱高煦。

        “咳,世子你想减肥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以你现在的年纪,其实并不适合减肥,毕竟你还在长身体。”李节犹豫了一下最终实话实说道。

        “可我也想和二弟他们一样,跟着父王习武骑马。”朱高炽这时也目光殷切的看着李节道,他虽然小,但已经感觉到父亲对二弟他们的偏爱,这让他对自己肥胖的身材也更加痛恨,所以在见到朱标瘦下来后,这才冒昧的前来请教。

        李节闻言也有些无奈,当下看了看朱标,朱标这时也没办法,虽然他可以摆出大哥的身份去骂朱棣一顿,但也不能逼着朱棣更喜爱哪一个孩子,虽然都是家务事,但朱棣家的事却和朱樉家事完全不一样,他想管也找不到理由。

        “咳!高炽,我觉得你的想法并不正确,当初我和你一样都很胖,你皇爷爷派我们出城行军时,大部分都是你爹背着我前行,可你皇爷爷依然最喜欢我,不仅仅是因为我是大哥,最重要的还是我有身为长兄的气度与担当!”朱标犹豫了半天这才摆出一副过来人的身份教育朱高炽道。

        “大伯,道理我都明白,可我还是想把身上的肥肉减下来,毕竟连您都减肥了,我也不能再胖下去了!”朱高炽却十分固执的道。

        这下朱标也没办法了,只能看向李节,这让李节也暗自叹了口气,于是再次开口道:“好吧,世子既然决心已定,那我也就不劝了,想要减肥,无非也就两件事,管住嘴,迈开腿……”

        当下李节把减肥的要领给朱高炽详细的讲解了一遍,朱标也帮着补充了一下他减肥的心得,朱高炽则找来纸笔,把两人讲的内容全都记了下来。

        “世子,想要减肥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需要极大的毅力与决心,而且就算是减下来了,如果不注意的话,甚至可能还会反弹,所以你也要有心理准备。”李节最后再次叮嘱道。

        减肥反弹是个十分常见的问题,甚至会对人的心理造成严重的打击,毕竟吃了那么多苦,好不容易才把肥肉减下去,结果一转眼又反弹了,之前的辛苦全都白费了,许多人都会因此自暴自弃。

        朱标之所以没有反弹,那是因为有李节他们盯着,一直注意着朱标的饮食与运动,不过就算是这样,现在朱标也比之前胖了一些,除了蒲城郡主做的菜好吃外,其实也和朱标自己有些松懈有关。

        “我明白,减肥光靠自己的决心恐怕十分困难,最好是找人监督自己,我回去就让我娘帮忙监督我减肥!”

        朱高炽这时也小心的把自己记录的减肥要领收进怀中,不过紧接着他又忽然摇了摇头自语道:“不行,我娘心太软,根本不忍心看我吃苦,所以还是得找其它人来监督我!”

        看着朱高炽纠结的模样,朱标感觉即好笑又有些同情自己这个侄子,他小时候也很胖,但相比朱棣,朱元璋对他就宽容多了,哪怕他在行军时拖后腿,也没有改变他成为太子的事实,这么一想,朱标感觉自己其实挺幸运的,同时也更加想念远在金陵的父亲和妻子儿女们了。

        “巡视过北平府后,我们就可以回家了!”朱标这时也有些感慨的道。

        李节也明白朱标的心思,他也有些想家,之前在凤阳的时候,他已经说服了父母搬回京城,这次自己回去应该就能与家人团聚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朱棣陪着朱标与李节走遍了整个北平府,帮着他们介绍了北平各个方面的情况,而朱标将这些情报汇集在一起,最后也吃惊的发现,北平府在各个方面都强于开封和西安,也不比洛阳差,而且还有海运等比洛阳强的方面。

        这天傍晚,李节帮着朱标将北平府最后的一些资料整理一下,蒲城郡主后来也赶过来帮忙,并且还给他们准备了宵夜。

        等到把最后一份资料归类放好后,朱标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道:“总算是整理完了,开封、洛阳、西安和北平,四个城市的资料全都整理完毕,日后回京也总算可以向父皇交差了!”

        “大伯辛苦了,只是不知道大伯走了四个城市,有没有选定哪个城市做为迁都的地点?”蒲城郡主这时眨着大眼睛向朱标问道。

        “咦,谁告诉你要迁都?”朱标闻言也惊讶的看着蒲城郡主道,虽然蒲城郡主一直帮着他整理沿途收集的资料,但他和李节从来没在她面前讨论过迁都的事。

        只见蒲城却是掩口一笑道:“这还不是明摆着吗,以大伯的身份,竟然亲自巡视各城,而且还都是有名的古都,每到一地又是记录人口、土地、城防等情况,除了迁都还能是什么?”

        “那也有可能进行要收集各个大城的详细情况,并不一定要为迁都做准备啊?”朱标却还是追问道,他很想试试自己这个侄女到底有多聪明?

        “边患在北,国都在南,根本不是长久之计,以皇爷爷的见识,若是不想迁都那才是怪事!”蒲城郡主再次微笑道,似乎迁都在她看来本就是一件事所应当之事。

        这下朱标也更加震惊的看着蒲城郡主,别说她一个小女子了,就算是男子之中,也很少有她这样的见识。

        不过紧接着朱标又感到十分可惜,可惜蒲城是个女子,若她是个男子的话,定然比她父亲强多了,他们老朱家也会出现一个难得的人才。

        相比朱标的惊讶,旁边的李节却觉得蒲城郡主的表现很正常,毕竟他来自后世,知道男女在智商上并没有什么差距,蒲城郡主本来就是个极聪明的人,她又生于王府,帮着朱樉处理许多事务,自然也能接触各方面的情况,从中推断出迁都也就不奇怪了。

        “蒲城你果然聪明绝顶,不错,我们此次出巡的确是为了迁都,你对此有什么看法?”朱标终于点头承认,随后又再次考较起蒲城郡主来。

        “迁都之事势在必行,就像我刚才说的,边患在北,国都在南,这是国之大忌,现在也只是靠皇爷爷开国之君的威望压着,所以才没有出事,可若是时间一久,北方必乱,所以国都一定要选在北方!”

        蒲城郡主说到这里时,整个人也挺直腰身,身上的气质也为之一变,再也没有半分女子柔弱的模样,反而多了几分英姿飒爽。

        “那依你之见,我巡视的这四城哪里更适合做国都?”朱标再次向蒲城郡主问道。

        “北平府!”蒲城毫不犹豫的答道。

        朱标闻言也更加吃惊,随即看了一眼李节,因为她和李节有同样的判断。而李节也同样惊讶的看向蒲城郡主,自己选北平府是因为海运,可她一个小女子,对海运也没什么体会,怎么会和自己有同样的选择?

        “西安我最熟悉,虽然自秦汉以来,西安就一直是国都,但现在早已经不是当年,关中平原狭小,土地也变得贫瘠,所以西安早就不适合做为国都,至于开封,四周一片大平原,根本无险可守,更不适合做国都。”

        蒲城郡主说到这里也顿了一下,她的话几乎和李节的判断一模一样,紧接着只见她再次道:“至于洛阳,比之西安和开封要强多了,当初北宋就想迁都洛阳,可惜没能成行,否则也不会那么轻易被金人攻破国都,不过洛阳稳则稳矣,却只利于守成,而不利于开拓!”

        “咦?”李节听到这里也惊讶的看向蒲城郡主,没想到她虽然不知海运,但却有其它的判断。

        “有利于守成不好吗?”朱标闻言却好奇的问道,他其实就想做一个守成之君,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父亲的雄才大略,能够将父亲打下来的江山守住就已经十分不容易了,这即是朱标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

        “守成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我大明初立,蒙元虽然被打残,但北方的边患依然未除,若是一味守成,恐怕只会让边患的兵力收缩,之前辛苦打下来的战果也要随之丢弃,大伯真的忍心吗?”蒲城郡主最后反问道。

        洛阳四周的确有险可守,地理位置极佳,敌人也很难威胁到洛阳的安全,但长此以往,却会让进行丢掉对外敌的警惕性,相比之下,北平更加靠近边境,虽然看似危险,却能让大明朝廷时刻处于警醒之中,甚至不时对外用兵以保证京城的安全,所以蒲城郡主才说洛阳利于守成而北平利于开拓。